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21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上午.天空中一直浮著薄薄的雲,到下午,雲徹底散開了。四 個家庭加上一名補習班講師一共13個人來到了姬神湖旁的烤肉廣 場。肉和飲料都是從遍佈在周圍的店裏買的。燒烤用具也是從店裏 租的。

“大家都多吃點兒。拓也,你去給大家發新盤子,肉還有的是。

在鐵板前擺陣的是阪崎。他頭上纏著毛巾.不時拿起解禁的啤酒喝 上一口,不停地烤著蔬菜和肉。給他打下手的是津久見。而之前一 直在費力加工材料的妻子們,此刻正和孩子們坐在一起專心地吃 著。藤間在不遠處吸著煙。

俊介坐在用來當椅子的木墩上.手裏拿著一罐啤酒,眺望著湖 面。陽光很強烈,直接看水面十分刺眼,於是他拿出太陽鏡戴上。 關谷來到了旁邊。“要不要來點兒?“他將裝有柿種果子的包裝袋遞了過來。

“稍來一點。”俊介伸手抓了一些。

 

關谷低聲說:“總覺得沒食欲。”臉上淡淡地笑了一下,“您也 是吧,我剛才注意到您也沒怎麼吃肉。"

俊介隔著眼鏡看了看對方的臉.又將視線轉回湖面.喝了一口 啤酒。啤酒已經不怎麼涼了。

“對不起。剛才說話太冒失了,"關谷說,“那個……是哪一帶來著?

“看到兩隻並排的船了嗎?“俊介指著前方說,“每只船上都有 一對情侶,其中一個女的穿著紅衣服” “啊.看到了,看到了

“我覺得就是那一帶,不過也不確定,白天和夜間的距離感完 全不一樣,現在所處的角度和當時又不一樣:

“對,說的也是。”關谷拿出望遠鏡.望了一會,自言自語,“放大了看也沒用。“說完.把望遠鏡放在了身旁。 關谷先生,想不想去唱卡拉0K

"卡拉OK?倒不是不唱.但也只是陪人家唱。不過最近沒有唱。 和年輕人去吧,總是唱不到一塊,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又沒人去。啊,不過.並木先生想去的話我可以陪您去,這麼說來,這附近就有幾 家卡拉OK吧。還有誰能去呢?

關谷轉過身去,正要問別人,俊介把手搭在了他的屑上。 “不用了.我不是想邀請您去唱,只想知道你們之間是怎麼交往的。“

“您這話的意思?

“你們為孩子升學的事,經常聚集在一起,對吧?比如在藤 間先生家裏。”俊介盯著關谷的臉問。

“啊,您說在藤間先生家是吧,對.有時是那樣,不過並不是 經常性的。”關谷先是點頭,之後又搖頭、擺手.

“我就尋思,你們除了談孩子的話題,還做些什麼別的事呢? 我這麼問.主要是因為我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不知道該怎麼 和大家交流,”

“哈哈,原來是這樣,也沒有什麼.就是喝喝茶拉拉家常之類

的:

"不會去唱卡拉OK嗎?

"好像還沒唱過。”關谷歪著脖子說。

“是嗎俊介點點頭,再次望著湖面:剛才看到的兩隻船正分 道揚鑣。

“那個,並木先生,”關谷將臉湊近俊介,回頭看了一眼身後, 又說,"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不過現在,您最好轉變一下心態。” 俊介眨眨眼睛,還視著對方:”您說什麼? “戀人……或許應該說是情人吧……無所謂了.反正讓您迷戀 的女子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我也知道,這對您是一個不小的 打擊。身為男人,我很同情您,可什麼事情都看您從哪個角度來考慮.雖然我不知道您動了多大的感情.我覺得您還是要和那個高階 小姐分開的。首先,美菜子夫人不會那麼輕易同意離婚吧.其次, 要是真為這事鬧得不可開交,您也不太體面。比起把事情鬧大,最 後落得一無所有.現在的結果會更好一些,是不是?另外.俊介. 好女人多的是,我並不認為男人一定不能花心,花心也是人生的一 種潤滑劑.當然這話不能明目張膽地說。我反正是覺得.您現在最 需要的是轉變心態,最重要的是,今後怎麼辦。您也是有社會地位的人,還有家庭.雖然您可能想過要拋棄那個家庭.可您的目的並 不是讓每個人都陷入不幸,對吧?例如章太,你們要是離婚,他會 很可憐吧?

"您到底想說什麼?“

關谷又回頭看了看身後:"我知道您有很多東西還割捨不下,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同舟共濟,同大家一起渡過這一難關。換 句話說,抱成一團。我們必須那樣

“你是說我還有什麼東西割捨不下嗎?“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我看你向每個人問來問去的. 像還對什麼事感到懷疑。"關谷從腳下撿起一塊小石子,扔向湖中, 石子激起微微的水紋,很快就消失了。

俊介望著遠處。藤間向他們這邊看過來。當俊介的視線和他對 上時.他把臉轉了過去,背朝著俊介走開了。

“你們的關係還真夠鐵的。”俊介捏著空啤酒罐說。 “你說什麼?突然間的。"

“來參加這次旅行,我深深地體會到了這一點,以前從沒見過 這麼抱團的團隊,我所見過的.通常都是在暗地裏相互拆臺。” "正因為我們都不是那樣的人.才能順利地合作到今天啊。“ “也許是吧……”俊介一動不.動地盯著關谷的臉.

‘難道你們之 間就不會碰撞出愛情來嗎?

“什麼? ”關谷瞪大了眼睛,身體向後一仰。

這時.章太來到了他們身後。俊介擠出笑容問:“怎麼了?

“爸爸,你背上有條蟲子,"

“真的嗎?快幫我拿下來。”

“好,你不要動。”章太來到俊介的身後。關谷像是找到了個機 .起身離開了。 “抓到了嗎? “沒有,跑掉了。” “什麼蟲子?

“唔……黑色的,很大,不過不是獨角仙。” “那就是蟑螂吧。” “才不是呢。”

章太要走開時,俊介說:“那幅畫一“ ‘‘畫?“

“別墅裏牆上掛著的那幅畫,是你來這裏以後畫的吧?

“嗯。“

"具體什麼時候畫的?

“前天,前天下午大家在一起的時候。”

“是前天,對吧?

“怎麼了?

“啊,沒什麼。你不去和他們一起玩嗎? ”俊介環視了一圈周 圍。關谷晴樹正坐在那裏打遊戲.藤間直人呆在母親旁邊.扳崎拓 也不知去向。

“玩的時候就不必在一起了。”章太回答道, 俊介看著兒子的臉,兒子低著頭走開了。 烤肉結束了,大家開始收拾。俊介也過去幫忙。阪崎君子也在, 俊介問她兒子去了哪兒。

“我家那位帶他去釣魚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家那位一點活都不幹。”

“您說什麼呢,阪崎先生不是己經為我們烤肉了嗎,收拾這種 活,應該由我們幹的。”關谷笑著說。

一切收拾妥當,到晚飯之前.都是自由活動時間。大家以家庭 為單位自由活動.俊介發現了津久見,來到他身邊。 “老師,我有件事想拜託您。“ “什麼事?“

“可以把租的別墅的鑰匙借我開一下嗎?昨天沒能過去幫忙. 我也沒機會看看那棟別墅是什麼樣子。”

“是嗎,今晚該輪到藤間先生了吧,那行。”津久見從口袋裏掏 出了鑰匙。

“喂,”津久見走開後,美菜子來到他的面前, “接下來你要做什麼?

“我想去個地方。你和章太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吧。” “你要去哪兒?

“這個你就別問了。”俊介說完走開了。 美菜子小跑著追了上來,在他旁邊小聲說:“藤間先生說最好 不要單獨行動,要是日後警察問起我們今天做了什麼.不自然的回 答越少越好。”

"我又沒想做什麼不自然的事,倒是你,把章太一個人撇在那 裏好嗎?

美菜子“啊”一聲回頭看去.停住了腳步。 俊介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向前走。他再次望瞭望湖水,湖面的 反射已經減弱了許多。他摘下了太陽鏡。

關谷一家進了湖邊的一處禮品店。關谷正看著掛滿鑰匙環的貨 .妻子湊了過來。 "晴樹呢?

"正玩著店裏的電視遊戲。”關谷歎了口氣,“這孩子,總是玩電動玩具。“

“不過這孩子是不是有點不正常啊?再怎麼說也不能那麼…… 剛才也是.吃完烤肉馬上就玩起了掌上電動玩具,好像被什麼附體了似的。”

“因為喜歡嘛。”

“他以前迷遊戲從沒迷到這個程度啊.今天早上他的舉動也很 古怪。”

“怎麼古怪了? “憑我的直覺。”

“你那麼說一點根據都沒有。“關谷皺起眉頭說。 晴樹迸來了,兩人同時乾咳了一聲。

“晴樹,要不要挑點什麼禮物?是不是應該給你班上的同學買 點什麼?“

晴樹搖頭:“不用了,這裏沒什麼好買的。” “是嗎?你看這個怎麼樣,一搖就發出蟲子的聲音。”關谷搖著 鑰匙環,可是晴樹看也不看一眼。 "今天真的不用學習嗎?“

"當然是真的,今天是最後一宿.好好享受一下吧,來我們的 房間裏也行。”

晴樹什麼都沒有回答。關谷夫婦先是面面相覷,然後岔開了 目光。

君子坐在長椅上.看著剛領兒子回來的丈夫:“怎麼樣? “沒釣到。可能是時機不好吧。我挑的地方應該有魚啊。”他把 魚竿立在旁邊的樹上,坐在君子旁邊。拓也在稍遠的地方開始收拾 東西,釣具也都是租來的。

“拓也,心情放鬆了吧? ”君子沖著拓也的後背問。 兒子沒有停下手裏的活,只是輕輕地歪起了頭。 “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但是拓也沒有回答,也不想回頭看母親。 “他沒有收穫,所以不髙興。”阪崎說。 “沒釣到也沒關係嘛,有的人一大早就去,最後還是一條都沒 釣到呢。關鍵是能在那樣的地方好好放鬆一對吧? “你不用管我。” “可是……”

收拾好東西後,拓也終於站了起來,第一次面朝著母親這邊 “我並沒有心情不好。”他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是嗎?

“只是有點累了,因為之前一直都在學習。" “真是苦了你了,不要太勉強。”

“可是,“拓也把魚竿扛在眉上,“考不上中學不行吧? "啊? 祐也走開了。

君子望著他的背影,又看了看丈夫, 阪崎聳了聳肩。

直人喝了一小口忌廉蘇打.又吃了一塊小蛋糕,嘴角沾上了 奶油,

藤間一家坐在大道旁一家咖啡館的二層,透過窗戶可以將姬神 湖完整地收入眼底.藤間喝著咖啡’ 一枝喝著奶茶。 “直人,學習有進步嗎?

聽藤間問話,直人慌忙放下叉子.把雙手放在膝蓋上。藤間見 狀,露出苦笑。

“邊吃邊說就行了.我不是要訓你。”

“現在是自由活動時間,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一枝也微 笑著說。

看到直人一副安心的表情,重新開始吃蛋糕,藤間又說:“那 麼,進展如何? ’’

“你呀,不能待會兒再問這些嗎?“

“還可以吧,”直人回答道.手中的叉子叉向一隻草莓.“有不 會的地方.津久見老師也都教會了?’

"真的嗎?直人,你上中學後最想做什麼?運動,旅遊,還是 先盡情地玩?

“啊? ”直人將草莓送入口中,“可是,即使上了中學,也不能 放鬆下來玩啊,爸爸以前不是這麼說過嗎? 藤間和一枝相互看了看。 “我說過嗎?

 

“說過啊.你說成功的人和不成功的人的區別,就在於大家都鬆懈時,你是和大家一起鬆懈,還是抓住時機努力。上了中學後還 要努力學習,取得好成績才行吧?

藤間沒有馬上回答,嘴角浮現出一絲微笑。他把咖啡杯拉到眼 前,喝了兩口咖啡,將杯子放回了咖啡碟。

“對啊,”他說.“不能鬆懈。那今後就按這個樣子一直努力下 去吧。能做到那樣當然是最好的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