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26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俊介看著妻子,她微微抬了一下頭,瞥了一眼丈夫,很快又把頭低下。

“我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即使你想和她離婚,但目前,你一定 不希望妻子成為殺人犯,並且她的殺人動機來自與你的情人之間的矛盾.如果公佈出去的話,會危及你自身的社會地位。要想讓你一 起合作棄屍,也只有這一條路可走了。

“所以你們將屍體抬到了我們的房間,還偽造了血跡。“ “我讓津久見老師回到租的別墅裏,拿來了繪畫用具,不過,看來這一點我們做過頭了。雖然一枝對沒能徹底清理乾淨地面負有一定的責任,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太低估了你。”說到這裏藤間突然站起來,面對著俊介.深深低下了頭,“我們並沒有惡意,只是因為太想掩蓋事件才這樣做的。我們不求您能原諒.但至少希望您能理解我們的心情。”

關谷,接下來還有妻子們,都像藤間一樣低下了頭。 “其實你們的演技很高超.我已經完全被你們騙過了。美菜子, 你演得也不錯。”

 

美菜子一動也不動。

“兇器‘你們是怎麼處理的?“俊介問,“在真正現場發現的那塊石頭?“

藤間又一次露出無力的笑。

"已經和屍體一起沉入湖底了,並木先生.那不是您親手扔的嗎?“

“摻在那些用來增加重量的石頭裏面?” “我說過,當你和關谷先生把屍體裹進塑膠布時.我在收集石頭,對吧?其實那時並不是我一個人在收集、津久見老師也在外面活動著,用來做兇器的那塊石頭也是在那時摻迸去的。”

“怪不得……我還納悶呢.你怎麼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裏收集到那麼多的石頭。”

“就像你推測的那樣,在我們行動的背後,津久見老師也在做各種善後工作,所以才會進行得那麼順利。

“原來他是幕後英雄啊,”俊介向吧台走去.來到了阪崎夫婦身後.“你們兩個知道真相,是在要離開這裏時吧?藤間先生無論如 何都必須留住你們.所以才跟你們說了,對吧?“

“沒辦法.因為孩子捲入在裏面。”阪崎小聲說,“藤間說你不知道真相,要我們幫忙瞞著你這讓我們很痛苦。”

“原來是因為孩子捲入其中啊。”

俊介回到房間的中央,再次環視所有人,最終將視線定格在藤間那裏:“大概的經過,我己經淸楚了,雖然也有很多讓我感到意外的地方.不過大致上和我想像的差不多。只是.你們的話裏.還少了最關鍵的地方,甚至可以看出你們在故意避開這點。如果不說這個,我仍然不會理解你們。

我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們去想吧。

藤間長長地出了口氣,肩膀耷拉下來。

“我明白。"

“那就請說出來最重要的部分。”俊介提高了聲調.“我現在也知道罪犯是孩子,那麼是四個孩子中的哪一個呢?是像我剛才說的那樣,他們都參與了嗎?“

藤間按住太陽穴.將視線依次投向關谷夫婦、一枝、美菜子和 阪崎夫婦。但是誰都沒有回應他的視線。藤間的目光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氣力,又返回俊介這邊。

“不,不是所有人,罪犯只有一個 “一個……

“關於這一點,我想關谷先生的話對您有參考價值……”藤間把皮球推給了關谷。

關谷撓了撓額頭.扭曲著臉。

“我剛才也提到過,我比津久見老師先走一步,想到他和高階小姐約好見面的地方去。

但是出來得有點早,我先去了租的別墅然後.就在我要從那邊的別墅再出發時……”關谷說到這裏停下 .做了個深呼吸,“我發現擺在鞋箱子裏的孩子們的運動鞋只有 三雙。這一點我可以肯定.但是當時我沒有往深處想。現在回想起 來,這一點意義非同尋常。”

"是嗎?“俊介張大了眼睛,"就是說.殺死英裏子的孩子. 一時刻不在租的別墅裏,而鞋子只剩下三雙,說明至少有三個孩子 在租的別墅裏。“

“那個罪犯,”藤間說,“一定是在飯後聽到了我和關谷先生、津久見老師的談話,就把突然出現的高階英裏子當成了眼中釘,決定 除掉她。至於時機,只有津久見老師到達約定見面地點之前這段時間。為了獲得作案時間,他想到了要拖延津久見老師的腳步……“

“原來如此。”俊介單手握拳捶了一下手心.“所以津久見老師有一隻鞋不翼而飛。“

“那是罪犯幹的.為的是推遲津久見老師離開這裏的時間.哪怕只是那麼一點點時間。”

俊介將手插迸頭髮.胡亂撓了幾下:“想不到小孩子竟然能做 到這一步……”

關谷先生也說過了吧,他們遠比大人想像的殘酷.並且很會算計。他們想釆取什麼行動時,會比大人更冷靜而周密地制定計劃?

藤間一直耷拉著肩膀說。

“然後呢? ”俊介盯著地面問,“罪犯到底是誰?快說出來吧。 四個孩子中.到底是誰殺了英裏子?

他的聲音一時回蕩在屋裏,因為所有人都沉默了。連藤間也看 起來很痛苦地看著下面。

“藤間先生,“俊介喊他。 藤間緩緩地搖搖頭:“不知道。" “什麼?

“不知道。真的。罪犯是四個孩子中的某一個,但具體是誰不知道。還不淸楚在座哪一位的孩子是罪犯”

俊介始終呆呆地站在那裏。過了許久才眨了眨眼,幾次張了張嘴但又合上。最後終於問自己的妻子:“是這樣的嗎? 妻子點頭,她看似已經失去了渾身的力氣。 “不過,可是,那樣……”俊介支吾了半天.“那就是說,你們 不知道自己在庇護著誰?連罪犯是誰都不知道,還有對事件進行隱瞞的必要嗎?

“不管罪犯是准,”藤間說,“他是我們的孩子中的一個。”

“您的意思是,不必知道他是誰,不管他是誰.都要庇護嗎? 你們的團結也太……”俊介說到這裏打住.張大了口發不出聲音 來。他吸了口氣,環視著所有的人。所有人都在痛苦地凝視著他。 “啊….”他長長地吐了口氣。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如此。“ “您明白我們的苦心了嗎?”藤間問。

“這麼說來.你們都不信任自己的孩子,認為自己的孩子有可能是真凶.所以不想把事情徹底査明。即便不査明.也要不惜一切精力去隱瞞事件。對嗎?“

俊介來到美菜子背後,彎下腰來,將雙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前後搖著:“你也是嗎?你不相信章太嗎?你覺得有可能是他殺的嗎? ”她動了動黑眼珠.看著丈夫:“你覺得我會不相信章太嗎? ’’ "既然那樣……”

“可是,”美菜子說,“除我以外的其他人也都這麼想.所有人都相信自己的孩子,都認為自己的孩子不會幹出那種蠢事,可我們當中還是有人受到了愚弄,你能保證被愚弄的那個人不是我嗎? “可是……孩子是不是罪犯,這種事總該知道吧?

”美菜子帶著像是同情般的目光看著丈夫,微微地笑。

“知道啊。但是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知道。你的意思我也理解,但 事實在那裏擺著呢。

到了這一步,就像玩俄羅斯輪盤賭一樣。在左輪手槍的彈槽中放入一粒子彈,然後隨意地旋轉轉輪,合上轉輪.參與遊戲的人輪流用手槍對著自己的頭,扣動扳機。一譯者注”准會有人中彈。這概率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相同的。“

“所以你們放棄了調査子彈裝在什麼位置,對嗎? ”俊介搖搖頭,“我還是理解不了。”

“對於你來說,的確很難理解,我早就料到這一點了。” “為什麼?因為章太不是我的親生兒子? 美菜子閉上了眼睛,然後慢慢睜開,動了動嘴唇:“對。” 俊介吐了口氣,把頭轉向一旁。

"我剛才說的話也有不準確的地方。”藤間說,"我說過.我認為由丁高階小姐是你的情人,所以你不會和我們合作。其實理由不只是那一點。還因為即使我們說了真話.恐怕你也無法理解我們的心情。

我估計你一定會主張把罪犯査出來 俊介搖搖頭.又搓了搓臉,抱緊了頭。

“我很難理解。從正常的角度考慮,難道不是已經確信自己的孩子是兇手時,才開始考慮怎麼庇護他嗎?

“等確定下來就晚了,"藤間一枝安靜地說,“如果確定了自己的孩子不是罪犯,誰都不會合作。正因為不知道,大家才能抱成一團。”她那低沉的聲音聽起來格外響亮。

俊介站起身來,依舊搖著頭,來到門口,然後回過頭來:“我還是那句話.我無法理解,非常難以理解,非常抱歉,恐怕我無法滿足大家的期待。”

“你怎麼能……”關谷從座位上站起來,但是藤間拉住了他的胳膊。

“如今再勉強他也沒用了。如果不是鐵心的同盟者.是絕對做不到的。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可是……”關谷說到這裏低下了頭。 “請吧,並木先生,”藤間伸出手掌,“您按自己的判斷去行事 好了.該說的話我們都說完了,隨後聽憑您怎麼做。” “我會去報警。“

藤間先是一怔,隨後點點頭;"那也沒辦法 “告辭了"’俊介出了客廳。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俊介並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呆呆地坐在床上。

門開了,沒有發出聲音。美菜子走了迸來,從身後關上門。 俊介瞥了妻子一眼,一聲不吭地起身開始收拾行李。 “你很鄙視我們吧?“妻子呻吟般地問。 俊介沒有停下手.搖搖頭說廣‘我不知道。” “是嗎……或許吧。“

"你為什麼不能堅定自己的信念?你不想相信自己的孩子嗎? 你覺得章太會做出那種事嗎?會因為考試這點事去殺人嗎?我覺得這種事不用想也應該清楚吧。”說完他無力地擺了擺手,“不過現在 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所有家長都相信自己的孩子,可是總有人會被背叛。”

“其實所有人都有內疚的地方。” "內疚的地方?什麼意思?“ 美菜子坐在床上,揉著自己的肩膀。

 “剛才藤間先生他們的話裏,有一些地方撒了謊。” “什麼地方?“

“是……關於洩漏考題的代價。” “代價,不就是錢嗎? “我說的是除了錢以外的事:

“除了錢.還能要什麼呢? ”俊介回過頭來,睜大了眼睛。 美菜子一直盯著地面。 “難道是……“俊介話說了一半打住。 “沒錯,就是你說的‘難道是’。”美菜子繼續低著頭.“和洩漏 試題有關的職員不只是一個人.包括負責人在內,一共有三個人, 一個是女的,另外兩個是男的。不用說你也該知道,握有實權的是那兩個男的。“

“那兩個男的?

“對。”美菜子點頭.“他們要求考生的母親提供肉體.以此作 為所謂的‘契約書’

“原來津久見是為你們介紹這個啊。”

“這不是強制的,但他們有那樣的暗示,他們威脅說,如果不 交換’契約書、萬一出現什麼情況不好辦。” “這群混蛋。“

“津久見先生也只是照那些人的指示去做,我想他也不希望那 樣吧。,,

“你也……”俊介咽了口唾沫,“和他們交換‘契約書’ 了嗎? 美菜子慢慢地搖了搖頭:“我還沒有。“ “還沒有?

“我無法下定決心。說心裏話,我想得到考試題,甚至已經准備好了錢:你別誤會,那是我和你結婚前攢的錢.我不想給你帶來經濟負擔。可一聽到對肉體的要求,我馬上就猶豫了。” "這很正常,那就是說,你現在處於觀望狀態了? 她點點頭:“但是,馬上就該給他們答復了。” 俊介張開嘴,吸了一大口氣。

“原來保險套是因為這個啊,你已經決定獻出自己的身體了? “還沒有決定,還在猶豫之中。或許說成曾經在猶豫比較合適 吧。我想到最後關頭再做決定,於是做了兩手準備,先帶著避孕 套,萬一決定要做,也不能懷孕.如果到時還是有所猶豫.就當場拒絕。”

“荒唐! ”俊介將手捂在額頭上,“只能說你瘋了!“ “對.是瘋了,我們都瘋了。只不過是為了個考試,要提供大筆的金錢也就罷了,居然還要獻出自己的身體。”美菜子的聲音中似乎藏著一絲笑和一絲顫抖。

“什麼?那,下面那些人的妻子……” “我沒有明確問過.她們也不會說這種事的。但我覺得她們應該是交換過‘契約書‘ 了。至少一枝夫人和靖子是那樣吧。"

俊介嘀咕道:“她們本人就不說了,那她們的丈夫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們……”美菜子輕輕地歪起頭,“可能是不知道吧。” "什麼意思?

“試題交易的事,每次都只叫考生的母親到場,由津久見老師牽線.母親們和修文館中學的職員見面。和交易有關的事情,都是見面後談的,剛才說的’契約書’也是在那種場合暗示的。他們還建議,妻子們不要和丈夫說。

“所以做丈夫的都不知道嗎?

“可以那麼說吧。”美菜子只動了動嘴唇,笑了一下,“但我想, 他們實際上是知道的,這種事是瞞不住的。他們現在無非是達成了不談此事的默契。" “那倒也是。“

“剛才不是提到過英裏子拍的照片中有一張是金錢交易的場面嗎?其實不是那樣的.那是交換’契約書’的證據。”

“契約書?啊……”俊介點了兩三下頭,“也就是說,英裏子拍到了妻子們被修文館中學的職員帶進LOVE HOTEL的場面!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我還納悶呢,金錢交易的場景怎麼那麼容易就被拍到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