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海蒂

05.22.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一個晴朗的夏天午後,朵朵白雲在天空飄著,在瑞士曼非德鎮的登山小徑上,出現一高一低的兩個身影,那是黛迪阿姨牽著五歲的小海蒂,正在往海蒂的爺爺家走去。海蒂的爺爺住在阿爾卑斯山頂上的小屋裏,往前看現在只是一個小黑點,想到還有一、兩個鐘頭的山路要走,黛迪阿姨忍不住頻頻嘆氣,恨不得有雙翅膀,可以直接飛過去。

「我們為什麼要走這麼快呢?」亮晃晃的陽光照得小海蒂睜不開眼睛,路上的小草都被曬得低頭,小狗也熱得吐出舌頭,但是小海蒂卻穿了兩件長袖洋裝,脖子上套著一條紅圍巾,手裏還提著一個皺巴巴的帆布包,因為黛迪阿姨希望海蒂把所有的衣服穿在身上,這樣她就不必費力氣幫海蒂拿。

「阿姨,我好熱。」海蒂掙開阿姨的手,上氣不接下氣的坐在地上。

「現在不能休息,快站起來,我們還要趕路。」

黛迪皺起眉頭,不耐煩的說。走了半天,她們才到半山腰的小村莊多夫里,更槽的是,她們好像迷路了。「到底該往東,還是往西呢?」

這時有個十一歲的牧羊男孩彼得經過。看到七、八隻山羊從身旁走過,海蒂眼睛一亮,好像被催眠一般,不由自主的跟著羊兒往前走。「小羊為什麼跑得比我快?」海蒂想,「啊!我知道了,牠們沒有穿鞋子。」

她立刻坐下來,先脫襪子和鞋子,再脫掉圍巾和洋裝,脫得全身只剩下一件內衣。

「哇,好涼快喔!」海蒂跑到羊群前面,快樂的歡呼。

「你是誰?為什麼來這裏?」彼得問海蒂。

「我是海蒂,來山上找爺爺。」

「什麼?住在山上的那個老怪物是你爺爺?」彼得驚訝的張大嘴巴。

「前面就是老怪物的家,你自己過去吧。」彼得說完拔腿就跑。

這時氣喘吁吁的黛迪阿姨終於追上海蒂。「你跑到哪裏去了?新鞋子和洋裝呢?」

阿姨氣得想打人,海蒂卻只顧著往前跑,跟坐在藤椅上的爺爺打招呼:「爺爺好。」

「你們來幹嘛?」爺爺粗聲粗氣的說。海蒂卻不怕他,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的鬍鬚像雪一樣白,眉毛像樹叢一樣濃。

我帶您的孫女來見您,我想您應該不認得她,畢竟您只有在她一歲時見過她,嬰兒和五歲的小姑娘當然長得不一樣。」

黛迪還沒站穩,就劈里啪啦的說個不停。

「你到底帶她來幹什麼?」爺爺不耐煩的打斷她的話。

「過來和您一塊兒住。自從姐姐死後,我獨自撫養她四年,現在該是您盡義務的時候了。」

「是嗎?」爺爺說,「要是你一走,這麻煩的小東西就哭個不停,那我該怎麼辦?」

「那可不關我的事。」黛迪板起臉孔,「在法蘭克福,有個新工作正等著我。您是海蒂最親的人,要不要留她。隨您高興,但我不想再管了。」

黛迪的冷言冷惹火了爺爺,他哼了一聲說:「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黛迪一聽,立刻像風一樣的走了。等黛迪離開後,爺爺靜靜的抽著煙斗,小海蒂則跑進跑出,忙著觀察新環境。

「羊欄裏怎麼連一隻羊也沒有?」她有點失望的想,不過她很快便開心的發現,後院有一大片樅樹林,微風吹過樹梢時,颯颯作響。

當她回到小木屋前面,發現爺爺仍動也不動,海蒂把手放在背後,左看看右瞧瞧。

「你在做什麼?」爺爺突然抬起頭問海蒂。

「我想知道小木屋裏面有什麼東西?」海蒂小聲的說。

「那就進去呀。」爺爺邊說邊往裏走,「順便把你的行李帶進來。」

「我不要那些衣服了。」海蒂搖搖頭說。

「為什麼?」爺爺心想這小孩不笨嘛,夏天確實沒必要穿冬衣、戴圍巾。

「我想和山羊比快,山羊沒穿鞋才跑得快,不是嗎?」

「我相信你一定不會跑輸山羊的。」爺爺的嘴角浮現微笑,「不過,你最好還是把衣服拿進屋子吧!」

門一打開,海蒂看到屋裏有一張小方桌、幾把椅子,爺爺的床放在角落,對面有個火爐,上面掛著一只大鍋子。

牆邊的大櫥櫃裏擺著盤子、杯子、麵包、醺肉、乳酪,這些便是爺爺全部的財產。

「肚子餓不餓?想不想吃東西?」爺爺問。

海蒂點點頭。

「那你要坐哪裏呢?」

海蒂看看四周,決定佔領火爐旁的小椅子。

「這把椅子有點矮,你坐上去連桌子的邊都摸不到,我來想個辦法。」爺爺把一張椅子推到海蒂面前,再放上一杯熱羊奶,和一塊夾著金黃色乳酪的厚麵包,「你現在連桌子也有了,趕快吃飯吧。」

海蒂拿起馬克杯,仰著頭,咕嚕咕嚕,一下子整杯羊奶都喝光光!

「好喝嗎?」爺爺對海蒂的好胃口十分詫異。

「這是我喝過最好喝的羊奶了!」

海蒂擦擦嘴,高興的說。

「那麼,就再多喝點。」爺爺又幫海蒂倒了一大杯。就這樣一口麵包、一口羊奶,海蒂快樂的吃完她在山上的第一頓晚餐。

「爺爺,我晚上睡哪裏?」

「隨你高興。」

「真的嗎?」話還沒說完,海蒂已經咚咚咚的爬上存放乾草的閣樓。 「這裏好香喔,而且還有一扇窗戶,可以看到全部的山谷呢!」海蒂興奮的喊,

「我要在這裏鋪張床,晚上就可以躺著看星星。」

爺爺上樓時,發現海蒂正試著把乾草堆成一個長方形。

「我很高興你會自己主動幫忙。」爺爺稱讚海蒂,

「讓我們把床鋪得更厚些,睡起來才會更舒服。」

爺爺堆了三、四倍份量的乾草,再蓋上厚布,一張軟綿綿的乾草床就鋪好了。

「真希望現在就是睡覺時間。」海蒂迫不及待的跳上她的新床。

這時一陣尖銳的口哨聲,從遠而近傳來。

「彼得趕羊回來了。」爺爺望向窗外。

原來彼得和媽媽、祖母住在多夫里,每天早上,他幫大家把羊趕到山上吃草,傍晚再帶羊群回來。

彼得把兩隻羊趕到羊欄,就帶著其他的羊下山去了。

「這是我們的羊嗎?牠們叫什麼名字?」

「白色的是桑莉,棕色的叫巴利。」他揮手要海蒂上樓,「別問了,趕快上床睡覺去。」

隔天一大早,一陣嘹亮的口哨聲叫醒海蒂,她衝下樓,發現彼得正要帶著巴利和桑莉離開。

「你想到山上看看嗎?」爺爺摸摸海蒂的頭說。

「可以嗎?」海蒂笑得比陽光還燦爛。

「不過妳要先洗洗臉,不要讓太陽伯伯笑你髒。」

當海蒂跑去洗臉時,爺爺打開彼得的背包,放進一大塊麵包,外加一大塊乳酪,彼得看了不停的吞口水。

「彼得,你要好好照顧海蒂,中午擠兩杯羊奶給她喝。她今天一整天都會和你在一起 ,記住,別讓她摔跤。」爺爺叮嚀著。

早晨的山上就像仙境一樣美麗,綠色的草原,湛藍的天,海蒂像隻剛出籠的小鳥,快樂的唱著歌。她尤其喜歡山上的野花,一下子跑去聞野薔微的香味,一會兒又對波斯菊說話,她忙著摘花放進圍裙,打算把房間佈置的像花園一樣漂亮。

「妳摘夠了沒有?」彼得一臉不高興的說,「你這樣跑來跑去,很危險耶!而且再這樣摘下去,花都被妳摘光,明天這裏就變得光禿禿的了。」

海蒂心想彼得說的對,反正圍裙也裝滿了,就乖乖的跟在他身邊。

走到山頂,彼得伸伸懶腰,躺在草地上享受溫暖的陽光。海蒂則跑到山邊,從高處往下看,腳下的山谷完全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中,前面高山覆蓋著層層白雪,襯托出藍天更加蔚藍,海蒂望著山,發現山也正微笑的看著她。

彼得拿出午餐,又從巴利身上擠出新鮮的羊奶給海蒂,海蒂喝光羊奶,麵包卻只吃了幾口,就拿給彼得:「都給你,我吃飽了。」

彼得吃光全部的麵包和乳酪,正想躺下來睡個午覺,卻聽到海蒂的尖叫聲。

「彼得快來,有隻小羊要掉到懸崖下了!」

海蒂趕緊從地上拔幾根青草,湊近小山羊的鼻子,「芬奇乖,跌下去會很痛的呢!」

海蒂的話奏效了!小山羊慢慢轉過身,低頭吃她手上的青草。彼得趁機抓住小山羊的脖子,把牠拉到安全的地方,然後拿出棍子準備好好教訓牠一頓。

海蒂看到了,哀求說:「求求你不要打芬奇。」

「那妳明天還要分麵包和乳酪給我。」

「沒問題,以後我的午餐每天都給你。」

海蒂抱住芬奇,高興的說,「只要你答應,不再鞭打任何一隻羊。」

「就這樣說定了。時候不早了,該回家嘍。」

海蒂卻不想走,「紅色的夕陽讓山上著火了!」

笨蛋,那才不是火,這種景象每天都看得到,沒什麼大不了的。」彼得不屑的癟癟嘴。

海蒂回到家,抱住爺爺大喊:「山上好美喔,我有禮物送給你。」

當她打開圍裙,卻發現花兒都枯萎了。「怎麼會這樣呢?」

她傷心極了,「它們本來是很漂亮的。」

「山上才是花的家,一離開地,花兒就謝了。」爺爺說。

秋去冬來,阿爾卑斯山開始飄雪。彼得到山下上學;而留在小木屋裏的海蒂,最喜歡坐在窗邊,看著雪花滑落。

有天彼得跑來找海蒂:「海蒂,我奶奶想見你。」

「好啊!我從來沒去過別人家耶!」

但是爺爺卻不贊成。「雪太深了。」

多年來他獨來獨往,已經不習慣和別人打交道。

「爺爺,求求您嘛!」

禁不住海蒂的一再要求,到了第四天,爺爺終於從倉庫拿出一個大雪橇,要海蒂坐在他的膝蓋上,再用大衣緊緊包住她。咻的一聲!雪橇像箭一般飛出去,一下子就到了彼得家。

「進去吧,天黑時我再來接你。」

爺爺跟海蒂揮揮手,拉起雪橇往山上走。

「有人在家嗎?」

「海蒂推開門,發現彼得的家又暗又小,還不到爺爺家的一半大,而且搖搖晃晃,都快倒下來了。

「是海蒂嗎?」一位瞎眼的老婆婆探出頭來。

「哈囉,婆婆,我來看你了。」

「你自己一個人來的嗎?」婆婆伸出手,握住海蒂。

「不是,我和爺爺一起坐雪橇來的。」

「那妳的手怎麼會這麼溫暖?」

「爺爺用厚厚的大衣把我包起來,我當然一點都不冷囉!」海蒂不明白為什麼婆婆一臉驚訝。

「看來,那個老頑固已經有點改變了。」

婆婆輕聲的說,「彼得的媽,快來幫我看看這個小女孩長什麼模樣?」

彼得的媽媽放下手邊的工作,從頭到腳仔細打量海蒂:「她和她媽媽一樣瘦,但是和老頑固一樣是黑眼睛,捲頭髮。」

海蒂問:「婆婆,您看不見我嗎?」

「孩子,我的眼睛瞎了。」婆婆嘆了口氣。

「即使連紅通通的夕陽也看不見嗎?」

「孩子,我已經忘記夕陽的樣子了,我的世界是完全的黑暗。」

「難道沒有人可以幫你嗎?」海蒂的眼眶充滿淚水。

「一個人如果看不見,就會特別喜歡聽到友善的聲音,像你的聲音就像畫眉鳥般好聽。過來坐在我身邊。」婆婆把海蒂抱在懷裏。

「聽妳說話,可以讓我的心情變好呢!」

海蒂連忙擦乾眼淚,開始描述自已和爺爺的生活。「爺爺可以用木頭做出碗、湯匙、桌椅喔。

對了,婆婆,我可以請爺爺『修理』好你的眼睛和窗戶,世界上沒有什麼事難得倒他。」

海蒂氣自己怎麼沒有早點想到這個好主意!這時有人喀啦一聲推開大門,原來是彼得放學回家了,當他看到海蒂,臉都紅了。

「妳………….妳好。」彼得咧開嘴,露出他沒有門牙的招牌笑容。

「你今天在學校學些什麼呀?」婆婆問。

「還不是一樣。」彼得沒好氣的回答。

「我多麼希望彼得能更認真一點,在學校學會認字,那麼他就可以唸書給我聽了。可是他卻怎麼樣也學不會,也許讀書對他來說太難了。」

婆婆嘆口氣說。

他們一邊說著話,外面的天色漸漸暗了。

「啊,該點燈了。」媽釋點起煤油燈。

海蒂一聽,立刻從座位上跳起來。

「爺爺可能已經在外面等我了!婆婆再見,大家再見。」

她剛跑出門外,爺爺正好駕著雪橇到達。

當他們回到小木屋,海蒂對爺爺說:「我們明天去幫婆婆修房子,好不好?」

「誰叫妳這樣做的?」

「沒有人呀,我只是想幫婆婆一個忙。她家搖搖晃晃的都快倒下來了,冬天風吹進來,真的好冷。而且婆婆瞎了,什麼都看不見,還要擔心窗戶會不會掉下來,砸在頭上。真的好可憐。」

海蒂看著爺爺,「你會願意幫他們的,對不對?」

看著海蒂期盼的眼神,爺爺點點頭。

「我想我們可以讓那房子不再搖來搖去。」

「爺爺你最棒了!」海蒂歡呼著。

隔天,爺爺遵守諾言,一大早就帶著海蒂去彼得家。不一會兒,就從屋頂傳來碰碰的巨響,嚇得婆婆差點從搖椅上掉下來:「完了完了,這個家真的要倒了。」

海蒂趕緊安慰婆婆:「婆婆別怕,那是爺爺正在釘釘子。」

經過一整天的釘釘敲敲,到了晚上,爺爺已經把彼得的家變成全世界最堅固的堡壘。

寒冷的冬天過去了,海蒂和爺爺共同迎接另一個春夏秋冬,在山伯伯、陽光叔叔的照顧下,她變得又高又壯,成為一個能跟風賽跑的小孩。

一天下午,叩叩叩的敲門聲劃破山中的寂靜,海蒂打開門,發現黛迪阿姨站在那裏,戴著一頂時髦的圓帽子,上面插著兩根長長的羽毛。

爺爺抬頭瞄了阿姨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阿姨拍拍海蒂的肩膀,轉頭對爺爺說:「這兩年,我一直在想什麼樣的生活對她最好,現在終於讓我等到一個好機會。」

黛迪阿姨說:「在法蘭克福,有位富家小姐,整天坐在輪椅上,她爸爸想幫她找個玩伴,我一聽到消息,馬上推薦海蒂,他們同意了,您說這是不是很棒呢?」

「你說完了嗎?」爺爺一臉不高興,「告訴那位有錢的大爺,我們沒有興趣。」

阿姨氣壞了,「老頭子,你有沒有搞錯,這可是萬中取一的好運氣。海蒂已經八歲了,卻大字不識一個,為了她的將來,無論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帶她去法蘭克福。」

「夠了。你帶她走吧。」爺爺生氣的說,「但是永遠不准再踏進我家大門一步,我可不想看到她戴著可笑的羽毛帽子,變得和你一樣惡毒。」

爺爺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妳惹爺爺生氣了。」海蒂瞪著阿姨。

「他很快就會沒事的,我們快走吧!」阿姨催促海蒂,「你的衣服在哪裏?」

「我不去。」

「別鬧了,行不行。」姨一邊整理海蒂的衣服,一邊說。

「我不去。」海蒂嘟著嘴,頭搖得像波浪鼓。

「你這個小笨蛋,脾氣硬得像石頭一樣。」

阿姨的音量越提越高,「你聽爺爺說了,要你跟我走,你如果不聽話,他可是會生氣的。而且你在法蘭克福,有新衣服穿,住的是漂亮的大房子,要是妳真的不喜歡,隨時都可以回來。」

阿姨牽著海蒂走下山,途中經過彼得的家,海蒂想跟婆婆道別,可是阿姨的手像個大手銬,怎樣也甩不掉。

阿姨怕海蒂吵鬧,編個謊言騙她,「在法蘭克福有很多好東西,你可以在那裏挑禮物送婆婆。」

「真的嗎?」海蒂聽了很興奮,「我可以買什麼給婆婆呢?」

「像一些好吃的食物啦!」阿姨隨便亂扯,「老婆婆年紀大了,咬不動黑麵包。我想又鬆又軟的白麵包捲一定可以討她歡心,」

「沒錯,她常把麵包分給彼得吃,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黑麵包又硬又乾,實在咬不動。」

說著,海蒂突然加快腳步。「阿姨走快點,我們快到法蘭克福,帶白麵包捲回來。」

在法蘭克福希思蒙先生的家中,他的女兒克萊拉一點兒看著窗外,一會兒望著牆上的大時鐘。

「今天的時針好像走得特別慢,他們不是早該到了嗎?」

克萊拉以前受過傷,所以行動不方便,她整天坐在輪椅上,很少曬太陽。她有張瘦削而蒼白的臉蛋,一對淡藍色的眼睛經常發著呆。因為媽媽過世的早,爸爸又在外經商,管家羅登美小姐是最常陪伴她的人。

「真是的,他們已經晚了一個小時,我最討厭別人遲到了。」羅登美小姐在心裏暗自嘀咕,「這些鄉下人知不知道守時的重要性呀!」

這時門鈴聲響聲,黛迪阿姨和海蒂站在門外。

「你終於來了!」克萊拉伸出友誼的手。

可是羅登美小姐顯然對穿著舊棉布洋裝、頭戴髒草帽的海蒂,沒什麼好感。

「你叫什麼名字?」

「海蒂。」

羅登美小姐對黛迪阿姨說:「你怎麼找來這麼個小女孩?我不是一再強調克萊拉小姐的玩伴必須和她年紀相仿,這樣才能在一起讀書?

克萊拉小姐今年十二歲,這個小女孩幾歲?」

「老實說吧,我也不知道她多大,我猜,應該十歲左右吧!」

「我快滿八歲了,」海蒂的聲音突然插進來,「這是爺爺告訴我的。」

黛迪阿姨用手肘推了推海蒂,可是海蒂完全不知道自己哪裏說錯了。

「天呀,還不到八歲!」羅登美小姐氣呼呼的說,「兩個人差了四歲耶!」

接著她問海蒂:「妳讀過哪些書?」

「一本也沒有。」

「你說什麼?那你至少認識字吧?」

「我不認識字,彼得也不會。」海蒂睜著天真的大眼睛說。

「我有沒有聽錯?有人到八歲還沒有讀過書?」

羅登美小姐瞪著海蒂,好像她是怪物,

「那你到底會什麼?美術?音樂?」

「我什麼也不會。」海蒂誠實的說。

羅登美小姐抓住椅背,做了幾次深呼吸,深怕自己會昏倒:「黛迪,這個小女孩不合格。」

「我想海蒂是最適當的人選。」黛迪阿姨拿起皮包,準備離開。「時候不早了,海蒂可以先在這裏住幾天,我過幾天再來看她。」

黛迪三步併作兩步的跑開,連句再見都沒說。

「等一下,我還有話要問妳。」羅登美小姐追著黛迪跑出去。

房間裏只剩下兩個小女生。海蒂站在牆角,動都不敢動,克萊拉清清喉嚨,決定先開口:「你一直都留著這種短短捲捲的頭髮嗎?我以前從沒見過像你這樣的人。你喜歡來這裏嗎?」

「不喜歡。」海蒂搖搖頭,「我來這裏是為了幫婆婆買白麵包捲。」

「你真是一個怪小孩,你知不知道你來法蘭克福是為了陪我讀書,和我一起玩?」

「你們不要光顧著講話,要利用時間多讀書。」

羅登美小姐不知何時站在她們背後。

「到餐廳去吧,晚餐的時間到了。」

「白麵包捲!」海蒂一坐上餐桌,眼睛就亮了起來。她偷偷問管家沙巴:「我可以拿白麵包捲嗎?」

沙巴一點頭,海蒂立刻把白麵包捲放進口袋。

幸好羅登美小姐沒看見,因為她正煩惱該如何把海蒂訓練成淑女。

「早上七點起床,要先梳洗、摺被;進門要先敲門;關門時要輕聲……….」。

好不容易,羅登美小姐終於講完全部的規矩。

「海蒂,都記起來了嗎?」

「她已經睡著了。」克萊拉笑瞇了眼。

隔天海蒂醒來,發現自己睡在一張高高的床上,四面的窗戶覆蓋著長長的白窗簾,旁邊有一張圓形小茶几,角落還有一個盥洗台,和兩把刻著金盞花圖案的椅子,這些都是海蒂從沒看過的東西。

「我是不是在做夢啊?這是哪裏呢?」她用力揉揉眼睛,再看一次。

突然間,她想起自己是在法蘭克福。

海蒂想知道窗外的世界長什麼樣子,但是窗戶的玻璃太重,怎麼拉也拉不動。

在爺爺家,她每天早上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屋外跟藍天綠草打招呼,不像這裏,到處都是牆,連窗戶也都關得緊緊的。

「一定有窗戶是開著的!」海蒂在窗戶之間奔跑,像一隻被困在籠子裏的鳥。

這時傳來一陣敲門聲,「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下樓。」

羅登美小姐的聲音冷得像十二月的寒風。

海蒂不太明白羅登美小姐在說什麼,但是她的心情看來不太好,海蒂心想:「我最好還是乖乖站著不動。」

結果沒多久,羅登美小姐氣呼呼的開門進來,嚷著:「你聾了嗎?還不是不懂什麼叫做早餐?」

早餐過後,克萊拉被推進書房,海蒂也跟著進去陪她。海蒂問:「要怎樣才能看到外面?」

「打開窗戶,把頭伸出去不就得了。」克萊拉覺得海蒂很有趣,「下次看到沙巴,請他幫你開窗戶。」

海蒂放心的舒了一口氣,幸好窗戶可以打開,不然這裏不就像監獄一樣了嗎?

克萊拉要海蒂告訴她山上的生活。一提到阿爾卑斯山,海蒂的精神就來了,大自然是她的最愛,她是山的小孩。

下午,海蒂終於碰到沙巴先生,她想了很久,最後才鼓起勇氣,小聲的說:「沙…………巴先生。」

「海蒂小姐,有什麼可以為妳效勞?」沙巴和善的彎下腰。

「我想請你幫我打開窗戶。」

「沒問題。」他立刻開了一扇窗,但是海蒂的下巴卻只搆得到窗台。沙巴為海蒂搬來一張椅子,海蒂往外一看,失望的說:「下面除了石子路,什麼都沒有。我到哪裏才看得到山谷呢?」

海蒂不知道,自己已經離阿爾卑斯山很遠了。

「你必須到更高的地方才行,像對街那間有金色尖塔的教堂。

在那裏,你可以看得更遠。」

「找到教堂」立刻成為海蒂最迫切的任務,她以跑百米的速度衝下樓,在法蘭克福的街上橫衝直撞,卻怎樣也找不到教堂。

「請問,您知道金色屋頂的教堂在哪裏嗎?」

海蒂向一位蓄著灰色鬍子的紳士問路。好心的紳士親自帶海蒂來到教堂,卻發現教堂門沒開。牆上有個門鈴,海蒂使盡全身的力氣,用力往下拉。

不久一個老人打開門,問:「妳想做什麼?」

「我想爬上高塔。」

「妳?自己一個人?為什麼?」

「我想到上面看風景。」

「不要鬧了,趕快回家。」正當老人要關起門時,海蒂拉住他的衣角:「求求您,讓我上去一次,只要一次就好了。」

海蒂的真誠感動了老人,他牽著海蒂,開始往上爬,不知走了幾百步階梯,才終於來到塔頂。

老人高高舉起海蒂:「好好看個夠吧!」

可是外面沒有山、沒有樹、沒有草原,只有無數的屋頂、煙囪、高塔,她轉過頭對老人說:「這裏跟爺爺的家不一樣。」

「夠了,現在給我下樓去,以後不准再來拉教堂的門鈴。」

海蒂低著頭,跟在老人背後,走到一樓時,她看到有隻大灰貓躺在一個竹籃子旁邊,籃子裏還有幾隻剛出生的小貓咪!

「想看貓咪?那就去呀!有我在,大灰貓不會咬妳的。」

「這些貓咪好可愛喔!」海蒂把小貓抱在懷裏,溫柔的撫摸著。

「喜歡的話,可以抱回家。」

「真的嗎?」海蒂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氣。

海蒂選了兩隻小貓,把牠們放進口袋,她想克萊拉見了,一定會很高興。

「先生,請你告訴我希思蒙先生的家怎麼走?」

老人指了指對街,原來過馬路就到了。

海蒂回家的時候,看見沙巴正急得滿頭大汗。

「海蒂小姐,快進來,大家在餐廳等你很久了,羅登美小姐已經快氣昏了。」

海蒂一走進餐廳,發現所有人都在看她,她輕聲的說:「我回來了。」

這句話立刻引爆羅登美小姐的怒氣:「海蒂,我從沒見過比你更不乖的小孩,你居然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便在外頭遊蕩到現在。」

「喵!喵!」

「這是什麼怪聲音?你竟然敢開我玩笑?」

羅登美小姐氣得臉色都發白了。

「喵!喵!」

「你還敢叫!給我滾出這個房間。」

海蒂嚇得縮成一團,「我真的沒有…………」她想試著解釋,但是小貓卻又開始「喵喵喵」的叫起來。

克萊拉問:「你為什麼要不停的學貓叫,惹羅登美小姐生氣?」

「不是我,那是真的貓咪在叫呀。」

「什麼?這裏有貓?」羅登美小姐立刻跳上椅子,大聲尖叫,「沙巴,我命令你以最快的速度丟掉那個可怕的生物。」

原來,羅登美小姐怕貓!

克萊拉和海蒂趁亂把小貓藏在書房,對進門捉貓的沙巴說:「請你不要傷害小貓,幫牠們找個窩,好不好?」

「沒問題,一切包在我身上。」沙巴笑著說。

接下來幾天,羅登美小姐不停的找貓,晚上甚至會害怕的失眠,而克萊拉卻覺得生活有了樂趣,連上課也不覺得無聊。她尤其喜歡看海蒂學字母,因為海蒂好像和字母有仇怎麼也學不會。

每次到了下午茶的時間,克萊拉總會要求海蒂說說山上的趣事。

海蒂說著說著,眼淚就掉下來,她的思鄉病一天比一天重。

克萊拉安慰她:「等爸爸回來後,一定會幫妳想辦法,你再忍耐一下。」

唯一讓海蒂高興的是,她在法蘭克福多待一天,就可以幫婆婆多存一個白麵包捲,她自己連一口也捨不得吃。

有天晚上,羅登美小姐到海蒂房間收拾衣服,當她打開衣櫃,竟然發現裏頭藏著一堆乾掉、發霉的麵包捲!

「海蒂,妳給我解釋清楚。沙巴,快把這些發臭的麵包丟進垃圾桶,那頂舊草帽也順便扔了。」

「不!求求你不要丟掉我心愛的帽子,還有,那些麵包捲是要給婆婆的。」海蒂想去追沙巴,卻被羅登美小姐拉住。

「那些垃圾非丟掉不可。」

海帝傷心的在克拉的輪椅旁哭著說:「婆婆沒有白麵包可以吃了!」

「海蒂不哭。」克萊拉安慰海蒂,「等妳回家的時候,我會給你很多很多的白麵包捲,是那種又鬆又軟的新鮮麵包唷!」

海蒂聽了克萊拉的話,這才慢慢的擦乾眼淚。

晚餐時,沙巴一直對海蒂擠眉弄眼,一會兒摸摸自己的頭,一會兒指著海蒂的頭,好像有什麼秘密要說。等海蒂回到房間,才發現自己的舊草帽藏在棉被裏,原來沙巴是想告訴她帽子安然無恙。

海蒂把草帽緊緊抱在懷裏,好像和老朋友再度重逢。

「我奶奶後天要來看我們!」

一大早克萊拉就興奮的告訴海蒂這個好消息,整個希思蒙家因此颳起一陣旋風,羅登美小姐忙進忙出,好像有做不完的事。

「希思蒙老太太會不會很兇呢?」

海蒂希望希思蒙老太太能像婆婆一樣和藹可親。

終於,希思蒙老太太來了。

她一下馬車,就忙著親吻克萊拉:「乖孩子啊,我想死妳了。」

她到客廳座下來,喘了一口氣,然後對海蒂說:「好孩子,快過來,讓我仔細看看你。」

海蒂走向老太太,害羞的說:「夫人,您好。」

這是羅登美小姐要海蒂練習的招呼語。

老太太笑著問海蒂:「這是你在山上說話的方式嗎?」

「不是的,夫人。」海蒂低著頭,小聲的回答。

「親愛的,喊我奶奶,不要再叫我夫人了。」

海蒂抬頭看老太太,發現她臉上堆滿笑容,就像三月的和風,讓人全身放鬆。

下午,奶奶對羅登美小姐說:「你帶海蒂進來,我想給她幾本書當見面禮。」

「海蒂對唸書毫無興趣,她到現在連簡單的字母都學不會。」羅登美小姐一提到海蒂就搖頭。

「這就奇怪了,那孩子看起來不笨啊?你還是帶她來,看看圖片也好。」

奶奶猜的沒錯,海蒂一看到圖畫書,就好像蝴蝶看到花蜜,笑得好開心。

可是當奶奶翻動書頁時,她卻開始發抖,晶瑩的淚珠奪眶而出,原來圖片上畫著一大片青翠草原,山羊們正在低頭吃草,牧羊人拿著棍子,密切注意羊群的一舉一動,背後的夕陽正慢慢滑落山谷。

奶奶輕輕抓住海蒂的手。

「孩子,我猜這張圖讓你想起山上的家,乖,別哭,其實這是一本有趣的故事書呢。」

等海蒂平靜一點,奶奶問海蒂幾個問題:「告訴我,妳喜歡上學嗎?妳陪克萊拉上課時,有沒有學到什麼東西?」

「什麼也沒有。」海蒂嘆了一口氣,「我想我永遠都學不會那些單字。」

「為什麼學不會?」

「因為認字很困難,這是彼得說的。我看他試了又試,卻怎樣也學不會,所以我想我也不可能學會。」

「小傻瓜,你聽了彼得的話,就覺得字母很難學,連試都不試一下嗎?」

奶奶摸摸海蒂的頭,「我猜,老師教字母的時候,你都沒有認真聽,對不對?」

「專心上課也沒字。」海蒂覺得自己毫無希望。

「乖孩子,聽我說,彼得學不會不代表妳也學不會。其實閱讀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等你學會了,這本有山羊吃草的書就是你的了。到時候你就可以自己看懂這個故事,知道牧羊人和羊群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對不對?」

奶奶的話深深打動海蒂的心。她抱住奶奶說:「如果我現在就會閱讀,那該多好!」

「別急,我相信過不了多久,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奶奶說。

奶奶對海蒂有信心。

「現在我們一塊兒去找克萊拉,順便讓她看這本可愛的書。」

一個星期之後,海蒂的老師來見希思蒙奶奶,因為他有一個重大發現。

「你是不是要告訴我,小海蒂終於學會閱讀了?」希思蒙奶奶搶先問他。

「你怎麼知道我要跟你說這個?」

老師的眼睛睜得像貓頭鷹一樣,「以前我覺得這個小女孩沒救了,字母教了五十遍,還是不會。沒想到她卻在一夜之間,背好全部的字母,而且現在平均每天學會三、四十個單字!這真是個奇蹟。」

「人的一生有許多美好的事情。」奶奶笑著說,

「我想小海蒂已經找到學習的動力。」

她走到書房,正好看到海蒂在說故事給克萊拉聽,海蒂小小的臉龐上散發出迷人的光彩。

「這是一幅多美的景象啊!」

奶奶知道書本就像是一個新世界,渴望學習的海蒂已經迫不及待要去探險。

當天吃晚飯時,海蒂發現桌上擺著那本漂亮的圖畫書。

她抬起頭熱切的望著奶奶。

「它是妳的了。」奶奶的眼神充滿了讚許。

「我的書?就算我回家也可以帶走它嗎?」

「沒錯,這本書永遠都是妳的了。我們明天一起來讀它。」

晚上睡覺前,海蒂在床上捧著書,看了一遍又一遍,從那天開始,閱讀成為她最喜歡的一件事。

和希思蒙奶奶在一起,是海蒂在法蘭克福最快樂的時光。

可惜奶奶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不能永遠住在這兒。

等奶奶一走,小海蒂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迅速的消瘦下來,原來紅撲撲的臉蛋也一天比一天蒼白。更可怕的是,家裏接二連三發生許多怪事。

一開始是沙巴發現客廳的大門一早就被打開,原本以為家裏遭小偷,但是卻什麼東西都沒丟。過了一個月,情況還是一樣。僕人們都懷疑家裏鬧鬼,每個人都嚇得在房門上加了三、四道鎖。

羅登美小姐煩惱得眉毛都要打結了,她只好寫信給希思蒙先生,要他趕快回家。

希思蒙先生到家的當天晚上,立刻展開抓鬼行動。

當壁鐘噹噹噹的敲了三下,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從大廳傳來,希思蒙先生聽到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他拿起一盞燈,趕緊下樓,看見大門口站著一個小小的白色身影,立刻大聲喝問:

「是誰在那裏裝神弄鬼?」

那個「影子 」嚇得停住不動,接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這不是我們的小客人嗎?」希思蒙先生把海蒂抱起來,「孩子,你在這裏做什麼?」

「我不知道。」海蒂的嘴唇白得像紙,好像隨時會昏倒。

真相終於大白,原來家裏並沒有鬧鬼,是小海蒂每天晚上夢遊。

希思蒙先生帶著海蒂上樓,輕聲的說:「孩子別怕,有我在。」

希思蒙先生把海蒂抱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有沒有舒服點?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剛剛要去哪裏?」

「我不知道,當我醒來時,就在那裏了。」

海蒂虛弱的說。

「那你記不記得做了什麼夢?」

「我夢見自己回到山上和爺爺在一起,還聽到老樅樹在唱歌。我只記得山上的星星又大又亮,好像一伸手就碰得到。我想趕快起床去摘星星,可是一醒來,卻發現自己還是在這裏。」

「那你想不想再待在法蘭克福?」

「想是想,但是…………..」海蒂傷心的眼淚一顆顆滑落臉頰,她哭岔了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希思蒙先生抹去海蒂臉上的淚水,安慰她:「孩子,先好好睡一覺,明天一起床,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第二天,天還沒亮,希思蒙先生就跑去敲羅登美小姐的房門:「快起床,並請你儘快收拾好海蒂的東西。」

羅登美小姐從沒見過主人如此著急,心想一定發生大事了。

希思蒙先生決定今天就送海蒂回家。那個可憐的孩子在法蘭克福根本不會快樂,如果她再繼續夢遊的話,最後可能會傷害到自己。

克萊拉也被這場突如其來的騷動吵醒了,她問:「爸爸,發生什麼事了?」

希思蒙先生坐在女兒床邊,告訴她海蒂就是大家以為的鬼魂。

「海蒂已經夢遊一段時間了,還好我發現得早,下次要是她爬上屋頂,後果真是令人不敢想像。」

爸爸看著克萊拉:「我知道你喜歡海蒂,可是為了她好,海蒂必須回到山上,我們都不希望她發生意外,不是嗎?」

想到要與海蒂分離,克蒂拉的心裏好難過,她求爸爸改變心意,但爸爸搖搖頭。

過了一會兒,希思蒙先生不忍心看女兒那麼難過,便對克萊拉說:「如果妳當個乖女孩,不要哭鬧,明年我就帶你去阿爾卑斯山找海蒂玩。」

克萊拉聽了,不再堅持,但她有個條件。

「海蒂的行李要在我房間打包。」

「沒問題。」

吃早餐的時候,希思蒙先生笑著對海蒂說:「我要告訴妳一個好消息,妳今天要回家了。」

「回家!」海蒂高興的說不出話,她摸著自己的胸口,發現心臟砰砰的跳得好快。

「是真的嗎?謝謝你,希思蒙先生。」海蒂希望這不是一場夢。

「現在妳先吃頓豐盛的早餐,然後去找克萊拉,她有話對你說。」

海蒂快來看,這是我幫你準備的衣服和圍裙,希望你會喜歡,還有這個。」克萊拉說著拿出一個籃子。

「十二個又大又香的白麵包捲!」海蒂大叫,好像中了第一特獎,她緊緊擁抱克萊拉,

「謝謝你,克萊拉,婆婆一定會很高興的。」

「馬車到了。」

海蒂趕快衝回房間拿希思蒙奶奶送給她的圖畫書,還有她最寶貝的舊草帽和紅圍巾。

當海蒂下樓時,希思蒙先生已經在樓下等她,「孩子,再見了。」他送海蒂上馬車,

「沙巴會陪你到曼非德,一路上小心,克萊拉和我會想念你的。」

「希思蒙先生,謝謝你,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們的。」海蒂隔著窗戶,不停的跟大家揮手,

「大家再見!克萊拉再見!」

在往曼非德的火車上,海蒂把珍貴的麵包籃放在大腿上,每三分鐘就看一次麵包捲,一刻也不離手。

她的心裏藏了好多疑問:「爺爺還好嗎?彼得還在牧羊嗎?」

當一座山出現在車窗外,海蒂這才相信她真的要回家了。

到了曼非德,海蒂站在火車站的出口四處張望,想知道怎麼樣才能上山。這時她看到不遠處有個男人,便走了過去。

「先生,你好,請問到多夫里怎麼走?」海蒂問。

「我剛好要送羊去多夫里,你想搭我的便車嗎?」男人說。

沙巴幫著海蒂把行李搬上馬車,然後交給她一封信和一個小包裹。

「信是給爺爺的,小包裹是希思蒙先生給妳的禮物,千萬別掉了!」

「我一定會好好保管的。」海蒂把信和包裹收好,然後爬上馬車。

走在回家的路上,坐在馬車後面的海蒂,忍不住對每座山歡呼。她好想跳下馬車,在原野上奔跑,但她更想早點看到爺爺。

當馬車到達多夫里,教堂的鐘正好敲了五下。海蒂跳下車,頭也不回的往山上跑。

她的行李很重,山的坡度很陡,可是海蒂卻一步跑得比一步快,她好希望早點讓婆婆嚐到又香又軟的白麵包捲。

終於婆婆的房子出現了,她飛奔到門口,緊張的全身發抖,「婆婆,海蒂回來看您了!」

海蒂跑到婆婆跟前,用力抱住婆婆。

對婆婆來說,這是一個出乎意料的驚喜,快樂的淚水從她失明的雙眼緩緩流下。

她撫摸著海蒂短短捲捲的頭髮:「這是海蒂的聲音,這是海蒂的頭髮,她真的回來了!」

海蒂握住婆婆的手,說:「我再也不離開妳了,每天我都會下山來看你。我給你帶來了好吃的白麵包捲。」

海蒂拿出白麵包捲,放在婆婆的手裏。

「孩子,這真是一個好禮物。」婆婆高興的摟著海蒂說:「但是,你才是全世界最好的禮物!」

彼得的媽媽這時從外面回來,當她看到海蒂,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海蒂,真的是你!瞧你,帽子上還別著一根羽毛,我差點就認不出來了。」

「要是喜歡,就送給你吧!我還是喜歡我原來的草帽。」

她記得爺爺最討厭羽毛了,這便是為什麼她一直留著舊草帽的原因。

趁太陽還沒下山,海蒂告別奶奶,跑回家。

她先看見隨風搖曳的老樅樹,再來是屋頂,然後是小木屋,最後是爺爺!

爺爺還是跟以前一樣,坐在屋外的板凳上抽煙斗,看到爺爺,海蒂衝上去,大聲叫著:

「爺爺,我好想、好想您!」

「你終於回來了。」爺爺看著海蒂,擔心的問,

「是他們趕你回來的嗎?」

「不是的,克萊拉和她的爸爸、奶奶都對我很好,可是我太想家了。對了,這裏有封信,是希思蒙先生寫給您的。」

海蒂從籃子裏拿出信和包裹交給爺爺。

爺爺看完信之後,什麼話也沒說,把信放進口袋,然後牽著海蒂進門。

「包裹收好,那是希思蒙先生給你的錢,你可以用來買衣服。」

「我不需要那些錢,克萊拉給我衣服,已經多的穿不完了。」

「還是收著吧,總有一天你會派得上用場的。」

爺爺說。

海蒂點點頭,把錢放進櫃子裏,然後像見到老朋友似的,把屋裏的椅子、桌子、盤子…………….全部仔仔細細的看一遍,再急忙爬上閣樓找她的床,但是床卻不見了!

「爺爺,我的床呢?」海蒂失望的問。

「再做一個就有了。」爺爺安慰她,「我不知道你今天要回來,不然會先幫你準備好。先下來喝杯羊奶,床的事等一會兒再說。」

海蒂坐在她的老位置上,一口氣喝光滿滿一杯羊奶,心滿意足的對爺爺說:「雖然我在希思蒙先生家吃了許多比羊奶更好喝的東西,可是我還是覺得世界上再也沒有比羊奶更好喝的東西了!」

這時熟悉的口哨聲從遠而近的傳來,海蒂立刻跑到門外,迎接彼得和他的羊群。

當彼得認出海蒂時,他的嘴巴張得有平常的兩倍大,雙腳更像是生了根似的。

「哈囉,彼得,好久不見!」

海蒂跑向羊群,開心的嚷著:「巴利、桑莉,你們記得我嗎?」

聽到小主人熟悉的聲音,巴利和桑莉馬上靠過來,用頭摩擦海蒂,同時發出喜悅的叫聲。

彼得拉著海蒂的手,爺爺已經為她鋪好一個香香的乾草床。

當天晚上,海蒂睡了一個好覺,夢遊的問題自然消失無蹤。

在山上,日子總是過的特別快,一轉眼五月就到了。有天早上,海蒂被鋸木頭的聲音吵醒,她跑到工作房,發現爺爺已經做好一張椅子,手裏正拿著鐵鎚在釘另一把。

「爺爺,你為什麼要做椅子?」

海蒂一臉疑惑的表情。

「喔!我知道了,那是給克萊拉和希思蒙奶奶坐的。」

昨天克萊拉來信,告訴海蒂,她和奶奶最近要上山,想到可以看見希思蒙奶奶和克萊拉,海蒂便興奮的又叫又跳。

之後幾天,她沒事就走到登山小徑去,東張西望,希望她的好朋友快快出現。

兩個星期過去了,有天海蒂堆好木材,坐在門前的搖椅上休息,突然,她站起來大喊:「爺爺!爺爺!快來看!」

「發生什麼事了?」爺爺衝到大門口,以為海蒂受傷了。

「爺爺,您看。」海蒂指著山下。「是他們!他們從法蘭克福來了!」原來沙巴和奶奶正推著克萊拉的輪椅,慢慢的走上山。

海蒂像隻蚱蜢般跳上跳下,飛也似的往山下跑,給了克萊拉和希思蒙奶奶一個歡迎的大擁抱。

爺爺也有樅樹下擺好桌椅,還準備了熱騰騰的豐盛大餐,要讓城市來的稀客一嚐山中美食的好滋味。

「歡迎你們來到阿爾卑斯山。」爺爺對奶奶說。

「這兒真漂亮,空氣又清新。」奶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克萊拉,你喜歡這裏嗎?」

「喜歡極了!」克萊拉大叫。

吃完飯,海蒂帶著奶奶、沙巴和克萊拉繞著小木屋走一圈,克萊拉對羊舍特別感興趣,可是現在裏頭一隻羊也沒有。

「奶奶,我們留下來等巴利和桑莉回來,好不好?」

克萊拉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奶奶。

「可以啊!我想沙巴先生不會在意我們多留一會兒。」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

不久,希思蒙奶奶對克萊拉說:「太陽快下山了,我們也該跟海蒂和爺爺告辭了。」

克萊拉嘟起小嘴,說:「我都還沒看夠呢!為什麼不能再多待一兩個小時?我好想進小木屋看看喲!」

「好吧!」奶奶推著克萊拉到門口,可是輪椅太寬了進不去,於是爺爺乾脆抱起克萊拉,帶她上樓參觀海蒂的房間。

「哇!海蒂的床看起來好舒服喔!躺在上面看星星的感覺一定很棒。」

看到克萊拉羨慕的表情,爺爺轉過頭對奶奶說:「這孩子沒什麼機會出門,你可不可以把她留在山上一陣子,讓她過過不一樣的生活?我保證會好好照顧她的。」

「當然好,只是怕太麻煩你了。」

「這是我的榮幸。」

「海蒂,我可以留下來了!」克萊拉大叫。

「真是太棒了!」海蒂也高興極了。

兩個小女孩拍著手,笑的比花還燦爛。

隔天天剛亮,克萊拉就醒了,看到海蒂睡在身旁,又瞧見山雀在窗板上跳舞,她的心情就如同夏日晴空,那麼舒爽。

「早安,小美女。」爺爺不知什麼時候上樓的。

「昨晚睡的還好嗎?」

「一覺到天亮!」克萊拉比了一個勝利手勢。

當海蒂起床時,克萊拉已經穿好衣服坐在門外,大自然新鮮的空氣,讓她整個煥然一新,胃口也變好了,一天可以喝掉七、八杯羊奶呢!

「如果能每天待在這裏,不知該有多好!」

克萊拉很羨慕海蒂。

克萊拉每天和海蒂一起在樅樹下看書、聊天,餓了就在草地上吃點心,開心極了。爺爺很喜歡克萊拉,據他的觀察,克萊拉雖然腿受過傷,但只要有良好的復健,還是可以走路的。

於是「如何讓克萊拉擺脫輪椅?」便成為爺爺目前最迫切的任務。

一轉眼克萊拉在山上住了三個禮拜。有一天爺爺對克萊拉說:「你可不可以答應我,每天坐輪椅前,先試著站一分鐘?」

為了讓爺爺高興,克萊拉勉強說好。她抓著爺爺,萬分艱難的站起來,可是不到十秒鐘,她就放棄了,整個人跌在爺爺身上。

「好像有針在刺我。」克萊拉痛得哭起來。

「克萊拉,再多堅持一會兒,我相信你一定辦得到的。」爺爺不准克萊拉退縮,要求她每天都要多站五秒鐘。

看到克萊拉這麼辛苦,海蒂決定要為好朋友打氣。「爺爺,明天帶我們去草原玩好嗎?克萊拉到現在都還沒有去過呢!」

「沒問題,只要克萊拉明天能自己站起來,我就帶你們上山!」

海蒂跑去「引誘」克萊拉:「山上很美喔!你試著站著看看,好不好?」

克萊拉咬咬牙說好。兩個小女孩坐在床上吱吱喳喳,計畫明天要大玩特玩。

「我們先跟巴利玩捉迷藏,再去看蒲公英開花;其實躺在草地上看雲也很有趣。還有黃昏時,夕陽會像一個大火球,把整座山燒的紅紅的,第一次看到的人,可能會被嚇到喔!」

海蒂的話讓克萊拉對上山充滿期待:「真希望明天趕快來。」

隔天一大早,彼得趕著羊經過小木屋時,正好看到克萊拉的輪椅擺在門外。

「可惡的克萊拉幹嘛不快滾,為了陪她,海蒂都不跟我玩了。」

彼得越想越氣,趁著四下無人,決定拿克萊拉的輪椅出氣。他伸出腳,狠狠的踢了輪椅一下。這時正巧颳起一陣強風,輪椅順著風勢轉了幾轉,竟然掉進山凹,摔得四分五裂。彼得嚇得趕緊逃走。

等爺爺、海蒂、克萊拉要出門時,卻發現輪椅不見了!

「是風把輪椅吹走的嗎?」爺爺走到懸崖邊往下一看,只見輪椅散成碎片,躺在山谷深處。

「怎麼辦?沒有輪椅,我就好像沒有腳一樣。」

克萊拉急的坐立難安,「這下子,草原也去不成了,我怎麼會這麼倒楣?」

「誰說的?」爺爺安慰克萊拉,「我們還是按照原定計畫上山去,別忘了,我就是你的交通工具。」

他們在草原上遇見彼得,爺爺問他:「你早上經過我家時,有沒有看見克萊拉的椅子?」

「椅子?什麼椅子?」彼得裝作不知道,雖然他心裏充滿罪惡感。

爺爺沒說話,他把克萊拉放在茂密的草地上,「這個椅子怎麼樣?」

「比輪椅舒服多了,謝謝你,爺爺。」克萊拉摸著小草,「哇!好像在做夢。」

「好好玩吧!」爺爺要先下山幹活。

「午餐放在那塊大石頭上,我傍晚再來接你們。」

海蒂說:「克萊拉,你想不想去看花海?」

「花海?聽起來好美喔!」

「可是有點遠耶!我背你去好了。」

克萊拉搖搖頭,「你年紀比我小,怎麼背得動我?我們還是等爺爺來了再去吧。」

可是那時天就黑了,什麼也看不到了。」

「如果我能走路就好了。」

這時海蒂看見彼得坐在樹下乘涼,忽然靈機一動,揮手要他過來。

海蒂叫彼得和她一人一邊,扶著克萊拉站起來,彼得雖然滿心不情願,但怕海蒂生氣,還是乖乖伸出手來。

「把你的手放在我的脖子上。」海蒂告訴克萊拉。

「彼得,把你的手借給她,然後數到三,我們一起跨出第一步。」

一開始,他們三個人跌成一團,因為彼得比海蒂高,克萊拉沒辦法維持平衡,再加上她又怕痛,腳還沒伸出半步,馬上就又縮回來。

「妳先把右腳放在地上,等完全踩穩後,再換左腳。」海蒂鼓勵克萊拉,「我相信這樣,你的腳就不痛了。」

「你確定嗎?」克萊拉半信半疑,但還是照著海蒂的話做。「真的比較不痛耶!」

「再多試幾次!」海蒂替克萊拉加油。

「海蒂你看,我會走路了!我會走路了!」

看到好朋友站起來,最高興的人便是海蒂。

「以後我們可以每天來看花,愛到哪裏就到哪裏,再也不用受輪椅的氣了。」

傍晚爺爺準時來接她們回家,海蒂迫不及待的指著克萊拉說:「爺爺………………..克萊拉…………………會走路了。」

「克萊拉,恭喜妳!不過,今天還是讓我抱你下山,別一下子走太多路。」

爺爺建議克萊拉寫信請奶奶來玩,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妳跟她說,妳要送她一個很特別的禮物。」

一個月很快的過去了,當奶奶來到小木屋時,發現海蒂和克萊拉的表情怪怪的。

「你們現在打什麼主意?才一個月不見,我都快認不出你們了。」

海蒂和克萊拉相互看對方一眼,然後再同時喊「一、二、三」,她們站起來,手牽手走向奶奶。

「克萊拉,你會走路了!」奶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抱住克萊拉又親又吻。

「真不知該如何感謝妳,就是說一萬次謝謝也不夠。」

奶奶抬起頭,給爺爺一個感激的笑容。

「我得趕快打電報給希思蒙,要他立刻上山一趟,他知道了,一定會高興得跳起來呢。」

話還沒說完,他們就看到彼得帶著一個人走過來。

「爸爸,是爸爸耶!」克萊拉走過去迎接。

希思蒙先生呆住了!他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也不眨,看著克萊拉走近。

「這是夢嗎?我心愛的小女兒會走路了!」

接下來幾天,小木屋洋溢著歡樂的笑聲。

彼得也鼓起勇氣,承認是他弄壞輪椅的。

結果克萊拉不但不怪他,甚至還向他道謝:「彼得,你真是踢的好,如果不是你那一腳,我現在可能還坐著輪椅呢!」

相聚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想到要離開海蒂,克萊拉哭的像個淚人兒,她們依依不捨,約好明年夏天再見。

「海蒂,你想不想上學,多交些朋友呢?」

送走克萊拉,爺爺問海蒂。

「想是想,不過我更想和爺爺住一起。」

「我們可以學候鳥,冬天到多夫里上學,夏天再回到山上牧羊。」

「那我就能每天唸書給婆婆聽了!」

爺爺牽著海蒂的手,在滿天的紅霞中,靜靜佇立,他們相信,明天的太陽一定會更加光明燦爛。

原著者: 史柏莉(Johanna Spyri, 1827~1901)瑞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