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流光似水

06.12.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聖誕節那天,兩個孩子又提起買划艇的事。

他們的爸爸說:「沒問題。等我們回到海邊的老家,一定買。」

九歲的托托和七歲的喬爾,態度都很強硬,出乎父母的意料。

他們齊聲說:「不行,我們現在就要!」

他們的媽媽說:「在這個家裏划船,單靠洗澡的蓮蓬頭噴出來的水是不行的。」

爸爸,媽媽都沒說錯。在海邊城市卡塔吉娜的老家,他們靠海的院子有船塢,還有可以停靠兩艘大遊艇的棚子。可是在西班牙的馬德里這邊,他們只能擠在卡斯特拉納街四十七號五樓的公寓裏。

不過,他們確實答應過孩子們:只要他們能得到全班第一名,就一定送他們一艘有六分儀和羅盤針的划艇。現在孩子們辦到了,做父母的也不好反悔。做爸爸的只好去買了。他沒跟太太說半句話,因為太太比他更不甘心這樣做。

爸爸買來的是一艘美麗的鋁艇,吃水線有一條金色的條紋。

午餐的時候,爸爸宣布:「小艇已經在車庫裏了,但是沒辦法由電梯或者樓梯搬到樓上來。現在車庫也滿了。」

可是在星期六下午,孩子們請同學來幫忙,從樓梯把小艇搬到樓上的佣人房。

爸爸說:「真能幹!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

孩子說:「不打算怎麼辦。我們只是想把小船搬進屋裏,現在已經搬進來啦!」

星期三晚上、爸爸、媽媽照例去看電影。兩個小孩子成了家裏的王,一家之主。他們關上門窗,打破客廳裏一盞亮著的燈泡,就有水一樣的金光,一股股的從破燈泡裏流出來。孩子們讓金光在屋裏流滿了三英呎深,就關了開關,搬出小船,在屋裏航行起來。

九歲的托托,曾經問過一位詩人伯伯:「為什麼一碰開關,燈就會亮?」

詩人伯伯說:「光就像水。你扭開水龍頭,水就出來了。」

托托相信詩人伯伯的話:光就是水。

每逢星期三晚上,兩個孩子就在家裏划船,學習怎麼用六分儀和羅盤針。

等爸爸、媽媽看完電影回家,孩子們都在乾乾的屋子裏睡得好香。

幾個月以後,孩子們提出進一步的要求。他們要爸爸買全套的潛水裝,包括:面具、蛙鞋和壓縮空氣鎗。

爸爸說:「你們把一艘不能用的划艇放在佣人房,已經夠糟了。現在還要潛水裝備,太過份了!」

七歲的喬爾說:「如果我們能得到這學期的金花獎,你買不買呢?」

媽媽很著急的說:

「夠了,不要再答應他們了。 」

爸爸責怪媽媽態度太強硬。

媽媽說:「這兩個孩子平日馬馬虎虎,連個鐵釘獎都拿不到。可是想要東西的時候,什麼獎都能拿到手,就是讓他們當班上的老師,也辦得到!」

爸爸、媽媽沒答應,可是也沒說不答應。偏偏到了七月,兩個孩子果然都得了一個金花獎,並且得到校長的公開表揚。

那天下午,兩個孩子回家,用不著開口,兩套新買的潛水裝備早已擺在他們的臥室裏了。

星期三,爸爸、媽媽又去看電影。兩個孩子就在公寓裏,裝滿十二英呎深的金光。

他們像兩條鯊魚,在床舖和家具下面潛水,而且在水底下找到了許多以為不見了的東西。

那一年的年底,在學校的頒獎大會上,兩兄弟都得了模範生的獎狀。他們用不著開口,爸爸、媽媽就先問他們想要什麼獎品。他們都很講理,只想在家裏開個餐會,招待同班同學。

爸爸心情很好,跟媽媽談起這兩個孩子。爸爸說:

「看起來,兩個孩子都很懂事了。」

媽媽說:「但願如此。」

星期三晚上,爸爸、媽媽正在戲院裏看電影,卡斯特拉納街上的行人,都看見一股光流,從四十七號那座老公寓裏流出來,漫過了陽台,沿著牆壁往下流,流過了大街,照亮了市區,一直亮到鄰近的城市。

救火隊員匆匆忙忙來到這座公寓,撞開五樓的門,看見公寓裏滿是金光,一直滿到天花板。

蒙了豹皮的沙發,還有安樂椅,在櫃檯和鋼琴中間,跟那些酒瓶,高高低低的飄浮著。鋼琴上的罩布,像一條軟骨魟魚,在空中飄動。杯盤碗碟,像長了翅膀,在廚房的空中飛舞。孩子們跳舞用的樂器,跟那些從水族箱裏游出來的彩色魚兒,混在一起飄著。那些魚,是這個金光池塘裏唯一有生命的、活活潑潑的動物。

一家人的牙刷,媽媽的面霜和備用假牙,都在浴室裏飄浮著。從主臥室飄出來的電視機,側向一邊,螢幕上正在放映一部連續劇。

在大廳那一邊,九歲的托托戴著潛水面具和一桶快用完的氧氣,坐船尾,身體隨著波浪顛著。他雙手握槳,正在尋找燈塔。七歲的喬爾,坐在船頭,正在利用六分儀尋找北極星。

兩兄弟班上的三十七個同學都在屋子裏飄浮著,他們各有各的姿勢,有的正在探頭看花瓶裏的東西,有的正在唱自己改了歌詞的校歌,有的正想偷喝一杯爸爸的白蘭地酒。

他們扭開太多的燈,公寓裏已經泛濫成災。這些沒有船坐的同學,好像都沉入水底了。

在西班牙的馬德里,夏天像火爐,冬風冷如冰,沒有海洋也沒有河流。

住在這麼偏遠的內陸城市的居民,大概永遠也弄不懂,什麼叫做在光海裏航行。

原著者:馬奎斯(Gabriel G. Marquez) —哥倫比亞第一個諾貝爾文學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