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法國小英雄的故事 3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到晚上,三分之一的巴黎都已經屬於起義者。資本家們非常害怕,關上了門窗。軍事巡查隊在活動,尋找和搜查行人。監獄和警察局已經塞得滿滿的,地方已經不夠了,許多後來被抓來的人 只有躺在露天的院子裏。喇叭吹著,戰鼓響著,槍響著,警鐘在不 斷地敲著。

“要弄到一個什麼結果啊?”在驚恐中的資本家們互相這麼問。 到了夜晚,起義的火焰猛烈地在巴黎燃燒著。 當軍隊和人民衝突後的第二天早晨,群眾從阿爾司那拉廣場叫喊 著流向所有的地方。在蒙尼-蒙唐街上,從群眾的隊伍中跑出來一個 衣服破爛的孩子。他手裏拿著一枝花。小孩子看見了一個女商人開的 舊貨鋪,鋪裏的櫃檯上擺著一枝手槍。他就把手裏的花往街上一扔, 嚷著:

“嬸子,把你這個東西借給我吧!” 孩子抓起了槍,立刻就跑了。

這就是高樂士。在街上他才看清楚手槍是沒有機頭的。他用責備 的口氣望著它說:

“我準備去打仗,可是你還沒有準備。” 在西然市場,高樂士加入了工人和學生的隊伍。他們的武器是各 式各樣的。有的人拿的是雙筒獵槍,有的人手裏拿著近衛軍的槍,腰 裏還掛著兩枝手槍。有的人拿的是古時候騎兵的毛瑟槍。還有些人拿的是馬槍。

走在最前面的人,手裏拿著出了鞘的軍刀。

他們都喘得很厲害,都被雨淋濕了。眼睛冒著火。高樂士悄悄地問:

“我們上哪兒去呀?“ 他們回答說:“和我們一塊兒走!”

高樂士最喜歡的是隊伍裏面一個穿紅坎肩的人。他跳著走,好象 覺得自己是游泳在水裏的魚一樣,同志們叫他“包格列裏”。有一個行 人看見了他的紅坎肩,就驚恐地叫喊起來: “紅黨來啦!”

“紅黨!紅黨!”包格列裏反駁說。“這有什麼可怕的!” 他看見了牆上貼的政府佈告,就把它撕了。 高樂士非常高興。從這個時候開始,他的眼光就沒離開過包格列裏。

高樂士説明修街壘

武裝了的工人和學生們,跑進了蜘蛛網似的古老的街道。那些街 道都很陰暗、彎曲和狹窄。那裏的房子,也奇形怪狀,大小不一樣, 修建得歪歪斜斜的。

從新-汀大街走到山福列利街,群眾走進了一條窄街。在這條街 的盡頭有一些房子,把這條窄街堵住,成了一個死胡同。在頂裏面有 一個不太高的房子。這個房子是這城裏有名的小酒店。巴黎的革命者, 常在這裏聚會。

闖入這裏的群眾,引起了街上的混亂。行人都躲避開了。只一會 工夫,兩邊小鋪子的大門和窗戶,從樓下到樓上都關得緊緊的。只有 這個小酒店門開著,群眾進進出出著。

沒有過幾分鐘的時間,小酒店窗戶上的鐵柵欄被拔下了二十幾根。 小酒店門前的路被破壞了。路上鋪的石頭都挖起來築街壘。離那兒不 遠,來了一輛載重車,運著一些裝石灰的桶。高樂士和包格列裏很快 地就把它們搬下來。大桶修街壘是最合適的。在街上堆起從路面挖起 來的石頭,可是覺得不夠。有一個學生就到地下室去,他從那裏滾出 來一大堆空桶。工人們把大桶砌在砂土裏,於是街壘堆起來了,不一 會工夫就出現了一人多高的牆,把半條街遮住了。這時,在街角上又 出現了一輛駕著兩匹白馬的馬車。 “停住!”

包格列裏一面喊著,一面追過去。趕馬車的停下了。包格列裏請 乘客下車,同時很客氣地扶著女人們下來。然後他拉著馬的韁繩,向 街壘走去。隨後,他解了韁繩把馬放走了。馬車就橫在街上,遮斷了路。

愉快興奮的高樂士,在街壘的前面後面來回地跑著。一時爬上去, 一時又跳下來。熱鬧鬧地,一會在這兒,一會在那兒,就好象旋風一 樣。高樂士在各處出現,嘴也不停地嚷著。他譏笑那些不做事的人, 催促那些懶惰的人做事;鼓勵那些工作有點疲勞的人。有一些人受到 他的安慰、鼓勵;另外一些人生他的氣;又有一些人討厭他,因為他 把他們鬧得很心煩。他和學生們吵嘴,他使工人們生氣。他腳步不停 地從這個人跟前走到那個人跟前。到處蹦跳著,象蒼蠅一樣。

“加油呀!堆石頭呀!再來一點!拿大點的桶!你們的街壘太小 了,連鬼也擋不住。一推就倒啦!拆房子吧!看那裏還有玻璃門!” “玻璃門!”工人們吃驚地嚷著,“弄它幹什麼?你這個小笨貨!” “你們自己才是笨貨。”高樂士駕他們。“玻璃門修街壘是特別合

適的,誰也爬不上來。你們沒有到過別人的園子裏偷過蘋果嗎?你們 去試試看,那牆上都是玻璃渣子!讓反動派的軍隊來爬吧!玻璃渣子 會紮破他們的腳。他們會說:見鬼!玻璃是危險的東西!”

他生氣了。忽然想起了他的手槍沒有機頭。他向著所有的人訴苦:

“給我槍呀!為什麼不給我槍呀!” “你要槍嗎?” 一個革命者笑著說。 “為什麼不應該有?”高樂士回答。

另一個革命者聳了聳肩膀:“等大人們都有了槍,才給小孩子們!”

高樂士神氣地扭過身子說:“要是你先死了,我就拿起你的槍!” 在山福列利街的街壘並不太高。爬到那上面去,只要踩住裏面修 的石級就可以。可是在外邊看起來就非常森嚴,難以接近似的。

在房屋牆壁和街壘之間,有一個窄窄的秘密出口,人可以從那裏 爬出去。馬車擱在街壘的正面,在馬車上面飄揚著紅旗。所有這些只 是在一個鐘頭之內順利地完成的。

軍隊和員警還沒有出現。資本家偶然走到這條街,一見街壘就立 刻跑了。

當街壘已經修好,旗子掛起來的時候,人們從小酒店裏搬出了一 張桌子。一個學生爬到桌子上,他的朋友們就把裝得滿滿的彈藥箱拿 來了。站在桌子上的學生,笑嘻嘻地開始給大家分子彈。戰鼓在巴黎 到處響著:人們已經習慣了這種響聲,所以對它已不再注意。戰鼓一 會兒遠一會兒近,變成了不祥的轟聲,街上一個行人也沒有。

黃昏的時候,在暮色和靜寂中,戰爭迫近了。站在街壘裏的武裝 工人和學生,堅定地沉靜地等待著。

在街壘裏,點著很大的樹油火把。這火把三面用石頭擋著,這樣 可以免得被風吹滅了;並且它的光亮,就都映照到旗子上。街道和街 壘都非常黑。只看見那面映得通紅的旗子,明亮地閃耀著,就象是一 個奇妙的大燈籠。

街壘裏的夜晚

到了夜晚,反動政府的軍隊還沒有出現。只聽得一些不很清楚 的吵鬧聲;偶然也聽到零星的槍聲。這聲音聽起來忽遠忽近的。這 樣長時間的平靜,說明著政府在集中力量。五十個革命者在等著六 萬軍隊。

高樂士在小酒店的櫃檯上,在蠟燭微弱的光線下,準備著子彈夾。 從街上是看不見這光亮的。至於上面的幾層,就什麼燈光也沒有。

在高樂士提出要槍的時候,嘲笑過他的那個革命者,走過來,說: “你聽著,小孩子,現在沒有事做,你到街壘外面去,沿著房屋 溜過去,順著街道偵察一下。看看那邊有什麼動靜,回來告訴我們。” “小孩也是有用的,”高樂士用著傲慢的姿態回答了他,“那好, 我就去。可是現在要忠告你,要多相信小孩子們,要少相信那些大人。” 高樂士放低嗓音補充著說:“你沒有看見這個大個子?“ “怎麼的? ” “這是奸細!”

“你清楚地知道嗎? ”

“告訴你,一禮拜前,我坐在橋欄杆上,他扯著我的耳朵,非拖 我下來不可。

小孩子向他行了一個軍人式的敬禮,跑了…… 聖-瑪麗塔上的鐘敲了十下。兩個拿著槍的學生,在房屋的牆壁 和街壘之間的秘密出口旁邊坐著,他們沉默地細聽著遠方走著的腳步 聲。

突然,在寂靜的黑暗中,傳來一個小孩高高的、快樂的嗓音。聽 得出那是從新汀街上傳來的,唱的是一支民歌:

……他們穿著藍色的軍裝, 軍刀掛在腰上。 向他們開火! 古-卡-咧-古!

“這是高樂士。” 一個學生說。 “他給咱們打暗號。”另外一個回答。

急促的步伐擾亂了這條無人的、安靜的街道。高樂士敏捷得象 猴子一樣地在載重馬車上爬著。他跳進了街壘,累得直喘著氣。他 說:

“給我槍!他們來啦。”

“你願意拿我這枝小馬槍嗎?” 一個工人問。 “不,我要一枝長槍。”高樂士回答。 他們給了他一枝長槍。

兩個哨兵幾乎和高樂士同時回到街壘裏。在橋和市場那個方向站著的哨兵,只留下一個在橋上。很顯然地那方面還沒有什麼情況。 街壘的守衛者們,都站好了戰鬥的崗位。 四十三個人,連高樂士都算上,都站在街壘裏,他們的頭部埋著, 正好和街壘的頂端相平。大槍和小馬槍的槍口都從頭上伸出去,就好 象從槍眼伸出來的一樣。所有的人都沉默著,都準備好了。六個拿著 槍的,站在小酒店樓上的兩邊窗戶旁瞄準著。

又過了幾分鐘,就清楚地聽見整齊和沉重的腳步聲。這聲音已漸 漸逼近。突然聲音靜了,聽得見街頭有許多人呼吸的聲音,可是一個 也看不見;只是在黑暗的深處,靠著火把的亮光映射,隱約地看得出 不少金屬的細棍子,這是剌刀和槍筒。 突然,從黑暗中傳來不祥的聲音: “誰在走?”就在這時候,聽得見子彈上膛的聲音。 街壘的指揮員大聲地、英勇地喊著: “法國革命……”

一陣轟隆的排槍向街壘射來了,紅色的旗子掉下來了。排槍是這 樣的激烈和稠密,連旗杆也打斷了。射到牆上碰回來的子彈落在街壘 裏,幾個人受傷了。

攻擊是這樣的殘酷和激烈。這些英勇的人們心裏已經很明白,要 和這整整一團的軍隊作戰,將要發生什麼情況。

街壘的指揮員嚷:“同志們,節省彈藥!不發現敵人不開槍!”他 補充說:“最要緊的,把旗杆立起來!”

他把落在腳下的紅旗舉起來。他們聽見了槍栓擊碰的聲音,敵人 又重新裝上了子彈。

在射擊聲中,進攻的敵人已經向街壘撲來了。不久,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街壘被敵人佔領了。但是他們卻不敢越過街壘,好象他 們面前是一個陷阱似的。他們偷偷地往黑暗的街壘裏面瞧著,就象 是看著獅子洞似的。火把照亮了他們的剌刀、毛茸茸的帽子和驚慌 的面孔。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