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謀殺案 25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倒談不上是絕對,”津久見一副很難啟齒的樣子,“不過可以 說,基本沒問題。剛才我也說過,這和走後門有些差別。他們還是 要參加考試的,是否能合格.也要按正常的途徑來決定,這方面出 多少錢都沒用。”

“那樣的話.怎麼能……“

“只要能讓孩子們在考試中得高分,”津久見說,“就夠了。我 介紹修文館的職員給大家.就是為了提供一條考高分的可靠途徑。” “可靠途徑……“俊介歪著脖子,“難道是……漏題?“ “沒錯,”津久見苦澀地點點頭,“照片上的職員.特別是那個 男職員,是管理試題的人。”

“原來是利用職務之便中飽私囊.看來這種事情哪里都很常見啊。”俊介自言自語,"可是,一個人付錢不就行了嗎?買回題來可 以大家傳著看。”

“這一點人家早就料到了.他們可不是簡單地把試題拷貝給我 們,那就留下了證據.他們是在考試前一天晚上,把交了錢的考生 和家長叫到市內的賓館裏,第一次透露考題,孩子們必須當場記錄.他們又不告訴答案,所以孩子們和家長們回家以後就要忙著做答案,根本沒有時間把試題告訴別人。”

“原來如此。這些.英裏子都知道了嗎? “不.她好像還沒瞭解到這一步.所以她才用了走後門升學這 種說法。不管怎麼說.她已經通過照片上金錢交易這一情景.發現 廠我們的不正當行為。她笑著對我說,把照片交給媒體,也不是不 在考慮範圍之內。”

“她以此為條件,向你提出了什麼要求嗎?還是為了錢? “不,她當時什麼條件都沒提,只告訴我她掌握了這樣的情報。” “什麼要求也沒提? ”俊介歪起脖子,“這是為什麼呢? “這是恐嚇者慣用的伎倆,”藤間說,“如果把條件說出來,就構成了敲詐罪,所以她只是告訴津久見老師,她掌握著一些材料, 靜待對方的反應。她雖然長著漂亮的臉蛋.實際上卻包藏禍心。你 說她曾經在調査公司幹過.我想,這都是她那時學到的技能吧。” 俊介咬緊牙根,瞪了藤間一眼,什麼都沒說,又將視線轉回津久見這邊:“那,當時你們就那麼道別了嗎?”

“不是,她說她想以後再和我好好談一次,於是我和她約好晚 飯後見面。” “在哪里?“

“不知道您有沒有注意過.租的別墅旁有一小塊空地,那裏種著柞樹,樹上掛著一張吊床。我們約好9點在那裏見面。” 9點。之前還請她來吃晚飯,對嗎? “那不是我邀請的。我和高階小姐談完之後.關谷先生過來了。 他聽說高階小姐是並木先生的下屬,就邀請她過來吃晚飯。”

“那時我根本不知道津久見老師和她談了這些事,關谷解釋道。 “那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呢?“

 

“吃完晚飯前,津久見老師只將這件事告訴了我和關谷先生。” 藤間說,“我們很吃驚,但還是決定先聽聽她的條件。我們還決定先對其他人保密。因為沒弄清究竟前.說出來只會引起大家的不安。 只不過,由於我們說話的地方是在庭院裏的一角……”藤間說到這 裏向庭院望去,“這可能太輕率了.我們以為旁邊不會有人呢。“ “你的意思是?

“看來當時有人聽到了我們的談話。” “是孩子吧? “應該是。“ “是誰呢?

“到後面你就知道了,津久見老師,您接著說。”藤間將手掌伸向津久見。

“我想,你應該記得.那天晚上9點之前,我一直在給大家講習。後來我才去和高階小姐約會,就在那片有柞樹的空地上。“

“等一下,這之前還應該說說我的事情關谷微微舉起手,“我 比津久見老師稍早一步出去,因為我想偷偷聽聽老師和高階小姐都 說些什麼.但是我不能直接到他們見面的地方,我先去了租的別 墅,在那邊呆了一會兒才出來。我躲在較遠的樹叢中一看.她正呆呆地坐在柞樹旁.不見津久見老師的身影。我覺得奇怪.就想返回 這邊的別墅看看究竟,結果路上看見津久見老師從對面走來。我一 問才知道.他一隻鞋不見了,一直在找。我們一邊議論著這件奇怪 的事,一邊向高階小姐等待的地方走去。不過半路上,我稍稍壓後了一些。沒過一會兒,津久見老師就大驚失色地跑了回來,他的樣 子很不尋常,我問他怎麼了,結果……”

關谷將頭轉向津久見,意思是讓他繼續往下說。

津久見一直盯著桌面:“她死了,在柞樹旁邊,頭上流著血,”

俊介把憋在胸中的一口氣吐出來:“那時你們為什麼沒有馬上 報警?

“我們想了。可是正要報警.關谷先生發現了新情況。” “是腳印,”關谷說,“現場有好幾個腳印,我一看到那些腳印, 就意識到出大麻煩了。” “那些腳印是……”

“沒錯,並木先生也知道吧,是孩子們統一穿的那種運動鞋的腳印”

 

 

“旁邊的地上還有一塊石頭,一塊橄欖球大小的石頭.沾著血。”關谷用沒有高低變化的語調說,“我們就明白了,有人偷偷來到了她身後,用那塊石頭擊中了她的頭部:當時的問題是,這 到底是誰幹的。不過現場留下的腳印己經清楚地告訴了我們罪犯 是誰.啊,不一”他又搖搖頭,“應該說是告訴了我們,罪犯是 什麼樣的人。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就用手機給藤間先 生打電活,”

“原來殺人現場是在柞樹下啊。”俊介自言自語道。 “接了電話,我趕到現場.真不知怎麼辦才好。”藤間露出了苦笑,“一開始腦子很亂,我也覺得還是應該報警.除此之外想不出 什麼別的辦法。可是,在與關谷先生和津久見老師兩量的過程中, 我又覺得不能草率地做出決定。"

“總之可以斷定罪犯是孩子,對吧? 藤間點點頭,臉上己經沒有笑容。

"不只是通過鞋的腳印.通過他們兩個的描述,也只能這麼判斷。那個時間,附近根本沒有別人,並且高階小姐的屍體沒有被強暴過的跡象.也沒有被搶劫過的跡象。雖然覺得難以置信.我們也 只能接受事實了。”

“雖然只是小學六年級的男生.卻有著意想不到的能量,高階 小姐是坐著的,孩子完全可以用力砸下去。而且他們是偷偷從她身 後過來的.她什麼都沒意識到.就死了。”關谷淡淡地講述道,“我 們這才明白.他們比大人還要殘忍。” “所以你們就決定拋屍?

“那時還沒有定下最終的方案,不過絕不能那樣束手無策。關谷先生先開車把屍體運走.我們把現場的腳印都擦掉了,高階小妲 的血跡也用土掩好了。藤間說到這裏,向門口望去,“從車上往下 搬屍體時,為了儘量掩人耳目.我讓關谷先生把車倒進了停車場。 沒想到這麼點差異都讓並木先生注意到了,並且還是從章太的畫中 得到的啟示……”

“那最終方案是什麼時候定下來的呢? ”俊介問。 “應該說.是把屍體裝進車裏的時候,摸摸糊糊地決定的。畢竟.以後還得跟女人們說。“ “當時在這裏的人有…”

“我們一家,關谷夫婦,還有美菜子和津久見老師。君子夫人 也在這邊,但她吃了藥睡著了。我們覺得共用秘密的人越少越好. 就沒叫醒君子夫人。“

“於是,你們就定下來要將屍體在什麼地方處理掉,是吧? “對.大家都同意這是唯一的辦法。可就在我們決定釆取行動 時,又出現了意想不到的情況。”藤間一動不動地盯著俊介,“你打電話來了,說要馬上回來。’

“那個電話,對你們來說是個打擊吧。” “確實是個打擊。我們通過津久見老師和高階英裏子的談話, 也得知了你們的關係,因此認為,你一定不會接受我們的意見的。 我們無論如何要阻止你一怒之下去報替。我們需要創造出一種不 管你多不願意都不得不與我們合作隱瞞事實的條件。你往回趕時. 我們渾身急得冒冷汗,絞盡了腦汁,而最終想出對策的還是美菜子夫人。”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