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殺人案 17

03.14.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到姬神湖時太陽已經完全落下去了,該吃晚飯了。在路上.藤間的手機只響了一次,是一枝打來的,藤間說了句“一切順利,不 用擔心"就掛斷了。

一進別墅,就聞到了一股咖喱的香味。 客廳裏,剛吃過飯的孩子們在和津久見一起做遊戲。廚房裏, 三個女士在洗碗。阪崎夫婦和關谷都不在。

“回來啦。吃過飯了嗎? ”藤間一枝問丈夫。 “在路旁的餐館簡單吃了些。關谷先生他們呢? “咦,剛才還在呢。” “君子夫人呢?“

“她應該在房間裏吧,她看起來好像有些累了。” 門口有聲音,接著傳來腳步聲.客廳的門打開了,關谷走了進 來,交替看了看俊介和藤間:“回來了。況如何? “還行。總算辦完了。”藤間答道。 “是嗎。”關谷垂下了雙眼。

 

"怎麼了?” “其實是出了點麻煩。” “什麼麻煩?”

“請過來一下。”關谷走出客廳,俊介和藤間一起追出來。關谷 來到自己的房間裏。

“阪崎先生他?”聽了關谷的話,藤間的臉變了形,“你是,說 他看見了我們?

"嗯,吃完飯後,他邀請我去散步.對我說了這些話。看樣子 他很迷戀高階小姐,今天上午騎山地車去了湖邊賓館,他說他看到了你們兩個,還說看見美菜子從賓館裏出來。

“這下可不好辦了。“藤間抱起胳膊,又咂了咂嘴,撓著額頭, “這麼說來,我們從這裏出發時,和他碰了個正著,那時他應該是 剛從賓館往回走吧。”

關谷先生是怎麼回答他的? ”俊介問。 “他似乎覺察到昨晚這裏發生了什麼。當然他並不知道實際上 發生了什麼。他可能只是懷疑我們背著他一個人搞什麼娛樂活動。”

“這個蠢貨.真服了他。”藤間吐出了幾個字。 “本來就沒有他想的那回事,我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可他還 是半信半疑的樣子。怎麼辦?這樣下去.我擔心他會去追問美菜子 夫人。“關谷看著藤間和俊介的臉。

藤間臉上還是一副苦澀的表情。不知從何處飛來一隻小蠓蟲, 繞著螢光燈飛來飛去,偶爾發出撞到燈管上的聲音。 “我去跟他說。“俊介說。

那兩個人一齊看他。

“事到如今.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將來員警問到阪崎,如果他把這事說出去,我們就會全部露餡。

“也是,只能這樣做了,"藤間也沒有表示反對,"不過他不像是那種能夠嚴守秘密的人,我心裏還真有些不安。況且.連他肯不 肯幫忙還不知道呢。“

“我這就去和他說。阪崎先生在哪個房間? "請等一下。最好不是由俊介先生直接和他說,還是讓我來和 他解釋吧。"藤間說。

“不,是我妻子犯下的錯.讓我來說吧。我覺得這也應該由我 來說。”

“你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但這種事還是由第三者來說比較好, 如果把我們同舟共濟的經過都講給他聽,我想,是可以取得他的理 解的。”

“俊介,我也覺得,那樣比較好。”關谷也說,“就交給藤間先生吧”

俊介深深地吐了一 口氣.看了看兩個人的臉.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我不說.但請允許我也在場,我想這也是我應盡 的義務。”

“可是……”

“拜託了! ”俊介低下了頭。 沉默了一會兒,藤間說:“好吧。“

"俊介的話也有道理。那麼,關谷先生,可不可以麻煩你把阪崎先生叫來?我覺得在這裏說比較合適如果關谷先生覺得這裏不方便的話.換個地方也行,"

“沒關係,就在這裏吧,我這就去叫他。” 關谷出去後,藤間點了一支煙。 "那麼,怎麼開口呢? “阪崎先生一定會很吃驚的。”

“那是必然的。”藤間吐了口煙,注視著煙圈悠悠地飄向半空。 阪崎在關谷的指引下走了進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看著藤間 和俊介。

“大家都在啊。“

“您這麼累了還喊您來,實在是抱歉。“藤間說。 阪崎在藤間和俊介對面坐了下來。 “有話要跟我說?大概內容.我也猜到了。” “喚,您說是什麼內容呢?

“昨晚這裏有活動.我猜.就是經常開的那種晚會吧,但是美 菜子夫人不想參加.她就自個兒到外面去住了.碰巧髙階英裏子 小姐也住在賓館裏.美菜子夫人就去了那家賓館。

難道我說的不 對嗎?

聽了他的話,俊介直眨眼睛,交替地望著阪崎和藤間。 “不,阪崎先生,我完全沒有聽懂您說的話。您說的晚會是什 麼東西啊? ”藤間笑著說.表情看起來有些僵硬。

 “不用在我,掩飾了,並木先生也知道吧? “阪崎先生,您的理解大錯特錯了 ,我們想和您說的不是這樣 的事,完全是另一回事 ‘‘另一回事?

“對,更重大的一件事。或許應該說,是一件棘手的事,”藤間 舔若嘴唇,“事情是這樣的:昨天夜裏,這裏有一個人失手將另一 個人殺死了。”

一瞬間,阪崎的臉上一片茫然。沒等他說什麼,藤間接著說: “死去的是高階英裏子小姐,殺死她的是美菜子夫人。”

阪崎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藤間就把昨晚發生的事輕描淡 寫地講完了。不知是不會說話了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阪崎一直一聲 不吭地聽著,俊介注意到.他的太陽穴上滲出了急汗。

說到處理屍體這部分時.藤間停頓了一下,做了個深呼吸,接著往下說,

“以上就是整個事情的經過。這件事我們必須堅持到最後,所以無論如何都希望得到阪崎先生的協助。“

“想讓我成為同案犯? ”阪崎終於開口了,聲音很小。 “拜託了!“俊介也央求道。

之後.是一陣沉默。俊介一直低著頭.不淸楚阪崎是怎樣的 表情。

“……我拒絕。

廣阪崎終於小聲說。俊介抬起了頭。 阪崎面紅耳赤。

"我們為什麼非得幫你們做那種事不可?這可是大罪.不是鬧著玩的。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趟這個渾水的。” "可是阪崎先生,這件事……” 阪崎不聽藤間要說的話,站起身來

“我要回去了,現在就離開這裏,帶君子和兒子回家,開什麼 玩笑.簡直難以罝信!

 ”阪崎疾步走出了房門。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