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疑案 1

03.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湖邊兇殺案

(曰)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天空中飄浮著髒棉花一樣的雲朵。雲朵之間透出的藍有些刺眼。

並木俊介戴著墨鏡,駕駛著一輛日產CIMA,超速行駛在中央車道上。收音機裏播放著因節日回家探親造成交通擁堵的資訊但是據說,今年的路況已經好過往年了。

他拿出手機,査到一個標為“ET”的電話,幵始撥號。 對方沒有開機,他聽到了請他留言的聲音。他把手機扔回褲兜裏。

離幵高速公路丨他逬入了普通公路,在一塊寫著“距姬神湖別 墅區XX公里”的路標前,他鬆了一口氣

沿著林間小路向前行駛,離那個別墅區越來越近。最後一塊路標上寫著“去姬神湖別墅區由此左轉”。他扭轉了方向盤,深藍色的CIMA進入了又一條林間小路。

別墅區內如迷宮般佈滿了細細的小路,房屋不是很密集星星點點地散落在森林深處。

路邊出現了一小塊空地並排停著三輛汽車一銀灰色的賓士、深藍色的BMW’還有一輛紅色的WAGON。它們都是尾燈朝外對著小路。

俊介把車停在這裏.拿起他的包,穿上皮夾克.下了車。 空地的旁邊有一段向下的臺階,像是用大石頭隨意堆成的台階前方是一座暗褐色的建築:四周是綿延的森林。

那些別墅就像綠色海洋中的島嶼。

他正要走下臺階,隱隱約約聽到了女人的聲音。循聲望去.他看到了一個網球場。

網球場由鐵絲網圍成,裏面有男男女女四個人正在進行混雙比賽。

他走到鐵絲網前.摘下一直帶著的墨鏡。

一個苗條的女人看到了俊介,朝他跑過來。其他三人也都把目光投向了俊介。

這是俊介的妻子美菜子,她隔著鐵絲網,一邊喘氣一邊對俊介 說:“沒想到你還挺快的。“

另外三人也走了過來。俊介對他們說:“我是並木俊介,謝謝 你們對我太太和孩子的關照。

“哪里哪里,都是相互的。” 一個看起來有50歲左右的男子答道。

他的頭髮白得耀眼.脖子上掛著金邊眼鏡。"我叫藤間,”他 又指著一個臉蛋圓圓、化著濃妝的小個子女人."這是我的內人. —枝

“幸會。”俊介向一枝點頭示意 ”這位是阪崎先生,阪崎洋太郎?’

阪崎看上去不到40.面容很有男子氣概.身材也很挺拔。剛才打網球時,他和俊介的妻子搭檔。他說:“既然俊介來了,我們就收了吧,還要回去準備晚飯呢。

客廳裏鋪著木地板,中間有一張巨大的木桌.旁邊有一根大柱 子,是一根剝了皮的樹幹,它一直通向屋頂,上面沒有天花板。客庁一角有“L”形的吧台.它圍起了一間廚房。

藤間夫婦面對面坐在桌邊。阪崎在廚房裏拉開冰箱,問:“大 家都喝點什麼?有運動飲料、果汁、烏龍茶、罐裝咖啡.基本上什 麼都有。

“我要咖啡。” “我要烏龍茶。”

阪崎把大家要的飲料一一放到吧臺上.問美菜子:“你呢? 這時.美菜子坐在吧台前的圓椅上,短短的網球裙下面露出了幾乎整個大腿。

俊介在旁邊冷冷地打量著他們兩人。 “我就來果汁吧。"美菜子說。

ok!那麼……”阪崎轉向俊介,“您喝些什麼呢? “我不用了。”

“別客氣,這裏的飲料是大家一起出錢買的。”阪崎笑了.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不.真的不用。”

“並木先生.請坐,您一定很累了吧。”藤間招呼道。 俊介坐在他的斜對面,說:“我們一家大人孩子都來這裏,給您添麻煩了,真是過意不去。

“別那麼說。我自己的孩子也要補習,我只不過為這個補習班 提供了場地而已。”藤間連連擺手。

“真是太謝謝您了!”俊介再次低下頭來道謝。 阪崎像個侍者一樣給大家分發飲料,發完後,又回到美菜子身邊。

“早就聽美菜子提起過您了。“ 一枝微笑著對俊介說。 “是嗎?她都說了些什麼?我倒很想聽聽。”俊介把目光轉向美菜子.美菜子嘴角浮出一絲微笑,但是什麼也沒說。

“說了各種各樣的話題啊。” 一枝說著,瞥了一眼丈夫,抿了一口烏龍茶。

俊介盯著一枝看了一會兒,又像自言自語似的說:“孩子們都 在哪兒呢?“

“哦,他們在補習。”藤間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那古董風格的圓 木框掛鐘的指針指著下午4.“不過也該下課了。” “下課後幹什麼呢?

6點吃晚飯,”美菜子開口了,“之前都是野外活動時間 “野外活動?

“好不容易來到這麼個空氣新鮮的地方.也該讓孩子們盡情莩 受一下。關起來一整天了,他們也累壞了。”藤間解釋道。

“關了一整天?就是說,從早晨到現在他們一直都在學習?

“一天的安排是這樣的阪崎指著門上貼著的時間表,“7點半起床、吃早飯,稍微休息一會兒,然後9點半開始學習,一直到12 點,孩子們就是這麼辛苦。”

“都說上午學習效率最高嘛,”藤間說,“要我說他們還應該起 得更早些,爭取上午能學4個小時左右……”

“行了行了.還是聽津久見老師的吧.時間表是人家定的。“他妻子在一旁勸道。

俊介仔細看了看時間表.下午是從1點半開始到4.晚飯後 看起來沒什麼安排,不過從9點到11點熄燈這段時間.是自習時間。 "孩子們在什麼地方上課?“ “前面的別墅裏.步行沒多遠。”藤間回答說。 俊介審視著他的臉:“那也是您的別墅嗎? “不不,”藤間連連擺手.“那是租的,那可是北歐風格呢。” 在吧台邊喝著果汁的美菜子深深歎了口氣:“這些孩子要是和家長在一起,老是撒嬌.不能集中精力學習來之前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我的話你老是不往心裏去。“

“啊.是嗎? ”俊介歪著頭,裝出一副故意討好美菜子的笑。 “對孩子.還要儘量給他們創造好的環境才行。”藤間聳了聳 .“不過,當然了,要是四家的大人孩子都住在一起的話,我這 個小別墅實在有點擠。“

"您客氣了,"阪崎提高嗓門說.“這一帶.就數您的別墅最氣派了.您真不愧是藤間醫院的院長

“呵呵,還是再大一點好.我本來想買更大的呢,可我老伴老是嘮嘮叨叨的、所以啊……”

“瞎說!“ 一枝嚷道.“我嘮叨什麼了?還不是你說只要家裏人夠用就行了嗎。“

“那是誰抱怨別墅大了不好打掃?”

 “那是因為你說這麼大就夠了,我才附和你說‘是啊,太大了 也不好打掃

“是這麼回事嗎?“

“這個嘛……”阪崎笑著攤幵了手掌命 俊介把目光投向窗外看到了旁邊的網球場。 “不管怎麼說,孩子們在這裏確實有收穫這裏是避暑勝地.又是別墅在這裏集中補習.我們小時候是無法想像的。俊介說。藤間放下正要端咖啡杯的手,對俊介笑著說:“聽說,您反對翠太迸私立中學?“

“啊.不,算不上反對。”俊介瞥了一眼美菜子,“我只是覺得這種殘酷的應試學習沒有什麼意義除非孩子本人想那樣否則大人專斷地為他決定將來,真對他有好處嗎? 藤間深深地點了一下頭。

"看來您抱著一種典型的想法,我所說的典型,也可以理解為平庸的意思。” “平?

“很多家長都像您剛才那樣說什麼應該由孩子自己決定未來. 父母不應該專斷之類的,其實這種想法是大錯特錯的‘孩子的前程.在某種意義上說.必須由父母決定。至少.像中考這樣的大事. 必須由父母決定。

 “也許吧:

"你想,十一二歲的孩子.會主動報考私立中學嗎?哪個孩子不討厭學習?要是讓他們自己決定.他們絕對選擇輕鬆的學校去報考.所以,父母應該替孩子作主,”

一枝露出一臉說到她心坎上的表情。俊介從眼角的餘光裏發現,美菜子和阪崎也在一起點頭

“您說的怠思,我也明白。“俊介說,“孩子們要面對升學考試. 這是很現實的事.並且大多數考試都不簡單.不拼命準備.就很難通過。只不過我覺得,把孩子置於地獄般的應試教育的環境中.對孩子沒什麼好處.難道孩子不應該在更寬鬆的環境中成長嗎?

話還沒說完.他就發現藤間對美菜子露出一臉苦笑。

“確實,應試教育對孩子們很殘酷。那是無情的競爭私立中學就是很難考,那裏就是要招收盡可能優秀的孩子,要通過考試來篩選。既然是篩選.就必須努力勝出才行。這就是競爭。我們的社會本來不就是建立在競爭機制之上的嗎?

您是做藝術指導的吧?“ “對

“在藝術的世界裏.也是這樣吧。幹什麼不都有競爭嗎?想讓孩子在寬鬆的環境裏成長也行.但是應該讓孩子從小就知道,要獲得什麼,就得吃苦.在競爭中勝出,這一點不也是很有必要的嗎?“ 俊介把胳膊肘放在桌子上,很小聲地“嗯” 了一下。

“還有,藤間喝了口咖啡,潤了潤喉嚨.接著說,“並木先生 覺得應試教育不健康其實.這有點偏激

“是嗎?

"孩子們的能力各有高低。一個孩子到底適合什麼.不給他創造各種機會來考驗,是無法弄清楚的、例如.讓他學藝術.讓他練體育.等等,這都是機會,我認為應試也是孩子的一種機會。可以說,這和足球、棒球的訓練一樣。您就把這次補習當成足球俱樂部的集訓好了.您的孩子要是沒有才能.也參加不了這樣的集訓。

您這樣想.就不會覺得彆扭了,”

“可這是學習啊.不能在學校裏學嗎?

聽了俊介的反問.藤間直搖頭。

“問題是,學校的補習班是低水準的.不能充分開發孩子的潛力。孩子送到那兒去補習.是父母的失職,”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