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沒有手的新娘

10.01.2017, 睡前故事, by .

這是一個春光明媚的早晨,濃郁的花香、悅耳的鳥鳴聲瀰漫在整片山崖上。

花兒雖然豔麗,姑娘甜美的臉龐卻更勝過花兒;鳥鳴雖悅耳,姑娘清脆的歌聲卻更優美動聽。

然而,跟在姑娘身後的中年男子,卻是滿臉陰霾。

突然,男子自腰間抽出一把刀,姑娘聽見刀出鞘的聲響,好奇的回過頭來。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實在是不得已的!」

男子的聲音顫抖著。陽光下,他手中的刀閃耀著刺眼的光芒。

男子深吸一口氣,緊閉雙眼猛然舉刀揮下!

「啊———–」

姑娘的雙臂頓時被齊肩砍斷,湧出的鮮血把山花染成血紅一片。

姑娘發出慘痛的哀號聲,跌跌撞撞移動幾步,便筆直摔落谷底。

「非常好!」姑娘的繼母看見男子帶回來的姑娘雙臂,十分滿意的笑了。

原來,城裏的富翁的兒子愛上了姑娘,託媒人向繼母提親,打算娶姑娘為妻。誰知道繼母不甘心讓姑娘嫁給富翁的兒子,打算以自己的親生女兒替代,意重賞利誘正急需用錢的男子,唆使他殺害姑娘。

「這是賞金。記住!這件事千萬不能泄露出去。」狠心繼母的目光,凶惡的警告著男子。

繼母託人捎了封信給富翁的兒子,謊稱姑娘突然患急病死了,並說姑娘臨終前遺言,希望妹妹代替她出嫁。

富翁的兒子接到信,傷痛萬分,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說什麼也不願意娶別人,繼母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總算老天有眼,姑娘竟奇蹟似的活了下來。她忍著傷口的疼痛,從谷低一吋一吋的爬上來。

沒有了雙手,家又歸不得,能往哪裏去呢?姑娘強忍著身體的虛弱與心裏的悲痛,一步一跌,茫然不知何去何從。

或許是冥冥之中,真有神明在指引她吧!姑娘漫無目的的走著,而她前進的方向,竟然正是朝著城裏的富翁家。

靠著堅強的求生意志,姑娘就這樣慢慢、慢慢往前走。累了,就睡在野地裏;餓了,就啃食野果。

經過了好幾天,她終於來到城裏。

走在熱鬧、繁華的街道上,姑娘顯得很不協調—–蓬頭垢面、憔悴落魄,尤其是她缺少了雙臂。

路上的行人都對她投以驚異的眼光。

姑娘又累又渴,卻找不到可以止渴的東西。她東尋西找,不知不覺來到富翁家的圍牆外。

「啊!是柿子。」

富翁的院子裏有棵柿子樹,枝枒伸出圍牆外,上面掛著幾個黃橙橙的果實。

姑娘伸長脖子,張嘴想咬下柿子,卻怎麼也搆不到。就在這個時候,富翁的兒子走了出來,撞見這一幕,震驚極了。

兩人淚眼相對,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姑娘立刻被帶入屋裏,經過一番梳洗,雖然少了雙臂,卻美麗一如往昔。

富翁的兒子愛她的心,絲毫沒有減少,姑娘身體康復後,兩人便舉行了婚禮。

經過一番苦難,姑娘終於得到了幸福,富翁的兒子對她體貼萬分。

一年後,姑娘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富翁的兒子因為工作的關係,正好出遠門去了,於是富翁寫了封信向兒子報佳音。

信上寫道:「媳婦生了一個可愛的男嬰,母子都平安。」

由於路途遙遠,信差途中在民家借宿——正是繼母家。

繼母一聽說姑娘不但沒有死,還嫁進富翁家,簡直快氣瘋了。

「哼!我絕不會讓你這麼稱心如意!」

於是繼母將信差灌醉,趁機偷偷調換了富翁的信。

「媳婦已生下一名男嬰,但是模樣恐怖至極,不如將他丟了吧?」

富翁的兒子看了信,嚇一大跳,急忙回信:「不論如何,他總是我的骨肉,請務必好好照顧他。」

但是回程途中,信差又被灌醉,信再度被調了包。

收到回信,富翁大吃一驚。原來信上寫著:「我不要那個孩子!即刻將他們母子趕出門!」

富翁覺得很納悶,但兒子的信上措詞強硬,他擔心兒子回來會對姑娘母子不利,只好將嬰兒綁在媳婦背上,黯然的吩咐他們離開。

不過才享受了短短一年的幸福時光,姑娘再度跌入痛苦的深淵。

失去雙手的她,平常就已經很難照料自己的生活,而現在,身上又背負著一個小嬰兒,她要怎麼來照顧他呢?

想到這個苦命的孩子,姑娘不禁落下淚來。

一年前,她漫無目的的來到京城;現在她又將漫無目的的離去。

小嬰兒又餓又渴,一路哭個不停。

「乖,乖孩子,忍著點,媽媽馬上找東西給你吃。」姑娘難過的哄著小寶寶。

走著走著,他們來到溪畔。

姑娘想:「先讓寶寶喝點兒溪水吧!」

她在溪邊跪下,讓寶寶的嘴捱近溪水,可是喝不到。

嬰兒哭得更大聲了。

姑娘心急如焚,竭盡所能的彎身向前。

就在嬰兒的嘴幾乎快碰到溪水時,不料背帶一鬆,嬰兒竟滑落下去。

「啊————」

姑娘本能的想用沒有手的雙肩抓住孩子。說時遲、那時快,姑娘空洞的衣袖裏,突然憑空長出兩隻手來,緊緊抱住嬰兒不放。

姑娘又驚又喜,眼淚奪眶而出。

就在姑娘長出手來的同時,原先立在溪邊的菩薩石像的雙手卻不見了!

姑娘萬分感激,親手為菩薩蓋了間廟,並在廟旁開了家茶棚。

菩薩犧牲自己雙手的事,很快傳開來,連那苦苦尋找妻兒下落的富翁的兒子,也聽到了消息。

富翁的兒子來到菩薩廟。

這時,從茶棚裏跑出一個小男孩,富翁的兒子只看一眼,就知道那是自己的孩子。

一家三口重逢,所有的言語都是多餘的,他們回到城裏,重拾昔日幸福、歡笑的生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