童話故事

Feed Rss

爆裂 2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加藤敏夫接到阪上高臺住戶打來的電話,知道又有麻煩事了。 這棟公寓蓋了十年了,他是房主。由於公寓的結構不好,對個人隱私保護得差,所以房客們經常鬧糾紛。當然,單身房客多也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果然不出加藤所料,電話是住在一樓的主婦打來的。她抱怨上面的陽臺動不動就往下滴水,好不容易洗出來的床單又弄髒了。

“嗯,上面住的是藤川先生吧,他不在嗎? ” “正因為他不在我才打電話的,你趕緊給我想點辦法! ”主婦 氣急敗壞地叫嚷著。

“好,好,嗯,我馬上去。”

放下電話,加藤愁眉苦臉地找著阪上高臺的鑰匙。這次惹事的藤川雄一是個單身漢,他們只在簽租賃合同的時候見過面,印象中是個沉默穩重的青年。

加藤駕著他的輕便兩用貨車出發了。

“從三鷹車站徒步走7分鐘”、”美宅”,這是阪上高臺的宣傳語。 雖然徒步走7分鐘並不是騙人,但人們一看到“美宅”的牆壁,就覺得“美宅”這個形容詞有點可笑。

因為離大路近,“美宅”已經 被廢氣熏黑了。

加藤在陽臺周圍轉了轉後、找到了問題,也知道了原因。是樓上那個叫藤川雄一的房間裏的空調軟管因為中途脫落在滴水。

樓下的主婦說,藤川好像不在家,可是空調還開著。是忘了關呢, 還是因為熱故意不關,自己跑到公司上班去了?到底是哪一個原因呢?加藤想,甭管哪個原因,不管是不行了。他拿出備用鑰匙,上了樓。

藤川的房間是203室,門外的書信投遞箱已經塞了兩三天的報紙了。他是出差或旅行去了吧?

“藤川一定是忘了關空調了。“加藤開始這麼認為。但在用備用鑰匙打開鎖的瞬間,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房子是一居室,從玄關進去往左走就是水槽:裏面是五個榻榻米大的臥室。廚房的拉門關著,看不到裏面。

加藤脫鞋進入室內。在打開臥室拉門的瞬間,一股難以形容的臭氣撲了出來。

加藤想:“莫非是……”

拉開門後,他看見屋子正中間,有個人趴在那裏,穿著短褲和T恤。白T恤上畫著黑色地圖一樣的東西,定睛一看,是打破的頭留下的血漬。

加藤驚得後退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草薙站在門前,盯著貼在門上的行程表。他發現湯川在教室、實驗室、外出、休息、休閒這幾項都是空白的。在門下有一塊落下的青色磁鐵,草薙拾起來,敲了敲門。

開門的是一個把頭髮染成茶色的年輕人。34歲的草薙想,最近理科的學生也都很時髦啊。 “湯川在嗎? ”他問。 學生一臉意外:“啊?“ “如果他現在很忙,我就改天再來吧。” “不用,不是很忙。”茶色頭髮的年輕人打開門,引草薙迸去-

草薙一進去,就聽到了湯川帶鼻音的聲音。 “如果氣缸沉了的話,就必須考慮它為什麼會破裂,裏面有什麼。如果是因為某個部分破損而導致腐蝕的話,為什麼前面沒有漏氣呢?

氣體燃燒的原因是什麼? ”

湯川坐在椅子上,正在和三個學生談話。草薙想,如果是關於研究課題的,還是不要打擾的好。但湯川已經看見他了。

“哎,客人來得正巧 “打擾你們了吧?“

“沒事,學習已經結束‘正隨便聊呢。我正想聽聽你的意見呢。” “這是什麼話?我可是個理科白癡,別讓我出醜了。” “能不能出醜現在還不知道。是這件事一“湯川把放在書桌上的報紙遞給草薙。這是一周前的報紙,社會版朝上折疊著。

“是湘南海岸的爆炸事件嗎? ”草薙問。 “我想揭開這個事件的謎底,正在讓學生們挑戰這個智力遊戲呢:

包括剛才幫草薙開門的年輕人在內的四個學生,多少有點不愉快地按照湯川的話做著。

“關於這件事,警事廳也在收集情報。可能是哪個恐怖組織故意在找碴。”

“你說可能是恐怖炸彈?“

“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那種炸彈只要準備好了,萬事就OK了。”

“神奈川警方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 ” “哎,東京和神奈川的警方是夙敵啊。”草薙苦笑著說。警察同事之間的關係很複雜。

“據我所知,現場的爆炸物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會不會被海水沖走了呢?“一個學生問。 “有可能。”草薙沒有反駁這個年輕人的意見,但在心裏想,如果有某種炸彈的話,神奈川的警方不可能沒發現痕跡。 “警方以為是犯罪嗎? ”湯川問。

“我們認為有犯罪嫌疑才進行搜查的,畢竟這種事不可能無緣無故地發生。“

“還沒有得出結論啊?“

這時,下課鈴響了,學生們走了,湯川留了下來。 “下課鈴把他們救了。”草薙挑了一個學生坐過的椅子坐下, “把算式排列起來再解決問題,那不是科學。越是這種時候,越要把智慧集中起來揭開謎底。“湯川站了起來,挽起了白大褂的袖子,“對了,我們來點即溶咖啡怎麼樣? ”

“我就免了吧,一會兒還有個非去不可的地方。” “啊,這樣啊,離這兒近嗎? ” “近,就在這棟建築物裏面。” “噢?“湯川的眼睛瞪得很大, “怎麼回事? ” “難道你沒看今早的新聞嗎?這裏怎麼都是一周前的老新聞啊?“草薙從桌面上尋找著,資料、圖紙淩亂地堆在一起,似乎沒有今天的報紙。

“如果有能給我當教材的事,你就說說 “三鷹附近的公寓裏發現了一具他殺的死屍,”草薙打開記事本, “男性,25歲,叫藤川雄一,前公司職員。發現這具屍體的是管理這棟公寓不動產的房主。發現時藤川已經死亡三天了。“

“那件事,我在昨天新聞上看到了,據說由於天熱,屍體很早就開始腐爛。那個發現死屍的人可真夠倒楣的。”

“死亡現場的空調一直都開著,大概犯人想減少腐敗後的臭味洩漏吧。但是最近的‘秋老虎‘這麼厲害,超出了犯人的想像。“ “太熱了。”湯川說,“熱得人腦袋發昏,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草薙想,如果你怕熱,把你那白大褂脫掉不就完了嘛。但他只是這麼想,什麼也沒說,

“受害人藤川雄一這個名字,你不覺得耳熟嗎? ”草薙問湯川。 湯川一臉茫然。

“為什麼我會耳熟呢?他是名人嗎? ”

“不是,完全沒名氣,但我覺得你有可能認識他。”

“為什麼? ”

“他兩年前畢業於帝都大學理工系。” “哦,是嗎?新聞倒沒說得那麼詳細。他在哪個學院? ” “能源學院……”草薙看著記事本,回答道。 “研究能源的啊,那有可能上過我的課。但是不好意思,我沒什麼印象。他的成績應該不是出類拔萃的吧。”

“他既不出眾,也不善交際。到目前為止,見過他的人對他都有這個印象。“

“原來如此。那你特意來被害人的母校,應該是有你的理由吧?“湯川這麼說著,扶了一下眼鏡。這是他對事情表示關心時的習慣性動作。

“可能也不是什麼大的理由。”草薙從上衣兜裏拿出了一張照片, 給湯川看,”這是在藤川的屋子裏找到的。”

“嗯。”湯川看著照片,皺起了眉,“這不是我們學校大樓旁邊的停車場嗎? ”

“自從和你打交道後,來你這裏的機會多了,所以一看這張照片,就知道是這裏的停車場。關於這一點,其他搜査員很感激我, 因為要調査照片上拍的是什麼地方,挺不容易的。”

“從照片的日期來看,照相那天應該是8月30日吧,差不多兩周前。”

“我想知道,藤川那天到這所大學幹什麼來了 “他會不會是加入了什麼小組,作為特邀嘉賓什麼的來參加活動呢?“

草薙和湯川在學生時代,曾經是羽毛球隊的隊員。 “我和藤川的同學聯繫過,他沒有參加任何社團。” “如果他不是參加社團活動的話,”湯川抱起胳膊,“他會不會是參加公司招聘會什麼的呢? ” “絕對不是。”草薙斷言。 “為什麼? ”

“剛才我說過,他原來是公司職員,但在今年7月份辭職了 “這麼說他現在失業了?那他是不是為了重新找工作而到這裏來呢? ”湯川左思右想,把照片還給了草薙,”可是,他拍停車場做 什麼? ”

“這正是我想知道的。”草薙看著照片。在能停二十輛車左右的室外停車場裏,停著幾輛車,照片上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草薙說,藤川上學的時候,隸屬能源工學院第五研究室。湯川說,要是那樣的話,那裏有個叫松田的助手應該很熟悉他。

“松田原本是學物理出身的,和我一屆。”湯川走在第五研究室的走廊上說道。

草薙問:“這裏研究什麼? ”

“第五研究室以熱交換系統為主要研究課題。松田的專業是熱學:

“執學? ’’

“簡單地說,就是研究熱和物體熱性質。從宏觀來研究,是熱力學;要從原子、分子等微觀角度來看,就是統計學。嗯,不過也沒有必要把雙方割裂開來考慮。” “噢?,

草薙心想,我要是不問就好了。 到了第五研究室門前。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