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法國小英雄的故事 1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法國小英雄的故事

〔法國〕維’雨果

巴黎的孩子

在巴黎街上,有不少衣服破爛、身上骯髒,逛來逛去的頑皮孩子。 人們把這夥街頭上的孩子叫做“街溜兒”。他們身上沒有襯衣;腳上沒 有鞋子;頭上頂的是天空①①。

巴黎有許多這樣的“街溜兒”。他們的爸爸媽媽幹的都是非常勞苦 的工作,過著很貧窮的生活,所以也就沒有心思去管自己的孩子。孩 子上哪兒去玩啦,上哪兒去幹什麼啦,都沒人管。巴黎窮人們的孩子 是生活在街頭上的。夜晚的時候,巡夜的員警就能在空場子裏、沒完 工的房子裏、橋洞底下,成百的抓住這些小“街溜兒”。

自然,巴黎街頭上的孩子們也就非常熟悉所有的員警。員警的外 號他們知道,連想都不用想就能數給你聽:這一個叫“奸賊”;那一個 叫“壞蛋”;這一個叫“大個子”;那一個叫“滑稽鬼”。

雖然這樣,參加“街溜兒”集團,可不是件簡單事。叫他們瞧得

①“頭上頂的是天空”的意思是說:“住在露天裏”,和中國話中“上無片瓦遮身” 意思相仿。

起,那也不容易。有一位夥伴,曾經看見過一個人從高塔上摔下來, 因而得到了他們的尊敬。另一位是親眼看見過一輛郵政馬車翻倒了。 第三位是因為他知道:一個兵士差一點把一個資本家的眼睛弄瞎了。 “街溜兒”當然是些好吵鬧的傢伙。他們喜歡吹牛,常說:“喂, 看看我的勁頭多大!”對“左撇子”①他們非常羡慕;對“對眼”他們 也非常看得起。

現在要講的這個故事是發生在一百多年以前^。在巴黎的唐波里大 街上,常常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在那裏遊蕩。同伴們叫他“高樂 士 ”。他穿的衣服非常有意思:男人的褲子,女人的上衣。褲子不是爸 爸給的,上衣也不是媽媽給的。他有爸爸和媽媽,可是爸爸對他並不 關心,媽媽也不愛他。

這個孩子就是常愛在大街上蹓躂。

高樂士臉色蒼白,手腳靈活,好吵鬧,好諷剌人,天不怕,地不 怕,在街上蹓躂著,大聲唱著歌;有時候在垃圾坑裏挖點什麼;有時 候也像貓抓麻雀似的,偷一點東西。這孩子脾氣也挺怪,誰要叫他“街 溜兒”,他就笑起來;誰要叫他“光棍”,他就生氣。他自己沒有家, 沒有麵包,誰也不關心他,可是他卻很快樂。

有時候他也想:該去看看媽媽了。於是他就離開街道,順著碼頭, 走過橋,到了郊外的小屋子裏。

高樂士回到家裏,也同樣地碰見了貧窮。一切都是很淒慘的,沒 有誰用笑臉歡迎他。他覺得冷清清,像空爐子一樣。 每回他來了,就有人問他:

②“左撇子”是好用左手的人。 ②指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的巴黎工人暴動。

“你從哪里來的? ” 他回答:“從大街上來。” 每回他走的時候,也有人問他: “上哪里去? ” 他回答:“到大街上去。”

高樂士碰見了小孩子們

那一年,春天來得很早。三月的時候,天氣一下子就暖和了。可 是在四月突然刮了一陣透骨的寒風,於是又大冷起來。在巴黎,這是 常有的事。

四月裏一個很冷的晚上,在一條熱鬧的大街上,高樂士站在一 家燈光耀眼的理髮鋪的窗前。高樂士冷得發抖。他脖子上圍著一條 暖和的舊頭巾。他裝出一副快樂的樣子,在欣賞櫥窗裏擺著的蠟制 的模特兒^。這蠟制的女人頭,梳著奇特的頭髮,還插著花。這頭四 邊打著轉,笑咪咪地向著街上的行人。實際上高樂士看中的是擺在 窗子裏面洗臉的胰子。他心裏在想能不能偷出一塊來。巴黎郊區的 理髮師曾經買過他偷來的、價錢便宜的胰子。高樂士賣胰子得了錢, 就能飽飽地吃上一頓。高樂士是很精通這一門的,他管這叫做“給 理髮師刮臉 。

他一面欣賞著這蠟制的女人頭,一面自言自語說: “在禮拜二?不是,不在禮拜二……難道不是禮拜二嗎?……是

①模特兒是用木頭或蠟制的人的模型。

的,當然是在禮拜二。”

高樂士想起了,最後的一次午飯,還是三天以前吃的哪! 理髮師在給一個資本家刮臉。一面氣呼呼地留意著窗外面的野孩 子。這孩子在寒冷中站著,手插在口袋裏,腦袋裏打著什麼算盤。

突然,高樂士看見兩個小孩走進理髮鋪。這兩個孩子非常小:一 個約摸七歲,一個約摸五歲。

兩個小孩穿得不壞。不知道他們是要討點什麼吃還是問些什麼事。

他們兩個同時說話,又大聲地哭嚷,誰也聽不清他們說的什麼。 理髮師生氣地轉過身來,把他們推到大街上,一面用力地關上了門, 一面還咕嚕著:

“什麼事也沒有,只帶進來一股子冷氣!” 孩子們大聲地哭著,慢慢地向前走。烏雲佈滿天空,下起雨來了。 高樂士沖著這兩個孩子跑去。 “孩子們,你們怎麼的啦? ” “我們不知道晚上上哪兒睡覺去!“大的一個回答。 “就為這個嗎? ”高樂士說。“那有什麼!就為這個哭嗎?小傻子!”

過一會,他用著大人的語調,很柔和地說: ‘‘跟我一塊兒去吧,孩子們!” “好,先生。”大一點的同意了。 小孩們信任地跟高樂士一塊兒走著。他們不哭了。 走了一會,高樂士回過頭來,沖著理髮鋪嚷道: ‘‘沒有心肝的東西,跟蛇一樣!喂,聽著,剃頭的,我要把鐵匠找來,叫他在你的尾巴上釘上鈴鐺!”

這個念頭立刻使他激動了。他走過了水潭,看見了一個拿著大掃 帚的老太太,高樂士問她:

“老太太,您拉著馬蹓躂哪!”說著,高樂士一腳把街道上的雨水 濺起來,濺滿了行人油亮的皮鞋。 “流氓!“行人生氣地叫喊起來。 高樂士從頭巾中伸出了他的鼻子: “先生,您對誰發火呀!” “誰也不是,就是對你!”行人說了。 “辦公廳關了門啦!”高樂士說,“不接受您這個控訴。” 在一家大門口,他看見了一個凍得直抖的要飯姑娘。她約摸有十 二^歲。

“可憐的姑娘!”高樂士同情地說,“這塊頭巾你拿去吧!”說著, 他就把那暖和的、毛織的頭巾,披在小姑娘的肩上。

這頭巾卷著的時候,看不出有多大。一展開來就把小姑娘從頭 到腳都遮掩住了。小姑娘奇怪地看著,一句話也沒說,接受了這個 禮物。

“抖,抖,抖……”高樂士冷得直抖。他說:“這個小姑娘會暖和 了,她好像穿著大氅一樣。” 他的臉發出了光輝。 在這時候下起一陣急雨來。 “還下雨!”高樂士大聲嚷著,“不,我已經不打算再蹓躂了。” 他加快了腳步。 “我討厭你!”他向著烏黑的天嚷著。 小孩子們也竭力地跟著他快走。 走到了麵包鋪門口,高樂士回過頭來問: “孩子們,你們今天吃了午飯嗎? ” “先生,從早晨到現在就沒吃過飯!”大一點的回答。 “你們大概是沒有爸爸媽媽吧?”高樂士問。 “我們有媽媽,”大點的說,“可是我們不知道她在哪兒。我們想 在街上找點吃的,可是什麼也找不著。”

“明白啦!”高樂士說,“狗把街上的東西都吃了。” 沉默了一會,他又說:

“你們丟了媽媽,不知道她上哪兒去了?這不好,孩子們丟掉了 大人,這太不聰明了!可是應該找點什麼嚼嚼呀。” 別的他什麼也沒問。沒有家的孩子,這有什麼奇怪! 他站住了,很熱心地摸著自己有洞的口袋。忽然,他帶著勝利的 神情抬起了頭:

“放心吧,咱們一塊兒吃晚飯去!” 他從口袋裏掏出了錢,推著孩子們,走進了麵包鋪。他把錢扔到 櫃檯上,嚷著:

“買五個小錢的麵包!”

麵包鋪掌櫃的拿起了刀子,正要給他們切一塊麵包。 “把它分成三塊,”高樂士要求著。又很神氣地說:“要知道,我 們是三個人呀!”

麵包鋪掌櫃的看著孩子們,打算給他們切黑麵包,高樂士帶著生 氣的神情嚷道:

“這是什麼?要白的!要切最好的白麵包,我請客哩!”

麵包鋪掌櫃的笑了。

“你以為我們是小孩啊!“高樂士生氣地說。 麵包鋪掌櫃的給他們切了白麵包。 “給你們,吃吧!”高樂士說著一面把麵包遞給孩子們。 兩個小孩驚奇地望著高樂士,高樂士哈哈大笑。 “啊!他們不明白,他們是小孩。”他接著說:“吃啊,我的小鳥兒。

高樂士想著,大點的對他瞭解,應該特別照顧一些,就把最大的 一塊給他,像大人似地說著:

“把這塊放進你的小嘴裏去吧!“ 他自己拿了最小的一塊。

小孩子們和高樂士一樣,都是非常的饑餓。他們大口大口地嚼著 麵包。他們站在門邊,把顧客們過路的地方擋住了。麵包鋪掌櫃的收 了錢,氣憤地望著他們。

“咱們到街上去!”高樂士說。

高樂士拉著大小孩的手,大小孩拉著小小孩的手。他們向巴斯的 爾廣場走去。

在大象那裏做客人

在巴斯的爾廣場上,那時立著一個奇妙的紀念物,現在巴黎的人 們已經完全忘了。這個紀念物是一個非常大的、用木頭和泥灰做成的象。

在它的背上有個很美麗的塔。這塔本來塗著綠顏色,但是由於風

吹雨打,已經變成黑色了。

大象立在廣場老遠的角上。大象的前額很寬,它的長鼻子、像牙、 塔、寬大的肩膀、像圓柱一樣的腿,這些映照在佈滿星星的夜空裏, 顯得奇妙和恐怖。

在廣場的這個角上,微微有些遠處燈火照過來的亮光。高樂士領 著小孩子們說:

“不要怕,小孩子!”

他從圍著大像的柵欄的裂口地方爬進去。一面拉著小孩子們也 鈷進去。受驚的小孩子,順從地跟著這個不相識的、衣服破爛的孩 子。

靠著柵欄放著一架梯子。這梯子,白天本來是靠在附近的房子上 的,現在高樂士就把它立起來,靠在大像的腿上。想不到這個孩子竟 有這麼大的力氣!梯子頂端靠著大像的肚子,那裏有個黑黝黝的洞。 高樂士指著梯子和洞,對兩個小客人說: “攀上梯子,鈷進洞去!” 兩個小孩驚恐地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高樂士大聲地說:“你們害怕嗎,小孩子們? ”跟著他又說:“你 們看我吧!”

他摟著大象的粗糙的腿,並不用梯子,一下子攀到那個小洞口, 鈷進去了,像是一條蛇一樣,立刻就不見了。過了一會,他的蒼白的 臉又在暗黑的洞中露了出來。 孩子們張著小嘴,看著他。 “喂,爬上來啊!看,這裏多麼好!你先爬吧。”他向大點的小孩 說,“拉著我的手。”

小孩子們緊緊彼此倚靠著,他們對高樂士有點半信半疑。 雨下得越來越大了。

最後,大的孩子決定了。小的看著哥哥已經爬上去了。只剩他一 一個人站在這個大獸兩腿的中間,他想哭,可是又不敢。

大點的孩子,在梯子的橫樑上搖晃著;高樂士鼓勵地喊叫著: “不要害怕。對,對,就是那樣!前進!腳放在這裏,手上這兒 來,加油!”

當小孩子剛剛靠近高樂士的時候,高樂士就很快地用力抓住了他, 把他拉到跟前。

“真是個好小子!”高樂士說。 小孩子鈷進洞裏去了。 “現在等等我。”高樂士說,“你喜歡坐就請坐下吧!朋友!” 他從洞裏鈷出來,敏捷得像只猴子似的,順著大像的腿溜下來, 跳在地上。他拉著小點的,扶著他到中間的梯子踏腳上,自己跟在後 面。

“我在下面推著他上去,你在上面拉著他吧。”他向著大點的喊

著。

小點的小孩,很快地就順著梯子上去了,也鈷進了洞。他沒想到 這麼快就上來了。

高樂士用腳踢開了梯子,梯子立刻倒到地上。高樂士拍著手掌喊:

“這就是我們的家,萬歲!” 過一會他又說:

“孩子們,你們在我這裏當客人。”

這個洞在外面是不容易發現的。因為它在大像的肚子下面,同時 洞口又是這麼窄,只有孩子和貓才能爬進去。

高樂士說:“首先,我們要對外宣佈,我們沒在家。” 高樂士在黑暗中不見了,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看,他對他的家多 麼熟悉啊!

高樂士不知從哪里拿來了一塊木板子,堵住了洞口。 一會他又不見了。小孩子們微微聽見了擦火柴的聲音。 突然亮起來的亮光,使小孩子們眯起了眼睛。高樂士點的是在植 物油裏浸過了的燈芯。這叫做:“窮人的蠟”。這種蠟,煙比火焰多, 叫人嗆得慌。不過在它晦暗的光線之下,可以馬馬虎虎看得見大象的 內部。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