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湖濱謀殺 3

03.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房間裏,俊介正用著筆記本電腦。美菜子忽然走了進來,沒有敲門。

“哎.吃飯了!“ 一副很粗魯的語氣。

 “哦,時間過得真快。”俊介關上電腦,望著窗外。外面已是夜色一片。

“你不用一來就開始工作吧?

“已經做完了。“俊介站起身來。

下了樓梯.客廳裏傳來熱鬧的說話聲。美菜子打開門,走在前面。

面朝庭院的落地窗敞開著。藤間等人在庭院裏〃客廳裏只有兩 個女的,都紮著圍裙。其中一人是一枝。

“靖子,給你介紹一下我愛人。“美菜子對其中一個人說。 關谷靖子塊頭很大,已經顯出中年發福的跡象。她正要把拼盤 端到庭院裏,見美菜子二人過來,又把託盤放回桌子上。 “我是關谷.初次見面.請多關照。”她笑著點頭打招呼,

 

 “啊,早就聽說過您了。總是承蒙關照,實在過意不去。“

“添麻煩的應該是我才對。從上女大時,美菜子就一直幫助我。

"靖子沖著美菜子吐了吐舌頭。

一個男人從庭院裏走過來,禿腦門,瘦瘦的身材,滿臉堆笑。

“我叫關谷。不好意思.今天忘了帶名片了。

他邊對俊介說話, 邊翻著褲袋。

“我是並木俊介。給您添了不少麻煩.真不好意思。“

“這都是大家輪流來的,別客氣。我們也會有麻煩您的時候。”

 “您是做建築的吧?現在行情還好嗎?”

“不行,一時半會兒是好不起來的。”

關谷說完.還很誇張地皺起 眉頭。

他身後還站著一個年輕男子也抬頭看著俊介。

美菜子在一旁說:“看什麼呢。這就是津久見老師啦!

“啊,你怎麼不早說,”俊介趕緊點頭致意。

“請多多關照。

“年輕男子低下頭。

“章太給您添麻煩了,實在過意不去。’ 津久見搖了搖頭.又低下頭,翻起眼珠來看俊介。 “章太真是個好孩子,成績很優秀.我根本不費什麼氣力。

這一定是您家教有方。

“津久見說話時,嘴角略微掛著微笑.不過仍可以看出.他的表情是很認真的。

“我真是沒做什麼。”

俊介臉上浮現出一絲苦笑。

“您特意來這麼遠的地方.還在非常忙的情況下擠出時間,沒有熱情可是辦不到的。

要不然,您還有別的事要辦吧?

俊介收起了苦笑的表情,重新打量眼前這個補習班老師的臉。

“那哪能,沒有別的事……”

“所以說了.章太有個好父親。"

俊介再次歪起頭.做出讓人難以捉摸的笑。

“我們來晚了,真對不起。”俊介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他回頭一 .是阪崎帶著一個女人進了客廳。這女人長著一張日本娃娃似的臉,臉色蒼白.白中還泛著一絲青色,穿著一件長長的連衣裙。

“君子夫人,您好些了嗎? ”美菜子很關切地問她。

 這個叫君子的女人露出淡淡的笑容,點點頭:“沒事了。

真對不起大家.沒幫上什麼忙。”她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力

“那倒沒什麼。燒己經退了嗎?“

“已經沒那麼高的溫度了.我覺得沒什麼事了,”阪崎替他的夫 人答道。

藤間也從庭院裏進來了 “別勉強啊,只管好好休息,”

“謝謝您了。不過那樣的話,我來這裏就沒有意義了。

"君子的視線落在了俊介的臉上,

啊,這位是美菜子的……

"我叫並木。”俊介低下頭來,然後又是一通寒暄。

他得知,阪崎君子昨天開始不舒服,今天從早上到現在一直都在睡覺。

“好像是天生的病。“阪崎夫婦走開後.美菜子在俊介耳邊小聲說。

門鈴響了. 一瞬間,大家的眼神都聚在了一起^ "啊,可能是我說的客人吧,”津久見說完,看著藤間,“剛才 和您說的那位。”

“噢。”藤間輕輕點頭。

津久見去開門,俊介問美菜子:"什麼客人?

美菜子頭一歪:“不知道啊:

津久見回來了。俊介一看到他身後的人.馬上瞪大了眼睛…… 那是……高階英裏子!

"哇,歡迎歡迎! ”藤間熱情地打招呼。

“我又厚著臉皮回來了,我聽了津久見先生的話,覺得來這裏會很開心。"

“應該是我們開心才對啊,有這麼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加入. 定會更開心的。

”關谷也加入到話題中來。

“啊.你不是……“俊介看看英裏子,又看看藤間.“這是怎麼 回事?你不是已經回去了嗎?

"我是打算回去來著,可是半道上遇到津久見先生和關谷先生. 就和他們聊起來.聊著聊著.他們邀請我過來吃晚飯。

”英裏子笑 眯眯地環視著每個人的臉。

關谷解釋道:“人家可是特意為並木先生送東西來的,就這麼 直接回去,太可惜了.怎麼也得請她待一晚上再走。

 “待一晚上?要在這裏住嗎? ”俊介問英裏子。

“住的地方怎麼也還是有的。

“藤間說,“俊介可能不希望被公司的人看到自己的私生活吧,不過今天就請把高階小姐看成是我們的客人吧。

"可是……“

“哈哈,這真是件讓人高興的事啊! ”阪崎毫無顧忌地大聲說. “那會兒你馬上要回去,我就覺得非常遺憾,這下好了.我們的燒晚會一下子有新鮮感了。”

"哎呀,我們的老臉讓你看夠了,是吧.真對不起啦。”

關谷靖子的話把許多人逗笑了。

俊介一言不發地看著英裏子,英裏子也還他一個眼神.臉上浮現出別有意味的笑。

晚飯是在客廳和庭院裏吃烤肉~只有在吃飯時家長和孩子才能團聚,所以大家自然地以家庭為單位落了座。

“學習有進展嗎? ”俊介問正在嚼肉串的章太,父子倆並排坐 在啤酒箱上,美菜子在不遠處給大家發飲料。

“嗯.還行。”章太平靜地答道,這孩子頭發很長.幾乎遮住了 耳朵,這很合乎美菜子的品味。他的腿和胳膊都很長,脖子也很細。

“從早到晚一直學習,累得不行了吧?“ “沒辦法的事。“章太頭也不抬地答道。

俊介端著罐裝啤酒,貼著章太耳邊說:“考試這種事.別太往心裏去,上不了私立中學也沒什麼。

沒必要勉強自己做不想做的 事嘛。

章太沒有反應,只是手裏攥著烤肉串,低著腦袋。過了一會兒, 從這個11歲孩子的口裏發出了一聲歎息。

俊介四處尋覓英裏子,英裏子正在和阪崎興髙釆烈地交談著什麼,手中端著一杯葡萄酒,

“她到底想幹什麼? ”美菜子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了俊介身邊, 附耳問他.“又是特意給你送東西,又忽然回到這裏。“

“你不知道他們邀請她過來的事?

“我怎麼會知道啊。” “我也以為她馬上就回去了呢?

 “邀請還不是客套,她那麼大的人了會不懂嗎?

俊介一言不發地喝起了啤酒,

阪崎起身離開了英裏子。英裏子向俊介這邊也斜了一眼。

俊介站起來,向她走去。美菜子和關谷靖子開始了交談。

“你們在一起都很開心啊英裏子挑眼看著俊介。

 "手機為什麼關機?我給你打了好幾次了!“

“是嗎?我覺得反正沒人會有急事找我。”

“箅了,不談這個。你來這裏到底想幹什麼?” "我來這裏不行麼?“

"不要狡辯,你來這種地方幹什麼?還編出我忘了東西這種理由,你對事務所其他人是怎麼說的?

"事務所那邊我謂假了,不過沒想到會挨你罵,我可是按你的指令行事的。”

"我的指令?我讓你來這裏了?我怎麼不記得?

“咦,你不是讓我辦那件事嗎?

“那件事……”俊介環視了一下四周,壓低聲音.“我是讓你辦那件事,可你也沒必要跑到這種地方來呀,正相反,有很多事,你應該趁那傢伙不在時査。”

“可是英裏子吐了吐粉紅的舌頭.“能查到的.我都査完了,

來這裏,就是給這件事畫個句號,” “這麼說,你抓住什麼線索了? “可以這麼說。“英裏子微微揪了撅嘴角。

“對方是誰?是不是津久見?“俊介的聲音很小,不過語氣加 強了。

“別做那麼恐怖的表情,別人會懷疑的。你妻子正朝這邊看呢。”英裏子看著俊介身後的方向,“具體情況,以後再告訴你。附近有一個地方叫湖邊賓館,你知道嗎?

 “不知道,沒太在意。"

“出了別墅區,向左走50左右就是。一層有休息室。

10點, 噢,10點半吧,我捫在那裏見。那個休息室好像一直開到11點。

 “你倒是挺熟悉的啊。” “因為我住在那裏。“

“住在那裏?你剛才不是說要住在這裏嗎? “你希望我住在這裏嗎?“英裏子嘴角掛著笑看著俊介。 俊介先把視線從她臉上短暫地移開,又盯著她的臉。

“那麼晚,我怎麼找藉口離開這裏呢?“ "你也可以不來啊。”

“我一定會去!不過先告訴我那個人的名字!“ "現在不能說,再過兩個小時你就知道了。放心吧.我已經抓住對方的尾巴了。

”說完,英裏子迅速起身,從俊介身邊走開。背對著俊介,她又補充了一句:

“看得出,章太是個好孩子,學習肯用功,我相信他一定會考上他想上的中學的。”

俊介吸了口氣,正要回答.英裏子已經快步走開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