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18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對.只要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就行了,”關谷說,"雖然我們無法隱瞞英裏子來過這裏的事,但之後的事,只要我們裝作什麼都 不知道就行了。即便是刑.也不會料到所有人都是一夥吧。”

“這下好了,美菜子。”關谷靖子來到美菜子跟前.美菜子繼續 沉默著,向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

“接下來該怎麼辦.必須好好商量一下才行。”藤間提了出來, “一想到事情的嚴重性,絕對容不得半點疏忽,最好是慎之又慎。” “今晚沒人去租的別墅那邊嗎?“俊介問。 “剛才已經給津久見老師打電話了,說美菜子身體不舒服,讓 她今晚在這邊休息。本來應該輪到您家了。” “那我一個人過去吧。”

“不用了.那邊已經同意了,而且您還是陪在美菜子夫人身邊 比較好。“

關谷夫婦和藤間一枝也點頭表示同意。 “往下商量之前.要不要先喝杯酒?啤酒也行。”關谷做出一個端杯子的動作,“說實在的.真有些精疲力盡了,想調節一下心情。” "啊,是啊,從昨天到現在一直都緊張得不行。”藤間一枝向廚 房走去,但是被丈夫攔住了。

“等一下.關谷先生.您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但是希望您能再 堅持一下,接下來要說的內容.是每個人都應該記在心上的,如果一下子鬆懈下來的話恐怕不太好 關谷滿臉痛苦地點了點頭。 “也對,這酒就留到以後喝吧。”

“首先說說我對今後情況的預測。有關這方面.我在車裏和俊 介也談過。”藤間看了俊介一眼.繼續說,“對高階小姐的失蹤,警察會釆取多大程度的行動,我們無從知道,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們 還是假設,瞀察會迸行搜查.例如高階小姐的家人或親戚中,有人 在警察局有熟人.員警的反應就會和平常大不一樣。”

“我倒是沒聽說過她身邊有那樣的人。”俊介小聲嘟嚼著。 “但是這樣假設總沒有壞處的。員警會怎麼釆取行動呢?我想 首先會調查所有和她有關的人,其中就有俊介。俊介已經想好了, 他會暫時隱瞞他和高階小姐的特殊關係。”

藤間把在車裏說過的話又當眾重複了一遍。 “也就是說.到了一定階段,俊介會坦白他和高階小姐的關係. 並承認她來過姬神湖。這時如果督察來問我們,我們也要承認,在 這裏見過一個叫高階英裏子的女性,並且在她臨走時還請她吃了晚 飯。是這樣嗎? ”關谷將藤間的活復述了一遍, “之後的事,我們 就說一概不知道,對吧?

“沒錯。大家有什麼不同看法嗎?” 誰都沒說話,有幾個人點了點頭。

“當然了.她來這裏的事不被員警發現是最理想的。”藤間說。 "請問……”阪崎君子舉起了手.

“在被警察問到之前只要保持沉默就可以了嗎?我們什麼都不 用做嗎?

“您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舉個例子.比如電視的新聞上出現了關於高階小姐的 報導,說有這樣一個女子下落不明了.有知道線索的人請與附近的 警察局聯繫。這時候我們要是什麼都不做,不是顯得不自然嗎?“ “有道理。如果之後警察知道了她來過這裏,就會懷疑我們為 什麼沒報警.對吧? ”藤間微微點頭,“看來有必要考慮到這一點," “通常情況下會有人報警嗎? ”關谷歪著頭說,“我覺得,怕給自己找麻煩,所以保持沉默,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高階小姐不是已經向公司請假了嗎?如果新聞報導說警察正在調查她休假期間的去向,正常人見了都會認為有必要和員警 聯繫吧,畢竟我們那天真的見到了她。”

也許是對阪崎君子的意見無言以對,關谷只是小聲地哼哼著, “就說我們沒看到那條新聞不就行了嗎?”關谷靖子替丈夫說, “就說我們根本不知道高階小姐失蹤的事。” “所有人都不知道嗎? ”她的丈夫問。 “對呀。”

“那麼說恐怕不行吧,八個人都說沒看到那條新聞,有點……” “另外還有津久見老師呢,”俊介說,“誰都無法保證他不和警 察聯繫,

“把津久見老師忽略了。”所有人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面 面相覷。

“我想好了,我們可以這麼做,"藤間雙手拍著桌子,所有人都 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假設這樣的新聞出現,我們當中也有人看 到了這條新聞,這個人就找大家一起商量,要不要把高階小姐來過 姬神湖的事通知警察。是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商量,要把津久見老 師也叫來。”

 

 

 

像是詢問下一步該怎麼辦似的.所有人都把身子向前挪了挪。 “但那時.俊介不能參加。我們可以自然地產生這樣的疑問: 員警應該已經找過俊介了.他是不是已經把情況跟員警說了?“ “沒錯。”關谷敲了一下桌子。

“這時就有人站出來……不,現在就定下來,既然是我提議的, 就由我來做吧,我給俊介打電話,問他有沒有把高階小姐來過姬神 湖的事報告給警察。”

“那我該怎麼回答呢?“俊介問。 “你就說報告過了,當然要這麼回答了。” “就是說讓我撒謊,是嗎? “您不願意嗎?“ “啊不,請繼續。“

“我聽你那麼說,就很自然地問你:那為什麼新聞裏沒有提到呢?難道是員警有意向媒體隱瞞嗎?俊介就說‘我也不知道,可能 員警有他們的想法’一這就是我的主意。” 、“太妙了! ”關谷睜圓了眼睛.拍手說,“這樣一來就說得通了, 我們也不用說多餘的謊話了。“

“藤間先生都要成為小說家了。“關谷靖子一本正經地說。 “他呀,倒是想過要當編劇。” 一枝在旁邊窺視著丈夫的臉。 “可是這麼一來,我會遭到員警的盤問吧? 聽了俊介的提問,藤間點了點頭。

這也是無法避免的事惝。可您有正當的理由隱瞞她來過姬神湖的事實.雖然‘正當’這個詞可能不太恰當。”

“你是說,因為想隱瞞和她的關係.我就隱瞞她來過姬神湖這 件事?

 “沒錯:

"這樣雖然說得通,”俊介搖了搖頭,“但是,如果員警調查到 這一步,他們首先要懷疑的就是我。我和家人來到避暑地,遇到情 人故意來騷擾,和她發生了矛盾.一時衝動失手殺了她一這樣的 情節很合情理吧?“

“那又有什麼關係呢?管他編出什麼情節,那都不是事實,只 要不是事實.員警就不會找到任何證據.那樣就不可能查清真正的 經過。准會想到我們是共犯呢?只要他們想不到我們,這個案子, 他們就破不了。”

俊介沒有反駁,看著旁邊垂著頭的美菜子。美菜子大概有所察 覺,也抬眼看丈夫,但是一直都保持沉默,

“不過這是可能出現的最壞的情況,”藤間環視著所有的人, “就像剛才說的那樣,員警沒發現她來過這裏是最好的.並且我認 為這種可能性很大。”

“真是那樣就好了,"關谷歎息道,“那樣的話,我們就什麼都 不用做了。”

“但是我們必須保持緊密聯繫,"阪崎君子用很堅定的語氣說 道,“還是剛才說的.一旦這件事上了新聞,大家就必須定個時間 聚在一起商量。”

“那是當然了廣藤間也予以肯定.“直到這件事被淡化為止,都 不能掉以輕心,不,”他搖搖頭,"應該是永遠都不能掉以輕心。"

“啊一看來問題真是不少啊,”關谷靖子摩擦著雙手說." 知道我能不能記得住,我要露餡時,你可記得提醒我呀。”她對丈 夫說。

“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呢?

“沒關係的.需要靖子夫人說謊的地方並不多.一切順利的話, 她什麼都不用做。"

聽了藤間的安慰,她放心地吐了口氣:“那我在心裏祈禱希望 是那樣。

“我想,需要定下來的事就是這些了。還有什麼問題嗎?“藤 間一個人一個人地環視了一周。

沉默之中,阪崎顫巍巍地舉起了手。 “屍體不會被發現嗎?”

關谷抱起胳膊,乾咳了一聲.露出了厭煩的神色。 “我只能這麼說.為了不被發現,我們己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藤間回答道

"可是我聽說,屍體在水中會產生很多沼氣,即使沉下去. 早晚會漂上來。“

“這一點.俊介也擔心過。考慮到這一點,我們已經花了很多 心思。”

“可是……”

"這時候說那些也沒用的,”關谷插了一句,皺著眉,“到了這 一步.己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祈禱屍體不被發現了。

“那倒是。只不過因為我當時不在場……當然了,我相信大家 一定是絞盡了腦汁去做這件事的。”

"那就請相信我吧。阪崎先生,您不知道我們吃了多大的苦, 不光是體力上的,還有精神上的。”關谷看也不看阪崎,逕自說道。 接下來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露出了幾許不安,“連我都有這種 感覺.那麼完成最後步驟的俊介和藤間先生所遭受的折磨,簡直就 無法計算了。“

阪崎默默地點著頭,用手擦了一下鼻子。 “那個湖的湖心是很深的,”藤間說,“聽說最深的地方有20 米,至少不會因被沖走而顯露出來。另外也從沒聽說那個湖曾經幹涸過。“

"那樣就沒問題了吧。”阪崎小聲說。

"請問……“這回阪崎的妻子君子說話了,“如果員警問到孩子們.該怎麼辦?

所有人都一齊看著她,有幾個人屏住了呼吸。 “你說的怎麼辦是指哪方面?“藤間(以笑非笑地問) “如果警察知道高階小姐來過這裏,會不會向孩子們打聽呢? 那樣的話我們應該釆取什麼措施呢?

“那沒什麼吧,"關谷靖子馬上答道,“孩子們最多也就是說,吃晚飯時來了個不認識的阿姨,然後她去哪里就不知道了。” 關谷和一枝點頭贊同。

“只那樣當然好.可是會不會有哪個孩子看見或聽見了什麼, 不小心都告訴了員警?

大家一起沉默了好一會兒.藤間把身子猛地往後一仰:“是啊, 還有這個可能哪。” 所有人都望著他。

“就是說有這種可能:孩子們知道什麼對我們不利的事情,比如看見了我們處理屍體時的行為,他本人可能並不知道我們在做什 .可能會不自覺地把他看到的都告訴員警,也許會有孩子說,那天晚上看見爸笆他們半夜開車出去了.等等一君子夫人.您說的 是這個意思吧? ”藤間繼續用很快的語速說.“不過他們應該不會 看到我們犯罪的過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