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燃燒 3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前島聽到問話後,毫無表情地用手指了指床,意思好像是說在房間裏。

“在做什麼? ”草薙接著問道。前島身上正穿著開領短袖襯衫. 房間內的床也還沒鋪,應該是還沒有睡覺吧。 前島轉過身指了一下放在窗邊的電視機。 “看樣子是在看電視。”金森把草薙已經看明白了的意思又解釋了一遍。

“在事故發生之前.你就沒聽到什麼聲音,或者從窗戶看到外面發生了什麼嗎? ”

前島兩手插進了運動衫的口袋裏.冷漠地搖了搖頭。 “噢,是這樣啊,那能允許我進去一下嗎?我想看一看窗外的狀況。“

聽草薙這麼一說.前島點了點頭,手向窗戶的方向伸了一下. 好像是說“請”。

草薙說聲“失禮了”,就脫鞋進了屋。

窗戶的正下方是一條南北走向的馬路.來往車輛很少,這個時 間段更是沒有一輛車經過。草薙突然回想起剛才金森說過,這裏本是個僻靜的好地方。

左下方就可以看到發生事故的丁字形路口 ,現在還有幾個搜查人員在那裏來回巡視,像是還在找什麼線索。

草薙離開了窗戶.目光不經意地落在旁邊的揚聲器上,那上面 放著一本書,是布拉德伯裏的《火星編年史》。 “這是你的書嗎? ”草薙問前島。 前島點了點頭。

“是嘛,這本書很難讀懂的。” “你也讀過嗎?“金森詢問道。

“很久以前是打算讀來著,但是很受挫,大概我不是那種適合讀書的人。”

本以為會招來嘲笑,誰知金森並沒有笑的意思,只是呆呆地聽著.前島也只是默默地看著窗外。

即使來這裏搜資.也弄不到什麼線索—草薙立刻就下了這個判斷。

“如果想起什麼的話,希望能和我聯繫。”他說著便離開了 205 號房間。

怪事發生後的第三天,草薙就去了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物理系第十三研究室。

他是從該校的社會系畢業的、因此,讀書的時候從來沒有踏進過理工學院一步。畢業十多年後再去這樣的地方,他自己也覺得很奇怪。

一座灰色的四層建築就是物理學院所在的教學樓。即使是從下往上仰望這座教學樓,草薙都覺得這樓沒精神。他自我剖析原因, 覺得自己天生就是一個理科白癡!

要去的房間在三樓門前貼了寫著老師和學生名字的紙,紙的旁邊粘貼了指示路線的磁性貼板。看起來學生們是全員出席了。找到了湯川這個名字.上面寫著“在辦公室內〜草薙看了一眼手錶, 約好的時間是兩點.剛過一點點。確認之後他才舉手敲門,聽到裏面傳來“請進”的聲音,他才推開門。進屋的一刹那,他的腳又退縮了回來。

屋裏沒有開燈,一片漆黑。不.因為是白天.即使不開燈也應該很明亮.那或許是拉上了遮光簾的緣故。 “湯川,你在哪兒? ”

在草薙呼喊的同時,忽然從他身旁傳來機器的轉動聲-那聲音和摩托車聲很像,並且是草薙很熟悉的那一種聲音。

就在他意識到這聲音是源自微波爐的同時,在他眼前忽然出現了火苗。仔細一看.原來桌子上面放了一個小型微波爐,它內部的燈泡正在發光,但這個燈泡的發光方式與普通燈泡不同,它裏面的燈芯一直在搖晃。

那燈光漸漸減弱.最終消失了。就好像是在等待這一刻的到來一樣,窗簾立刻被拉開了。

“用這麼陰暗的光線來招待為了維持社會治安而日夜操勞的草薙大警官,實在是說不過去啊!“

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子正在窗邊拉著窗簾。他身材高挑,帶著個黑框眼鏡,眼睛裏閃爍著智慧的光芒。他和學生時代幾乎沒有什麼兩樣,連那把劉海剪開至眉毛上方的髮型都和以前一摸一樣. 草薙歎了口氣,最終苦笑了一下。 “又嚇唬我啊,你都多大了,還搞惡作劇! ” “你要這麼說我的話,可太令人遺憾啦!我是想用剛才的方式 來表達想要幫助你的一片苦心啊。“

湯川把窗簾完全拉開,一邊卷起白大褂的袖子一邊向草薙走來, 然後伸出了右手。 “你還好嗎? ”

“還好吧! ”草雜握住了湯川的手。外表上看湯川是個溫文爾雅的男子,其實他以前可是羽毛球隊的王牌主力.草薙以前總和他練習對打,每次都是一番苦戰。今天他與草薙握手的力量又勾起了草薙對昔日的回憶。

“還是什麼時候來著? ”握過手後草薙問道,意思是問兩人多久沒碰面了。

“最後一次碰面是三年前的10月10日?’湯川回答道,其口吻極其自信。 “是嗎? ”

“是在川本的結婚喜宴上呀!那是最後一次見面,別人都穿著黑色的禮服,只有草薙老兄你穿了件灰色的西服。“

“啊! ”草薙回想起那件事來了,不禁點了點頭。的確如此,他 看看湯川的臉龐,心想他的記憶力還是那樣的出色。

“在大學裏待著怎麼樣?當了副教授.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 草薙打量著朋友的一身白大褂問道。

“沒有什麼特別大的變化.甚至對學生素質連年下降的現狀, 我也都已經習以為常了。”湯川的表情很真誠,看樣子並不是在開玩笑。

“好厲害嘛!“

“和我比,”湯川說,“你才是真正的大忙人,特別是最近這兩三天……“

“這話什麼意思? ”

“揣測了你的來意.才特意準備了剛才的東西來恭候你呀! ” 湯川手指著剛才那個微波爐。

“你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説明是指……”草薙一邊說一邊要摸那微波爐。

“住手!它的電源還露在外面呢! ”

湯川慌忙把插頭從旁邊的插座裏拔出來。微波爐的背板被卸下來了,還安上了一個草薙全然不知何物的東西。

湯川打開微波爐的門,從中取出一個東西,那是一個放在金屬煙灰缸裏的燈泡。

“這就是剛才那個魔術中的原形? ”草薙認賓地端詳著湯川手裏的東西,“看上去只是一隻普通的燈泡啊! ”

“是啊,只不過是只燈泡。”湯川把它放在旁邊的桌子上。“利用微波爐的電磁波所發生的感應電流,燈泡內部的氬氣實現了等離子化,從而最終發光。不僅有紫色的光,還有綠色的.這或許是用於支撐燈絲的銅座上的銅離子也混雜進來了的緣故吧!”

“等離子?這個就是等離子嗎? ”草薙問道。雖然根本就沒明白湯川之前所說的那些話的意思,但他現在對等離子這個詞卻深諳於胸了。

“對啊! ”湯川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身體用力向後靠去,“現 你應該明白剛才我所說的意思了吧?草薙你應該就是想瞭解等離子的問題,才特意跑到這裏來的吧 ”

“服了你了。”草薙摸著後腦勺.坐到了與湯川隔張桌子的另一側的椅子上,”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 “這也不需要什麼推理吧!“

“那樁燒死人的事件在公眾中反響很大。由於死了人.所以很有可能要動用警事廳搜査科的草薙大警官了。這個時候的草薙難道會為了和我敍舊.才忙裏偷閒跑到這裏來的嗎? ” 如此輕易就被看穿了來意,草薙只好苦笑了一下。

“這個嘛……”草薙噌噌地撓了撓臉。

“還是先來杯咖啡吧!不過只有即溶的。”湯川站起身.開始用小爐子燒水。

在他沖咖啡的時候草薙又掏出了筆記本,重新看了一下這個案件的概要。

事實上警方也還沒能確定這件事是否稱得上是案件.或許它只是一場意外事故而己。

就目前所瞭解的事實,整理出來的結果如下:

在一個叫花店路的不起眼的馬路邊發生了一起局部性火災,靠近此處的五個傷亡的年輕人當中,一死,其餘分別負輕重傷。事故現場充滿了汽油味,從火災現場找到了一個被認為是用於裝汽油的紅色塑膠桶,據此,大家都覺得它裏面的汽油一定是被什麼點燃了。但是為什麼那裏會有這種東西呢,原因不明.年輕人都聲稱絕對不是自己放的火,而且對塑膠桶的亊情也一無所知。

那麼為什麼會發生火災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