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深夜幽魂 6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看著即將做空中轉體兩周半動作的前田千晶,金澤賴子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千晶抬起右腿,跳了起來。旋轉的動作不錯,但是著地時有些不夠平穩。
賴子把麥克風提到嘴邊。
“速度太慢,起跳力度也不夠! ”
可能是聽到了指示,千晶加快了滑行速度。組合跳這個環節她做得不錯。
在“滑冰訓練場”裏練習滑冰的中小學生,加起來有20名.其中中學二年級的前田千晶表現最突出。可以說,賴子把賭注都押在了千晶身上。無論怎樣,她希望能讓這個孩子有朝一日站在世界舞臺上—–她打心眼裏這麼想。
這時,小學生指導員石原由裏走了過來, “金澤老師,您有客人。” “這時候,誰啊?“, “……好像是員警。”
“員警?……”
石原由裏指了指身後,門口站著兩個穿風衣的男人,其中一個 看到賴子之後,點了點頭。她感到一團黑霧正在胸中彌漫開來。
刑警自我介紹,一個叫草薙,一個叫牧田。看得出草薙的職位 要高一些。在擺放著自動販賣機的休息室裏.賴子和他們面對面坐了下來。
“請恕我直接進入正題。您認識犯罪嫌疑人小杉浩一嗎? ”草薙問,”還有他出事的事情,您知道嗎? ”
想到這個時候裝糊塗並非上策.賴子答道:“嗯.知道一些。” “請問您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知道他出事的? ” “什麼時候來著?啊.可能是第二天吧。我是看電視新聞才知道的。”
“您很吃驚吧? ”
“那是當然的了……”
“是因為這個打擊,您才請假休息的嗎? ”
“啊?“
“剛才我從您的辦公室那裏瞭解到,案件發生的第二天,您沒有來上班。這-對於首席教練員的您來說.可真是很少見啊。”雖然他語氣比較柔和,但卻不留任何餘地。
我必須頂住——賴子心裏想。這一步頂不住的話,一切就沒有意義了。“我只是身體不舒服,和小杉沒有任何關係。”
“但是,您和小杉嫌疑人的關係好像不是很一般吧。據我所知. 即使沒有採訪任務,他也經常來這裏。”
“他只是關注著我們這裏的前田千晶,又不是來找我的。”她的聲音不由尖銳起來。
“是嗎?但是案件發生在這個月10號和1 1號之間的深夜,聽說 10號那天你們俱樂部沒休息。請問當時您去哪里了? ”他用很平淡的語氣,拋出了這個其實是很尖銳的問題。
“我說過了.我那段時間身體不舒服.那天一直在家待著。“ “一步也沒有外出嗎?“ “是。”
“如果您能證明這一點就好了。“草薙的眼睛逼視賴子。 賴子皺起了眉頭-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我那天干了什麼壞事嗎? ” 一瞬間,草薙刑贅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案發當晚.有人在一個奇妙的場所目擊了疑似你的身影。就是在小杉嫌疑犯的住處附近。但是目擊者並沒有認出你來,而是錯看成了長井淸美。”
嘭一賴子的心仿佛被重重一擊,
“真是好笑,我為什麼要去那裏? ”說這話時,她的表情顯得有些僵硬。
“我們考慮,你是為了給小杉製造不在犯罪現場的證明。”“什麼……”
“我們的推理是這樣的:你打箅化裝成長井清美的樣子,在那天半夜1點左右到小杉嫌疑人家。當然他並不在家,在他家的.是受他之托來替他看家的山下。山下並不認識長井清美,所以如果你自稱是長井清美的話,也不會引起他的懷疑。只要山下回答說小杉不在家,你就打算離開他家“另一方面.就在稍稍靠前一點的時間裏,犯罪嫌疑人小杉已經把真正的長井清美殺害了,並且還偽裝成自殺的樣子。他還和同事約好半夜1點匯合,去大阪釆訪。如果一切都成功的話,小杉犯罪嫌疑人就有了完美的不在犯罪現場的證明。當然.調察會把長井清美的照片拿給山下看,問他來的是不是這個人。但是人的記憶總是比較含混的.打扮與裝束完全不同還 好,一旦服裝、髮型、化妝的方式都相似.並且年齡和身材都相仿的話,山下一般判斷不出之前來訪的是另一位女性。你們賭的.就是這種記憶的模糊性。“
“別開玩笑了,我有理由那麼做嗎? ”賴子拼命地想保持冷靜. 但是聲音卻在絕望般地顫抖。
“你有手機吧,”草薙問道.“疑犯小杉也有手機。我們査證過了.那晚1點15分,他給你打過電話.通話時長大約5分鐘。請你告訴我,你們談了什麼? ” 電話一
賴子回想起了當時手機的呼叫聲。由於擔心會留有通話記錄, 所以他們事先約好.沒有重要的事情就儘量不用電話。結果電話還是響了。當時她的直覺告訴她:他那邊的計畫也失敗了。
賴子低下了頭。她心裏想著如何扭轉這種被動局面。但是,面對這個肯定已迸行過縝密調查的刑轡,怎樣才能辯解清楚呢? 同時.她開始考慮讓他一個人承擔所有罪名的可能性。 但是草薙緊接著問:”事件的起因,是那場肇事逃逸事件吧?,’ 賴子不由自主地抬起了頭.面對的是草薙柔和的眼神, 看到這裏.她心裏築起的那道防線終於崩潰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