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17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阪崎一走,俊介立刻追了出去.藤間和關谷也跟了出去。 追到阪崎的房門前.從屋內傳來他憤怒的聲音:“總之趕快給我收拾東西,我一分鐘也不想再待在這兒了!

“你先別那麼急行不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困惑不解 的君子的聲音,

"你還有時間問這問那的.火都燒上房了,你還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我才問你是怎麼回事啊。”

俊介沒敲門就迸了屋,君子坐在床上詫異地看著他,阪崎正將 一隻大旅行包放在地板上。

"你幹什麼?不知道隨便迸別人的房間是很不禮貌的嗎?“阪崎厭惡地說。

俊介一言不發地看著蹲在地板上的阪崎.藤間和關谷也跟了進來。

“阪崎先生.請您冷靜一些,先聽我們把話說完。“

 “我不想聽。君子.你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嗎?殺人了!有人在隔壁屋裏被殺死了!那個女孩子……高階小姐,她被殺死了, 被美菜子殺死了!”

君子瞪大了眼睛,滿臉恐懼地看著俊介。 “他們為了不讓警察發現.還把屍體扔掉了!扔在那個湖裏, 姬神湖!其他人都參與了!這不是瘋了是什麼?真不明白你們這些人是怎麼了!

“所以說事情很複雜,請聽我們解釋。“ 關谷試圖勸他冷靜,但是阪崎擺著雙手連連搖頭, “有什麼好解釋的,我知道你們的關係不是一般的好,那也不 至於到這個程度吧!關谷先生.您心裏也滑楚得很吧,這是殺人,是嚴重的犯罪!碰到這種事,不是理所當然要報警嗎?“他把憤怒 的目光轉向俊介.“都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還把麻煩帶到這裏來!你們的事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憑什麼要把我們也拖迸來. 到你老婆和情人的糾紛裏?

俊介低下頭小聲說"對不起。”

大概是聽到了爭吵聲,其他女士也上來了。看到美菜子.阪崎 更是豎起了眉毛。

“美菜子夫人,你,你,你應該去自首,你沒道理不自首. 必須去自首

美菜子什麼也沒說.為難地看著藤間。 “孩子們呢? ”藤間問一枝, “剛才已經回租的別墅去了。“

“是嗎……阪崎先生.我有個請求.只請您再聽我們解釋一次。”藤間央求阪崎。

“還讓我聽什麼?喂,君子,你磨蹭什麼呢,趕緊準備離開這 裏!另外趕緊給那邊打個電話,說我們過去接拓也! ”阪崎把衣櫥 裏的衣服胡亂塞迸了包裏。

“看來沒辦法了,我們先下去吧。“藤間對俊介說。 “可是……” “先下去再說吧。”

藤間把手放在俊介的背上,幾個人離開了阪崎的房間。依然可 以聽見房間裏阪崎的咆哮,

除了阪崎夫婦,所有人都回到了客廳。

最先說話的是關谷:”這樣解釋,他還是不能理解。"

“可我們必須說服他,”藤間說,“必須請求他幫助美菜子。”

“嗯.話是那麼說……"關谷撓著頭。

俊介一直站著,先是按住太陽穴,之後看了看妻子~

“不過,他說的一點也沒錯.本來就應該報警,那樣的話……”

“你是說讓美菜子去自首嗎? ”關谷靖子問。

“這樣做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俊介,事到如今已經無路可退了。”藤間像是發出贅告一樣說。 “法律上的事,我雖然不太懂,”俊介說,“雖然我們可能因為 拋屍而被判刑,但如果現在向蒈察坦白.並闡明是因為一時害怕才 那麼做的,估計也不會判得很重吧?

“你和我們的罪可能不會很重,"關谷靖子瞪著俊介.“可美菜 子怎麼辦?她是殺人罪!那樣也無所謂嗎?你別忘了.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的。”

"靖子!

雖然有丈夫提醒,靖子還是無法克制自己。 “不,讓我說下去,俊介現在覺得美菜子被逮捕也無所謂.被判死刑也無所謂,一定是因為她殺了他年輕的情人,他恨她,”

“你拉倒吧! ”關谷用手按住妻子的肩膀。她終於沉默了,不過還是對俊介怒目而視。

俊介把手插迸褲袋裏,身體靠在了牆上。美菜子始終低頭站 著。所有人都默默無語。

樓梯上傳來噔噔噔的下樓聲。“快點,”阪崎大聲喊道。 關谷趕緊沖出了客廳。俊介也想跟出去.不過他的手腕被拉住 了,拉住他的是藤間。

“你和美菜子呆在房間裏,只有我們去和他們說比較好。“

“可是……”

“他一看見你們就會激動的。放心吧。只要把事情詳細地說清 楚,他們會理解的。”

藤間向美菜子也點了一下頭.出了客廳。關谷靖子和藤間一枝 也跟了出去。

俊介搖著頭.坐在桌子前,掏出了香煙。

客廳裏可以聽得到阪崎的聲音,聽得出他最終還是拉著妻子出了門.接下來是藤間等人追出去的聲音。

“我們還是回房間裏比較好吧?“美菜子說。 "在這裏不是很好嗎?

"但是藤間先生可能會把阪崎先生追回來,要在這裏談話。” 俊介歪起嘴角,把剛點著的香煙在煙灰缸裏碾滅。

“我覺得是沒有用的。”俊介站起身來。 回到房間裏.兩個人一句話也沒有說。美菜子坐在床上.愣愣 地盯著地面,俊介則站在窗邊.望著窗外漆黑的森林。 樓下有聲音傳來,美菜子出了房間,馬上又回來了。 “阪崎先生他們好像回來了。“

“只不過是回來而已,”俊介說,“要想說服他是不可能的。” 美菜子什麼也沒說.又坐回了床上。俊介來到另一張床邊,和 美菜子相對坐下。他把左手繞到右眉上,捏著右臂與盾膀相連的部 位,皺起了眉頭。

“那裏還那麼疼嗎?

“不,工作時疼.現在疼可能是因為緊張的緣故吧。”他繼續 探著。

"我幫你揉吧。”

“不用了,”俊介停下手來,“對方是藤間吧。” "啊? ”美菜子抬起頭來。 “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藤間吧? 美菜子莫名其妙地歪著脖子:“你在說什麼呀? “不用裝糊塗了,我全都知道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有 男人?

“你在說什麼?這怎麼可能?

“今天藤間已經向我坦白了,他說他被你迷住了,還覺得你充 滿女性魅力。”

美菜子搖頭,輕輕地攤開了雙手:"你在說什麼?我根本不明 白這是什麼意思。你和藤間說了些什麼?

 

“我以前打開過你的包,不是為了窺視你.而是想找些零錢,結 果發現了意想不到的東西.保險套。我看了這東西會怎麼想.你應 該知道吧?“

美菜子微微地張了張嘴,吸了口氣。

“怎麼了?想辯解是嗎?好,我聽著,只要你能做出合理的解 釋,"俊介張開雙手。

美菜子把剛吸的氣又吐了出來.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氣一樣, 垂下了肩膀。

“是嗎……你看到那個了。” “你不想做出解釋嗎?

“解釋? ”美菜子直勾勾地盯著丈夫,“我覺得解釋沒有什麼 意義。“

“為什麼?“

“就是說我已經準備背叛你了.這是事實。但那和花心不是一 回事。對方也不是藤間先生。”

“不是花心,那就是真心嘍。藤間都已經承認了.他還說嫉妒 我可以獨佔你,”

“不是藤間先生,我不是說過了嗎!另外,我和那個人也沒有 發展到那個程度?’

“藤間好像不是這麼說的。”

“那你再問他一次好了.你去問問他和我有沒有肉體關係好了!

“不是他還能是誰?你帶著保險套是想和誰在一起? 面對他的質問,美菜子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男人可真是奇怪!明明自己在外面明目張膽地沾花惹草,發 現妻子做同樣的事卻要發怒。”

“那不是發怒,只是問一問。“

“我也回答過了.我沒有見異思遷,所以.我無法告訴你對方 是誰。”

“你剛才不是已經承認準備背叛我了嗎?所以我才問你,要和 誰發展那種關係!”

“他是……”她搖了一下頭,“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不管在哪里和什麼人都行嗎?只要可 以報復我就行了?

“報復你?真可笑。”美菜子露出可怕的目光,只有嘴角浮現出 一絲微笑.“那有意義嗎?要報復,我也不會現在才報復。你以為 你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嗎?和你在一起的不只有高階英裏子一個 人,在她之前你已經和其他女人有關係了.但我一直都忍過來了, 因為我一直以為.你肯和帶著孩子的我結婚,就已經很不錯了。更 重要的是,從章太的角度考慮.我不想在家中製造風波。

 

“你這不是自相矛盾嗎?難道你想說背叛丈夫不會在家裏引起 風波嗎?“

“所以

通過喉嚨的動作,俊介注意到美菜子咽了口唾沫. 繼續往下說,“那時我己經做好和你分手的心理準備。“ “這真是個不小的心理準備啊。“

“你不也想和我分手嗎?這一點我很清楚。連章太也意識到我們的關係已經惡化到極點了,所以他也很苦惱。我認為與其如此,還不如回到只有母子二人的世界。”

 

“那你為什麼要殺死英裏子?

聽了俊介的話,美菜子臉上的表情凝固了.像是演“能樂”(一 項傳統的日本藝術形式,演出者都帶著沒有表情的白色面具)時用的面具一樣。她看著俊介,慢慢地閉上眼睛,之後又 睜開。

“是啊。當她提出要我和你分手的要求後,我要是答應就好了. 把你奉獻給她。

俊介從床上站了起來。這時.傳來了敲門聲,不等他回應. 開了.關谷靖子探進頭來。

“藤間先生他們想請您下去。有很多事想和您商量。” "反正阪崎先生都已經回去了,已經完了,全完了。”俊介絕望 地說。

“不,不是那樣的。”靖子看了一眼美菜子,又把視線轉回俊介 這邊。

“阪崎先生他們也在。” “還在?他們?”

“對。所以不管怎樣,凊先到客廳再說吧。”說完,關谷靖子先 下樓了。

俊介輕輕咂了咂嘴。

“一定是想讓我們也過去低頭求他們。說實話,我覺得這是一 種愚蠢的舉動。真拿他們沒辦法,先下去吧。” 美菜子默默地跟在後面。

來到客廳裏,阪崎夫婦正並排坐在桌子前。藤間和關谷兩對夫婦圍坐在他倆旁邊。

俊介和美菜子背對著門站住。

和剛才相比,阪崎像換了個人似的,一下子變得老實了。他抬 起臉來,瞥了俊介一眼,馬上又把目光投回桌面。

“我剛跟阪崎先生解釋完。“藤間先說話了 “您所說的解釋是指?

“就是我捫下決心保護美菜子的整個經過。最終……“藤間說 到這裏,把臉轉向了阪崎夫婦,“阪崎先生他們也決定幫忙。” 俊介向前邁了一步,交替地望著阪崎夫婦二人, “是真的嗎? "剛才他們都已承諾了。”

沒等俊介說什麼,阪崎己抬起頭來說:"剛才失掉理智了,實在非常抱歉。我只想到了自己……說了許多失敬的話,那都是因為 太激動而隨口說出來的.請您原諒。”說完他低下了頭。而他的妻 子則一直在旁邊低著頭。

“啊,不,那倒沒什麼。倒是您真的願意這樣做嗎?您可說過 這樣是犯大罪呢?’

"聽了藤間先生的解釋.我就明白了,保護美菜子,其實也是 為了我們自己。並且我們也不想看到美菜子夫人被警察抓起來啊。” 說完,他帶著一臉抱歉的神情對著美菜子,“美菜子夫人,都是我 們不好。我們並沒有惡意,所以希望您不要恨我們。” “怎麼可能恨……“美菜子的話說到一半就消失了。 “這樣一來,我們的合作陣營就算是固若金湯了。”藤間說,“只 剩下津久見老師了.他一直都和在孩子們一起,應該是什麼都不知 道的。只要我們八個人保持口徑一致.就不會被警察懷疑。”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