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24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你那麼說有什麼證據嗎? ”關谷半邊臉在微微抽搐。 俊介退後幾步,來到門口.指向旁邊的牆,牆上掛著孩子們的畫。

“這是章太畫的,畫的是這棟別墅。看到停車場上的車了吧? 前面這輛方形的Wagon|不用說大家也知道是關谷先生的。大家也 都看到了,四輛車都頭朝著別墅這邊。可是,事發當晚”俊介 將雙手插在腰上.“當我將英裏子的屍體背到車前時,關谷先生的 車是面向道路的.這說明這輛車在什麼地方用過一次。”

關谷嘴裏嘟囔著.開始有些坐立不安,儘管如此,他還是強擠出了笑容。

“可是只憑這個……要那麼說.我當晚可用了不止兩次車呢。 對吧? ”關谷向妻子徵詢贊同,不過關谷靖子沒有馬上反應過來. 她滿臉都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還有一件怪事一湖邊的船。”俊介說,“搬屍體過去時. 有一隻船處於可以馬上使用的狀態,當時我想.這只是巧合吧,甚 至還覺得有幾分幸運,因為要是都像其他船那樣倒扣在岸邊,就得 花很長的時間來準備船。由於有了那只船.我們毀屍後馬上就能出 發了。我和藤間先生把屍體沉到湖底之後,又把那只船按原樣放回 .可是之後,在我送美菜子去賓館回來的路上,我再看,那只船 已經被人整理過了。在那個時間,這根本不可能是租船店的人幹 的,我也和藤間先生說過這件事,不知為什麼.他好像根本沒往心 裏去。在拋屍時表現得那麼謹慎的藤間先生,在這件事上表現得那 麼大意,這實在讓人懷疑。不過.現在.這麼一想就合理了”

 

俊介向前邁了一步,豎起右手的食指,“當時,還有一個幫忙的人. 那個人為了拋屍進展順利,一直在暗中出力.他先去了租船的地 方,把船備好,不過他並沒有被發現,確實地說是不可以被發現. 原因在於你們跟我解釋時,說那個人對事件一無所知。

“也就是說,”俊介說到這裏,盯注了津久見的臉.“暗中幫忙 的人.就是津久見老師.你先到那裏備好了船,等我們拋完屍回去 .你又把船扣好了。” “不是的,我.我……”

俊介無視結結巴巴想要辯解的津久見.繼續往下說:“其實像備船和事後收拾現場這樣的事,並不難,光是我們三個也能做到, 但你們需要津久見老師以某種形式參與迸來.免得他日後害怕. 向警察檢舉。只有知道真相的人都參與到犯罪中來,同盟才能保持 堅固。”

俊介說完,注視著所有人的臉,繞著桌子踱起步來。緩緩地繞 了一周之後,他又回到原點,

“怎麼樣,有什麼反對意見嗎?有的話儘管提出來或者誰能 對我提出的幾點疑問作出合理的解釋,請發言。總之.照目前這 種情況,我無法再和大家合作,也不想再幫助大家.只能像剛才說的那樣聯繫員警。當然.那樣我也會被定罪.但沒關係.與其 被欺騙,跟你們同流合污.倒不如因為棄屍罪被起訴。我這麼說 可能不好聽,可我還有得到寬大處理的可能。怎麼樣? ”俊介再 次提高了語調。

女士們全都沮喪地垂著頭,關谷和津久見臉上也浮現出痛苦的 表情,美菜子的動作已經凝固了.阪崎抱著頭,阪崎君子好像在盯著半空中的一個點。

只有藤間毫無表情、他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似的.他抬頭望著屋 頂,又重又長地歎了一口氣。

“看來還是走到了這一步,”藤間用放棄的口吻說道。

 “這話怎講?“俊介問。

“原本有兩種方案,簡單的和複雜的。我本想選擇簡單的,可 是美菜子夫人反對,她說那樣一定行不通。她的話沒人反對,所以 就選擇了複雜的方案。”

“都這個時候.請你就不要再兜圈子了吧。”

“不好意思.你說得對.但唯有一點.我想辯解下一包括 我在內的許多人.一開始就主張把實情告訴你。”

“現在告訴我也不遲。” “如果不告訴你,你會馬上報警嗎? “沒錯。“

“那我,門也沒有退路了。”藤間把視線從俊介身上移開,環視著 眾人,“既然已經無法隱瞞下去,就和俊介先生交底吧。

沒有人應答。藤間又重複說道:“我說了.可以吧?美菜子夫 人,可以說了吧?

“如果大家都沒意見的話,”美菜子低著頭答道。 藤間乾咳了一聲,再次將目光對準俊介, “既然你已經推斷到這個程度.想必你也隱約推測到了事情的 真相吧,能不能先說說你的推測呢? “我說了又能怎樣呢?”

“是心理準備的問題。如果不事先弄淸你的心理準備,後面的事態就不好控制了.總之,現在的情況很微妙。”

俊介抱著胳膊,看了看周圍。除了藤間.所有人都低著頭 “坦白地說,那算不上推測,只是我的想像,我倒是想像過。” “那就足夠了。“藤間點了點頭。

“我認為.如果罪犯不是美菜子的話.那她一定是在庇護著誰。 一開始我覺得是和她有關係的那個男人,但是,那樣的話大家也不 會一起幫她隱瞞事情真相的。大家如此團結,甚至連津久見老師都 要拼命保護的人,到底是誰呢?想到這裏.合適的答案只有一個。 說到這兒,大家應該知道我對事情真相的想像了吧?雖然這只能算 作我的荒唐想法,但除此之外.我找不到更好的答案。殺死英裏子 的人,是參加了這次旅行,並且此刻不在場的人。”

“沒錯,您所言極是,”藤間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冷靜地說. "罪犯是孩子,”

 

一時間,室內陷入了完全的沉寂,沒有一個人動一動身體. 衣服摩擦和呼吸的聲音都聽不到。

最先打破沉寂的,是地板發出的一聲很小的咯吱聲。因為俊介 移動了腳步。

“是誰呢? ”俊介問藤間,聲音很低沉,“或許我該問,是誰的 孩子吧,不知這是否也像我推測的那樣, “哦?你的推測是怎樣的呢?

“罪犯是一”俊介繼續說,“孩子們,也就是四個孩子一起千 .這樣.大家才毫不猶豫甘願成為共犯。”

“原來如此,”藤間點頭,"沒想到你能完美地推測到這一步,而且最終的推論有一定道理。”

“這麼說,就是我的推論還不完全對嘍?難道不是所有的孩子 都和案件有關?

“在討論這個話題之前,或許先把事件的來龍去脈跟你交待一 下比較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從頭到尾跟你說一遍。“

“好啊,我也不希望有什麼地方被蒙在鼓裏。夜還長著呢,你 說什麼我都聽著。

“那,先由津久見老師說吧,就從和髙階英裏子的交易說起。” 被藤間一指名,津久見露出一臉難色,他小聲問了句:“可以 說出來嗎?

“他都調查到這個地步了.我們還是放棄吧。不用再隱瞞了. 出真實情況,然後告訴他我們的心情。

被藤間這麼一說,津久見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他終於還是抬 起頭來看著俊介,將放在桌上的雙手握成拳頭。

"高階小姐剛開始和我搭話,就像平常聊天一樣.我怎麼也不會想到她是你的同事,也沒什麼戒備。可是說著說著,我發現她和 我搭話不是偶然的,她是別有企圖的。她對我和大家的瞭解達到了讓人吃驚的程度。不僅如此.她還知道大家都想讓自己的孩子升入 修文館中學。”

“迸一步。俊介插了一句, “她還知道你利用特殊關係和修文館的職員接觸,介紹特定的家長走後門,對吧?

“走後門這種說法不確切,不過也無所謂了。

高階小姐也是這 麼說的,她給我看的是和這些差不多的照片。”津久見把桌子上的

照片拿在手中,那是他與修文館中學的兩名職員在家庭餐館裏會面的照片,“和這張照片有所不同的是,怎麼說好呢……照片上不只有補習班的人、私立中學的職員和考生的家長,她拿出來的照片. 還有某些具有決定性意義的場面,”

"決定性意義的……就是說,”俊介舔了舔嘴唇.接著說, “是金錢交易的場面嗎?“

津久見把視線轉向了藤間,藤間說話了。 “你可能覺得這樣做很卑鄙,但是做父母的只要為了孩子,什麼都能豁出去。聽說用錢能讓孩子合格.即使明知那樣不對.也會 忍不住那麼做的。你說的沒錯,髙階小姐給津久見老師看的照片, 正是那樣的照片。比如我夫人把裝著錢的信封交給他們,還有關谷 先生家……“

“靖子也帶著錢去了,那個場面也被她拍到了。”關谷有氣無力 地說,

俊介問美菜子:“你也給他們錢了? “不,我還沒有給……“美菜子輕輕地搖搖頭。 “美菜子還沒有給,不過她好像有那個準備了。”藤間說。 美菜子的臉上露出一副茫然失措的表情.隨後低下了頭。 "我家也沒有給呢,"阪崎君子說.“不過聽津久見老師說到這 個辦法,我也有了這個打算。“    

俊介歎了口氣,連連搖頭。

“你特意去英裏子在東京的住處,也是為了收回她有可能掌握 的其他證據吧?不過我還是想不明白,既然都搞了這樣的學習集 .為什麼還要求人走後門呢?難道你們不相信自己孩子的實力和 努力嗎?

“正是因為看到孩子那麼努力,我們才想為他們做些什麼的 關谷靖子的眼睛有些發紅,“萬一沒考上,那些努力就全泡湯了,那 樣,你不覺得他們很可憐嗎?

“可是,學的知識總不會白費啊。”

聽了俊介的話,關谷發出一聲冷笑。 “應試學習只對考試有用,這應該是一種常識吧?

 “話雖那麼說……“說到這裏,俊介輕輕地閉上了眼,做了一 口深呼吸.然後.他盯著津久見,“走後門就能確保成功嗎?只要 交錢就一定能合格嗎?我知道社會上有很多人,他們嘴上說些動聽 的話.實際上是騙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