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漁夫的故事 2

03.01.2010, 阿拉伯童話故事, by .

國王站在湖邊,問所有的衛兵和侍從:“你們之中有哪個見過這個湖?”

“沒見過。”在場的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那麼,”國王說,“我決定不回宮了,什麼時候弄清楚了此湖和四色魚的秘密,什麼時候再回去作國王。”

於是,國王吩咐部下,依山紮營。他對宰相說:

“今夜我要獨坐帳中,專門研究這個湖和四色魚的奧秘。你守在帳外,對要求見我的大臣、公侯或僕從說:‘國王太忙,無暇接見。’”

入夜,國王脫下朝服,換上便裝,佩上寶劍,悄然離開營帳,趁黑夜爬上高山,一直跋涉到天明,又從早晨走到中午,冒著炎熱的天氣,不顧疲勞,再走了一晝夜。到了第三天早晨,他發現遠處有一線黑影,十分高興,心想,也許那裏有人能告訴我這個湖和四色魚的來歷呢!黑影逐漸變大,走到近處一看,原來是一座用黑石建築的宮殿,兩扇大門一閉一開。國王喜出望外,忙走上前去敲門,卻不見有人應聲,他又敲了兩次,裏面依然沉寂無聲。他想,毫無疑問,這是一座空殿。於是他鼓足勇氣,闖進大門,來到廊下,提高嗓門叫道:

“宮殿的主人呀,我是一個異鄉人,路過此地。你們有什麼吃的東西,可以給我充饑嗎?”

沒人回答,他接連喊了三四遍,都是如此。他又鼓起更大的勇氣,由廊下一直走到堂屋裏。屋裏還是沒人,可是裏面的擺設都整整齊齊。屋外一個寬敞的院子,被四周矗立的拱形大廳環抱著,院中有石凳和噴水池,他邊蹲著四個紅金獅子,口中噴出珍珠般的清泉。院子上空張著金網,網中禽鳥飛鳴。國王眼見這優美如畫的景色,心中頓生疑惑,怎麼這裏就無人說說這曠野中的山嶽、湖泊、宮殿和四色魚的來歷呢?想到此,他感到十分惆悵。便頹然坐在門前,陷入沉思。

這時,突然傳來一聲哀怨的悲歎。他立刻站起身來,循聲尋去。只見大廳門上掛著簾幕,他伸手掀起簾幕,發現裏面床上坐著一個眉清目秀、紅光滿面、體魄健美的青年。國王一見青年,欣喜若狂,忙跑過去問候主人。青年人也問候了國王,並說:

“歡迎你,只是我行動不便,不能起身迎接你。”

“青年人,”國王說,“我到這裏來,只是想問問你,這個湖和四色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另外,這麼宏偉的一座宮殿,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住?你穿得如此豪華,為什麼又這樣悶悶不樂?”

青年人聽了國王的話,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下,他放聲大哭起來。國王更覺不解,便進一步追問:

“青年人,你這樣傷感,究竟是什麼原因?”

“您看看我這個樣子,就知道我為什麼傷心了!”青年說著,撩起衣服,讓國王看他的下身。

國王低頭一看,才知道這青年從腰部到腳下已經化為石頭,只有上半身還有知覺。國王看在眼裏,愁在心頭,只得長籲短歎。他說:

“青年人,你把新愁添在我的舊愁上面了。我原是為弄清這湖和四色魚的來歷才到這兒來的,可眼下,你的經歷又給我增添了一層疑雲。毫無辦法,一切只按偉大的真主的安排了。青年人,請先把你的經歷告訴我吧!”

“好吧,”青年人說,“我的經歷和四色魚有著一段離奇古怪的遭遇,如果把它記錄下來,對於後人倒是一個很好的教訓呢。我父親是這個國家的國王,名叫麥哈穆德。他是這個黑島的主人。先父執政七十年後死去,我繼承了王位。我娶了叔叔的女兒為妻,她非常愛我,如果我不在她面前,她就不思飲食。我們的恩愛生活經歷了五個年頭。有一天她去澡堂沐浴,我吩咐廚師準備晚飯,待她回來時一同享用。隨後,我走進臥室,躺到床上休息,並命令兩個宮女在旁侍候。這兩個宮女一個坐在我的頭前,一個坐在我的腳邊。由於妻子不在身邊,我心緒不寧,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這時,我閉目養神間,聽到兩個宮女低聲細語地聊起來:

“‘哎,麥斯歐德,你看我們的主人有多可憐,他這樣年輕有力,竟娶了一個邪惡的女人為妻!’

“‘是呀’,願真主懲罰那個邪惡的女人!我們的主人也太糊塗了,竟一點兒也不去管她!’

“‘你說這話可真該死,如果我們主人知道她每晚都到別處過夜,還能不管嗎?只是她每天晚上都用麻醉品使他昏迷過去,他一點兒也不知她的作為罷了。她打扮得花枝招展,溜出宮門,直到黎明才回來。她點香在主人鼻前一熏,主人才清醒過來。你說,主人一直這樣被蒙在鼓裏,又怎麼去管她呢?!’

”聽了宮女的竊語,我怒火中燒,頓時頭暈腦漲。傍晚,妻子從浴池回來,與我一起吃飯。飯後我們坐了一個時辰,我照例準備睡覺。這時,妻子吩咐僕人給我端來一杯茶水,並親自遞到我的手中。我接過茶,卻沒喝,趁她不注意時,迅速倒在床底下。然後抹抹嘴,像往常一樣倒身睡去。這時,我耳邊響起了妻子自言自語的聲音:‘你就睡你的覺吧,但願永遠不再起來,我早就討厭你了,我跟你過夠了,你死了才好呢!’說完,她急匆匆地梳洗打扮了一番,換上最華麗的衣服,背上一把寶劍,破門而去。

“我當即一躍而起,跟蹤著她。只見她穿過街道,來到城門前,口中念念有詞他說了些什麼,鐵鎖便掉了下來,城門洞開,她便走了出去。我窮追不捨,一直來到一個上墩中,裏面有一幢用泥土堆砌的圓頂建築。她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我輕手輕腳地爬上屋頂,居高臨下,密切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原來她是來與一個上下嘴唇突出、奇醜無比、穿著污穢潮濕衣服、躺在甘蔗葉上的黑奴幽會的。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