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謀殺案 9

03.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女士在家等著。一起行動太招人耳目了。”藤間對大家說,“另 .千萬不要讓君子夫人覺察到什麼。” “您打算一直瞞著她嗎? ”俊介問。

“知道秘密的人越少越好。首先.君子夫人贊不贊成我們的行 動方案都是未知數。”

聽了藤間的話,俊介思忖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那麼,先把屍體抬到外面去。”關谷站起身來。 “讓我來,”俊介在關谷面前站起來。 “還是兩個人抬省力。“

“不,我一個人足夠了。請大家幫忙備車吧: "可是,“

關谷先生,”藤間在關谷背後說.“既然對死者最瞭解的俊介 都說他一個人能搬……“

“啊,"關谷半張著嘴,“那,我們就在外面等了。” 俊介離開客廳,走上樓梯。他來到自己的房門外,又站住了。

他做了個深呼吸,握住門把手,慢慢打開了門。

死去的高階英裏子眼睛一直瞪著空中。俊介在門口站了良久, 才走迸屋內,慢慢蹲下來。他的膝蓋有些發抖。

俊介用手指尖摸她的臉。她的皮膚已經失去了彈性.也沒有了 往日的溫熱。俊介凝視了她一會兒,慢慢接近她的嘴唇。但就在快 要吻到她的一瞬間.他停住了.他歎了口氣.閉上眼睛.搖了搖頭。 俊介把手墊到她身下,彎腰將她抱了起來。她的頭髮絲被凝固 的血液粘在了地板上,在剝離時發出嗞啦嗞啦的響聲。

俊介下樓梯時,關谷靖子正站在走廊裏,看到他懷裏的英里 .靖子忍不住哽噎了一聲,退後了一步,不過馬上又轉向俊介問: “能行嗎?“

“沒問題。麻煩您告訴美菜子清掃一下房間,因為地毯都弄髒 了,臺燈碎片也滿地都是。”

“嗯.這樣的事.有我們呢。您放心。”靖子把手橫在胸前. 頭保證。

門開了,關谷從外面進來,懷裏抱著藍色的塑膠布。“用這個 裹起來吧。”說著,他把塑膠布放在前廳的地板上。 “這是從哪兒弄來的?

“是我從家裏帶來的。本想晚餐的時候用來墊燒烤的。這種塑 料布哪兒都能買到,就算被警察發現.也査不出來源,當然.絕不 可以被發現。”

關谷把塑膠布在前廳地板上鋪開.俊介把屍體放上去。髙階英 裏子的眼睛依舊瞪著。

“啊,並木先生.給您這個,”關谷遞過來的是一雙棉布手套,

他已經戴上了一雙,“還是您提醒注意別留下指紋的呢。” “噢,對。"俊介把手套戴上。

把屍體用塑膠布裹好後,俊介和關谷兩人合力將它抬到了外 面。藤間拿著手電筒從停車場走下來.他也戴著棉布手套。 “你們倆搬得動嗎?

“沒問題。另外,您找到什麼重東西了嗎? ”關谷問。 “我找了幾塊大石頭。我覺得有那些石頭應該足夠了。” 上了臺階來到停車場,果然如藤間所說.十多塊撖欖球大小的 石塊被堆在一角。

“這麼短的時間,您可沒少收集啊。”俊介說。 “別提了,給我累壞了,我到處找才找來這麼多。先不說這個. 我們趕緊裝車吧,不然被人發現就慘了。唔……用哪輛車好呢? "是啊,用哪輛最合適呢? ”關谷也說,"平常開的轎車恐怕不 太好裝。“

"這麼說您同意……“

聽俊介這麼一問,關谷緊鎖著眉頭點了點頭。 “這種時候有什麼辦法呢.事後我再好好驅驅邪。” "真對不起。”俊介背著裹在塑膠布裏的屍體.(低下頭來。 藤間從關谷的口袋裏取出車鑰匙.打開了紅色Wagon的後備車箱。後備車箱的空間很大.並且已經事先整理出來了。俊介和關谷把 屍體放迸去.藤間往車上裝石頭.俊介和關谷也一起幫忙。

“差點忘了一件大事。“藤間又往車上扔了根繩子,一條很粗的 塑膠繩。

這是……”俊介問。

“這是以前在東京買的“屍體只用塑膠布裹住的話,有可能會 脫離出來。用繩子綁一下就不會了。”

關上行李箱.三人上了車。開車的理所當然是關谷,俊介坐在 副駕駛位置上,藤間坐在後面。關谷發動汽車,打開了前燈,前面 的路一下子變得雪亮。

“出發吧。”藤間一聲令下,關谷開動了汽車。 姬神湖只有幾分鐘的車程。湖前有一條佈滿餐廳、咖啡屋、禮 品店的大街。因為是深夜,所有的店鋪都已關門,燈也全熄滅了。 穿過那條街.正面就是姬神湖了。

“在前面左轉。”藤間在後面發出指示,關谷把方向盤打向左邊。 湖的週邊是一條很窄的人工路。車子沿著這條路緩緩前行. 會兒就來到了路的盡頭。關谷把車停下,熄燈,週圍馬上一片漆黑, 依稀可見遠處路燈的微亮。

藤間第一個下了車、提著手電筒.向湖邊走去。兩三分鐘後,他 又返回來了。

“和白天看到的一樣,出租船還在。“ “能用嗎?“關谷問。 “應該沒問題。’

藤間打著手電筒,俊介和關谷把屍體搬下車來。 “下一步……”藤間很難啟齒地說,“就這樣扔不行,必須讓人 無法認出死者身份才行。”

沉默了一陣.關谷說話了 “您是說指紋、臉還有牙齒嗎? "要全毀掉嗎? ”俊介問。 三人又是一陣沉默,

“反正必須讓人無法認出死者的身份才行廣藤間又重複了一遍。 “臉不那麼弄也行吧? ”關谷嘀咕道,“據說屍體被水泡過後就 認不出來了。“

“可是牙不會發生任何變化,這方面必須處理一下,另外還有 指紋廣

“明白了.我來做。“俊介點頭說,“別無選擇了。” 那兩人面面相覷,藤間抬起右手撓了撓鬢角。 “俊介肯做的話,當然再好不過了。”

“先把屍體搬到船上,你們把石頭塞到塑膠布裏.然後我來處理。”俊介說。

“嗯.這樣比較好。”關谷說,

出租船大都被翻過來扣在岸上.只有一隻拴在岸邊。三人把屍體搬到那只船旁,往裹屍體的藍色塑膠布裏塞石頭

“俊介,處理的事,就拜託您了。”藤間有所顧忌地說。 俊介做了個深呼吸。

“把手電筒借我用一下。另外請二位站遠一些。“ 藤間點點頭.把手電筒交給了俊介,然後和關谷來到幾米之外的 地方,面朝著湖對岸,

俊介先把英裏子的右手拉出來,那是一隻冰冷的、失去了彈性 的手。他從口袋裏掏出打火機.點著火,向她的手指尖移去。

皮膚吱啦吱啦地燒了起來.空氣中漂蕩著難聞的氣味。俊介咽 了好幾次唾液,

等兩隻手的指紋都被燒掉之後.俊介凝視著英裏子的遺容。她 原本高低分明的臉,已經變成了平面。俊介舉著手電筒,用指尖點了一下她的嘴唇,那裏也失去了彈性。

俊介拿起一塊石頭,舉到肩膀那麼高,不過又停下了手。他放

下石頭,把英裏子的身體用塑膠布重新裹好,在塑膠布上確認了一

下臉的位置.再次拿起了石頭。

他輕輕地閉上眼.屏住了呼吸.將石頭扔下去。石頭雖然命中

了塑膠布上應該是裹著英裏子臉的部位.但力量非常小。有一聲輕

微的悶響。關谷問:“好了嗎?

"還沒有.力量好像不夠。” "...…”

關谷又把臉轉向湖對岸。藤間什麼也沒說俊介用雙手握著石頭,做了幾次深呼吸,然後將石頭舉過頭 頂。他再次止住呼吸.閉上眼。石頭落下了。

這次的悶響比剛才重得多。俊介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看見石頭 陷進了藍色的塑膠布裏。那裏應該是英裏子臉所在的位置。

俊介用雙手捧起石頭,又砸了一次。這次,石頭陷得更深了。 他又加了一次,不過和第二次並沒有太大區別, "好了。”俊介痛苦地呻吟道。 藤間和關谷走了過來。 "牙齒也沒問題了嗎? ”藤間問。 “我覺得差不多了,不過不敢確定,我也沒有看。” “應該沒問題了吧,並木先生差不多弄了三次,沒……沒問題 了吧?

雖然關谷這樣說.藤間還是掀開了裹屍體的塑膠布的一角。他 發出了差點要吐的聲音。

俊介把視線移開.關谷也背過頭去:“您還真……不愧是做醫 生的。“

“我也不想這麼做啊,不過是以防萬一。“藤間合上了塑膠布, "我覺得這樣沒問題了。”

在塑膠布周圍又纏了幾圈繩子後,三人將其搬到了船上。塞了 石頭後重了好多。

“沒必要三個人都去,”藤間說,“關谷先生就在車裏等著吧,您 帶著手機吧?” “帶著呢。”

“有什麼情況就聯繫我們,說不定我們會把船停在別的地方。” “明白。”

“那我們動身吧。”藤間對俊介說道。俊介默默地點了點頭。 三人一起推動了船,俊介和藤間上了船.俊介划槳,一開始有 些費力,不過他很快就適應了這個槳。 “划到哪個位置好呢? ”他邊划邊問。 “湖水越深越好.還是往湖心划吧。" “這麼黑.怎麼判斷湖心在哪里? “就靠我們兩個的感覺了。”

俊介什麼都沒有回答。沉默持續了一段時間,只能聽見船槳反 復撥水的聲音。

俊介繼續往前划,周圍一片漆黑,只有遠處幾點星星般的微光。 “累了吧” “沒有。倒是……“ “什麼?

 

“大家這樣做真的沒關係嗎?雖然我對大家齊心協力想掩蓋美 菜子的過失很感謝。

“俊介,都這個時候了您還說這些幹什麼?我們已經無路可退 了,我們應該把該做的事做得更完美,難道不是嗎? "您的意思我明白。可是真的不會被警察發現嗎? “我們不正在為這個努力著嗎?退一萬步說,就算被發現,屍 體也己經面目全非了。您剛才親手毀掉情人的臉,忍受了多大的痛 苦啊。”

俊介低下了頭。

“俊介先生,"藤間改變了語氣,“我倒想聽聽您的心裏話. 原本打算和美菜子怎樣呢?是想離婚,再和這個女的在一起嗎?“

還沒想那麼遠……”

"是沒想過嗎?真的嗎?您從來沒向這個女的透露過想和她結 婚的想法嗎?如果沒有的話,這個女的也不至於做出那樣荒唐的 舉動吧。請您不要誤會。我完全沒有責備您的意思。這個世界上 的男人,都會做出這種事來。我只是不明白.對您來說.家庭是 怎樣一種存在。章太是美菜子和她前夫的孩子,這我也知道。也 許我的想法比較低俗,但我覺得您還是不能像對親生孩子一樣對 待章太吧?“

“我覺得自己一直在努力做到這一點。”

“這我知道。但如果換成我們的話,這種事情就不需要努力,”

“什麼意思?

“我們不用努力也可以做到愛孩子,也不需要什麼理由。這一 點、,我們和您不一樣,”

“您這麼說……”

“所以我想知道.對您來說,現在的家庭是什麼,是可以隨時 拋棄的嗎?是可以被有魅力的女性取代的嗎?

“您還說不責怪我呢。”

“我沒有責怪您,只是覺得不可思議。如果對您來說家庭沒那 麼重要的話.您來這兒幹什麼呢?”

俊介邊划邊把頭轉向藤間。雖然看不太清楚.但他感覺到對方 也在回視著自己。

“我剛才也說過了,”俊介平靜地說,“這也是努力的一部分

過了良久,藤間才說了句“原來如此"

“差不多了吧。”又划了好久,俊介說道。

“是啊,我也覺得這一帶應該差不多了。”

俊介停止了划槳.把手伸向了綁塑膠布的繩子。

"小心,站起來搞不好會把船弄翻的

“我明白

俊介和藤間就那麼坐著,把屍體翻到了船的一側、由於失去平 .船發生了很大的傾斜。兩人調整了自己的位置.又推了一把塑 料布.船身劇烈地搖晃起來,湖水嘩啦曄啦地響,最終還是船身的 晃動幫了忙.它晃了幾次之後,裹屍體的塑膠布翻了個個兒,滾落 到水中。

俊介深深歎了一口氣.轉過頭來,藤間正做著雙手合十的動 作。俊介再次把視線投向水面,久久地注視著水波。

在確定屍體沒有浮上來之後,俊介又開始劃槳。途中,藤間聯 繫了關谷.關谷打開了前燈,為他們確定了前逬的目標位置。他們把船停回原處,上了車。

“沒人發現吧? ”藤間問關谷,

關谷一邊發動車子一邊搖頭。

“沒有人來,而且從岸邊根本看不見你們的船。”

“那麼黑,當然看不見了。”

“真不知該對大家說什麼好……”俊介在副駕駛的位子上低下 了頭。

"並木先生.求求您不要再道歉了。比起道歉來,我們還有更 重要的工作要做。

藤間在後面說。 “工作?什麼工作?“

“這個,”藤間抱起胳膊,靠在座椅上.“回別墅就知道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