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27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在知道有那張照片後,藤間先生和關谷先生也很慌張。” “那是當然了。即便那樣我還是想提一個已經提過的問題,像奉獻出自己的妻子這種事.他們怎麼能做得出來呢?而且居然還能表現得若無其事。"

“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美菜子問,“如果我做了那樣的事. 你不是也不在乎嗎?

“你這是……“話說了一半,俊介注視著妻子,“什麼意思? “你不是覺得我的事愛怎樣就怎樣嗎? ”她翻著眼睛看丈夫, “你在想我要是有了外遇就好了吧?那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和我離婚了。”

俊介沒有回答。他歎了口氣,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都是一樣的。孩子都上了小學六年級了,夫妻間的愛情己經很淡了。但那不是說藤間先生和關谷先生都想離婚。我覺得他們知道妻子做出那樣的事以後.還是很痛苦的。他們做不到若無其事, 事後他們心裏都有疙瘩。他們為了從這種痛苦中解脫出來,找到了一條逃避之路,你覺得是怎樣的路呢? 俊介搖頭。

“是自由戀愛,”她說,“夫婦還是夫婦.但是各自允許對方作為獨立的男女。哼哼.這樣說倒是很動聽.實際上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對對方亂搞男女關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所以關谷和一枝夫人才在庭院裏調情啊。並且藤間和靖子夫人也應該看到了,卻什麼也不說。我明白了。這麼說來.說不定藤間和靖子夫人在那邊也在做同樣的事情吧。”

“藤間先生他,"美菜子恢復了嚴肅的表情.

好像能夠通過合法途徑搞到毒品.那兩家夫婦好像時常用毐品開晚會。

“晚會? ”俊介一拍膝蓋,“阪崎說過這事.當時藤間以卡拉OK 晚會為藉口搪塞過去了,”

“阪崎先生最近好像也加入了.似乎他這次還想再來一次。” 俊介站了起來,一邊搖著頭,一邊來回踱步。 “成何體統!父母躲著孩子吸毒!君子夫人說這群人不正常, 原來說的就是這事!”

“君子夫人對其他人都看不上眼.只不過她兒子拓也的成績是最不好的.她一直為此煩惱著"對於阪崎先生到處花心,她也很清楚.也應該覺得沒必要安守本分。但是她由於自己身體上的原因. 始終無法下定決心。聽說她做完手術後.就再沒過過夫妻生活。”

 

俊介做出一個投降的姿勢,轉向旅行包.繼續收拾東西。

"你,“

“我己經全明白了。我說過很多遍,你們都瘋了。“ 俊介拉上旅行包的拉鏈,戴上手錶,

“沒錯。”美菜子安靜地說,“我們是瘋了。我們也不是不知道,只是覺得考試結束前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一直在逃避,但最終還是作繭自縛。”

俊介看著妻子的臉,有眼淚從她的眼中流出來。

“雖然我們不知道誰是罪犯,但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不可能沒有給孩子們造成壞影響,英裏子小姐發現了我們的秘密,抓住了證據.這對我們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如果我在她被殺死之前 知道了這件事,也會希望這個人從世上消失的。我不敢保證章太不會有同樣的想法。其實是我們還無法做到像信任孩子那樣信任自己啊。”

俊介搖搖頭,提起了旅行包。

“你愛怎麼做就怎麼做吧.我是無法再和你們交往下去了。” 他橫穿房間,握住門把手。

但在開門前.他又回過頭來。 美菜子宇裏拿著剪子站在那裏,剪子尖很鋒利,閃著寒光,俊介擺出防守的架勢:"你想殺死我?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你一出去.大家就會遭到不幸。” “你的意思是,現在還不算不幸?“

“如果你要去報警,”美菜子哭著說,"就說是我殺了英裏子小 姐,請不要說出實情。” 俊介歎了口氣。

“那樣是行不通的―員警一旦介入調査,謊話就編不下去了。就是說謊,也會很快被識破。" “可是我想説明章太。”

"還沒定下來是他殺的呢,不是只有四分之一的幾率嗎?不管怎樣,”俊介打開門,一邊盯著妻子手中的剪刀,一邊來到走廊裏. “我只能說實話

俊介關上門,下了樓梯。門口沒有人.他穿鞋時也沒人過來 阻攔。

樓上傳來美菜子哭泣的聲音。

外面一片漆黑。俊介上了車。車座的感覺和往常有些不同,他沒有多想,就發動了車子。

從別墅區出來,又往前開了一段,他把車停在路邊,打開車內 的燈,把身子從車座上移開,看著車座的靠背。

一張靠墊搭在上面.它是用繩子把一些木珠穿起來形成的。他 再次坐回車座上,木珠正好頂在他的雙眉和腰部,非常舒服,他還 發現,在副駕駛的位子上.有一個“U”形的像是老頭樂一樣的東西,一端是削得圓圓的木頭,另一端纏著膠帶。俊介把它拿在手裏看了看,擔在肩膀上,結果,木球正好頂在他後背經常疼的地方。 這是簡單的按摩器。

俊介把這兩個奇妙的作品凝視了許久.關上了車裏的燈.發動 了汽車。借助前面的空地,他掉轉了方向。

他再次回到別墅區,經過藤間的別墅時沒有停留,直接來到租的別墅前。他拿著那兩個按摩器下了車。別墅的二樓亮著燈.他按下了門鈴。

不一會兒,門開了,阪崎拓也從門後探出臉來:“啊,是章太 的爸爸呀……“

"晚上好,“俊介笑著問候,“能不能幫我喊一下章太?“

拓也說了聲“好”,進了別墅。

過了一會兒.門又開了,這次是章太。

“怎麼了? ”他一副迷惑不解的表情。

“是你給我做的吧?

看到按摩器,少年莞爾一笑:“還合適嗎?“ "非常合適,”俊介也笑了,“正好對著犯病的穴位.我可以一 邊開車一邊做按摩了。”

“爸爸經常說背疼腰疼,我就做了這個。“章太有些不好意思地 低下頭。

“謝謝你了。你尺寸掌握得好准啊。” “我白天量過。”

“白天? ”說到這裏.俊介明白了. “是你說我背上有蟲子的時 候吧? ’,

“嗯。”章太答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完全沒有注意到"謝謝你,我會好好用的。”

“你就是為了說謝謝特意趕來的嗎?“

“嗯.就為了這個。晚安。“

就在他要離開時,章太從後面喊道:“爸爸。”

"什麼事?

“……,你是回去和媽媽在一起吧?不會和她分開吧?

俊介凝視著兒子的臉,少年的臉上沒有笑容,而是一副追問的 神情。

“嗯,"俊介低下了頭,“我和她在一起 “太好了。"少年的臉上又恢復了笑容。 上車之後,俊介沒有馬上發動引擎。他一動不動地凝視著黑暗,過了十多分鐘,他終於發動了車子,

他回到了藤間的別墅,門口站著一個人.是美菜子。 "你在這裏幹什麼呢?“俊介問。

她的前胸劇烈地起伏著:“剛才.孩子打來電話,說爸爸來看他了。”

“然後呢? ’’

“我想,你說不定會回來。”

“……是這樣啊。”俊介把旅行包放在腳下.向後理了一下頭發.“殺死英裏子的,有可能是章太吧?“

“啊? ”美菜子抬起頭看他.眼睛瞪得很大,“為什麼? “是我忘了這一點,動機並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複雜.對於章太來說,有更簡單的動機。“俊介凝視著妻子.“就是把父親從不是他母親的那個女人手裏奪回來。” 美菜子不禁發出“啊”的一聲。

“我也同樣有罪,”俊介說,“如果兇手真是章太,那就是我促使他那樣幹的,所以,今後,我不能再做出傷害他的事,”

" ,,’

“不過,我們需要有心理準備,”俊介把手輕搭在妻子的肩上, 緩緩地說道.“很大的心理準備。等屍體從湖底完全消失,至少要幾年,不.是兒十年吧。在那之前.我們一直都要心驚膽戰地活著 即使屍體已經完全消失了,我們的靈魂也無法離開這片湖。” “我明白。"

美菜子小聲說了這句話,然後,緊緊地摟住了丈夫的後背。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