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謀殺案 15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俊介把毛毯像斗篷一樣披在肩上,就像剛才君子那樣。掛鐘發 出滴答滴答的聲音,煙盒空了,他打開電視.換了幾個頻道,定在NHK上。但他沒看電視畫面,偶爾合起雙眼,又無法入睡。

早上7點剛過,藤間一枝先起來了。緊接著,他的丈夫也下來 了,他揉著自己的肩來到俊介身邊坐下。 “睡著了嗎?“ '‘沒有……“

“我也沒怎麼睡。白天開車沒問題吧? “沒問題。”

“真的嗎?別勉強啊.要是困了累了馬上告訴我,我替你開。" “好.那就拜託了。“

“她家在什麼地方? ”藤間壓低聲音又補充了一句,"我說的是 死去的高階小姐。” “高井戶。"

 

“那走中央車道就行了吧?不過可能會有點兒堵。”

 

“早。“伴著一聲問候,關谷夫婦也起來了。關谷看起來很疲憊. 來到俊介他們這邊坐了下來,靖子直奔廚房。

"孩子們該起來了吧?“藤間看著掛鐘,不知向誰嘟嚷著 “不知他們睡好了沒有。”關谷也自言自語似的說。 “白天被津久見老師那麼灌,當然睡得好了。呵呵,一定睡得 很香吧。”

“啊,也是。”關谷捋捋越來越稀疏的額發,“那.你們二位就 要……“他交替著看看俊介和藤間。

“我打算10點從這裏出發,在賓館的停車場等美菜子的電活,." “我看這樣可以。”藤間也點頭贊同。 "該如何對孩子們解釋呢? ”關谷問藤間。 “等我們出發時,孩子們已經開始學習了.津久見老師和阪崎先生也在那邊,暫時還可以蒙混過關。問題是午飯時怎麼辦?要不 您就說,我和俊介為了明天的戶外烤肉.出去踩點了。”

“明天中午還吃烤肉?“關谷皺眉,“現在根本沒那個心情了,” “努力裝出平靜的樣子吧。孩子們是很敏感的,如果我們的樣 子很古怪.他們馬上會覺察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許是吧,不能讓孩子們看到不自然的地方。” 沒過多久.阪崎君子進了客廳.上身穿著白色運動服,下身穿 著牛仔褲。

“這兩天給大家添了不少麻煩,現在已經羌全康復了,有什麼 事儘管吩咐。“她環視了所有人,低下了頭。

“真的不要緊了嗎?謂不要太勉強。“藤間說。 “沒事了。不過還不能陪您打網球。"

聽了她的話,大家一下子都沉默了。

“啊,對了。如果您的身體沒問題了,可不可以去租的別墅那 邊幫忙呢?“關谷說。

“沒問題,今天該輪到我們家了。”君子微笑著點頭.看著廚房, "對不起,從今天起,我也可以幫忙了。” 等君子進了廚房,關谷深深松了口氣。 “把她給忘了。”

“她去那邊別墅就沒什麼問題了:好在她的感冒好了。要是在 她這一關被絆住,後面的事就不好辦了。“藤間說完看著俊介,“待會兒吃早飯時,美菜子夫人不在.您家章太可能會覺得奇怪,請您 編個理由吧。“ “我明白了。”

過了不久,孩子們、津久見和阪崎從那邊租的別墅過來了。 早飯在客廳裏吃。大人小孩一共11個人,桌子不夠大.他們 就把庭院裏的茶几搬了迸來,

早餐很簡單,只有麵包、火腿煎雞蛋、沙拉和果汁。大概是沒 睡醒的緣故.孩子們都很蔫。章太也在俊介的旁邊默默地吃著,根 本沒有要問媽媽去向的意思。

倒是阪崎發現了這一點:“咦,美菜子夫人呢? 昨晚事件的當事者們一齊看著俊介。

俊介故作笑容地對阪崎說:“她有點頭疼,在房間裏休息呢。” “啊,那可太糟糕了。”阪崎看著妻子,“該不會讓你的感冒傳染了吧?“

阪崎君子不安地眨著眼睛,俊介見狀擺了擺手。

 “沒什麼大事,不是感冒,怎麼說呢……是女性特有的那“啊,”阪崎敲著自己的腦袋,“真是失禮,看我的腦子,真笨。” “媽媽有什麼事嗎?“章太這才問。

“啊.沒事.不用擔心.不過上午最好讓她一個人休息一下。”

 

 

吃過早餐後,孩子們終於有了點精神,開始在庭院裏享受僅有的那麼一點自由時間。各家家長都出神地望著自己的孩子。

阪崎君子遠離他人.坐在酒吧台前看雜誌,俊介來到她跟前。 “今早真是謝謝您了。“ “啊,哪里。“

“剛才的事,我想知道得更詳細些。”

“不是說過了嗎,”她環顧了一下周圍.壓低了聲音.“只要你 用心觀察,早晚會明白的。“ “我已經知道一些了。“ "是嗎?“君子睜大了眼睛。

俊介直視著對方,接著說:“美菜子好像有了情人。當然. 是說除了我以外的男性。"

君子倒吸了一 口氣,臉紅到了耳根。

“你說的情人是……”

俊介正要往下說,君子忽然往他身後看。

俊介回頭一看,阪崎的兒子拓也站在那裏.

“媽媽,你的感冒好了嗎?不發燒了嗎?

“嗯,好了。讓你擔心了.真對不起。今天一天要好好努力啊,

今天是我們家值班,媽媽也到那邊去。”

"真的呀? ”拓也露出了有些興奮的表情。 “對了,我給你換件衣服。“說著.君子拉著拓也出了客廳。 就在俊介望著君子他們的背影時.藤間來到了他身後。 “剛才和君子夫人聊什麼了?

“啊.沒什麼,只是問問她昨晚有沒有休息好。要是被她覺察出什麼就不好辦了。”

"原來是這樣啊。“藤間點點頭.“對她確實還是注意一點比較好,畢竟跟她說了她也不一定會和我們合作。”

藤間看著客廳的門.俊介則盯著藤間的側臉。藤間好像覺察到了俊介的視線,轉過頭來問: “怎麼了? “啊.沒什麼。“

“俊介,”這次是阪崎說話了. “昨天的.那個叫什麼名字來著, 就是你的那個女下屬……“ “您是說高階?

“對,高階小姐。她已經回去了嗎?她昨晚不是睡在.這裏嗎?

“不是,那個……”俊介瞥了一眼藤間。 “她在賓館裏訂了房間了 。”藤間說。

“哦,是這樣。她昨天怎麼沒說呢,要是賓館,那就是湖邊賓館吧?

“我們倒沒問那麼多。”

“那她應該還在賓館,打個電話叫她過來吧。”阪崎對俊介說。 “她說她今天一大早就要回去,我估計她己經回去了。

 

“找她有事嗎?

“沒有,只是覺得她好不容易來一趟,應該好好享受一下再回 去。她走之前沒跟俊介打招呼嗎?“

“我覺得不會的.她還有工作要做呢 “也是,畢竟不是來玩的。”

阪崎輕輕拍著自己的後腦勺走開了。藤間望著他的背影,小聲 說:“一定是突然出現的年輕貌美的客人讓他產生了什麼期待,真是個無憂無慮的傢伙,秘密是不能和這種人共享的。”

又到學習的時間了,孩子們都去租來的別墅了。等津久見、阪 崎夫婦和孩子們走遠後,藤間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哎,局外人總算都走開了。”

“真羡慕那些人啊.他們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我們現在的心情。”關谷靖子歪著嘴說。

俊介站在眾人面前,低下頭,隨後一直那樣低著頭,說:“給 大家添了這麼大的麻煩,實在非常抱歉。我一夜沒睡。我考慮再 三,覺得還是不能讓大家跟著美菜子一起犯罪。哪位想報警,請不要猶豫。“

“俊介!這件事就這麼定了,請不要胡思亂想!“藤間搖頭說, “我們夫妻兩個決心已定,”

“我們也是,”關谷也說,“對吧?“他看著妻子.靖子也點了點頭。

“我對剛才說過的話表示道歉.我不是那個意思,請您不要太 往心裏去。”

“可是……”俊介剛要說什麼,藤間伸手制止了他。

“不要再多想了,開始做外出的準備吧,我們應該考慮的是下 一步怎麼做。”

俊介小聲吐了口氣,點了點頭。

阪崎強忍住哈欠,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津久見正用白板教四個孩子做算術。沒有人說閒話。君子站在津久見旁邊,幫著發資料。 “好,下面休息10分鐘,然後講理科。” 聽了津久見的吩咐,孩子們一齊站起身來。阪崎也伸了個懶 .順便看了看手錶.剛過10點。 他向妻子招了招手。

“那個,我忘了件東西,去那邊別墅取一下,不好意思,你一 個人繼續給老師打下手沒問題吧?“

“問題倒是沒什麼,你把什麼忘了? “是書,袖珍書。” “袖珍書?你帶了嗎?

“我聽老師講課有點無聊,所以帶了,現在去取。” “孩子們學習時.你要看書?

“沒什麼不好吧?又沒有別的事可做。”說完.阪崎走向門外。 君子又說了些什麼.不過他頭也沒回。

阪崎出了別墅,跑上臺階.來到路面上.那裏停著山地自行車。 他走近自行車,從口袋裏取出鑰匙.打開鎖鏈,跨了上去。

他一口氣騎出好遠,快到藤間的別墅時,他並沒有減速,而是 更加用力地蹬著踏板,轉眼間,他已經過了藤間的別墅。

出了別墅區向左轉.他一直往前騎了一會,前方出現了 “湖邊賓館”的招牌。

他把自行車停在賓館前的道路旁,向賓館走去。不斷有汽車從 停車場開出來,每當有長髮女子出現時.他就停下腳步來辨認對方 的臉,

就在他逬大門,通過停車場,要進入賓館正門時.他看見一輛 深藍色的CIMA。他從側面看了一眼車裏的人,慌忙躲到旁邊的一 輛汽車後面。那毫無疑問是俊介。他又看了一眼,旁邊副駕駛的位 置上還坐著藤間。

他咂了咂舌,看看手錶,1035分。

他站了大約3分鐘,開始向大門方向退去。CIMA裏的兩個人 好像沒有察覺。

出了大門,阪崎又一次回頭望去,正看見俊介打開車門走出來。俊介的眼睛盯著賓館正門.阪崎也朝那個方向望去.這一望, 讓他瞪大了眼睛。

走出賓館正門的不是別人.正是美菜子。她穿著白色無袖連衣裙.還提著個旅行包。

美菜子關上車門,俊介同時發動車子.駛出賓館.他的耳邊傳 來美菜子粗亂的喘氣聲。

“沒落下什麼東西吧?“藤間問。

"應該沒有。”

“也沒在房間裏留下你的指紋和其他痕跡吧?

"我做得很小心,另外,賓館的收據被我放在手提包裏了。”

“是嗎?收據還是銷毀掉比較好。不管怎樣,您辛苦了。“

“您不必對美菜子說那樣的話.這也是她自作自受,反倒是她. 怎麼向大家道歉都是不夠的,對吧?“

聽俊介這麼說,美菜子在後面微聲答道‘對。” 對話中斷了.直到俊介將車停在別墅前藤間才打破沉默。 “我和俊介直接去東京,我們己經對別人說.您身體不舒服,今天上午在房間休息,如果孩子和阪崎他們問起你,一定要統一口徑。“

“明白了,給大家添麻煩了。

美菜子下了車,向別墅走去。她的白色連衣裙在樹木間若隱若 .終於消失了。

“那身連衣裙,和昨天高階小姐穿的衣服很相似。從後面看,她 倆身材也很像。這樣一定能騙過賓館的工作人員了。幸好她們兩個是同一類型的:

聽了藤間的話,俊介沒有回答,直接踩動了油門。這時,對面 過來一輛山地自行車。

阪崎騎著山地自行車,正準備回別墅,迎面遇上俊介的CIMA 他刹住自行車,CIMA也放慢了車速。藤間放下車窗,探出頭來. 臉的笑容。

"您在做什麼呢?“

“啊.出來換換空氣。”阪崎也露出一副笑臉,“您二位這是去 哪里? ”他窺視著後面的座位,美菜子不在車上,她提著的旅行包還在。

“為明天踩點去。孩子們都學得那麼認真,休息日想讓他們玩個痛快。“

“的確是。”

"那邊只有君子夫人一個人吧?她病剛好.您最好還是多陪陪 她吧。”

“嗯,我明白,我這就回去。“

阪崎騎車走了,藤間關上了汽車車窗。俊介沒有看阪崎.直接 發動了汽車。

阪崎回到了租的別墅裏.孩子們還在學.君子在後排做著筆 .見他迸來.責備地瞪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

理科補習一結束.迸入了午休時間.君子問:“怎麼那麼久? “書沒找到.可能是落在家裏了。“ “你到底做什麼去了?“

“這不重要。我問你,昨晚美菜子夫人在別墅裏嗎?“ "美菜子夫人?應該在吧。"

“你確定嗎?你不是睡在她隔壁嗎,你有沒有看見她?“ “我吃了藥,睡得很沉.房間外面的事我怎麼知道。你問這個 幹嘛?

“啊.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些奇怪。” “奇怪?

阪崎看了看津久見和孩子們,他們正在探討著理科問題。 “我在回那邊別墅的路上.看見美菜子從外面回來.根本不像 是生病的樣子,而像在外面住了一夜 “怎麼可能?

“所以說很奇怪呢,咋晚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阪崎歪過頭.咬著嘴唇想。

“我一直在睡覺,什麼都不知道。“君子說完,忽然想起了什麼. 接著說,“不過聽你這麼一說……” “什麼?“

"感覺半夜裏有那麼一陣,外面好像有點鬧.應該是俊介夫婦 的房間吧.有人進進出出好幾次: “真的嗎?“

君子不耐煩地搖了搖頭。

“不知道.說不定是我在做夢呢。你幹嘛那麼在意這個?擔心 他們拋棄你?他們開晚會不叫你? “說什麼呢,什麼晚會啊?

“什麼晚會,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她從椅子上站起來,向津久 見和孩子們走去。

 

午飯吃的是三明治,藤間一枝將做好的夾心塞到麵包的夾層 中,再切成合適的大小。美菜子將切好的三明治裝在盤子裏,端到 各個桌子上。關谷靖子做沙拉和果汁,做好後也是由美菜子端過 去。中途,阪崎君子也來幫忙。

“美菜子夫人,身體好些了嗎? ”君子問。 “已經完全沒事了,可能就是累了。“美菜子笑著回答。 “是嗎?我還以為是我的感冒傳染給你了呢。” “怎麼可能呢,您別往心裏去。倒是孩子們今天表現怎麼樣? 有沒有好好學習?“

“嗯,他們都很認真。“

“我家章太也是嗎?他認真聽老師講課了嗎?“ "您不用擔心章太.最不安分的是我們家拓也。“ 君子把大量水果製成的果汁分到幾隻杯子裏,放在託盤裏端 走。看著她的背影,美菜子、靖子和一枝互相碰了個眼神,但什麼 也沒說,

阪崎走了過來:“藤間和俊介還沒回來嗎? “他們剛才打電話來了,” 一枝說,“他們去的地方有點遠.午飯在外面吃。他們保證不在外面偷偷喝酒,,上我們不要擔心。”

 “他們到什麼地方去了?

美菜子把沙拉放在託盤上,向客廳走去.阪崎也跟了上來。 “身體好點了嗎?“ “嗯,讓您擔心了。”

阪崎沒有從她身邊走開,而是湊到了她耳邊。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嗎?” 美菜子一臉驚訝:“什麼事?

“當然是奇怪的事了,難道他們會毫無理由地把你趕出去嗎? “您說什麼呢?

"算了,之後再跟你說吧。”他走開了。 和以前一樣,午飯也以家庭為單位,美菜子和章太並排坐在 一起。

“爸爸呢? ”章太問。

和藤間先生出去了,晚上回來。”

“噢。“章太專心地吃著三明治。美菜子在一旁深情地看著兒 子,章太看著她的眼神.莫名其妙地皺起眉頭:“怎麼了?”

“啊.沒什麼。”美菜子笑了,喝了口果汁,“學習怎麼樣?順利嗎?

“我也不知道,你去問津久見老師吧。” “其實,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不用勉強.不一定非要上私立中 .即使上當地的公立中學.媽媽也能接受。“

章太吃驚地看著母親的臉。 “為什麼忽然這麼說?

“因為……因為我不想強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 “可是您以前從來沒這麼說過啊!您不是說.為了將來著想, 應該考上好中學、好大學嗎?不是您讓我努力學習的嗎?您還經常 .不管怎樣.這個國家重學歷的風氣是不會改變的……” “我是那麼說過.不過學習不是人生的全部啊。” “都這時候了您在說些什麼啊! ”章太皺起眉頭反駁道,“以前 您老說,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考不上好學校會到處吃虧,您說 那些當官的幹壞事還能撈好多錢.因為他們是東京大學畢業的,他們有其他從東京大學畢業的官員和員警罩著,怎麼折騰都不會進監 獄……這些話不都是您說的嗎?今天幹嘛突然又說些奇怪的話?

“章太……”

“我吃飽了。”章太合起雙手,走開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