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燃燒 7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能這樣加工嗎?可以做到嗎? ”男子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張紙。在那張方格繪圖紙上用複雜的曲線繪製出了零件的形狀。從關於加工精密度的備註和指示來看,這個男子絕對不是外行。

前島看著圖紙想.這真是個精密的零件啊.特別是棱角部分的加工,要求實在太嚴格了。為了表達出這個意思,他側著頭用手指了指圖紙的那個部位。

“那裏的確比較複雜,要是做不到的話,能達到什麼程度就達到什麼程度,盡力就行。”

男子沿著牆邊仔細地環視著四周,忽然發現了放在架子託盤裏的零件。他用手拿著一個零件,認真端詳起來。那是某家公司定制的汽車零件樣品。

前島指著架子託盤,做了個用手觸摸的動作,然後兩手在胸前擺了個叉形。男子見狀,馬上明白了他想要說的話。

“對不起,太失禮啦.直接用手去摸金屬製品是被禁止的,手上的鹽分會導致零件生銹,是吧? ”男子慌忙把手中的零件放回了原處。

“怎麼樣?能請你們幫忙加工嗎?”

前島指了指圖紙上的幾個部位.然後用拇指和食指在眼前比劃出3釐米左右的距離。

“啊.果然是這樣,或許放寬對這幾處的要求.還是可以加工 的.你是這個意思嗎? ”男子做出了在意料之中的表情,同時點了點頭。

“好吧,我今天先把圖紙拿回去.等明天改好了再給你拿來。“ 前島點了點頭,把圖紙交給了那個男子。 但是那個男子在接過圖紙之後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一直注視著立在牆邊的儲氣瓶。那裏存儲著很多種氣體。

“事實上,我還有一件事想請教你。”或許是注意到了前島的視線,男子豎起了食指說。 前島俯身向前認真地聽。

男子說:“我的問題可能有點奇怪。使用這個放電加工機或者電路切割機曾製造出過什麼特別的現象嗎? ”

這真是個奇怪的問題,前島所能做的只是茫然地搖搖頭。 “也就是,”男子揮動著右手說.“會不會發生等離子現象什麼的? ”

前島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放電現象和等離子現象之間有密切的聯繫.所以我才會問你 這樣的問題的。”

前島又在原來的那個工作日志本上寫道:“是關於花店路的事故嗎? ”然後拿給那男子看。

“啊,是這樣的。”男子苦笑了一下,然後把手放進了上衣的口袋裏,從中掏出了一張名片。

“這是我的名片.我曾經和朋友探討過那個案件。” 名片上顯示這位元男子是某名牌大學的物理學副教授。前島感到了一絲緊張。

“因此,在請人做加工的時候:順便問了些問題,我想這也許能成為我們的一點參考吧。”

前島點了點頭,然後在工作日志本裏寫下了下面的話:“從來沒有出現過那種東西!”

“意思是沒有出現過等離子現象嗎? ” 前島使勁點了點頭。 “這樣啊。”男子的表情略顯失望。 前島又寫下了下面的文字:“果然是等離子嗎?“ “我們是這麼想的,但是現在缺少決定性的證據。” 前島搖著頭想,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等離子具有在同一場合容易重複出現的性質,因此如果在那附近還能發生同樣的現象的話,那麼就肯定是它啦。”男子邊說邊敲著儲氣罐的頂部。說完向前島說了聲“打擾你工作了.真抱歉。 等我重新研究一下這個加工精密度的問題之後再來”。

“恭候您的光臨。”前島懷著這樣的心情低下了頭。男子能夠把自己當做正常人來對待令他很高興。

大學物理學副教授舉起一隻手,推開了百葉窗旁邊的大門,離開了。

從時田加工站出來的湯川.經過草薙的車之後.警覺地向四周環視了一下。在確認沒有被人看見之後,他才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情況怎麼樣? ”草薙問道。 “不知道,快開車,我們趕快離開這裏。“ “怎麼沒把握啊。”草薙一邊說一邊發動了汽車。

如果還在這裏磨蹭而被前島發現了的話,一切都將前功盡棄了。

“人不一定都是按條理行動的。實際上,與條理相反的情況反而更多。”

“這點我明白,我想先問問你,你是怎麼注意到那家工廠的? 如果你發現了那個怪現象的真相,可一定要告訴我啊。”

“我覺得與其是我告訴你,還不如你親自用眼睛去看更好,古人云‘百聞不如一見,嘛! ”

“裝模作樣!“草薙不滿地咂了咂嘴。

”放心,如果我的分析正確的話.恐怕你近期就可以再次見到那種怪現象了。到那時我會告訴你我把目標鎖定在那家工廠的全部經過。”湯川的語氣中充滿了自信。

草薙撇撇嘴.心想:“關子賣得好大啊。

那天夜幕剛剛降臨,湯川就打來了電話,說想和他一起去個地方,當然還是那個時田加工站。

時田加工站距離案發現場很近。在離事故現場20米遠的地方有個小胡同,從那裏向左拐,在這條路的盡頭就是這家工廠。胡同入口處的正對面就是這家工廠的窗戶。 “希望你能記住這個地方。”湯川說。 ‘“不久,就會再次發生那種怪現象的,那時.你一定要進行緊急調査,”

“你憑什麼這麼說呢?怎麼還能發生那樣的事情呢?“ 聽草薙這麼一問.湯川若無其事地回答道:“沒什麼,為了能讓那種怪現象發生,我設了個局! ” “設局?什麼局?”

“你要是和我在一起的話.就一定會明白的,只是千萬不要總提醒自己你是個刑警。”

說完,兩個人一起向工廠走去。

就在快要到達工廠的時候,草薙突然藏了起來.因為他看見工廠裏有一個人.就是前幾天他走訪過的那個不會說話的青年。

“那個人就住在案發現場的附近嗎? ”兩人剛一返回車裏,湯川就問。

“特別近。從他家的窗戶往左下角看,就可以看到事故現場。”

“這樣啊,”湯川點點頭,打開了車門。 “我們去哪兒?“

“不是我們.而是我一個人去.你在的話就麻煩了。” “你想做什麼?“

“當然是設局啊。”湯川側臉笑了一下.下了草薙的車。 草薙一邊握緊方向盤一邊想,真應該把這個男人的腦袋打開, 看看裏面到底裝的是什麼?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推理的,憑藉什麼證據敢預言這種怪現象還能再發生。要想弄明白這些.首先只能對他言聽計從了。

在湯川作出預言後的第三天,果真在那個發生事故的地方再次出現了那個怪現象。

其情景與第一次案件極其相似:放在自動售貨機旁邊的瓦楞紙板突然起火。但是這次沒有受害者,只有目擊者,他就是三天以來 一直埋伏在附近的警官草薙。

草薙起初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當他意識到這就是上次的怪現象之後,飛速地向那家工廠跑去。逬門後他發現,在樓梯上有一個他以前沒有見過的東西.直覺告訴他.這個東西和怪現象的發生一定有必然的聯繫。

草薙往回走,回到了上次他去過的那間公寓.正好看到有個男子從二樓的205號房間裏走了出來。草薙立刻藏了起來。那個男子恰好朝草薙來的方向走去。草薙在他的後面跟蹤,心裏很清楚他要去的地方。

男子走迸時田加工站,正要隱藏犯罪證據的時候.被草薙喝聲制止住。

男子一瞬間愣在了原地,然後慢慢地轉過身來,臉色慘白,兩眼血紅。

“怎麼會是你?“草薙歎了一口氣。

站在草薙面前的青年並不是前島之一.而是金森龍男,他本應該是住在105號房間的。

草薙心想.這肯定是在湯川的預料之外!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