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燃燒 5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即使在白天.事故現場,字形路口的車流量也很小。幸好如此, 所以在這並不寬敞的道路上,草薙可以毫無顧忌地停放自己那輛NISSAN陽光跑車。

事故現場那台飲料自動售貨機的下半部分也被燒黑了,它還原封不動地像被展覽似的放在那裏,上面貼了張“故障中”的紙條 “有‘故障中’這種說法嗎? ”湯川看著紙條,小聲地問道。 “只說‘故障’.意思不就已經表達清楚了嗎? ”湯川又說。 “根據那些青年的證言,”草薙全然不在意湯川的話.獨自解說起來.“死者山下良介所站的位置好像就在這兒。”然後他站到距離自動售貨機兩米左右的地方。

“死者是面朝哪個方向站著的? ”湯川問道。 “應該是面朝自動售貨機的方向吧。因為其他幾個年輕人把他圍在了中間。據說有兩個人坐在椅子上,另兩個人站在摩托車的旁邊。“

“裝了汽油的塑膠桶放在哪里啊?“

“就放在自動售貨機的旁邊,下面還摞起了四個裝啤酒的箱子。 據向井和彥的證言說,當時好像是用報紙包著的。”

“啤酒箱? ”湯川環視了四周問道,”怎麼會有那樣的東西呢? ” “這也是疑點之一。“草薙指著路東的方向,“看!能看到那個酒館的招牌吧.我猜就是從那裏拿出來的。” “那酒館的人怎麼說呢?“ “根本沒有一點線索。”

“是嘛!“湯川走到自動售貨機的旁邊,把右手水平地放在胸前,”四個啤酒箱摞在一起.大概就這麼高吧!“

“差不多。”

“這麼說塑膠桶就放在這上面?“ “嗯。”

“那麼,”湯川向前走了大概兩米,“被燒死的青年就站在這個位置,面朝著自動售貨機的方向? ” “就像你說的那樣。” “原來如此!“

湯川抱著胳膊在自動售貨機旁踱著步,草薙擔心這個時候說話會打擾他.只好默默地瞧著他。

過了一會兒,物理學研究室的年輕副教授終於停下了腳步.抬起頭。

“這和等離子無關。” “哦?何以見得? ”

“草薙!關於這個案件你是怎麼想的?是有人故意所為呢,還是只是一件普通的突發事故?你覺得是哪種? ”

“正因為我不知道,才來找你商量的啊,”草薙皺緊眉頭,搔了搔頭.表情又嚴肅起來.“我覺得是故意所為。” “根據是什麼呢?“

“當然是那個裝了汽油的塑膠桶啦,很難想像這只是有人隨意所為.我總覺得是什麼人為了出這樣的事故才有意放在那兒的 “我也有同感,那麼下一步我們所要考慮的是,兇手到底是如何製造這起事故的?我敢斷言,沒有留下其他任何痕跡.因為能夠引起塑膠桶燃燒的等離子現象可以在任何條件下發生.這是根本不能實現的。”

“但是,你剛才不是給我演示了等離子嗎? ” “當然,如果能把整個事故現場都放進微波爐中,那就另當別論啦! ”湯川皮笑肉不笑地對草薙說。

“如果不是等離子,那麼到底是什麼呢?” “目前還無法斷言是什麼,”湯川用右手的食指按了按太陽穴, “青年的頭部起火是問題的關鍵所在。頭部竟然會比塑膠桶先燃起來!“

“這話應該是可信的吧!” “這話是事實,”

“噢?我想聽聽你是根據什麼說的? ”

“如果是塑膠桶先著火,火焰隨後再躥到靑年的頭上的話,那麼和頭比起來,臉不是應該先被燒壞嗎?因為死者是面朝著自動售貨機站著的.對吧?正因為燃燒的位置是後腦勺,所以可以斷定火是從頭髮開始燃燒的。只是,為什麼燃燒的位置是和臉相反的後腦勺呢?“

草薙不禁“啊”地喊了一聲,心想聽他這麼一說.還真是如此呢!

“我以為.先是青年的頭著火.然後才是塑膠桶著火。既然能起火.那就一定是受熱了。究竟是什麼熱量,依次傳向了青年的頭和塑膠桶呢?這麼大的熱量,其他青年應該也能感受得到呀。可是據你所說.其他青年在塑膠桶裏的汽油著火之前並沒有感受到特別的熱。“

“的確如此。”

“為什麼能夠逬行這種局部加熱呢? ”湯川左手叉在腰上,右手托住下巴陷入了沉思。

“帝都大學的年輕副教授也束手無策了嗎? ” “首先有件必須考慮的事情湯川說完這話,往那條從事故現場向南延展的馬路望去,可是馬上又搖了搖頭說,“難道說……”

“什麼?你想到什麼了嗎? ”

“不是,即使現在告訴你也無濟於事,還不如我們去咖啡店坐坐呢.一邊喝咖啡.我也好一邊慢慢地理一下頭緒。”

“好啊,好啊,一切聽從你的吩咐就是了。”草薙一邊掏口袋裏的鑰匙,一邊向跑車走去。

坐進車裏之後,湯川開口說道:“在去咖啡店之前.你能開車在這附近慢慢轉轉嗎?我想看一下街道的樣子。” “啊?街道的樣子有什麼參考價值嗎? ” “有可能啊! ”

“是嘛。”草薙模棱兩可地點了點頭,發動了汽車,然後按照湯川所說的那樣慢速行駛。這裏只有些民房和小商店.完全是一條毫無特色的馬路。

“假如這個案件是某人故意所為的話,”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湯川說,“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謀殺嗎?“

“現在還沒有考慮這個問題的必要,不管怎樣,事實上已經死了一個人。”

“是針對那個山下良介的謀殺嗎?“

“不知道是否針對他,也可能是針對他們全體的,但是只有山下他一個人死了。”

“那些傢伙總是在那裏集會嗎? ”

“關於這一點還有幾個證人。據說這些傢伙在每個週四、週五、 週六的晚上一定都會在那裏聚集廣說完這話,草薙覺得稱這些證人是”受害者”或許更恰當些。

根據草薙對附近居民的詢問, 瞭解到他們對這些傢伙的評價極差。這裏的車流量很小,本來很安靜,可是自從這些年輕人找到這個地方之後.這份安寧就沒有了。即便到了深夜,他們也依舊我行我素地騎著摩托車轟來跑去,大聲喧嘩。最過分的是,有時候他們居然扔了滿地垃圾就一走了之。

這種旁若無人的擾民舉動自然令人反感’要是有誰想懲罰一下 他們.製造了這樣的事故.從情理上說.也是可能的。

如果這次發生的案件確屬犯罪,那它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呢? 草薙依舊找不到什麼眉目。

他一邊琢磨著,一邊轉動著方向盤,大約過了一個區的距離, 就駛迸了一條窄小的街道。繼續向前,他在一個小的拐角處拐了個彎。道路兩邊的風景並沒有什麼變化,還是一些小平房和公寓立在

道路的兩側。過了一會兒.終於有了個較大一點的建築,看起來好像是街道工廠。它附近有好幾家承包或再承包大企業工程的工廠。

不一會兒,草薙就開著車返回了最開始的地方。

“事故發生那天是星期五吧? ”湯川問道。 “嗯。還想看看其他地方嗎? ”他問湯川。 “不用了,去喝咖啡吧!“ “領旨。”

正當他們從事故現場開始徑直向南行駛時,視線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女孩。她就是在事故發生當晚跌倒在路邊,被草薙抱起來的那個小女孩,還穿著那天的那件紅色運動衫:並且也和那天一樣, 還是一直昂著頭盯著上面看。

“你這孩子……還這樣的話,小心會摔倒的哦! ”草薙在經過她旁邊的時候喊道。

“你認識這個孩子? ”湯川語氣生硬地問道。草薙想起湯川這個人以前就特別討厭小孩子。

“不算認識。只是在事故發生當晚,她跌倒了,然後我把她抱起來了。”

“噢!這麼回事啊。”

“你還是一如既往地討厭小孩子啊。”草薙瞅了他一眼說道, “小孩子太缺乏邏輯性了,”湯川說,”和缺乏邏輯性的人打交道在精神上會很累的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還怎麼和女人交往呢? ” “很多女人也很有邏輯性的啊。至少也存在若同樣多的沒有邏輯性的男人。

草薙苦笑了一下.他固執的性格還是和學生時代一樣啊。 “剛才那個孩子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湯川問,“是氣球嗎? ” “那孩子,上次也是像那樣的抬著頭看,然後就摔倒了。” “哎呀! ”

“大概……”草薙回想起了那晚的情形說,”她說有什麼紅線。” ‘‘啊? ’’

“她一會兒說能看到紅線,一會兒又說看不到什麼。當時我沒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湯川一把拉住刹車手柄。由於車速突然下降,車體劇烈地左右搖晃起來。

草薙慌忙踩了刹車,停下後驚訝地問:“你要幹什麼? ” “趕快返回去! ” “啊?“

“原路返回.快!回到剛才孩子那兒!“ “孩子那兒!為什麼?“

湯川用力地搖著頭:“現在沒有時間給你解釋,即使和你解釋了.你也無法理解,無論如何還是先返回去吧! ”

湯川的語氣裏根本就沒有給草薙留下考慮的餘地。草薙在松開刹車踏板的同時轉動了方向盤。返回到原地的時候,所幸那個小女孩還在,她還是像剛才一樣在向上搜尋著什麼東西。 “問問那孩子。“湯川說。 “問什麼? ”

“當然是關於紅線的事情啦!“

草薙回頭看了看他的臉,其實他之前根本沒有打算和湯川說這些離奇的話。    ‘

停下車,草薙向女孩的身邊走去,湯川跟在了後面, “下午好!”草薙向女孩打招呼,“膝蓋的傷已經好了嗎?“ 起初女孩的表情充滿了警惕,但是看起來她似乎並沒有忘記草薙的模樣,表情又漸漸緩和起來,輕輕點了點頭。

“你在看什麼呢?上次也是這麼朝天空看。”草薙一邊說一邊也朝天上望。

“才不是呢!就在那兒。”雖然女孩指著上面,但是草薙還是不清楚女孩所說的那兒到底是哪兒。

“能看到什麼? ”草薙又一次問女孩分 “哦.能看到一根紅線。

“紅線? ”似乎並沒有聽錯。草薙仔細地盯著女孩所指的方向. 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看不到啊! ”

“嗯,是看不見了。“女孩遺憾地說,“之前是可以看見的。” “之前?“

“嗯,發生火災的那一天。” “火災那天! ”

草薙看了眼湯川.他正皺著眉頭端詳著女孩。草薙真想告訴他, 用這種表情盯著小孩看會把孩子嚇壞的。

這時.正對面房子的門突然打開了,出來的人正好是上次他碰到的女孩的母親。看到有陌生人在和自己的女兒聊天,她感到很驚訝。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