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燃燒 4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等離子理論學說己經被部分媒體報導出來了。它說的是在氣象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伴隨著強光髙溫.利用空氣中的氣態物質所產生的感應電流的流動,可以生成火球一般的等離子。這次事故或許 也是由於等離子把塑膠桶中的汽油點燃了才導致的吧。之所以這麼推斷,是因為的確有很多用等離子學說來解釋的異常現象。這些奇怪的現象與其說是鬼魂作怪或是超能力所致.員警似乎更容易接受等離子學說。因此.想親自調查一下等離子問題的草薙就特意來拜訪大學時代的好友湯川了。

湯川拿著兩杯咖啡回來了。兩個杯子都不怎麼精緻.好像是什麼東西的贈品。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杯子沒有洗乾淨。儘管如此, 草薙還是說了聲“謝謝”,裝作享受美味的樣子喝了一口咖啡。

“你是怎麼想的呢? ”草薙把杯子放到桌上開口問道。

“什麼怎麼想的?”

“就是關於那個案件一花店路的火災,你是怎麼想的?從你給我演示的那個實驗來看.你也認為是等離子嗎? ”

“我之所以做這個實驗.是因為報紙上記載了等離子學說,而我想草薙兄你也一定對此很感興趣。就我個人而言,目前沒有任何意見和看法.可能是等離子,也可能不是,畢竟現在什麼資料都沒有.所以無法做任何假設。”

“那你對這個案子瞭解到什麼程度了呢? ”草薙問。 “也就是報紙上記載的那個程度吧。也就是,”湯川喝了口咖啡,接著說,“道路邊放了個汽油罐.突然起火了,旁邊的年輕人被燒了—-就這麼多。”

“根據這些瞭解,你能做出推理嗎? ” 聽了草薙的話,湯川忍不住笑了起來。

“少胡說八道了,問題的關鍵是從火災現場發現了什麼。如果不仔細調査現場,根本就無法推測原因,就連消防隊的那些人也會這麼說的。”

“火災現場只發現了一個塑膠桶.真的只有這麼一個物證。” “桶裏就沒有什麼特殊裝置嗎?新聞記者也是這麼問的。”

“你覺得消防員所說的那些事情我們就沒有想到嗎?經過了極其認真的分析鑒別.我們真的沒有發現任何內部裝置。” “深表同情呀! ”

“你就別挖苦我了.我是真的想從你這裏取點真經啊! ” 看到草薙的表情那麼真誠.湯川微微聳了聳眉,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告訴你點有趣的事情吧。美國曾對發現UFO的目擊者的話進行了徹底分析,發現90%以上的人都是把什麼別的物體錯看成 UFO 了.其中很多人都是把金星.甚至月亮看作了UFO。” “你想說什麼呢? ”

“幽靈的真實面目往往是出人意料的。有一個裝滿汽油的塑膠桶,它附近又有幾個沒有成人那種辨別能力的青少年。

如果說其中有人對塑膠桶放火.這不也是一種合理的猜測嗎? ” 草薙瞪大了雙眼。

“那些傢伙撒了謊,也許點著汽油的就是他們自己呢!可能他們還做好了被燒成重傷的準備。”

“不淸楚是否是故意縱火.安放塑膠桶的也可能另有其人。年輕人或許也並不知道這其中有汽油,不過也沒有證據能證明不是他們所為。他們可能都吸煙吧.那麼他們就應該有打火機。” 聽了湯川的這番話,草薙不禁皺起了眉頭。 “你可別說讓我洩氣的話啦,真受不了,你和我們的科長一樣。” “噢?搜查一科的科長也是這麼說的?” “他說就是那些淘氣包們放火惹的禍,可能這就是事故的真正原因! ”

“就是嘛,這確實也合情合理,無可非議啊!” “如果你還是堅持這種保守意見的話,我就給你透露點新情報! ”草薙一邊說一邊從上衣兜裏往外掏東西。

“不能說保守,是常識。那是什麼?看起來像個小型答錄機。” “這是對其中一個青年問話時的錄音。由於他被火燒傷了.所以張嘴說話很困難。但是他頭腦還是很淸醒的,你聽聽吧! ”

草薙隨後按下開關,答錄機裏傳來了微弱的說話聲.他隨手調大了音量。

開始是簡單的身份確認。青年名叫向井和彥,今年十九歲。然後進入了正題,草薙開始提問了。

“我想知道著火時的情況。在著火之前,周圍有沒有什麼異常變化呢?“ “異常?“

“什麼都可以,比如你做了些什麼? ”

“我,我啊,我好像是在抽煙,在聽良介說話。”

“其餘的夥伴呢?他們在做什麼? ”

“沒什麼特別的,當然也都是在聽良介說啦。然後就突然著火了,太可怕了.可把我嚇死了。“ “是塑膠桶著火了? ” “不是……是良介……是良介的頭。” “頭 ”

“頭髮,從他後腦勺的頭髮裏突然間躥出了火苗。然後他就突然倒地了……看得我們都傻了。不一會兒.也就轉瞬間,我們也都被火焰吞沒了……然後我就失去了知覺。”

“等一下.你是不是弄反了.難道不是你們先被火包圍,然後朋友的頭才開始著火的嗎?“

“不.不是的,是他的頭先著火的.是良介的頭先開始著的火的’ 聽到這裏.草薙按下了答錄機的開關鍵。 “怎麼樣?“他看了眼湯川,

不知何時湯川已經用手托起了腮,但是這一動作並不代表他覺得聽這些很無聊.眼鏡後面深邃的目光已經暗示了一切。 “是頭著火了!“       ‘

“聽起來是這樣的。”

草薙發現湯川重新開始對這個案件感興趣了,內心暗自高興, 伸手掏出了煙盒。但就在他剛要往外拿煙的時候.湯川默不作聲地指了指貼在牆壁上的警戒語,上面寫著“禁煙別讓你腦部的血液 循環更加惡化”。草薙很掃興地把煙盒收起來,放進了口袋。 “頭?先著火?,“湯川抱起了胳膊。 “像火柴一樣,只是頭先著火。“他低聲念叨著、“魔術裏也沒有這麼著火的,連街頭表演吹火的藝人們也做不到頭先著火啊。” “但的確是頭起火了,”草薙舉著拳頭說,“是頭部先開始燃燒的。”

“屍體呈什麼狀態?只有頭部被燒了嗎? ” “很遺憾.他倒下之後好像就被火焰吞噬了,全身都被燒焦了. 無法判斷是從哪里先起火的。”湯川又嘀咕了些什麼,忽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看了眼草薙.

“那麼你們那個邏輯思維很棒的科長是怎麼看待這一點的呢? ” “他說這或許是證人的錯覺,是由於驚慌失措導致記憶混亂而胡言亂語。但是,之後我又詢問了其他青年,發現他們竟然口徑一致地說,那個叫良介的確實是頭最先著火的。”

“原來是這樣,”湯川點了點頭,然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咱們去看看吧!”   ,

‘‘去哪里?“

“當然是去發生怪事的現場啦!”

草薙盯著湯川的臉看了一下,激動地站了起來:“OK,我帶路。“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