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法國小英雄的故事 4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很多的革命者爬到第一層樓和閣樓的窗戶上去,從那些地方射擊 是很方便的。最勇敢的一些人,驕傲地倚靠在房屋的牆邊,注視著站 在街壘前沿的敵人。

一個軍官拔出了軍刀說:“繳槍!” “開火!”街壘的指揮員下了命令。

當兩陣排槍同時放出去以後,什麼也看不見了。只有強烈地叫人 感到窒息的煙霧。

射擊以後,聽見了受傷的和快要死亡的人在呻吟。 當煙霧消散的時候,看得見敵人的陣線已經打散了。不過,那些 沒有死的仍舊站在那裏,沉默地往槍裏裝著子彈。 突然,發生了一個大喊聲: “滾開!要不然我就炸毀街壘了!“

所有的人都向著發出喊聲的地方看去。只見街壘的指揮員走進 小酒店去,拿出來一個裝著火藥的小桶,在煙霧中,他爬到燃著火 把的地方。一眨眼工夫,他就把火把舉起來,把裝著火藥的小桶放在那裏。

現在,軍官們、士兵們都驚愕地望著他。看見他站在石頭上,手 裏拿著火把,他的驕傲的臉上帶著堅決的意志,把火把傾向火藥桶, 用著洪亮的聲音嚷道:

“滾開!要不我就炸毀街壘了。”

過了一會兒,他把火把向著火藥桶伸過去。 可是在街壘上已經一個敵人也沒有了。他們只扔下了死的和傷的。 敵人驚慌得一團糟,退到街道最遠的一頭,在黑暗中不見了。這是真 正的敗退,街壘得救了。

革命者們派出了哨兵,綁紮受傷的同志。街壘的指揮員叫高樂士 來,小孩很高興地跑過去。

“你能幫助我解決一個大問題嗎? ” “完全聽你的命令!“高樂士說。 “呶,拿著這封信,現在就離開街壘!” 高樂士有點迷惑了,搔著腦袋。

“你拿了這封信,照著這上面寫的地址送去,這並不太遠。” 小英雄回答:“好,但是如果街壘在這個時候被敵人佔領,我不能 在這裏幫助大家了。”

“敵人當然還會來,大概只在天亮的時候。半天之內他們是佔領 不了這街壘的。”

“能不能明天早晨我再給你送這封信去?”高樂士問。 “不行,那就晚了,現在就去吧!”

高樂士再沒提意見,他猶疑不決地站著,悲傷起來。突然,他象 小鳥似地跳躍著,接過信來,說: “好,我去!”

高樂士的腦海裏起了一個愉快的念頭,可是他沒把它表示出來。 他怕指揮員反對。

高樂士決定了,他想:“現在才只半夜。把信送去,還是來得及按 時趕回來的。”

當高樂士拿到了收條,他就急急忙忙地往回路上走。他沿路熱心 地把所有的路燈都打壞了。在沒有行人的黑暗街道上跑著,他大聲地 唱起歌來。這時候他儘量裝出許多鬼臉〈高樂士是可以無盡無休地做 出許多鬼臉來的〉,可惜的是街上沒有一個行人,誰也看不見他的天才 表演,他的表演是白費了。

忽然,他站住了。他的銳利的眼睛發現在大門角落有一輛手推車。 一個人睡在那上面。手推車的兩個扶手支在大街上。睡覺的人,頭在 手推車的車底,身子彎曲著,兩隻腳搭在地上。 高樂士明白了,這是一個喝醉了酒的人。 “夏天晚上,在這裏睡覺是不錯的。”高樂士想。“這個人在自己 的手推車上睡著了。手推車對於街壘來說是非常需要的。為了咱們人 民共和國,我拉走這輛車吧!把醉鬼放在這兒。” 醉鬼打著呼嚕。

高樂士小心地拉著他的腿,醉鬼躺在街上了,沒有醒。 手推車空了。

高樂士從口袋裏找出了一塊紙和一小截紅鉛筆。 高樂士寫著:

為了法國共和國,我收到了你的手推車。

高樂士

然後他把紙放在醉漢背心的口袋裏。他雙手推著車,向巴黎的小 市場跑去。他推車前進,一面勝利地高聲大笑。

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在大街旁的皇家印刷廠裏駐著軍隊,高樂士一點也沒想到這些。

隊伍驚醒了,他們在行軍床上抬起頭來。兩排路燈,打壞一個 又一個。還聽見有人大聲唱著歌。這條街向來是太陽剛一落山就睡 覺的,並且有早熄燈火的習慣。現在已經鬧了整整一個鐘頭了。這 個孩子擾亂了這個安靜的區域,就象是蚊子掉進了瓶子,嗡嗡地老 不停息。

軍官聽見了,等待著。他是一個很細心的人,但這個非常吵鬧的 手推車使他發火了。

“這完全是土匪!”他嘟囔著。 軍官謹慎地、悄悄地走出了哨所。 高樂士突然面對面地看見了軍衣、軍帽和槍。 他站住了,就象釘在地上的一樣。 “你好,社會的保護者!”他說。 “上哪兒去,流氓!”

“公民,”高樂士回答說,“你怎麼罵人呢?我也沒叫你‘資本家’

呀!”

“你上哪兒去?”軍官喊道。

“親愛的先生,”高樂士說,“昨天你或許是一個聰明人,可是今 天早晨你就被降級了。”

“回答我,你上哪兒去,小流氓!”

高樂士回答:“你是非常可愛的。真的,真看不出你有這麼大年紀。 你大可以出賣你的頭髮,一百法郎一根,你可以得到五百法郎呢!” “上哪兒去?上哪兒去?你說,上哪兒去,小壞蛋!” “啊呀,你看你說的話多麼野蠻啊!”

“小心槍!”軍官嚷道。

一刹那,高樂士已把怎樣離開這個尷尬的環境的辦法想好了:手 推車讓他倒了這個黴,那麼就讓手推車救救他吧。

軍官逼近高樂士。可是小孩子立刻就把手推車當做了武器。用他 全身的力氣,猛力向軍官推去。軍官栽倒在髒土地上,槍就朝天響了。 士兵們聽見了軍官的喊聲,從哨所裏跑出來。猛烈的排槍射擊開 了。一排、二排……

射擊足足進行了十五分鐘,很多玻璃窗完完全全被打碎了。 高樂士一口氣跑了五條街,才喘著氣在地面坐下來休息。 他留心地聽著。

休息了一會,又回頭走向響著槍的方向。一面舉起手,五指伸開 地放在鼻子上,弄著玩。忽然他想起了:

“我還在這裏鬧著玩哩,迷了路啦,現在要繞著大彎跑回去。能 及時回到街壘才好呢。”

他跑了,象旋風一樣地快。

攻 擊

白天很快來到了。但是沒有一扇窗戶、一扇門是開著的。太陽早 已升起了。但是人們沒有出現,就象死了一樣。在山福列利街,敵人 走了。出現了一種不祥的安靜。鄰近的街道上也沒有一個人。 誰也看不見,可是大家都聽見了從遠方傳來的神秘的聲音。 敵人又要來進攻了。指揮員命令著每個人守住自己的崗位。

沿著石頭牆傳過來短促、清脆的上子彈的聲音。 沒有等多久,聽見了鎖鏈的響聲;聽見了一種什麼沉重的東西轟 隆隆的響聲和銅器在大街上擊碰的響聲;也聽見了敵人的歡笑聲。這 些都說明著:炮兵接近了。 第一門大炮出現了。 “開火,”街壘的指揮員發令了。

從街壘發出了稠密的排槍,煙氣就象是雪崩了一樣,遮掩了視 線,看不見大炮和敵人。過了幾秒鐘煙霧散了,大炮和敵人又出現 了。

“上子彈!”指揮員命令。 當革命者們在裝子彈的時候,炮手們裝炮彈了。 大炮射擊了,炮彈飛過來了。 “上這來!”發出來一個快樂的聲音。

正在炮彈向街壘飛來的時候,高樂士也向街壘飛跑回來,他的出 現使大家吃了一驚,比那顆炮彈更使人吃驚。炮彈落在瓦礫堆裏,毀 壞了馬車的輪子,並且完全炸毀了大車。街壘裏的人都笑了。 “再來一個!” 一個工人向敵人的炮兵嚷著。 大家包圍了高樂士,他還來不及說的時候,指揮員就把他叫過去了。

“你為什麼到這兒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在這兒? ”小孩子張大了明亮的眼睛,神氣 地回答。

“誰叫你回來的?信呢?你給她了嗎? ” “公民,我把信交給看門的了,他會轉交給她的。”

指揮員叫他送信時,有兩個打算:一個是和自己的未婚妻訣別; 一個是把高樂士送出去。但是他的目的,只達到了一半。 沒有過幾分鐘,高樂士又出現在街壘的另一頭。 “我的槍在哪里?”他叫起來。 他們給了他一枝從俘虜那兒繳獲來的槍。 高樂士警告著同志們:附近的街道上佈滿了軍隊。 “我希望你們好好地打他們!“高樂士高興地加了一句。 指揮員靠在他的槍眼上,非常留心地聽著。 “低下頭來,靠近牆!沿著工事跪下!”指揮員嚷。 人們還沒有來得及完成他的命令,射擊就開始了。排槍朝街壘的 出口射來,打中了牆壁,兩個人犧牲,三個人負傷了。這樣的攻擊, 工事是不能長久支持的。攻擊還在繼續,步槍和大炮交替著射擊,街 壘逐漸地毀壞了。

太陽高高地掛在天空。

街壘裏的一個守衛者,向指揮員問:“我們餓了,難道我們餓死在 這兒嗎?

指揮員站著,兩肘支在槍眼上,兩眼出神地望著街。聽了這話, 他肯定地點了點頭。

敵人的炮兵們迅速地推來了第二門炮。和第一門炮排列在一起。

這預告著街壘不久就要完結了。

過了幾秒鐘,兩門炮一齊發射了;步兵的槍火掩護著炮兵。 指揮員說:“必須把炮兵壓制住,”他又喊道:“向炮兵射擊!” 都早已準備好了。街壘開始了激烈的、使人興奮的射擊。六個和七個射手輪換著一齊發射,街道上充滿了煙霧。幾分鐘以後,透過煙 霧可以看得見三分之二的炮兵們,已經躺在炮車輪子底下了。雖然活 著的還在繼續開炮,但是已不是那麼緊密了。

“多麼成功啊!” 一個工人向著指揮員說。“完全成功!” 指揮員搖搖頭回答:“這樣的成功只能再堅持十五分鐘。街壘裏就 僅僅有十來顆子彈了。” 高樂士聽見了這些話。

小英雄

突然,大家都看見高樂士從街壘裏跑到彈雨紛飛的大街上去。 高樂士手裏拿著一個小酒店裝瓶子用的筐子,鎮靜地摘下死人身 上的子彈帶,裝進筐子裏去。

“你幹什麼呀!”街壘裏有人叫他。 高樂士抬起頭來:“公民,我要把筐子裝滿。” “你沒看見子彈象下雨似的? ” 高樂士回答說:“下雨有什麼大不了的!” 指揮員喊道:“回來!”

“就回來!”高樂士說著,一面很快地跑走了。 大約有二十幾個戰死的人,沿著大街躺著。這就是說有二十幾根 子彈帶。為了防衛街壘,高樂士要把這些搜集起來。

霧一樣迷蒙著街道的煙氣,慢慢地升起來,又蔓延開,弄得白天 也有些陰暗,使得交戰的雙方,在這個很短的街道上,彼此也看不見。 這種陰暗對於高樂士來說,是有用處的。

煙霧掩護著他。他的身材很矮,他可以走得很遠,敵人也不易發 現他。第一次他搜集了六七個子彈帶,沒有逢到多大危險。他用嘴咬 著筐子,四肢匍匐著前進。從這一個死人爬到另一個死人,摘下他們 的子彈帶。

現在他離街壘還不太遠。街壘裏的同志沒有想招呼他,怕惹起敵 人對他的注意。他愈爬愈遠,到達了射擊的煙霧並不太濃的地方。

沿著石牆伏著的敵人們和聚集在街角的敵人們,彼此指點著:有 東西在煙霧裏蠕動著。正當高樂士從一個戰死的敵人身上摘下子彈帶 的時候,一顆子彈打在這個死兵的身上。

“見鬼!”高樂士嚷著,“他們把我的死人槍斃了。” 第二顆子彈落在離他不遠的石板道上;第三顆子彈打翻了他的筐子。

高樂士回過頭來,看見子彈是從街角射來的。他就站起來挺立著。 風吹散了他的頭髮,他看著那個向他瞄準的敵人,他高興地大聲唱著 歌。不一會,他拿起了筐子,把倒翻了的子彈帶又裝進去。他向射擊 的地方走去,注意搜集另外的子彈帶。

第四顆子彈從身邊呼呼地飛過去,高樂士仍舊唱著歌。 第五顆子彈,他用唱歌來回答。

這是令人驚駭的場面:敵人朝著孩子射擊,可是孩子毫不畏懼, 好象他是在快樂地遊戲一樣。對每一次射擊,他都回答一段歌曲。敵 人不斷向他射擊,但總不能打中他。射擊他的敵人也不禁笑了。他臥 倒又迅速地跳起來。一會又隱沒在門底下,不見了。一會又重新出現, 迅速地跑著。一會又跑回來,舉著拳頭向敵人威嚇著。他又開始搜集 子彈帶,把它們裝進筐子裏。同志們從街壘裏驚駭地看著他。子彈追

著他,但他好象比子彈跑得還快。他就好象在和死亡做捉迷藏的遊戲一樣。

最後,狡猾的子彈終於追上了孩子。高樂士搖晃了一下就倒下去 了。從街壘裏發出驚駭的叫喊。高樂士微微抬起頭,血流滿了他的臉。 他伸出了他的手,朝槍彈射來的那面,重新又唱起歌來。但是他沒有 唱完他的歌,第二顆子彈使他停止了歌唱。

這一次,他栽倒了。臉俯在街上,再也不動了。 小英雄犧牲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