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邊兇案 2

03.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雖然藤間長得很敦厚,但說話的語氣充滿了自信。 俊介低聲應和著.撩了撩額前的頭髮:"看來藤間先生對自己 孩子的學習能力很自信呀。”

“呵呵丨我只是期待.期待他比一般的孩子學得好一點。” “我對章太也充滿期待。”美菜子插嘴說。

“我也一樣”她旁邊的那個英俊男人說。 “既然如此,就該努力把期待變為現實啊。”藤間輕輕揮了揮握緊的拳頭.“反正我們也有錢這麼做”

俊介和美菜子到二樓去收拾自己的房間。藤間嗤笑道:"真是不開竅。原本聽說是個藝術家,還以為是個思維比較靈活的人呢。”

“說孩子應該在更寬鬆的環境裏成長,真服了他了.還覺得學校裏補習也不錯 ”阪崎也露出苦笑。

“這樣看來,美菜子的抱怨也是理所當然的。她丈夫的‘寬鬆 環境’論.只不過是逃避責任罷了廣藤間喝幹罐裝咖啡,把咖啡罐在桌上磕得當當的。

“唉,不管怎麼說,這孩子不是……“一枝看著阪崎,阪崎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臉上留著苦笑。

“你是說,章太不是他的親生兒子?“藤間問。

“嗯。我覺得很可能和這個有關係,他肯定是懶得管這孩子的事了,

“那樣他不能閉嘴嗎,章太不還有美菜子這個親媽嗎。”

“美菜子根本沒想到他會參加這次活動。”阪崎說。 "那是什麼風把他吹來的呢?

 “可能是心血來潮吧。”

“也可能是故作姿態,想向美菜子證明.自己也不是不管兒子。"藤間伸手去拿放在凸窗窗臺上的煙和煙灰缸,抽出一根香煙,在煙盒上頓了頓.“另外,”他點著火,吐了口煙."藝術指導到底是做什麼的?

藤間給俊介安排的房間有八張榻榻米那麼大,有兩張單人床, 牆邊是一張兼具整理櫃功能的小桌子.桌上擺著一盞陶制臺燈. “我們一家三口在這兒睡嗎? ”俊介問美菜子。

“章太在那邊睡。”美菜子說。 “那邊?你是說,他睡在上課的別墅裏?“ “對。別忘了這是集訓,不是家庭旅行。如果他和我們在一 .能和其他孩子步調一致嗎?“

“只有孩子們在一起?

"還有津久見老師。另外還有一個值班的家長。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阪崎先生值班。別擔心,不會讓你去的。

“是嗎:俊介用指尖撓了撓臉頰。

美菜子在一張床上坐了下來。 “不過話說回來.真沒想到你會來。" “是嗎?”

"昨天我還想著.你不過是心血來潮。”

“難道我不能來嗎?

"那當然不是,我只是覺得太意外了。你以前一直對章太升學 的事不聞不問。不過你能來,我很髙興。希望你多瞭解一些升學考試的事。

藤間先生剛才說的話,對你沒有什麼啟發嗎?

“你們的解釋,我是聽懂了,不過要讓我一下子理解.我還做不到。”

“誰也沒想讓你一下子理解。你就保持沉默,守護著我和章太就行了。”

“保持沉默?好吧。”

俊介向窗外眺望。透過樹枝,道路依稀可見。 “其他人都在哪里呢?不是還有一對夫婦嗎?

 ”關谷夫婦去租來的別墅了,應該正在幫津久見老師作一些雜務吧。

來之前就商量好了,每家家長輪流幫助津久見老師工作。我應該告訴過你的……”

“啊,想起來了。“俊介朝美菜子擺手。 兩人出了房間,下了樓梯。門口傳來了門鈴聲。

“是靖子他們吧?門好像沒鎖呀。”

美菜子去開門,俊介進了客廳。客廳裏藤間和阪崎正下著象棋,一枝不在。

俊介正要在阪崎旁邊坐下,客廳的門開了。

“喂,你公司的人找你來了。”美菜子喊道, "找我的? ”俊介指了指自己,"誰?

還沒等美菜子回答.她身後出現了一個年輕女子,高挑的身高,長髮披眉。

“下午好! ”女子低下頭.笑容滿面。 “啊.高階

“你忘了東西了.沒有這個,你在這邊沒法工作吧。”她遞過來 一個茶色的信封。

俊介接過信封,翻了翻裏面.是幾張相片和一本小冊子。俊介 看著這個叫高階的女子.她還是一臉笑容。俊介咽下一口唾沫:“原來是這樣啊.我怎麼把這個忘了呢, 真是不像話.還麻煩你特意送過來.真是太謝謝了。”

“不客氣。這裏真是個好地方啊,東京像個大蒸籠.真羨慕你 能待往這麼一個又涼快又豪華的別墅裏。”她又轉身對美菜子說: "並木夫人,您真幸福啊,有這麼體貼的老公。”

“你說什麼呢! ”俊介強作笑容,“忘了跟你說了,我們不是來遊玩的,是陪孩子來集訓的.因為孩子馬上要參加升學考試了。” “哦?是嗎?不過你們不用學習吧,所以你們可以盡情地玩吧。”高階看著美菜子.美菜子一臉苦笑。

“事務所那邊怎麼樣了? ”俊介問,“我不在.沒遇到什麼麻煩吧?

“嗯,”髙階小姐說.“目前還好。”

“但是連你也跑到這裏來了,剩下的人怎麼辦?

高階撲哧一笑。

“你別擔心我會留在這兒,我這就走,你就盡情享受別墅生活吧。”她又轉向下象棋的那兩個人,深深低下頭.“打擾了.實在 抱歉,”她長長的頭髮覆蓋在因穿著無袖上衣而裸露肴的白皙的肩膀上

“怎麼,你要走了? ”阪崎站起來。 “喝杯茶吧.要不喝點冷飲再走。”藤間也跟著說。 “不了,我來這兒就是為了送這個。”她擺擺雙手,又翻眼看了看俊介,“公司見。” “啊。辛苦了。”

她轉身向門口走去。俊介從後面追上來I美菜子緊跟其後。

“我跟你說的報告書的事辦得怎樣了? ”俊介問。 "報告書?

“就是……跟你說過的那個啊.你不是答應給我好好調査嗎?“ “啊,"高階點點頭.“一切進展順利.過兩天向你報告。”她瞅了一眼美菜子,告辭了。

“是什麼重要的資料啊.她還特意送來”美菜子盯著俊介,“用電子郵件不也能送嗎? “也有不能送的。"

俊介跑上樓梯,丟下信封.打手機給那個叫”ET”的人。對方還是關機,還是讓他留言。

他把手機扔在了床上。

高階英裏子從別墅裏出來,戴上太陽鏡.打開手機,査看留言記錄。裏面傳來“沒有留言”的聲音。她微笑著關了機。 路兩邊有幾棟風格類似的別墅,看起來像是無人居住。 還有一小片空地,種著兩棵柞樹,其中一棵掛著一張舊舊的吊床.旁邊還有兩個可以坐的樹墩。

路左邊出現了一棟北歐風格的別墅,幾個孩子分散蹲在那裏. 都抱著寫生畫板.旁邊的一對中年男女一副無聊的樣子。

稍遠處有個年輕男子正在調節山地自行車。英裏子走近那個男子,對他說:"下午好!“

那男人像是嚇了一跳似的停下手,抬頭看著英裏子.也說聲 “啊,下午好。”

“自行車出故障了嗎?

"不,不算什麼故障,只是一點小問題。”男子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汗.“那個,你也是住在附近別墅裏嗎? “不,我來這邊找個熟人有點事。“ “啊,是這樣啊。” “孩子們在做什麼呀? “在寫生,這是暑假作業的一部分。“ “是嗎?那您的孩子也在裏面?“

“不,”男子笑著搖頭,"我是補習班的老師,被叫來指導孩子 們的特殊學習集訓。”

“特殊學習集訓?哦.聽起來很有意思。”英裏子在旁邊的長凳上坐了下來。

“那個女的是誰? ”關谷孝史抬頭向路這邊望過來,他看到路邊的長椅上坐著一男一女。

“可能是津久見老師的熟人吧。”關谷靖子應道。 “熟人為什麼會來這裏? “我怎麼知道?

關谷拿起雙簡望遠鏡,架在眼前。 "你行了! ”靖子在一旁說。

關谷把望遠鏡的焦點對準了女子的臉.但是英裏子也把視線投 向了這邊,兩人的視線對上了,英裏子莞爾一笑,抬起一隻手打招呼.關谷也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 "真是個美女啊.長得也勻稱。” “垂涎三尺也沒用!“靖子奪下關谷的望遠鏡. “是津久見老師的女朋友吧?

“不可能的.我聽說他女朋友長得很小巧《再說了,他女朋友 怎麼會來這裏呢?

 “那倒也是。”

“想知道,以後問津久見老師就行了.不過你可別打什麼鬼主意啊!“

“我哪有什麼鬼主意。另外我想知道……“關谷瞥了一眼孩子們.壓低了聲音.“那件事現在怎麼樣了?

“哪件事?

“別明知故問了.你不也盼著嗎?你還說要邀請美菜子過來 問問呢。”

靖子翻起眼珠瞪著關谷:

“你對美菜子很著迷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啊!”

“那是什麼意思? ”靖子歪著嘴笑。

關谷轉過身去,撓著腮幫子。

“聽說她老公要來。”靖子說。

“老公?美菜子的老公?

“對啊,說不定已經來了,所以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是嗎?她老公要來!”關谷撅起下嘴唇,輕輕搖了搖頭。

靖子離開關谷,走到一個孩子身後,

"章太的畫果然畫得好啊,是受父親的影響吧?我家晴樹要是 能畫得這麼好就好了。”

關谷也過來看孩子們畫畫,不過沒做任何評論。他時不時舉起望遠鏡看坐在長椅上的兩個人〃

透過鏡頭,他發現那位小姐臉上已經沒有剛才那種笑嘻嘻的表情,旁邊的津久見老師也變得很嚴肅。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