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燃燒 8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盛即溶咖啡的杯子依舊沒有清冼乾淨,但是草薙心裏想.既然還要繼續和這個人打交道,那就先學會忍受這個吧。

“話雖如此,但是我還是沒有想到會是鐳射。”他把杯子放到桌子上時歎了口氣。

“準確地說.它是二氧化碳鐳射。“湯川點著頭說。 “啊?鐳射也分很多種類嗎?“

“是啊,具有代表性的是二氧化碳鐳射、YAG鐳射和玻璃鐳射。” “我們經常聽到鐳射這個詞,但是沒有想到它就實實在在地存在於我們周圍。”

“它也被應用於CD播放器當中。如果鐳射的強度能夠達到可以將人燒傷的程度的話,或許那場面就像科幻電影裏的鏡頭一樣。“ “有一種鐳射槍,但是在工廠裏不能使用這種槍,而是使用它的一種替代品。”

在時田加工站裏的那台鐳射裝置是一台像拖拉機那麼大的箱子狀的機器.據說也是這裏的廠長從他以前工作的公司裏低價購買來

的.主要用於切斷和熔接鋼板。

“為了能夠製造出輸出功率較大的鐳射,必須讓包含碳酸氣在內的雷射光束以高速度輸出.並且一定要保證高壓放電能夠平穩迸行,所以所需裝置的規模自然就很大。

像拖拉機那麼大的鐳射裝置所能切割的鋼板,也只是幾毫米厚而已。”

“在小說裏,詹姆斯,邦德曾用手槍大小的鐳射槍切割裝甲車的車身。”

“我想就算再過一百年,那也不會實現。”湯川平淡地說。 “那—-”草薙抱著胳膊凝視著舊時的羽毛球對手問道,”你是什麼時候察覺到的?” “察覺到了什麼? ”

“鐳射。難道你不是很早就知道了嗎? ” “啊啊……“湯川半張著嘴說.”我一聽到是從青年的後腦開始燃燒,就猜想可能是跟鐳射有關。不過真正能確定,還是因為紅線的關係。”

“我一直想要問,那條紅線到底是什麼? ” “沒什麼神秘的,它是‘氮一氖鐳射’。” 聽了湯川的回答,草薙顯得很掃興。 “又是鐳射啊,”

“別做出那麼不耐煩的表情。你應當很熟悉的.歌手在演唱會上就常常使用鐳射,它的原理是一樣的。” “那它為什麼會走那樣的線路呢?“

“對於鐳射裝置而言,調整鐳射的線路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就不會輸出所需要的功率。起先並不知道鐳射是從什麼方向如何發射出來的,但是在實際調節中,使用高輸出功率的雷射光束是特別危 險的.因此.在調節方向的時候.只能使用無害的鐳射,即氮一氖鐳射。”

“就是說,這樣一來就能看到紅線了? ” “據我推理,罪犯為了調節二氧化碳鐳射的射出路線,可能事先曾經嘗試著發射氮一氖鐳射,我估計在那附近一定應該有個能發射鐳射的裝置,因此我就走去找找看,結果很意外地就發現了那家工廠我所看見的那間屋子裏面,並沒有鐳射設備.但是在那個架子託盤上.卻放了一個只能用鐳射才能切斷的零件。實際上,在零 件的橫斷面上,可以看見細小的紋理,並且在那間房子裏.還保管了要生成雷射光束所必需的碳酸氣、氫氣和氮氣儲氣瓶。因此我馬上意識到,在其他房間內一定有二氧化碳鐳射裝置。”

從發生事故的丁字形路口走大約一個區那麼遠.然後向左拐, 路的盡頭就是工廠的所在地。在第二樁案件發生的時候,警察趕到那裏時發現,窗戶正開著,鐳射裝置就在窗戶的正對面。 “不是說鐳射是按直線傳播的嗎? ”

“所以要使用鏡子啊。如果從工廠直接射出鐳射的話,可能會擊中第一個拐角處的電線杆或者其他的物體。如果在那裏安放表面鍍了金的專用鏡子來調整位置的話,鐳射是可以射到丁字形路“ 的.因為金幾乎能百分百地反射鐳射。”

“在調節的時候就需要用氮一氖鐳射吧? ” “你說得對。”

“那為什麼時而看得見.時而看不見呢? ”

“一般來講.鐳射是無法用肉眼看見的.但是.一旦碰上了什麼物質之後.我們就可以看到它的反射光。比如.氮一氖鐳射在遇到粉塵飛舞的情況下,就會呈現出一條紅線,女孩看見紅線的時候,很可能就是有粉塵或者其他物質飛舞的時候。”

“哦! ”草薙搔了搔頭,一種似懂非懂的很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 “可是,另外一名技工才是罪犯的確出乎我的意料。我猜想那個叫前島的青年一定是罪犯,因為我聽你說過.他就住在事故現場附近。“

“另外那名技工也住在這棟公寓裏。” 這個人就是金森龍男。草薙很後悔當初自己為什麼沒有問他們兩人的工作單位。

“幸虧前島把從湯川口中聽到的話都轉告給了金森,這樣我們設的圈套才得以成功。如果有一步走錯的話,那麼這個處心積慮設的局就毫無意義了。“

“但是,我還是有一件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湯川說。 草薙見狀突然笑了一下.問:“是想問為什麼那兩個人會掉換房間吧?“

“是啊。本來不是金森住一樓,前島住二樓嗎?而事實竟然是相反的。“

“事情是這樣的……”

在草薙盤問前島案發時在哪里的時候,當時前島指了指床,草薙將其理解為他正待在屋子裏事實上,前島想說的是他在樓下的房間裏。

“為什麼這樣?難道因為從二樓可以向下看到案發的事故現場.

所以作案當天,金森以什麼合理的理由借用了前島的房間? ” “不,並非如此。這兩人原來也是頻繁地換房間的。” “為什麼呢?“

“這個嘛.這就是這個案件的犯罪動機草薙故意慢慢地品著咖啡.他想,有時候為了讓人著急,賣賣關子也不錯。

“起因是金森參加了志願者活動,工作內容是把從圖書館裏借出來的書朗讀出來錄製成磁帶.然後再送給那些視力有問題的人。 這並不是一項任何人都能完成的工作,需要經過特殊訓練。金森在正式做錄製工作之前,專門去學校學習了半年。

“金森的妹妹是一個盲女.或許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想做這項工作。但是即使經過了專業培訓,這也不是一件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工作。讓人吃驚的是,目前還沒有什麼專用的機器可以用來錄制.據說,大都是使用錄製人員自己準備的普通答錄機,但是麥克必須是特殊的專用產品。因此.金森自己也只是買了個專用麥克。” “只用麥克……啊!原來如此。”湯川點了一下頭.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是的,每天錄音的時候,金森就會借用前島的音響,所以每當他錄音的時候.金森就會待在前島的屋子裏。”

“身為一名殘疾人.前島沒有理由不協助金森的工作,所以每當他錄音的時候,前島就會待在金森的屋子裏。即使是在金森的房間裏看電視,前島也會插上耳機,為的是防止其他可能造成干擾的任何雜音進入磁帶當中:’

“此外,金森借用前島的房間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他的房間裏有大量的書。實際上,金森目前所灌錄的書絕大部分都是前島的。事情發生當晚,他就在讀《火星編年史》這本書。事情的原委 就是這樣。”

“做聲音的志願者工作,這個房間是再理想不過的了。” 聽了湯川發表的感想,草薙點了點頭。 “這是在那些騎摩托車的傢伙沒有出現之前的事情。“ “那些傢伙……”湯川很不愉快地皺了下眉。 金森說由於那些騎摩托車的青年製造的雜訊.導致他最近根本無法認真地錄音。

有時好不容易能錄音了,卻在關鍵時刻傳來了發動機的聲音。

“他因此怒火中燒,甚至動了殺意?“

“不,他說他並不想殺人,只是想通過點燃塑膠桶裏的汽油來嚇唬嚇唬他,,罷了。”

“但是不巧的是,它前面站了人,而鐳射又恰好擊中他的後腦勺,於是導致了這樣的悲劇

“恐怕這就是山下良介當場斃命的原因。”草薙將醫生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山下良介倒地之後,鐳射才像預想的那樣點燃了塑膠桶,是這樣的嗎? ”湯川輕輕地推了下眼鏡,“金森是遠距離操控鐳射裝置的嗎? ”

“據說是使用電話!聽說鐳射裝置已經可以用電腦來控制了。 電話的按鍵聲以某種形式傳送到與之相連的電腦中,電腦的程式就會被啟動

草薙看著工作日志念出這段口供。雖然是他自己念出來的.但是他也還沒有完全理解其中的意思。在前島的房間裏有無線電話的分機,因為他沒有電話。對於根本不能說話的前島而言,電話只不過是個添麻煩的東西。

“所以對金森而言.就無法靈活準確地操作了。或許當他知道有人站在光軸之中的時候.已經晚了

“他真不幸啊!“草薙感慨地說,“之前是由於雜訊而無法認真錄音;案件發生之後,則由於殺人導致內心不安、聲音顫抖.也無法好好錄音。”

“我體會得到。”

“在我把他帶到警察局的時候,他說有件事要拜託我,你猜是什麼?“

“什麼? ” ‘

“給他本童話書讓他錄音場他說現在覺得自己又能好好錄音了 。” “哦,錄童話! ”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湯川伸了一個懶腰站了起來:”再來一杯即溶咖啡怎麼樣? ”

“來一杯吧! ”草薙黯然地指了指那個杯子。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