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森露蒂和大法官的故事 4

03.01.2010, 阿拉伯童話故事, by .

法官說:“我真高興你們兩個這麼快就談妥,又何必再拖延婚期?我們就明天舉行婚禮儀式!你們同意嗎?”

“這有何不可?”亞狄班尼答道。

至於法特拉那赫,嗯,他是雙手贊成的!

於是,第二天一早,亞狄班尼的家人就走遍全城,將婚禮的消息傳播開來,按當地的習俗,在當天中午,阿訇為這對年輕的新人成了婚,巴格達上流社會的人都擁聚在亞狄班尼張燈結綵的家中。

法官並未在賓客之中,人們亦沒有注意到他沒有到場,不過當這家主人忙著接待賓客之際,大門打開了,法官的奴僕手中提著一包破爛衣服,走進大廳。他拿著這包東西一直走到新郎跟前,把它舉起來,大聲喊叫:“我的主人大法官派我來叫你把這些破爛衣服穿上,把他借給你扮演這角色的衣袍脫下來還他!”

所有賓客都驚訝萬分,登時鴉雀無聲,森露蒂倚著法特拉那赫,快要站不穩了,而他則臉色漲紅,直紅到發根。

“這是什麼意思?”亞狄班尼粗魯地喝問道。

那奴僕說:“只有這個傢伙,也就是你女兒嫁的那個人,相信他是個王子,其實他並非王子,只是一個身無分文的叫化子,他昨天跟盜賊一起在你家門前被抓到的!他只是個囚犯罷了!”

“這不可能的!”亞狄班尼大叫起來。

但那奴僕也不多講,把破爛衣服扔在地上,就昂然離開了婚宴,所有賓客都以疑惑的目光看著新郎。

“他說的是真話,”法特拉那赫說。

“那麼你是說,你並不是巴士拉蘇丹阿卜杜爾・卡塞姆的兒子?”亞狄班尼聲音哆嗦地問。

“你怎麼這樣想呢?”王子答道,“我同巴士拉或卡塞姆有什麼關係?……”

“噢,你這個壞心肝的人!”亞狄班尼叫起來,“現在我全明白了,你跟法官一起合謀來作弄我,當著全城來侮辱我!你這壞蛋,你到底是誰?”

但法特拉那赫還來不及回答,森露蒂已走前一步,站在他前面,叫道:“讓我先說!父親,我也跟你一樣不知道這青年到底是誰,但我剛跟他結了婚,我只知道我愛他,我第一次看見他站在窗外時就愛上了他,他當時穿得像個叫化子,我為什麼要管他是什麼出身的?只要我活著一天,我保證就作他的好妻子!”

“哦,我的女兒啊!”亞狄班尼哀號起來,“作一個叫化子的老婆,他只是一個囚犯……”

法特拉那赫打斷了他岳父的話說道:“不,我既不是一個叫化子也不是一個囚犯,現在你可以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了,如果你不打斷我的話,你早就會知道的!我確實同巴士拉蘇丹毫無關係,但我亦是出身王族,我的名字叫法特拉那赫,是莫索爾國王奧爾托的兒子!”

“這是真的?”亞狄班尼叫道。

“我敢發誓,絕無虛言!”

亞狄班尼跪倒王子跟前,喊叫起來:“原諒我吧!原諒我吧!”他一次又一次地叫喊,吻著王子的手。

森露蒂這時再也忍不任,嘴唇哆嗦地提出問題來,自然法特拉那赫得從頭講起,他如何送貢物進巴格達,半路遇劫,老鼠解救了他,在已格達如何碰到盜賊,以至一起被捕,法官如何利用他作報復的工具,等他講完,亞狄班尼就簡潔地把他同法官之間的恩怨講明,至此才真相大白了。

法特拉那赫笑道:“所以,當他以一個王子的名義向你提出要求娶你女兒,他並沒說謊呢!他這是害不著別人害自己啊!”

“他果然是如此,”亞狄班尼說,“否則,他得為這樣無恥而受懲罰啦。”

“對!說得對!應該懲罰他!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很多賓客都喊叫起來。

森露蒂提高嗓子說:“親愛的父親,這事就讓我來處理吧!不管怎麼說,法官想害的人是我,想將我嫁給一個叫化子,他還不認識我呢,不過他很快就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了!我早已有了個好主意,去作弄一下這個老傢伙,懲罰他一番!”

法特拉那赫贊成他年輕妻子的主意,她父親也同意了。她就回到自己的房間,按計劃做好準備。

森露蒂回到房間,第一件事就是脫下華麗的嫁衣,改穿一件簡單的布衫,就像窮苦人家女孩的打扮一樣。然後蒙上面紗,也不告訴別人她到哪兒去,悄悄從後門走出去,徑直走到老法官家去。

法官這時正是萬分得意,他的奴僕正在向他描述如何大鬧婚宴,揭露了叫化子的身份,讓亞狄班尼一家蒙上恥辱,當然他並不知道他走後所發生的一切,所以法官認為自己的惡作劇大告成功。所以當森露蒂走進他家來時,他還在哈哈大笑,得意忘形呢。

當他看見有人進來,就盡力裝出一副嚴肅的模樣間道:“嗯,你是什麼人?”

森露蒂答道:“啟稟法官大人,小女子名叫蘇利卡,我父親是住在城門附近的補鞋匠俄默,我相信你曾幫襯過他的。”

“對,我認識他,”法官答道,“俄默是個很會做生意的人,不過,我倒不知道他有一個女兒呢!”

“你當然不知道啦,你怎麼能知道呢?”森露蒂說,“我父親總是向別人說他是無兒無女的,我出世後,他就一直把我關在房裏一問密室內,他把我當作囚犯一樣,每天都鎖在籠子裏。今天他偶爾忘了鎖寵,所以我才溜出來,向大人你投訴,訴訴我的苦楚和怨情,望大人秉公辦理。”

“對對,你做得對!”法官叫道,“你父親這樣做是不人道的,是違反法律的!這是觸犯天怒的壞事,難道你家附近的人都沒有一個留意到他這樣虐待你嗎?”

“有,他們都知道的,”森露蒂答道,“可是個管是誰看見我被關進寵子,問他這姑娘是誰,我父親總是立即將他趕走,大聲喊叫,‘你把她當作一個姑娘嗎?你怎麼會這樣的?那不是姑娘,只是一隻醜陋的猴子!’自此以後,那些不敢惹是生非的鄰居,也就由得他說,不敢再過問了。”

“有這等事,簡直使人難以置信!”法官說,“你父親的頭腦可能不大正常啊!”

“我想他之所以這樣做,全是想省下我出嫁時的嫁妝罷了,”森露蒂說,“像我這般年紀的女孩子早就出嫁了,當然,如果情況不是這樣,有的是男人要娶我的,我的法官老爺,你認為對嗎?”

她把面紗掀開,嬌媚地笑了笑,雖然只是刹那工夫,早就把老法官的魂兒勾走了。

他叫道:“你父親真是罪無可赦,怎麼能把你這樣的美人兒當作猴子,不讓人見呢!”

“你看我的容貌如何?會有男人肯討我嗎?”

法官憤慨他說:“那還用問嗎!就拿我來說,就萬分樂意討你作者婆了,你可願意嫁我嗎?”

森露蒂垂下雙眼,自有一分嬌態,她裝出無法隱瞞心中的喜悅般說:“這話當真?一個像大人你這樣身份的男人,會喜歡我嗎?哦,我能嫁一個像你這樣英俊魁偉的男人,就再無所求了。”

“漂亮的美人兒蘇利卡,你快回家去吧!”法官對她說,“我會立即把你的父親找來,跟他談妥的,他絕不會拒絕把女兒嫁給巴格達城的大法官。”

森露蒂說:“呵,你不知道我父親的為人呢,他會裝傻扮蠢,就裝作根本沒有我這個女兒存在,我現在就已知道他會怎樣答復你的了,如果你向他問起,他就說:‘我沒有女兒,我根本就沒有女兒嘛!’那你就得問他:‘那麼,那蹲在你後房密室的籠子裏的是誰?’他這個老頑固准會說:‘那只是只醜陋的猴子!’”

“讓我來對付他!”法官說,“如果他敢這樣作弄我這大法官,我就說:‘好,行呀,我就跟你那猴子結婚好了!’他准沒法再推擋的。”

他一想到能摟住這樣漂亮的美人兒,就哈哈大笑起來。森露蒂也跟著大笑,巴結道:“我的大人,你真是能言善道呀!對,只有這樣才能逼得他沒法對付你,乖乖地把我嫁給你。”

她說完後,行了個禮,就匆匆離去了。

至於法官,他立即把僕人叫來,吩咐他到城門口把補鞋匠立即召來。不到半個鐘頭,僕人就把補鞋匠帶到。

法官說:“俄默,你聽我說!你認識我嗎?”

“我的大人,誰都認識你的!”補鞋匠說,“你是巴格達城的大法官嘛!”

“好!如果巴格達城的法官向一個補鞋匠提出要娶他女兒為妻,他會怎麼說呢?”

“那還用說嗎?他當然會快樂得不得了的。”

“我想他大概還不致於傻到以自己沒女兒為理由拒絕吧?”

俄默還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意思,聳聳肩頭,答道:“如果他有女兒,他是頭腦正常,他肯定不會拒絕的!”

“那好極了,補鞋匠!”法官說,“那麼我們就一言為定啦!”

“定……定什麼?我的大人,定什麼來著?”俄默一頭霧水,莫名其妙。

“我們一言為定,我討你女兒作者婆嘛!”

“可我沒有女兒啊!”補鞋匠叫起來。

“你真是個又頑固又糊塗的老東西!”法官發火了,“不過,我懂得怎麼樣對付你的!告訴我,那個你關在密室籠子裏面的姑娘是你什麼人?”

“那不是一個姑娘,我的老爺,那只是一隻醜陋的猴子啊!”俄默答道,“我幾年前從一個過路的商人手中把它買回來,當時我老妻還未死,她喜歡逗它玩!”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