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燃燒 6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你好! ”草薙打了聲招呼,“看起來你女兒的膝蓋已經沒什麼事了 “,

這句話好像喚醒了女孩母親的記憶,瞬間她的臉上浮現出和藹的笑容。

“啊,上次真的要謝謝你呢! ”然後她禮貌地低下頭致意,“那. 這孩子剛才是在……“

“我剛才是想向她打聽點有趣的事,上次她說她看到紅線的那件事,”

“啊?! ”母親表情很尷尬地說,“她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怎麼可能看到那種東西呢? ” “是怎麼回事呢?”

“真是件無聊的事。上周……呀.那是周幾來著?“ “是週五吧!“草薙說,”據你女兒說是在發生火災的那個晚上。 火災那天是星期五。”

“啊.這樣啊。嗯,對,的確是在那天。大約在晚上11點多的時候.這孩子突然急忙向外面跑出去.說是看到了什麼紅線。”

“對啊,我從二樓的窗戶向外看就看到了。”女孩在旁邊說,“然後我就跑出去看,真的是有。” “你看見那線是在哪個方向? ”

“嗯.大概就在那位叔叔頭部的位置,”女孩指著湯川的頭說。 湯川很不高興地微微皺了下眉頭。 “那條紅線是什麼樣子的呢?“草薙問道。 “一直延伸著,筆直筆直的 “筆直?“

“她的意思是說,沿著馬路的方向筆直地延展下去。”母親替她女兒解釋道。

“那您也看見了嗎?“ 母親搖了搖頭。

“聽女兒這麼一說,我也跟著出去看了.但是什麼也沒有看到。” “不是啊.有嘛! ”女孩的聲音激動起來,“媽媽來的時候,還正好能夠看見的嘛!”

“但是媽媽的確沒有看到啊。“

“我告訴你就在那兒啊,你卻一直說看不見.然後就真的看不見了。“

湯川此時來到草薙的身後.在他耳畔低語道:“那真的是條線嗎? ”看得出來.他還是討厭親口問小孩子問題- “那真是一條線嗎? ”草薙問女孩。 “我不知道.但是特別細,筆直筆直的。“ 湯川又低語道:“你摸到了嗎? ” “你摸到了嗎? ” “沒有,我夠不著啊! ”

草薙回頭看了眼湯川,好像在徵詢他是否還有別的問題。 “在這附近,還有其他人看見了嗎? ”湯川小聲說道。 草薙轉身向母女倆詢問了這個問題。

“我沒有向鄰居確認這件事,連我都沒有看到,所以我想這可能是孩子的錯覺吧!”

“不是,不是嘛! ”女孩都快要哭了似的喊道。

湯川可不想在這裏聽到小孩子的哭聲,所以他拽了一下草薙的衣角。草薙向母女倆告別後離開了現場。真不知道究竟是話題中的哪一點引起了湯川的關注。那條紅線究竟是什麼?草薙一點兒頭緒都沒有,總之,他目前要做的就是不要打擾湯川。

草薙的愛車還停在原來的位置,並沒有被貼上亂停車的罰單,他掏出了鑰匙,打開了駕駛室旁邊的車門,但是湯川卻沒有進車的意思。

“抱歉,你自己先回去吧。”他說.“我想去散步。”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一起走走怎麼樣?“ “這樣啊.不,我想一個人走走。”湯川直截了當地說。草薙在十多年前就知道這個傢伙只要這麼說.別人再說什麼都是徒勞。 “那我等你的消息。“ “嗯。

草薙鑽迸了車,啟動之後透過後車鏡,發現湯川又返回了原路。 “紅線,什麼紅線? ”他自言自語著,卻絲毫沒有任何炅感出現。

“……這和等待暴風雨到來的時候一樣,首先是等待時的寂錚, 然後是在氣候變遷時‘稀薄的空氣轉化成蒸汽後對土地的壓迫感。 這種變化先壓迫著你的耳朵、你就在等待即將到來的暴風雨的時候 懸在了半空中一”

他從書中抬起頭來,歎了口氣。

還是不能讀順啊.精神也絲毫集中不起來,滿腦子都想著其他事情。其實也就只有一件事。他站在窗邊拉開窗簾,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那件慘案,再次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燃燒,徹底地燃燒一

他做夢也沒想到會發生那種事,無法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然而那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他閉上了眼睛。自從那天晚上之後.這條街就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但是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如今的他卻受不了這種寂靜。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宛若掉入無底深淵一般的孤獨感和恐怖感就會向他襲來。

他忽然回過神來.來到音響旁邊,接通了電源,把磁帶放入錄音機裏,按下了播放鍵。從身歷聲音響裏傳來了明快的聲音。

“哥哥,你過得好嗎?已經收到你郵寄的東西啦。謝謝哥哥給 我寄來那麼多有意思的小說磁帶.多虧了哥哥,我現在也成了一個十足的小說迷啦!你上次寄來的那套《派翠西亞,康威爾的女法醫》系列小說真的很恐怖。這次你給我寄來的作品中還有他的小說,我真是特別高興。不過這也造成了我睡眠不足,倒令我挺苦惱的。哥哥.你千萬不要感冒哦,媽媽三天前發燒了.但已經好了, 所以你不必擔心啦!我呢,身體特別好,只是被他們嘲笑說我吃得 太多了,一摸肚子的周圍,發現有點長贅肉了。但是,只是一點點哦,沒有關係的吧。哥哥什麼時候回家呢?回家的話一定要提前寫信告訴我。你工作一定很辛苦吧,要加油哦。我是春子。”

妹妹說話聲的背景音樂是她喜歡的女歌手的歌。他一直等到背景音樂結束才關了音響。每當這死寂的黑夜降臨,他的眼前就會鮮活地浮現出故鄉的景色.牽著妹妹散步時走過的街道,人人都會熱情地打招呼的街道.一條條浮現在眼前。

我並不是為了遇到那種事.才離開家鄉的啊。他在心裏暗自說道。

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正要關掉總電門開關時,那個男人終於出現了。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逬來的,什麼時候進來的,所以當他開口說“打擾了”的時候,前島嚇得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了。

男子站在百葉窗的內側。他身材頎長.戴著眼鏡,有點像細細長長的卡通人物。但仔細打量後就能發現.他的肩膀其實挺寬厚結實的.上衣袖子口中露出了發達的肌肉。

前島並沒有開口詢問有什麼事,只是用警惕的眼神上下打量著他,然後點頭示意一下。男子見狀也點了點頭。

這是第一次有陌生人來到這間工廠。這是一個包括業主在內也只有三個人的小型街道工廠。今天.因為廠長要和老客戶去談生意.所以早早地就出了門,他那惟一的同事也由於感冒休息了。

“我聽說你們這裏能加工精密的器件,所以有個活兒想拜託你們一下。”男子的聲音冰冷且毫無感情,讓人覺得有些害怕。

怎麼辦呢?前島想,如何接待這種直接上門的顧客呢?他一時抓不到頭緒了。

由於他一直沒有反應,所以那男子也一直站在那裏盯著他。他覺得如果自己不做任何回答的話.那人是不會離開的。

前島沒辦法只好無奈地掏出了工作日志,在今天的那頁裏寫上 “我是啞巴.不會說話”遞給那個男人看。

但是,那個男子對此卻沒有任何評價,表情依舊毫無變化地說:“我打算過幾天才正式訂 貨。不過之前我想確認一下.你們能否做到我要求的那樣,實際加工的人是你嗎?“

前島一邊點頭一邊指指自己,然後豎起了兩根手指頭. “啊,是說還有一個人?只要你在的話就行啦。那個,我可以看看你們這裏的加工設備嗎?“

前島點了點頭,因為曾經見到廠長也帶顧客參觀過這些機器, 而且即使看了也不會有什麼麻煩。 男子慢慢地走到他旁邊的機器旁。

“嗯.兩台放電加工機.兩台電線切割機.都是似公司產的。大都還貼著國家標準合格證。“

聽到他這麼一說.前島趕緊在工作日志本裏寫了些什麼拿到男子的眼前。

男子念了出來:“由於機器已經很老舊了.所以無法進行複雜的加工。“一一日誌裏這麼寫道。

男子微微一笑,或許是覺得他這種特意拒絕的謙虛勁很可笑。 但是從前島的角度來講,事先講妥這些事情並不是什麼壞事, 隨便接活最終有麻煩的是自己這些實際加工的工人,時田加工站是這家街道工廠的廠名,不言而喻,時田就是廠長的名字。工廠裏的全部設備都是時田廠長從他原來所在的重機製造廠廉價購買來的處理品.早己經超過了耐用年限,儘管如此,由於它們還能靈活地加工零部件.所以時田加工站的上上下下都視之為珍寶。

“線是0.4毫米的嗎? ”男子一邊乜斜著正在工作的電線切割機.一邊問道。

前島點了點頭,很驚訝於這個男子竟如此內行。 電線切割機是一種使用電能的弓形鋸。電線切割機利用電路中產生的細微放電電流可以將被加工物熔斷。因為可以將放電電流集中.所以加工精度能夠精確到微米。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