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19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一直半張著嘴聽他講話的君子愣了一會兒,之後,用力地點了點頭。

“嗯.沒錯。不過我覺得這種情況還是應該考慮,因為孩子常 常會在你不經意間說出讓你想不到的話來。”

“但是昨晚的事.他們一定不會察覺吧? ”藤間一枝問.“那可 是大半夜啊。另外,那棟別墅離這裏還有一段距離。”

“我是說.應該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慮逬去,"藤間瞪著她.“你 考慮問題太簡單。”

一枝吃驚地看著丈夫,不過被丈夫一瞪,她還是立刻閉上了嘴, “員警會詢問孩子嗎?“美菜子說不上是沖著誰小聲地嘟囔了 —句,

“最好是假設他們會問.如果員警發現了高階英裏子曾經來過 這裏。”藤間答道。

“是嗎,"關谷咂了咂嘴,"我明白了,看來,可能真的很危險, 難道不能想辦法確認一下孩子們有沒有看到或聽到過什麼奇怪的情 景嗎?

“這麼做怎麼樣? ”俊介提議道,“每家家長都問問自己的孩子,昨晚是怎麼過的,越仔細越好.這樣就可以確定他們是不是知道什麼危險的事了。“

但是對於俊介的提議,藤間當場表示反對:“不.那樣不好。” “為什麼?

“孩子們總是善於記住一些不自然的事情。如果父母問他們不自然的問題.一定會給他們留下印象.那樣就起到了反作用。其實要問他們也很難.總不能問他們半夜三更看到什麼奇怪的事情了吧?

“那倒是。我是因為聽關谷先生說危險,所以才……” “我可沒有肯定啊.只是說可能。” “那不一樣嗎?我們現在不是要考慮所有的可能性嗎? 像是找不到反駁的理由.關谷閉起嘴把頭扭到一邊。 “還是不讓員警接近孩子最好吧。如果無論如何都無法避免的 話,在孩子被詢問時,我們一定要在場,監視著孩子,不讓他們說 出不對的話。這是唯一的辦法了。”藤間苦著臉說。 “但是一旦說漏了嘴……“

“別說了,”美菜子把手按在俊介的膝蓋上.“那時候的事,到 那時候再說吧,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你是做好準備了,可是………

“好了,俊介,還有在座的各位.這個問題.我們之後再花些 時間討論吧。一是不一定有孩子知道什麼,另外員警問孩子這種情 況,應該是最最後的事了。”

“沒錯,現在還沒必要驚慌,”關谷也對藤間的話表示贊同,“還有時間。

沒人提出反對意見,最先提起這個問題的阪崎君子也在點頭。

“如果大家都沒意見的話……”俊介說。 議論陷入了僵局,再沒有新的意見出現。 “今晚就到這裏吧,”藤間說,“如果再想起什麼,我捫再碰面。” “好累啊! ”關谷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向廚房走去。他打開 冰箱,取出了一罐啤酒.

大家互道了晚安,俊介也向客廳的門走去,不過快走到門口 時,他站住了,目光停在了牆上掛著的四幅畫上,畫的是別墅周圍的風景,每幅畫下面都寫著名字,右下角那幅是章太畫的。

“畫得真好。”俊介小聲說。章太畫的是這棟別墅,連停在停車 場上的車子也畫得很仔細,所有的車頭都朝著別墅。 “這是暑假作業的一部分。”美菜子在身後說。

回到房間後,美菜子開始換衣服,俊介則坐在寫字臺前的椅子 上一動不動。

“你不換衣服嗎? ”美菜子換上睡衣,鑽進被子,問。 “我不想睡。別人都能睡得著嗎?“ “我昨晚一直沒合眼。“

“我也是,所以現在頭很疼,但還是不想睡。” “我大概也睡不著.可是不睡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啊。” “奧是的,你怎麼不帶瓶威士忌來?喝啤酒根本就喝不醉。”俊 介翻完自己的旅行包,拍著腿說,“對了,去幫我買一瓶吧,這附 近應該有超商。"

“你自己去吧。“美菜子翻了個身,背對著俊介。 俊介面對著裹著妻子身體的羽絨被望了一會兒,站起身來,把 車鑰匙取進了口袋裏,

“你真的要去嗎? ”美菜子沖著牆問。 “嗯:

 

"路上小心點。”

俊介把手搭在門把手上,臨開門之前問了妻子一句:“藤間先 生是怎麼說服阪崎夫婦的?本來那麼情緒激動的阪崎先生,居然那 麼快就屈服了。”

“應該……當然是,一直耐心解釋.直到他完全理解為止。”她 的話有些含混不清。

“可是之前的阪崎先生根本不肯聽他解釋。” 美菜子一時沒有回答。隔了幾秒,她說;"這種事你問我我也 不知道。“

“那倒也是。”俊介說完出了房門。

他來到藤間的房間外,敲了一下門 “怎麼了? ”裏面馬上傳 來回話,藤間開了門,他也沒有換衣服。

“我想去一下超商,能不能把大門鑰匙借我一下? “啊.是要去買酒什麼的嗎? “嗯。“

“您就直接去吧,我們暫時還不會睡 “是嗎。” “路上請小心。”

“對了,藤間先生,”就在藤間要關門的一刹那。俊介說," 今天是如何說服阪崎夫婦的?

“也沒用什麼花招,"藤間回答道,“只是老老實實地道出我們的想法,阪崎先生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跟他好好解釋,他就理 解了

“是這樣啊……”

“那您去吧。“藤間關上了門。

俊介開車出了別墅區,不過並沒有找到超商。倒不是沒有. 只是沒有像市里那樣24小時營業的。

他一邊開車.一邊揉自己的盾膀.時而從方向盤上騰出右手掄 一掄肩膀。關節發出嘎嘣嘎嘣的響聲。他有時晃一晃脖子.脖子也 發出同樣的響聲。

他一直開到高速公路口附近,才終於找到了一家超商。幸運 的是,有酒。他提起一瓶波旁威士忌和一盒三明治,又拿了盒香煙。 拿出錢包時,他注意到裝在上衣口袋裏的東西—–在英里子房 間裏發現的那一疊照片。

買完東西回到車裏.他發動了引擎,但沒有就此開動車子,而 是打開了車裏的燈。

他取出相片,一張一張地仔細端詳。開始三張是美菜子要迸 入藤間的住宅,但是之後的幾張都是關於關谷夫婦和阪崎的,他 們也都進了藤間的家。接下來是美菜子一個人從別墅裏走出來. 了超市。     

還有津久見的照片.他正從補習班裏出來,逬了咖啡廳。接下 來應該是在咖啡廳裏碰面.津久見和女人們會面,她們的側臉. 不是美菜子也不是藤間一枝,也不是關谷靖子和阪崎君子,看起來 不到30歲的樣子。

接下來場景變了.像是在一家家庭餐館裏,照片上有津久見、 剛才的女人,還有另外一個男人。那個男人既不是藤間,也不是阪 崎和關谷,而是一個看起來有40多歲、身材發胖的中年人,穿著 灰色的西服,頭髮稀疏.三七分。

接下來的照片,美菜子也加入迸來了,看上去四個人有說有笑,照片到此為止。

俊介把照片放回口袋,開動了車子,從超商回別墅,花了 40 分鐘左右,這樣一來,買東西總共花了一個多小時。

從別墅裏透出一絲光,好像是從客廳發出的。俊介來到大門外 拉了一下門.門已經鎖上了。他剛要按門鈴,又將手放了下來。他 貼著別墅的牆邊移動。

快來到客廳前時.他停下了腳步,因為他隱隱約約聽見了說話 聲。他躲在別墅的陰影裏,偷偷向前望去。

客廳的落地窗敞開著,窗前坐著一男一女,是關谷和藤間一枝 坐在庭院裏,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關谷用手摟著一枝的腰。

俊介緩緩向回退,退回門口,重新按門鈴。過一會兒.話筒裏 傳來男人的聲音:“喂?

“啊.打擾了,我是並木?’ “啊,你回來了。"是藤間的聲音。

―陣開鎖的響聲過後.門開了,藤間探出臉來:“你回來了? 找到超商了嗎?

"快到高速路口才找到。" “是嗎,看來的確太晚了

迸了門,俊介向裏面望去。客廳的門敞開著,阪崎在裏面“大 家都沒睡嗎? ”他向藤間問道。

“大家都睡不著.又聚在一起了。

鎖上門後,藤間向客廳走去,俊介也跟在後面。

關谷和一枝已經回到客廳裏。除了他們和阪崎,還有靖子。俊

介環視著每個人的臉。

“怎麼了? ”靖子歪起頭問。 “啊,沒什麼……”

“買了什麼好東西? ”關谷看著俊介手裏的袋子問。 “沒什麼,一瓶波旁威士忌,一盒三明治。" “噢.以前我來這裏總是帶著白蘭地,這次來之前,大家都說 酒精類的只准帶啤酒,我就沒帶。” "那一起喝點吧。”

“啊不了.今天就算了.再不休息一下,身體要吃不消了。”關 谷說完,轉向妻子.“差不多該睡了吧?

“是啊。”關谷靖子點點頭。夫婦二人向大家道了晚安.出了 客廳。

“俊介本來是要回房間喝的嗎? ”藤間問。 “嗯,是這麼打算的。”

“在這裏喝也沒關係,只不過一定要注意煙火。" “知道了,謝謝您。”

藤間和妻子也打算退場了,阪崎跟在他倆後面。俊介沖著阪崎 的背影問:“請問,阪崎先生,"阪崎回過頭來,"你說過的晚會是 什麼晚會?

“晚會?

“對,你不是在關谷的房間裏說過嗎.經常開的晚會。那到底 是什麼晚會呢?

“我說過這樣的話嗎?“ “當然說過。”

 

阪崎微微張開嘴.黑眼珠翻向了右上角。藤間就站在阪崎身後。 “啊,你說的是那個晚會吧,”阪崎把視線重新投向俊介的臉, “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晚會,就是卡拉ok晚會,因為大家都喜歡 唱,所以我以為你們那天夜裏開了呢。”

 “卡拉ok?這兒哪有設備啊?

“是迷你卡拉ok,,”藤間插話了. “那個,不是有像玩具一樣的 可以自由攜帶的機器嗎.我家也買了那個,之前玩過一次,不過這 次沒帶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