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謀殺案 16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中央車道車不多.沒遇到大的堵塞,俊介開的CIMA正一點點 向東京靠近。

“還行嗎?要不要替你開會兒? ”馬上要到一個叫談合阪的高 速公路服務區了.藤間問俊介。在此之前,兩個人基本沒說話, “沒問題。你要休息一下嗎?“ “不用,我沒問題。” “那就不進談合阪了吧,我想早點到。” 藤間沒說什麼。

“我有事請教你。"俊介又說話了。

 

“什麼事?“

“我實在無法理解,你們幹嘛這麼幫美菜子,你們關係再好,也不至於……弄不好會被員警抓起來.你們不為自己想想嗎?尤其是 你,頭腦這麼冷靜的人,怎麼會做出這麼草率的決定?

“我不是都解釋過了嗎,美菜子就像我們的親屬一樣.誰願意 看見自己的親屬成為殺人犯?

“只是像親屬,並不是真正的親屬。其實,就算美菜子被抓起 來,也不會牽連到你們的,就算媒體嗅出你們和這事有瓜葛.你們 也可以搪塞過去。

你曾說怕案件曝光影響孩子們考試,這聽起來有 道理,可是……“ "你有話就直說。”

俊介緊咬牙根,猛踩油門,車幾乎飛了起來。

“拜託您安全駕駛,別因為超速被員警抓起來.我們絕對不能 讓員警知道我們走過這條路,“

俊介松開腳.車漸漸慢下來,從超車道進入了行車道。他調整 了一下呼吸的節奏.說:“那我就直說吧。” “請說。“

“我不知道是什麼讓大家冒著成為同案犯的風險,尤其是你. 這次毀屍、拋屍計畫.都是按你的指令進行的.似乎你是最積極的 一個,我不知道你是出於什麼特殊原因在庇護美菜子.簡而言之"…”

“哦.你懷疑我和美菜子有什麼特殊關係? 俊介閉口不言,藤間抿著嘴笑了。

“早飯後.君子夫人聊了.對吧?她是不是向你吹了什麼口風?

"沒有,這怎麼可能呢。”

"也無所謂了。我也知道,她對我們沒什麼好感。現在.我倒 有個問題想請教你,俊介,你不是已經不愛美菜子了嗎,就算她和別人有了什麼關係,你還會介意嗎?“

“我和美菜子的事,不希望別人過問。不過如果美菜子和別的 男人有來往,我認為我有權知道。”

“原來如此,和你介不介意是兩碼事,” “現在該告訴我了吧,那個男的是不是你? “這麼說,你已經一口咬定美菜子有了別的男人? “我已經抓住了證據。” “哦,什麼證據?

俊介沉默了一會兒,超過了前面一輛開得慢吞吞的輕型卡車。 “保險套,”他說,“我在她的包裏發現了保險套。我們還沒生 過孩子呢。"

這次輪到藤間沉默了。過了片刻.他低沉的聲音傳到了俊介的 耳邊。

“這樣看來.你確實有理由懷疑。“ “怎麼樣,想坦白了嗎?

“好,”藤間以同樣平靜的語氣說道,“我坦白告訴你.我被你 的妻子,美菜子,”他停頓了一下,喘了口氣.接著說,“深深地吸 引了。也可以說我對她很有意思。” 俊介的半邊臉抽搐了一下。 “你很有勇氣。”

“她太美了.充滿女性的魅力.我覺得她比那個高階英裏子迷人得多,我打心眼裏嫉妒你可以獨佔她。” “您真夠恬不知恥的”

“是你激我說出來的,不過敷衍你也沒什麼意義廣 “想知道我現在的想法嗎?我真該在談合阪停下來。” “再把我扔下車?或者把我揍一頓?男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一方面背叛自己的妻子.另一方面知道妻子和別的男人交往,又會火冒三丈。"

“我說過了:那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 "但你一直希望解除這種夫妻關係,對不對? “……你和美菜子什麼時候開始的?“ “怎麼說呢……我們是通過補習班認識的……” “你們認識以後.很快就發展成了男女關係? “隨你怎麼想吧.不過有一點可以告訴你,你發現的那只避孕 .它的含義和你想像的完全不同。其中的原因.你現在是無法想象的。“

俊介把頭轉向了藤間。

“你不看前面是很危險的!“藤間喊道.

“你說的原因是……”

“你還是問自己的妻子去吧。這也不外乎是我的想像。我們現 在正在執行重要任務,最好不要想太多無關的事。另外我想提醒你,我們現在是穿在一條線上的螞蚱.現在不是談那些瑣碎的人際 關係的時候。”

俊介再次將車開上了超車道,猛踩加速器。眼看著前面的車一輛輛地接近、後退,他的車速已經遠遠超出了法定最髙時速,不過 這次,藤間什麼也沒說。

從高井戶到英裏子的公寓用了不到10分鐘。樓不是很新.結構很嚴整.只有5層。俊介和藤間將車停在了稍遠處的收費停車場提著從美菜子手中接過來的旅行包進了公寓。沒有管理員,只有一 道自動上鎖門。俊介用英裏子給他配的鑰匙開了門。

在去英裏子房間之前,他們先繞到了內側的信箱前。每個信箱 都上.著一把小鎖頭。

藤間取出兩雙白手套,遞給俊介一雙。 "房間裏原來就有你的指紋,這也沒辦法。但今天不能再留下 新的了,留下後再想抹去就不好辦了,員警一調查就會發現的。” 俊介點點頭,上手套。 “能打開高階小姐的信箱嗎?“藤間問。

“應該能吧,她平時總是帶著鑰匙。”

俊介翻開英裏子的手提包.發現了一個高級的鑰匙圏.上面有 三把鑰匙。他把其中最小的一把插入405室信箱的小鎖頭中,鎖一 下子開了。

信箱裏只有廣告單和電費收據。俊介把它捫取出來.關上信 箱,重新鎖上。

“好像沒有報紙啊。”

“她好像沒訂,她說有電視和互聯網就足夠了。” 藤間點點頭:“原來如此。”

英裏子的房間在4層的最裏面。他們在電梯和走廊裏沒有碰到任何人。

英裏子的房間是兩室一廚的佈局,不過由於兩室之間的牆被打通了,實際上是當成一室一廚來用的。傢俱很有現代感.大多很高級。房間整體以米色為基調.沒有多少生活氣息,廚房裏基本沒有什麼餐具和廚具。

“真是個不錯的房伺啊,是你給她租的嗎? 俊介搖頭:“她已經在這裏住了很長時間了。“ 俊介把英裏子的行李放在雙人沙發上。 “你能不能把旅行箱裏的東西拿出來整理一下? ”藤間說,“換 洗衣服和化妝品之類的,就那麼留在旅行箱裏的話,員警會仔細調 査她去了什麼地方。” “知道了。"

俊介先把旅行箱裏的東西都倒在桌面上。先是裝滿化妝品的化妝袋,隨後還有裝著換洗衣服、內衣的袋子,還有洗漱用具等。俊 介盯著這些東西望了片刻。 “怎麼了?“

“沒什麼,我在想,她的行李是不是只有這些。” “只住一宿的話,也就這些東西吧。難道還應該有別的東西 嗎?

“不,不是那個意思。“

俊介將那些東西一個個擺回它們原來應該在的位置。要洗的衣服被放迸了洗衣機旁的籃子裏,化妝品被擺在梳粧檯上,洗漱用具 被放回洗手間的洗漱架上。他回到了沙發前,藤間正在翻組合櫃的 抽屜。

“你在幹什麼?

“看看還有沒有其他能夠證明她去過姬神湖的東西。賓館那邊. 在美菜子夫人的努力下總算掩蓋過去了,最好不要讓員警把目光對准我們。“藤間停下手,回頭對俊介說,“忘了問你了,還有人知道 和髙階小姐的關係嗎?“ "應該沒有了。”

“你確定嗎?你公司的人也沒有知道的嗎?“ “我覺得沒有。“

“只是覺得嗎?要是他們都沒往那方面想,就好了廣藤間說完, 繼續翻抽屜。

俊介拉開衣櫥,想把空旅行箱放進去。裏面掛著一排套裝。他把旅行箱放在衣服下面的空格裏.這時,他注意到腳下有一隻黑色 的手提包,敞開著,可以看見裏面的東西。

他把手伸進包裏,掏出了一疊照片。第一張照片上是一個女性 的背影,像是在哪個住宅區裏拍的;第二張照片,那個女的正要走 進一戶人家,從這張照片上可以看見她的側臉。 毫無疑問,照片上的人是美菜子。

第三張照片.門開了,一個男的探出頭來。俊介的臉抽搐了一 下。那個人正是藤間。

俊介偷偷看一眼藤間,他好像已經查完了組合櫃,正趴在地上 往電話桌下面看。

俊介迅速將照片裝進了上衣口袋裏。 兩人來到房間裏快一個小時了。

“我們該撤了吧,”藤間看著手錶說,“呆久了危險,回去晚了 還有可能引起阪崎他們的疑心。"

“是啊。你有沒有發現她……就是英裏子.去姬神湖的證物? 藤間搖搖頭:“我査得很仔細.什麼都沒發現。看來應該沒什 麼問題了。”

“我們走吧:

回到車裏,開了沒多久.藤間說:“接著剛才的話題說,或許 我們應該考慮一下這件事能隱瞞到什麼程度。” "剛才的話題?

“就是,有沒有人知道你和她的關係。”

"啊,

“今天就不用擔心了,但是從明天起,高階小姐就不會出現在公司.這早晚會引起騷亂的,到時候員警就會找上你。” “應該會吧。”

“那你怎麼回答?“藤間將座椅放倒,“你還是先假裝不知道 .就是先不要說出她來過姬神湖的事。我反復強調一點一那就 是盡量不要讓員警把目光對準我們。” “這我知道,我本來就打算這麼做。“

“但是,要考慮一下這樣能撐到什麼程度。我們無法預測,對這樣的失蹤事件,員警會多重視。先假設他們開始調查那樣, 我想他們會從和她有關的男性著手。” “應該是。”

“再假設,有人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你們的關係,或者在她的房 間裏發現了能夠表明你們關係的物品,那警察一定會來找你,到時候你怎麼辦?

“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不就行了?就算以後我們的關係暴露了, 也不會引起員警懷疑的,因為沒人願意承認自己和異性的不正當關係,這也是人之常情。”

“那樣,你可能是沒什麼問題,但其他人怎麼應付就是個問題 了。比如員警找到美菜子,問她認不認識高階小姐,.她是不是只要堅決說不認識就行了呢?“ “那樣有什麼不妥嗎?“

“萬一員警查出高階小姐去過姬神湖,她那樣回答就不自然了。 因為他們會查出你當時也在那邊的別墅區,自然會想到,美菜子和高階見過面。”

"可是,英裏子也可能背著美菜子和我偷偷見面啊。” “那就要求我們也說謊.我們都得說.沒在姬神湖見過叫高階 英裏子的女子。”

“是啊……”說到這裏,俊介咬起了嘴唇,輕輕地拍打著方向盤.“看來這樣不行。”

“沒錯,阪崎他們會說的,當他們被員警詢問時,一定會實話實說, ‘確實有個叫高階英裏子的女子來過。’那樣,我們這些 統一口徑的人就要被懷疑。

俊介低聲歎了口氣。

前方出現了高速公路的入口。俊介把手伸進上衣口袋裏,這時,藤間遞過來一張一千日元的紙幣。俊介道了聲謝,接過了錢。 “這麼說,原則上,還是讓我一個人說謊比較好吧? "不過一旦警察對高階英裏子和你的關係稍有察覺,你就應該 坦白。當然.這個火候可能不太好判斷……”支吾了一陣之後,藤間輕輕地拍了拍俊介的眉膀,“不過不要擔心,我們已經設置了兩 三道防線.員警再怎麼懷疑你,也不會想到有我們在支持你、最重 要的是,屍體是不會被發現的。只要屍體不被發現,就不能立案。” 俊介吐了口氣,小聲說:“但願如此。”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