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慘案 5

03.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您夫人身體好像不大舒服。您不用照看著她嗎? 阪崎拉開果汁的拉環。半邊臉擠出笑容:“她老是那個樣子,自 從動過手術.就經常生病,我己經習慣了。“ '手術?

“是惡性腫瘤,子宮和卵巢都切除了。” 英裏子做出“啊"的口形,坐到椅子上,和阪崎中間隔著桌子 “那可真夠您熬的,妻子不能像正常女人那樣……” 阪崎皺起眉頭喝了口果汁.打斷了英裏子的話:“剛才的問題, 你還沒回答我呢。”,   

"剛才的問題?

“有沒有帶到這裏住的合適人選? “哦,怎麼說呢? ”英裏子又是微笑。

藤間的別墅裏,除了阪崎夫婦,所有人都圍坐在客廳桌子四 周,津久見站著,環視著大家的臉。

“接下來想跟大家談談時事問題的對策。說到時事,並不存在 時事問題這一科目。時事問題和歷史、地理、社會問題等巧妙地結 合在一起,所占分數並不高。但是知道這種問題的孩子就一定能得 根本不用費什麼腦筋’比的就是知識儲備。

所以這部分的分數 應該作是勢在必得的。”津久見端正的臉上基本沒有表情,像個 播音員一樣口齒清晰地講著,“如果在家裏有吃飯時看電視的習慣, 一定要儘量看新聞節目。如果節目和吃飯時間配合不上,可以先把節 目錄下來,吃飯時再放。不光要放給孩子,而是應該全家人一起. 把新聞當成話題討論。這樣做,孩子就會印象深刻。如果有些話孩 子不懂,請當時就解釋給孩子聽。"

俊介強忍住哈欠,在桌子下看了看手錶,840分。離高階英 裏子和他約的時間不到兩個小時了。

“給孩子解釋,我有能力嗎? ”藤間一枝心裏沒底地問。

“那就請平時加強學習,直到能做到為止,”津久見不假思索地 答道.“萬一真的答不上來。也不要往後拖,一定要當時就弄清楚。 關於時事的問題,多看幾遍報紙就應該明白得差不多了。"

習班老師的話,聽得家長們直點頭。俊介也做出記筆記的 樣子。

"看來,我們得把今年發生的重大新聞好好整理一下。”藤間看 著妻子說。

“這一點固然重要,但是更應該注重從現在起到年底這段時間 的新聞、因為升學試題要在最近一段時間才出。出題的人也是人, 都喜歡把最新發生的事加進去。”

"原來如此,題要最近才出啊。”藤間嘟嚷著“旁邊關小聲咳 嗽了一聲。

等津久見把話說完,時鐘的指標已經指向了9點多。 俊介在美菜子耳邊輕聲說:"想不到家長也要開學習會。” “這有什麼值得奇怪的。"

“那倒是,沒什麼值得奇怪的,只是聽他說話的語調,讓我忍 不住想到營業顧問。實際上內容很空泛,他倒說得煞有介事,聽的 人也以為他說的很重要。"

沒等俊介把話說完,美菜子站了起來:“老師.您辛苦了. 去給大家沖咖啡。”說著向廚房走去。

“啊,不用了,我不喝了。”津久見輕輕地擺擺手."我得回去 看孩子們。”

“喝杯咖啡沒關係吧? ”藤間也勸道。

“不了,真的不用了.謝謝大家的好意。"他轉身向外走去.

“我也不喝了,剛在房間裏喝完。”關谷說完,也先離開了。 兩三分鐘後.津久見又回來了. 一副驚訝的表情 “怎麼,老師,您落了什麼東西嗎? ”美菜子問。 “我的鞋不見了.而且只少了一隻! “鞋不見了?還只是一隻? ”藤間半笑著說,“是阪崎先生穿錯 了吧?不過只少一隻,有點奇怪呀

所有人都來到門口。俊介也跟著過來。 門口整整齊齊地擺著男式皮鞋和女士涼鞋,而離這些鞋不遠, 有一隻孤零零的鞋.是左腳穿的翻毛運動鞋。

“啊,真的.好奇怪。”美菜子跟在俊介身後說。 “是不是跑到鞋櫃下面去了? 一枝伸著脖子往鞋櫃下面看, "好像沒有啊。“

“奇怪了,也不可能是阪崎先生穿錯了啊。”藤間又把剛才的話 重複了一遍。

“也不大可能在外面吧?“關谷靖子側著頭.穿上涼鞋.出門 去找。

“您確定是脫在這裏了嗎?“俊介問: “確定,而且左腳這只還在這裏呢,這一點是不會錯的。” 藤間夫婦開始重新檢査鞋櫃,美菜子也到外面去找,俊介也跟 在後面。

庭院裏展開了一場找鞋行動。關谷靖子等提著手電筒,到稍遠處 的草叢中去搜。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津久見在後面說。 “怎麼會出這種事呢?或許是野貓叼走了? ”美菜子一邊用掃帚撥開草叢.一邊說,

“這一帶有野貓嗎? ”關谷靖子沿著別墅前行.“就算有,它也 不會開門啊。”

“是孩子們的惡作劇吧? ”俊介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可能 是在回那棟別墅的路上故意藏起來了。“

“他們怎麼會幹那麼幼稚的事呢? ”美菜子反駁。 "他們本來就是孩子嘛。”

“我的意思是,他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程度的孩子。” “是嗎? ”俊介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 關谷靖子發出“啊”的一聲,在草叢中彎著腰的她提著一隻運 動鞋直起了身子:“津久見老師,是這只吧? “啊.沒錯,就是那只,”

“怎麼跑這裏來了呢? ”美菜子一臉惘然地看著俊介。俊介把 手向兩邊一攤。

“嗨,找到就好,謝謝大家了。”津久見低下頭,把剛找到的運 動鞋套到右腳上,

“找到了嗎?“還在門口處的藤間問道,“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以前可從沒出現過這種事。”

“還是野貓幹的吧。那大家都子裏去.外面有點涼了。” 聽津久見這麼一說,俊介等人都進了別墅。不過津久見沒有進 .他就地穿上左腳的鞋,低下頭:“給大家添麻煩了。明天見。” “晚安。”所有人一起目送補習班老師回去。

俊介回到自己的房間裏,開始做外出的準備。又等了5分鐘左 .他下了樓梯。美菜子正在客廳裏同藤間說話,看到俊介下來, 張口問:“幹什麼去,這麼晚了穿成這樣?

“遇到了點麻煩事。”俊介做出一副苦澀的表情.“前兩天製作 的宣傳片帶子出問題了.沒辦法,現在得趕過去。“

"趕過去?工作嗎?這個時候? ”美菜子把眼睛睜得圓圓的, 其他人也一臉驚異。

“我想在明天中午之前把事情辦妥。,,俊介對著藤間等人低下 頭,“因為出了這麼個急事,才來一會兒又得馬上離開.實在是抱 歉。我先告辭了。”

“沒關係,碰到這種情況也是沒辦法的事。”藤間說。 美菜子接著囑咐:“路上小心.晚上車不好開。” 俊介再次點頭道了聲謝。

出了門,俊介發現只有自己的鞋子整齊地擺在那裏。其他人的 鞋都不見了,

“是一枝夫人收拾的。”美菜子說,"因為津久見老師的鞋子丟 過,所以她有點擔心。其實本來沒什麼大不了的。” “噢,是這樣啊。”

藤間夫婦送他到門口,藤間答應跟其他人解釋。美菜子跟俊介 走出了別墅。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