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謀殺案 10

03.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回別墅時.大部分房間的燈都熄了。藤間在路上己經打過電 活,確認所有女士都已聚集在他的房間裏.於是三人直奔三樓藤間 夫婦的房間。

在八個榻榻米大小的房間裏,美菜子、關谷靖子和藤間一枝圍 坐在一張方桌周圍。

看到俊介他們進來,關谷靖子張口就問:“怎 麼樣了?“

“嗯,一切順利。”他的丈夫回答道。 “屍體完全沉下去了吧? ”藤間一枝問自己的丈夫。 “應該是。做了那麼多準備,應該不會浮上來。

三個男人也坐了下來。美菜子還是沉默地低著頭。俊介望著她 的側臉。

“真是費了好大力氣,應該好好謝謝大家。“ 聽了他的話,美菜子抬起頭來,藤間用力地擺擺手。 "這些都不必了。並木先生也不要再賁怪美菜子夫人了,責任 也不全在她一個人身上。”

俊介低頭陷入了沉默。

“君子夫人沒有覺察到什麼吧? ”關谷問自己的妻子。 “沒有,剛才我過去看了,她睡得很香,可能是吃的藥起作用

了‘"

“那就好。"

“剛才也說過了.共用秘密的人越少越好。另外我說的那件事 怎麼樣了?“藤間環視著在場的女士,

“這是從她的包裏發現的。”關谷靖子將一個小紙包放在桌上。

 打開一看.裏面是一把鑰匙.上面還拴著一塊金色的小牌子,寫著 0305

“我們沒有在上面留下指紋。”

“是湖邊賓館的,"關谷說。

“看來她果然在這邊訂了賓館。”藤間說。

“這是為什麼呢?她當天就可以返回東京的呀,”關谷歪著脖子問。

他妻子在旁邊說話了 “你還真以為她是來給俊介送東西的? 怎麼可能呢。”

“啊,是嗎? ”關谷瞥了俊介一眼。

“她一開始就決定住在這邊了,她肯定已經向公司請假了,我 這麼推斷沒錯吧? ”藤間問俊介。 "她本人是這麼說的。”俊介答道。

“也就是說.只要沒人將她尾隨你來姬神湖的事傳出去,事情 就好辦了.對吧?

“沒人知道,我們的事對所有人都是保密的。"

“那倒是。”關谷嘟嗡著。

“不管怎樣,”藤間說,“知道了她住的賓館是件好事。要是我 們一直不知道的話.賓館早晚會為此沸騰的。有人在這一帶下落不明,員警也會在一定程度上進行正式搜索。因此.一定要想辦法讓 她先回東京.如果是回到東京後才下落不明,員警也不大可能釆取 什麼積極行動。“

“讓她先回東京.可是人都死了……“俊介低沉地說。 “我的意思是,做出這樣的假相。如果她住在湖邊賓館的話……”藤間剛要去拿鑰匙,手又縮了回來,"就必須退房,並且 不能引起工作人員的懷疑。”

”您是說找人做替身? ”關谷問,“喬裝成她的樣子? “不必做得那麼誇張,關鍵是不要太引人注目。對於工作人員 來說.給客人辦理退房手續不過是件日常小事.所以.關鍵是,如 何將這個行動和他們的日常小事混在一起。要是喬裝改扮不自然, 反倒會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那還不如什麼都不做,” 關谷像是很贊同的樣子,點了點頭。

“那……“美菜子緩緩抬起頭,看著藤間.“我來扮這個角色。” 一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對準了她。 藤間舔了舔嘴唇問:“您可以嗎? "可以,請把這件事交給我吧。”

“不行,這太危險了。”俊介說,“你現在的精神狀態,根本無 法冷靜行動,這樣怎麼能出現在別人面前呢? ”說完,他把視線轉 向藤間,“您說呢,這樣是不是很危險?“ “沒事,我能行。”

 

 “我知道你也想發揮些作用,但你目前的情況根本不適合冒險, 你還是老實呆在這裏吧。”俊介說。

“俊介,說實話,我倒是一直在考慮,能否讓美菜子做替身。” 俊介反復眨了幾下眼睛:“您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認真的。我覺得這個角色除了美菜子再沒有合適的人選。我剛才說過.要想不給工作人員留下印象,就不能刻意喬裝改扮,所以,還是和她年齡相仿的人比較合適:在座的人.和死者形象最接近的,不就是美菜子嗎?

俊介看著微胖的關谷靖子和藤間一枝.將她們的臉反復對比。 二人互相看了看對方,隨後一齊埋下了頭。

“美菜子一直都看起來很年輕,身材也好。”靖子小聲說。 “不論是死者,還是美菜子,都是俊介選中的女性,所以形象 相近也是理所當然的了。”關谷說道.也不知道這話是沖著誰說的。 “因此,希望這件事能由美菜子夫人來辦。”藤間交替地看了看 俊介和美菜子。

“你能行嗎? ”俊介問她。

“行。”她回答丈夫,又望著藤間,“只要上午去賓館退房就可 以了.是這樣嗎?

“還要把她的行李搬出來,並且千萬不要在房間和行李上留下 你的指紋。另外.出了房間後就不能戴手套了 ,這個季節戴手套會 讓人覺得奇怪。這些,你都能做到嗎?

亭頓了一會兒,美菜子答道:“能。什麼時候行動? “那家賓館的退房時間大概在上午11點之前。我覺得10點到 1 1點之間是前臺最擁擠的時候。”

“可是,人多時被目擊的可能性也大呀關谷說。 “那些匆匆的過客.再多也不怕,可怕的是被工作人員記住。因 為警察到湖邊賓館打聽情況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那麼,我明天上午10點左右去賓館就行了吧? “按理說是那樣。”藤間一副思索的表情。 “還有什麼問題? 一枝有些厭煩地問。 “為了保險起見,我希望,你能提前逬入高階英裏子的房間。萬一在整理行李時耽誤了時間,趕不上退房,可就麻煩了。”藤間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再有一個小時就天亮了,還是在天亮前趕到房 間裏比較好吧。美菜子夫人.可以和我一起去嗎?“ “是現在嗎?

“對.然後你一直呆在那個房間裏,等到了 10點再拿著行李出 來,像房客一樣退房。” “然後回這裏?

"不……”藤間的視線轉到了俊介這邊,“之後,還需要你的 配合。”

“我該怎麼做?

"先開車到賓館.儘量不要引起別人注意.在那裏,從美菜子 夫人手上接過行李,然後美菜子夫人請步行回到這裏。”

“藤冋先生.難道……”俊介深深吸了口氣.問,“要我把英里子的行李運回東京?

藤間合上嘴唇,先壓低視線,隨後又一次看著俊介, “應該預防這樣的情況:高階英裏子來過這裏的事瞞不住。當然,沒人會跑去告訴警察她來過這兒.不暴露是最好的.但還是要做最壞的打算—-人們知道她來過這兒,要讓人們覺得她是從 這兒回了東京以後才下落不明的,就要讓她的行李出現在她的住所裏。”

俊介捋了捋自己額前的頭髮,順勢撓了撓頭:“您說的意思,我 懂了。

“我知道這很困難.必須要偽裝得很完美才行。不過沒關係,我 會和您一起去的。”

“您也去?

“一個人容易留下破綻,何況您是去死去的情人的房間,恐怕 無法保持平踭。本來應該我一個人去的.可我不知道她住在哪兒。 並木先生.這事您可以吧?“

所有人都注視著俊介。他輕輕地點了點頭,

“行動方案就這麼定了。美菜子夫人,這就去賓館。”藤間站起 身來。

“等等,讓我也去賓館吧俊介說。

“可是,剛才也說過,您現在……”

“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冷靜了,不就是確認英裏子的行李嗎,我 不會蠢到留下指紋的,

“可是……”

“藤間先生,”美菜子說話了,“讓他和我一起去吧,我會看著 他的。“

藤間很為難,像徵求意見一樣環視著周圍的人.不過誰都沒有 回應。

“關於她的行李,”美菜子又說.“我會負起全部責任的。

藤間點點頭.輕輕吐了口氣。 "我明白了.那就拜託二位了。”

二人乘著俊介的車駛向賓館。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美菜子一言不 發。俊介也始終沉默著。車輪碾過土路的聲音清晰入耳。

把車停在停車場.二人進了賓館,空曠的前廳燈熄了一半,一 個人影都沒有。二人默默來到了電梯前。

0305間是個單人間。床罩沒有動過的跡象。電視旁邊放著 一隻很小的黑色旅行包。俊介正要伸手去提,美菜子馬上制止他: “不能摸!

“只想打開看看。”

“不可以隨便動.藤間先生不是提醒過你嗎? “但是收拾東西時不還是要碰嗎?

“我知道你很想看情人的遺物,但現在你必須按我說的做…… 算我求你了。”

俊介盯著箱子看了片刻,最終走開了。 美菜子仔細檢查帶抽屜的整理架和壁櫥,手上戴著手套。 俊介進了衛生間,洗臉臺上擺著噴發劑、香水和像是自帶的刷 .淋浴沒有用過的跡象。

“看來沒多少行李。”美菜子終於說活了。 “一定是辦完入住手續後馬上就到我們那裏去了。” “是噴完香水後吧? ”她望著衛生間裏說。 俊介沒有回答,來到了窗前的桌子旁:煙灰缸裏有兩截香煙 .旁邊的紙簍裏有揉成一團的面巾紙。

“美菜子,你能行嗎? “什麼?”

“一個人在這裏,在這個房間裏。” “我要是說不行,你會陪我一起睡在這兒嗎? 俊介把雙手插進口袋裏,聳了聳盾:“那樣的話.會被藤間先 生責怪的,說我們破壞了行動計畫。”

“是啊。”美菜子掀開被罩躺下身來,“她為什麼訂了單人間 ?―定是因為沒有雙人間了。” 俊介沒有回答,坐在了椅子上。 “看來,責任還是在我身上。” "得了吧,不要勉強了。其實你根本沒那麼想。” “不,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俊介歎了口氣,搖了搖頭,“真沒 想到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很抱歉美菜子說.“我殺了你心愛的人。其實你心裏非常 恨我吧。”

俊介看著美菜子,美菜子也還視著丈夫。她的嘴角似乎浮現出 一絲微笑。俊介瞪著她,隨後又把目光移開了。

“我不知道.說不恨或許是說謊吧。”他雙手抱著頭,“不過,說 心裏話,現在不是恨不恨的問題,而是無法相信我們正在做的事 情,我快要瘋掉了!

“你要是沒回來就好了。”

“你說這個有什麼用呢……“

俊介看了看床頭櫃上的時鐘,已經快早上5點了。

“那個人是個什麼.樣的人?“俊介問。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