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20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原來是迷你卡拉OK啊……”

阪崎撓了撓頭:“不過想想也是,這種場合.藤間先生怎麼會 帶那種東西呢,是我想錯了。”

俊介什麼也沒說。阪崎說了句“就是這麼回事”.出了客廳。 藤間還站在客廳門口,他盯著俊介的臉,問:“你還有什麼問 題嗎? “沒有了

“你也睡一會兒吧,”說完藤間走開了在人己散盡的客廳裏,俊介喝著波旁威士忌,嚼著三明治,不 時拿出照片來端詳一番。

“並木先生、並木先生.天亮了。“

俊介被人搖醒。他睜開惺忪的睡眼.發現自己躺在客廳的長椅 上。搖醒他的是阪崎君子。

“啊.我剛才睡著了。“他慢慢抬起身,環顧了一下周圍。 其他人都不在。

“在這種地方睡覺可不行.會感冒的?’ “好像還沒事。現在幾點? “剛過7點。"

俊介的上衣滑落在腳下,君子把衣服撿起來,這時口袋裏的照 片掉到了地上。君子“啊” 了一聲,想去撿照片.不過她的手突然 停住了。

俊介見狀,自己伸手去撿。君子的表情凝固了。 “您不想問這是什麼照片嗎? “是什麼照片?“君子隨口問道,並沒有想看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不是我拍的。”俊介在君子面前一張一張地看著照片說,“是英裏子拍的。"

君子抬起頭來:"她為什麼要拍這個?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請教您一個問題,還是昨天的繼 續。您說過其他人都很不正常,還說不想再和他們交往下去了. 到底是為什麼?

"請不要再提這個了。”君子快步走向廚房。 俊介站起身來,隔著吧台把照片出示給君子看:“這裏的大多 數人都在照片裏出現了.大家聚在一起,好像有什麼活動,可您卻 一次也沒有露面,這是為什麼? “我不知道。”

“君子夫人.您怎麼了?昨天不是您先跟我說了那麼多話嗎? 今天怎麼一直躲著我呢?

“我沒有躲避。“君子將平底鍋放在爐眾上.點著了火.又打開 冰箱,往裏看。

俊介盯著她的背影看了一會兒,壓低聲音問:“難道藤間先生 對你們說了什麼嗎?

君子面對著冰箱,肩膀一抖:“您說什麼?“ “我覺得很奇怪,您的丈夫一開始根本不想保護美菜子.不想 攪這趟渾水,可是聽了藤間他們的話.態度一下就變了。這種事在 通常情況下是不太可能的。’

“那不過是因為我丈夫一開始太激動了.無法理智地做出決定 而已,

“不是吧,不肯捲入這種事是很正常的反應,倒是藤間先生他 們表現得很古怪。”

君子關上冰箱,終於轉過身來,她的臉有些發紅, “您那麼說,難道就不讓人覺得奇怪嗎?大家,包括我在內. 因為喜歡美菜子而不希望她被警察逮捕,難道您就不這麼想? “這不是問題關鍵所在

這時傳來了腳步聲,俊介離開了吧台,美菜子進來了。 "你……一直都沒睡?” “好像也睡著了一會兒。”

“是嗎?“美菜子看了一眼擺著波旁威士忌的桌子.又走向廚 房,“真不好意思,君子夫人.讓我來幫忙吧。”

藤間夫婦也進了客廳,“大家都起這麼早.還是根本沒睡著? 滕間問,

“差不多沒睡吧。“俊介拎著威士忌瓶子出了客廳.在走廊裏和 關谷夫婦迎面而過,雙方只是點了點頭.一句話也沒說。

回到房間裏.俊介換上了襯衫和休閒褲,倒在床上。床在他的 慣性帶動下稍稍錯了一點位。

在床上躺了一會兒,他又起來坐在了床邊。掛鐘的指標指向了 7點半多一點。他站起來.從包中取出冼漱用具,正要出門.忽然 把目光盯在了地面上。他停下腳步,蹲下身來。

床偏離了原來的位置,床腳在地毯上留下了滑晰的圓形痕跡。 在這個圓周圍,是一圈暗紅色的斑點。俊介陷入了沉思。

藤間站在酒吧台前.放下正要喝胃藥的手,問:“他有那樣的 照片?“

"嗯,”阪崎君子點頭,“好像有很多張。”

“一定是在高階英裏子的房間裏發現的,”藤間咂了咂嘴,“這 件事他一直都在瞞著我們。”

“不知照片上有沒有什麼對我們不利的東西。”關谷在一旁說。 “我想,就算是有,他也無法單從照片上得到什麼結論。不過 他肯定是起了疑心。“藤間看著君子說,“他讓你看照片時.說了些 什麼?

“他不明白照片中為什麼只缺我一個人。” 聽了君子的回答,關谷露出一副感覺不妙的神情,將臉扭向一 .用手向後抓著頭頂上的頭髮。 “他還說了什麼? ”藤間問。 “就這些。“    

“為什麼他看到大家聚集在我家的照片後,會產生那樣的疑問 呢?君子夫人,您跟他說過什麼嗎? “什麼都沒說過:君子搖搖頭。 “真的嗎?千萬不要有什麼隱瞞啊。” "我什麼都沒對他說。”

藤間盯住她的臉凝視了片刻,她的目光沒有任何躲閃.最終還 是藤間先把視線挪開,歎了口氣。

“那樣的話,他應該還沒發現什麼。”

“可他己經起疑心了,尤其是我們家那位態度的急轉彎,讓他 感到很可疑。”

“那也沒辦法,什麼辦法都沒有。"

“不過他也真是個怪物。大家都想保護美菜子,通常在這種情 況下,他應該表現得規規矩矩的才對,”關谷在吧台前托著腮幫子 說,“何況這件事都是他自己不檢點造成的々他大概還是太愛那個 女人了,所以才不想幫美菜子。”

“他懷疑的是,我們為什麼要庇護美菜子。” "對,他好像一開始就有這種疑心,"藤間說,“昨天,在去高 階英裏子住處的途中,他就表達了這種想法,並且,他好像還懷疑 我和美菜子的關係。我當時的回答有些模棱兩可,看來這種回答不 太好。”

“您為什麼那麼回答呢? ”關谷問。

“我希望他認為.我幫美菜子是因為我對美菜子有特殊的好感. 反正他現在對美菜子也沒感覺了。”

“也有道理。既然這樣他還有什麼不能理解的呢?“ “他的神經是很敏感的,“美菜子在廚房裏說,“並且腦子也很 聰明。”

“確實是那樣。但是我們必須瞞住他。” 藤間說到這裏,門鈴響了。在廚房裏的女士們趕忙接著準備早 餐,關谷也離開了吧台。

“孩子們過來了,大家還像以前一樣。” 聽了藤間的囑咐.大家紛紛點頭。

是義大利面。和往常一樣以家庭為單位。俊介和章太面對 面坐著,美菜子坐在章太旁邊。 “昨天,找到好地方了嗎? "啊? ’,

“你們不是為今天的烤肉踩點去了嗎?

 

“啊‘….過一會兒藤間先生會講的。” “那裏有樹嗎?“ “樹? ’’

“嗯,我想做暑假的手工作業。” “樹啊……應該有很多的。” 美菜子默默地聽著兒子和繼父間的對話。 快吃完時,藤間站了起來:“下面我說一下今天的安排,按照 原計劃,今天下午不用學習.我們去姬神湖邊進行野外烤肉,孩子 們都帶好自己玩的東西。”

藤間的兒子直人輕輕地鼓掌,阪崎的兒子拓也小聲說了句“太 好了”,而關谷晴樹和章太的表情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章太,你不高興嗎?”美菜子問兒子,"總算有機會玩了。” “高興啊。”

“但是我怎麼看你不是很高興呢?

“因為我正在吃東西。”章太把剩下的義大利面送入口中,又問 父親.“為什麼去姬神湖? “啊?為什麼……怎麼了? 、“你們昨天不是特意去很遠的地方踩點嗎?為什麼還是選擇了 這麼近的姬神湖?“

“因為沒找到其他的好地方。”

“哦。”章太望著盛義大利面的盤子,美菜子在一旁望著章太。 俊介發現津久見來到庭院裏,便放下喝了一半的咖啡,站起來。 "老師。“俊介也來到了庭院裏,在津久見背後輕聲喊道。 年輕的補習班教師回過頭來,一副有些吃驚的表情:“啊……

您好。”

“讓您受累了,昨晚沒過去幫忙,實在是抱歉。” “啊.沒關係。倒是您夫人的身體.現在怎樣了?她看起來好 像不太精神啊。”

“可能是工作累的吧,不是什麼病,” “那就好。”

“孩子們表現如何?學習迸展順利嗎?“俊介臉上堆著笑。 “很順利,包括章太在內,所有孩子的領悟力都很高。” “聽您這麼一說.哪怕明知是恭維.也安心了許多。“ “怎麼會是恭維呢?

"那個,"俊介壓低了聲音說.“補習班老師當中.像津久見老 師這樣,除了在補習班教書.還從事其他工作一或許應該稱作校 外活動一這樣的人有很多嗎? “您是說打工嗎? “這個嘛,說白了也可以這麼理解。”

津久見露出了一臉苦笑:“應該不少吧。不過我覺得很多都不 是為了賺錢|而是因為熟人拜託,沒有辦法才做的。” “會做介紹人的工作嗎?

“介紹人? ”津久見一臉迷惑不解的表情,“請問,介紹什麼樣 的人?“

“例如,家庭教師、升學顧問等。呵呵.不過我不知道是不是 有升學顧問這樣的職業。”

津久見輕輕“嗯” 了一聲,抱起了胳膊。

“您說的那種人.都是我們的商業競爭對手,我想,基本上不 會介紹的。您為什麼要問這些?“

“啊.沒什麼,其實是我有個熟人,他家孩子也上小學,他問 我知不知道哪里有好的家庭教師.我告訴他我家孩子在上補習班, 他就說他家孩子笨.補習班估計跟不上.想讓我無論如何幫他找個 一對一的家庭教師。”

津久見聽了張口大笑:“那.您一定向他多推薦我們的補習班, 我們在應對不同類型的孩子方面是很出名的。來我們這裏的孩子真 的是各種各樣。”說完他繼續手捂著嘴笑,“真有意思。”

俊介也正笑著的時候,身後有人喊了聲“老師”,是藤間。 “該帶孩子捫回那邊了吧。”

“啊,是呀。並木先生.我先走了。”津久見輕輕地點點頭,逬 了別墅。

目送著津久見迸入別墅.藤間問:“你們剛才聊什麼了? “沒什麼,”俊介答道.“說了些章太和補習班裏的事.畢竟和 他剛剛認識。”

"您沒問他什麼不自然的事吧?“ “不自然的事?

“就是容易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您應該清楚,我們要考 慮到員警找津久見老師調査的可能性,一旦給他留下什麼可疑的印

象……”

沒等藤間把話說完,俊介在他面前擺了擺手。 “只是些家常話。您該不會認為我會故意說些對我們不利的話 吧?”

撇下這句話,沒等藤間回答,俊介就走開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