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法國小英雄的故事 2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高樂士的小客人們,恐怖地向四面望了一遍。 在上頭有很長的、發黑的梁。那裏排列著並不太圓的粗橫木。那上面殘留著一些泥灰和密密的蜘蛛網。 小點的孩子倚偎著哥哥,悄悄地說: “多黑啊!”

這句話使高樂士生氣了。小孩子們那樣的害怕,使得高樂士決定 給這些膽小的孩子一頓訓斥:

“你們在那裏咕嚕什麼?你們不喜歡這裏嗎?也許是沒叫你們 到皇宮裏去吧!你們做什麼夢呀!哼,以為自己是多麼重要的人物 哩!”

吵一陣有時也是有好處的。

小孩子們精神振作點了。他們走到高樂士跟前去,並且緊緊靠著。

小孩子們對他的信任,又感動了他。高樂士不生氣了,又有點可 憐他們了。

“小傻子!”他向著小孩子們說,“在街上才黑哩。那邊還下著雨, 可是這裏不下雨。那裏冷,可是這裏沒有風。那邊有人,可是這裏誰 也沒有。那邊連月亮都沒有,這裏卻點著蠟。” 小孩子們環顧四週,已經不再那麼驚恐了。 “呶,快點。”高樂士說著,就推著他們,走進放著床鋪的“房間”裏去。

高樂士的床鋪是真正的床鋪,有墊子也有被。 他的墊子是乾草編的,被子是一件灰顏色的、暖和的新馬衣。 在床鋪的週圍,有三根釘在地板上的長柱子。(這地板也就是大象 的肚子〉柱子上頭是用繩子紮著的。銅絲網就圍著那些柱子。網的下 邊又壓上了大塊的石頭,因此穿過網是不可能的。

這個銅網,就象動物園裏圍著鳥籠子的銅網一樣,高樂士睡覺的 時候,就象睡在鳥籠裏一樣。

高樂士移開了石頭,同時把銅網拉高了一點。 “孩子們,爬進去!”高樂士命令說。 他叫客人先鈷進去,自己跟在後面;然後又把石頭移回來,把入 口緊緊地堵住。

籠子是很低的。他們三個當中,連那最小的也不能站起來。高樂 士舉著蠟照著。

“現在睡覺,”他說,“我要吹燈啦!”

“先生,”大點的孩子指著銅網問,“這是什麼? ”

“這是為了防止耗子。”高樂士很鄭重地說。“這些都是從公園裏弄來的。你大概知道,那裏有個動物園,那裏有很多網子,要多少, 有多少。要去搞,只要先攀過牆爬進窗,然後悄悄地溜進去,就可以 搞到一大堆的網子。”

他一邊說著,一邊用馬衣把小點的孩子包起來。小點的孩子哺哺 地說:

“啊唷,多麼好,暖和得很!” 高樂士得意洋洋地看著自己的被子。

“這也是從公園裏搞來的,”他說。“我從猴子那兒拿來的。”他用 手指著又厚又結實的墊子繼續說:“這是從長頸鹿那兒拿來的。“ 靜默了一會,高樂士又接下去說:

“那些動物們的東西真多,所以我從它們那裏拿來一些。它們從 來也沒生過氣,我對它們說:‘這是送給大象的禮物。’”

小孩子們又驚奇、又小心、又敬重地望著高樂士。他和他們同樣 是沒有家的小孩,也只是一個人,可是他卻這麼萬能。

“先生,”大點的孩子小心地問他,“您大概不怕員警吧?“ “記著,吃奶的孩子!不要叫他們‘員警’;叫他們‘打手’。” 小一點的孩子躺著,眼睛睜得大大的,被子從他身上滑下去了。 高樂士又關心地給他蓋好。同時,把一塊舊布塞到他的頭底下,當做 枕頭。然後轉過來對大點的說: “在這裏好不? ”

“啊,好!”大點的孩子回答,非常高興地望著高樂士。 被雨水弄濕了的窮孩子們,現在有一點溫暖了。 ‘‘你看,”高樂士說,“那你們剛才為什麼還哭呢? ” 他指著小的一個繼續說:“小點的孩子哭還可原諒,可是大孩子哭,

就真難為情啦!你是小牛嗎? ”

小孩子說:“我們不知道晚上上哪兒睡覺去,也不知道能找著什麼 樣的房子。”

“聽著,”高樂士說,“你永遠不要再發愁啦,我愛護你們,你們 會看見,我們將會多麼快樂。夏天,我們同納威(他是我的同伴)一 塊到塞納河去洗澡。並且要光著身子在橋前面的木排上跑著玩。我們 一塊去看骨頭人,他活著,陳列在愛裏賽①①。啊呀!那麼瘦,那麼瘦! 這是你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我還要請你們上戲院,那些演員我都認識。 我自己還在那裏參加過表演。我們有幾個小孩在一起,在一塊布的下 面跑,這塊布算是海,我們做著浪,我也要帶你們一塊去表演。沒有 票就偷偷地溜進去看戲,我們一定會玩得很痛快的!“ 這時候蠟油滴到高樂士的手指頭上。

“見鬼!”高樂士嚷道,“啊呀,我的燈芯全燒完了。聽著,我不 能為了亮光再多花一個錢。既然躺下了,那就睡覺吧,說不定偵探們 會透過窟窿看見亮光的。”

“還有,”大點的孩子小心地說〈只有他一個敢和高樂士說話〉, “火星要是落在槁草上,把房子都能燒掉的!”

外面刮著大風,聽得見雨點落在大象背上的聲音。 “讓它下吧,反正淋不著我們了。”高樂士說。“讓它在房頂上叮 冬叮冬地下吧!雨因為不能把我們弄濕,它生氣啦!”

這時候又響起了雷聲。小點的孩子叫起來,跳起來,幾乎把銅網 都移動了。高樂士回過頭來哈哈大笑說:

①愛裏賽是巴黎的林蔭大道。

“安靜點,孩子,不要把房子弄塌了。這是很響的雷!美得很! 雄壯得很!這比戲院子裏的雷好得多哩!”

他把銅網修整了一下,並把孩子們安頓好。繼續說道: “呶,孩子們,該睡覺了。好好地蓋好被子。我要吹燈了,準備 好了嗎? ”

“我很好!”大點的咕嚕著,“頭底下好象枕著鵝毛枕頭。” 高樂士把孩子們的被子都蓋好,蓋得緊緊的。 “睡覺,孩子們!”高樂士命令著。隨後用力把蠟吹滅了。 光亮剛剛熄滅,就聽見了奇怪的絲絲聲。銅網震得發響,好象有 什麼東西用爪子搔、用牙咬著銅網似的。在這種響聲中,又從各方面 傳來吱吱的聲音。

那個五歲的小孩子,聽見他頭頂上有這種鬧聲,嚇得要命,忙用 胳膊肘撞他的哥哥。可是哥哥已經睡著了。小孩子嚇極了,他決定和 高樂士談談。小聲地問道: “先生,這是什麼? ” “耗子!”高樂士回答,“睡覺呀!” 小孩子還不放心。 “先生!”

“什麼?”高樂士呼嚕呼嚕地已經半迷半醒了。 “耗子是什麼呀? ”

“這是一種老鼠!”

高樂士的說明使這小娃娃安了點心。他看見過白的老鼠。他不怕 它們。但是過一會他又說了: “先生!”

“啊,”高樂士回答著。 “你為什麼沒有貓呀? ”

“有過的。”高樂士回答,“我弄過一個貓來,可是它們把它吃了。” 小孩子嚇得發起抖來。 “先生!” ‘‘噢?“

“吃了誰啦? ” “貓。”

“誰吃了它啦? ”

“耗子!”

“老鼠? ”

“是的,耗子!”

“先生,它們不吃咱們吧? ”

“不要害怕,”高樂士說,“它們進不來,況且還有我在這兒。呶, 拉著我的手,不要說話了,睡覺吧!”

高樂士把手伸過去,小孩子緊緊地握著它;把它放在自己的身上 才放了心。週圍都安靜了。他們說話的聲音把耗子嚇跑了。過了不久 又鬧開了。可是三個人睡得熟熟的,什麼也聽不見了。

早晨,高樂士很早就把孩子推醒。幫助他們從大象的肚子裏下來。 他又想法給他們吃了一頓早飯。隨後把他們放在街上,自己就走了。

(為什麼要放在街上呢?因為高樂士就在街上長大的。〉當他離開孩子 們的時候,他說:

“小孩子們,我要跑了。你們要是找不到媽媽,晚上還回到這兒 來。我請你們吃晚飯,還安頓你們睡覺。”

小孩們沒有回來。大概是員警看見了他們,把他們送到員警分局 去了。不過,也說不定在這個大巴黎市中迷失了。以後高樂士再也沒 見著他們。高樂士常常抓著腦袋說: “我的小孩子們上哪兒去了呢? ”

高樂士在行軍中

這時候巴黎正發生了一件大事情。生活窮苦的工人和手工業工人 以及所有的“小民”們,全都準備好了,要起來反對政府。政府裏當 權的銀行家和工廠主,他們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從來也不關心生活在 饑寒交迫中的老百姓。

在法國許多地方已經發生了起義。政府剛鎮壓下去,可是他們重 又開始了新的起義。

在小酒店裏,工人們公開地討論一個問題:鬥爭呢?還是等待呢? “我們三百人,” 一個工人說,“每個人要是出十個蘇,這就可湊 成一百五十個法郎①①。這些錢就可以買子彈和火藥。”

“兩個禮拜以後,我們將變成兩萬五千人。”另外一個人說。“到 那時候,我們就可以和政府比一比力量!”

“現在我夜裏不睡覺。”第三個說了。“夜裏我準備著彈藥筒。” 所有這些話都是在白天公開地談論著。 情況就是這樣。

在巴黎的市郊聖.安東,情形特別緊張,這個古老的地方,住的

①蘇和法郎都是法國幣制單位,每個法郎值二十個蘇。

都是窮苦的人,勤勉和充滿了憤恨的人。象是一個大蜂箱一樣,他們 不能忍耐地等待著鬥爭的爆發。

整個的巴黎就象是已經裝滿了火藥的大炮一樣,只要一點火,就 可以轟隆隆地響起來。

有一天早晨,在市郊聖安東,出現了一個嚴重場面。在那熱鬧 的街道上,發生了騷動。差不多每一個人都武裝起來了。工人們走在 街上,相互悄悄地說:

“你的手槍在哪里呀? ” “在小褂下麵。你的呢? ” “在襯衣裏面。”

在街上作坊的前面,聚集了大群的人民。工人們等待著從郊區來 的革命代表。

這個龐大的行列,在巴黎的街道上行進。在這個頑強的行列裏, 有苦力工人、石工、木工、泥水工、玻璃工人和排字工人。 資產階級驚恐地從陽臺上、從窗戶裏看著他們。 反動政府已經警戒起來,並且準備了軍隊。二萬四千個兵佈防在 城裏,一萬三千個兵佈防在郊區。當群眾和軍隊遭遇的時候,就開火 了:石頭扔開了,射擊開始了,騎兵揮動了軍刀。群眾向四面八方跑 開了。巴黎個個角落裏,都響起了英勇的呼喊: “拿槍去!”

聖-馬丁街道上的軍火工廠和三個販賣武器的商店被打開了。只 一會兒工夫,成千隻手都拿起了長槍、手槍和軍刀。革命者打壞了街 燈,搜尋了地下室,把大桶滾出來。在街道上堆起了大小的石頭、板 子。不到一個鐘頭,無數的防禦工事就象是從地下生長出來的一樣,在各處出現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