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密謀 6

03.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到底是怎麼回事? ”美菜子問。 "什麼怎麼回事? “為什麼這個時候回去? “剛才不是跟你解釋了嗎,出麻煩了。” "可是以前從沒出過這樣的麻煩,那到底是什麼麻煩? “跟你說你也不明白,”俊介鑽進車裏,繫緊安全帶,起動車子, 忽然又搖開車窗.“我爭取明早之前把問題處理完,然後就回來。” 美菜子一句話也沒回答,只是沉默地看著丈夫的臉。俊介關上 車窗,開車出發了

出了別墅區又行了幾十米後.一塊寫著LAKESIDE HOTEL” (湖邊賓館)的招牌映入了眼簾。那是一座玲瓏雅致的建築,不過 門前的停車場卻很大,儘管已經停了二三十輛車,仍有一多半的空 位。俊介將車停在一角.拎著上衣走向賓館。

穿過兩重玻璃門.左側是服務台。服務台前面是大廳。向大廳 深處望去.可見一個開放式的休息室,裏面客人很多,很熱鬧。 俊介選了一個可以清楚地看見賓館入口的位置坐下,點了杯威士忌蘇打。隨後又從上衣口袋取出香煙,用ZIPPO點著.深深地吸 了一口,吐出來的灰色煙圈飄蕩在燈光照射著的半空中。

威士卡蘇打喝到一半左右時,俊介取出錢包,翻看衣服口袋, 裏面塞有駕駛證和影片租借店的會員卡.另外還有露出一角的保險套,他又把錢包放回衣袋,接著吸了口煙,又喝了口威士蘇打潤了潤喉嚨。

第二杯威士蘇打喝了一口,俊介看了看手錶.已經快11 .還不見英裏子,周圍的客人已經開始散去,俊介又點了一支煙。 又等了5分鐘.他掐滅香煙.站起來:煙灰缸裏的煙蒂已經堆成小 山,儘管己經倒過兩次。

俊介走出休息室,拿出手機,打給“ET. 一個讓他今天聽了 無數次留言服務的號碼。不過這次打通了,呼叫的聲音傳入耳中。 電話響了 10次以上英裏子也沒有接。俊介掛掉電話,看著液 晶螢幕,又按下重撥鍵。顯示出的名字的的確確是“ET”。就這樣 稍微等了一會兒.活筒裏的聲音又變成了留言服務。俊介咂了咂 嘴:“她到底想幹什麼?“

休息室要關門了,服務員已開始清理場地。剩下的客人也都三 三兩兩地散去了。有人進了賓館的電梯,有人出了賓館。俊介歎了 口氣,也走出了玻璃門。

回到車上,俊介又打了一次電話,還是留言服務。他雙手交叉 抱著頭,向後仰起身子,重重地歎了口氣。

他撥了另一個號碼,四次呼叫聲後,電話接通了。 “你好,我是藤間。"電話裏傳來藤間一枝低沉的聲音。 "你好。這麼晚了實在不好意思,我是並木。” "啊,並木先生……發生了什麼事嗎?“ "美菜子在嗎?“

 “嗯……啊.她在。叫她接電話嗎? “那就麻煩您了。啊.先等一下,請問高階出了什麼事嗎? “你是說……髙階小姐嗎?她不在這裏啊。” “那您知道她在哪里嗎?我一直跟她聯繫不上。” “這個……” 一枝沉默了一會兒,說,“還是先把電話交給美菜 子吧。”

“好的”

俊介一直把手機貼在耳邊.盯著賓館的入口。髙階英裏子還是 沒有出現。

“喂。”電話另一端傳來美菜子的聲音.比平時低沉了幾分。 "啊,是我。” “怎麼了?

“是這樣。剛才我接到電話.說問題己經解決了.所以我打算 這就回去。”

“你是說回這裏嗎?

“對。我是快上高速時轉回來的.估計再有10多分鐘就到了。” 美菜子沒有回答。

“你怎麼了?“俊介問,“是不是不想我回去?“ "不是。倒沒那個意思……只是覺得有點突然。” “就這樣了,幫我和其他人打聲招呼吧。” “知道了。”

“拜託了。”掛掉電話,看了看手錶,1110分。 一直等到1120.還是沒有看見英裏子,俊介這才發動車子往回去的路上

藤間的別墅,每個房間都燈火通明。 俊介按下門鈴,又等了一會兒,才有人來開門。 “您辛苦了。”藤間站在門口,臉色冰冷地看著俊介。 “美菜子跟您說明情況了吧? ”俊介問。 “嗯,說是問題解決了。”藤間冷冷地說。 “我說走就走,說回來就回來,實在是太隨便了,真是非常抱 歉。”俊介低下頭去。

“別那麼說,藤間沒有看俊介,直接把門鎖上了。 不知什麼時候,關谷夫婦和藤間一枝也來到了門口。俊介看著 他們說:“對不起,打擾大家了。”

但是誰也沒有回答。所有人都陰沉著臉,低著頭。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美菜子……美菜子在哪兒?

關谷靖子好像吸了口氣,俊介把目光轉向她.她低頭翻眼看 俊介。

“她在客廳裏。“ “她在做什麼事嗎? “沒有。”靖子又低下頭去。

“俊介先生,"藤間對他說話了. “您先到夫人那兒看看吧。” 俊介看看藤間,又掃視了一眼所有人的臉.然後脫掉鞋子,穿 過走廊,打開客廳的門。

一看,客廳裏好像沒有人。但不是那樣的。俊介走進客廳裏, 發現美菜子蜷縮在桌子的陰影中,抱著膝蓋.雙手捂著臉,

"你在那兒幹什麼呢?

聽見俊介說話,美菜子緩緩抬起頭來,眼淚已經把眼圈周圍的 妝沖掉了.此外,右手腕上還纏著繃帶。 “怎麼了?怎麼受的傷? 美菜子只是用呆滯的目光向上看著俊介。 “我來說吧。“俊介身後有人說話。 是藤間他們進來了。 "其實是剛才……”

“等一下! ”美菜子打斷了藤間的話.“我來說。”她看似非常 疲憊地站起身來,繃帶裏還滲著血。

“到底怎麼了?發生什麼了? ”俊介問藤間他們。 “還是我來說吧。你過來。”說完美菜子出了客廳,俊介緊隨 其後。

上了樓梯.美菜子在分配給他倆的房間前止住了腳步。她握住 房門的把手,回頭看著俊介,“希望你不要害怕。”

俊介咽了口唾沫。藤間和關谷等人也從後面跟了上來。 美菜子把門打開了.但是她沒有要逬去的意思,她只是對俊介 說:"發生了什麼事,你親眼確認一下吧。”

俊介從美菜子身前經過,踏進了屋。就在那一瞬,他“啊”地 大叫了一聲。

床邊倒著一個女子.一身無袖連衣裙是那麼眼熟。“英里 子……”俊介來到離她兩三步的地方,止住腳步,他的身子開始 顫抖。

高階英裏子眼睛睜著,直直地望著空中。她頭下的地毯被染成一片黑紅。露在外面的肩膀和手臂都沒有了血色,

俊介用手把嘴捂住.痛苦地沉吟道:“怎麼會變成這樣……“ 美菜子來到他旁邊,像他一樣向下看著英裏子,喃喃而語: “是我殺的。”

俊介看著妻子的側瞼,凝視了許久,擠出一句話:“你說麼呢?

美菜子像機器人一樣遲鈍地轉過頭來:“我說是我殺的……這 個人……我敲她的頭,把她打死了……“ “為什麼,”俊介的聲音變得嘶啞

“俊介先生.事情很複雜.請冷靜地聽美菜子把話說完。”藤間 在身後說,

“我怎麼可能冷靜! ”俊介看了看英裏子的屍.又看了看妻 子的臉,使勁搖了一下頭。

“先下樓吧.在這裏會把君子吵醒的。”關谷說, “對啊。並木先生和美菜子夫人也到下面。說吧。”藤間表示贊同。 關谷靖子攙扶著美菜子,把她帶到走廊,俊介也跟在後面. 在走出房門前又回了一次頭。英裏子旁邊是摔壞的臺燈.一些碎陶 片上還沾著血。看到這裏,俊介再次渾身發抖。

回到客廳裏.關谷靖子到廚房去沏咖啡。介和美菜子坐下.

夾著桌子的一角。藤間夫婦也一同坐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