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格列佛遊記 大人國 2

02.26.2010, 遊記, by .

午餐時間到了。在一起吃飯的有農民和他的妻子、三個孩子和一個老祖母。農民把我放在桌上,離他稍微遠一點。我怕掉下桌子,儘量遠遠地離開桌邊。農民的妻子切下一小片肉,又弄碎一點麵包,放在我的面前。我向她深深地一鞠躬,拿出我的刀叉就吃了起來,這使他們高興極了。女主人又叫僕人拿來一個小酒杯,斟滿了酒。我很費力地兩手把杯子捧起來,做出最恭敬的樣子,用英語儘量大聲地說:“為夫人的健康乾杯!”他們哈哈大笑起來,那笑聲差點兒把我震聾了。

接著男主人做個手勢,要我到他切面包的板子旁邊去。我走著走著,忽然絆著一塊面包皮,臉朝下摔了一跤,不過沒有受傷。可是,在我繼續向主人走去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那個最小的兒子,一個十歲左右的頑皮孩子,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兩條腿,把我高高提起,嚇得我四肢都發抖了。幸而,他的父親把我搶救下來,當即打了他一耳光,並且叫他離開桌子。這一記耳光能把歐洲的一隊騎兵打倒。我怕那孩子恨我,再說我也記得我們的孩子也愛捉弄麻雀、兔子和小貓。於是,我跪了下去,指著孩子,努力讓我的主人明白,我希望他能寬恕他的兒子,當父親的答應了。孩子又回到了他的座位,我去親了親他的手。我的主人拉著他的手,要他輕輕地摸摸我。

飯吃了一半,女主人心愛的貓跳到她身上來了,我聽見背後鬧哄哄的,像有十二個織襪工人在工作似的。回頭一看,原來是這只畜生在打呼嚕。這貓要比我們的一頭公牛大三倍,那副猙獰可怕的面貌更令我不安。不過我竭力裝出滿不在乎的樣子,在貓的腦袋前大膽地走了五、六趟。它把背弓起,好像它倒怕我似的。這時有三四隻狗進了屋子,其中有一隻抵得上我們的四頭象,不過我更不怕它們了。

飯快吃完時,保姆抱著一個一歲的孩子走進來。他一眼就看見了我,叫喊起來。他像普通小娃娃那樣說了一些不清不楚的話,要拿我去當玩具。母親一味縱容孩子,便把我拿起來送到他的面前。他立刻攔腰抓住我,把我的頭往嘴裏送。我大吼一聲,嚇得這個小頑皮趕緊把我丟掉了。要不是他的母親用圍裙接住我的話,我的脖子准會跌斷的。

午飯後,女主人把我放到她自己的床上,用一條乾淨的白手帕將我蓋上。我睡了大約兩個鐘頭,醒來時發現,有兩隻老鼠爬進了帳子,在床上東聞聞西聞聞。他們像大獵狗那麼大,有一隻幾乎跑到我的臉上了。我嚇得跳起來,抽出寶劍自衛。這兩隻可惡的畜生竟敢對我兩面夾攻,其中一只用前爪抓住了我的衣領。幸虧它還沒來得及傷害我,我就把它的肚子剖開了,它倒在我的腳下。另一隻倉皇而逃,可是背上也挨了我一劍。

這項偉大的事業結束後,我在床上慢慢地來回蹓躂,穩定一下情緒。我量了一下死老鼠的尾巴,發覺它有兩米長。

不一會兒,女主人進來了。她見我全身是血,連忙跑上前把我拿起來。我指著死老鼠,笑著,打手勢說我並沒受傷。她高興極了。

主人把我留下來了。他的九歲的女兒是個心靈手巧的孩子,她把洋娃娃的搖籃整理好,作為我的床鋪。搖籃放在一個衣櫃的小抽屜裏。為了防老鼠,又把抽屜放在一個懸空的架子上。

這位懂事的小姑娘給我做了七件襯衫和別的衣服,還經常給我洗衣服。她也是我的語言教師,幾天以後,我就可以隨意要什麼東西了。她的脾氣很好,我把她稱作“我的小保姆”。

現在,住在附近的人們都知道我這個“怪獸”了,他們時時處處談論著我。一天,我主人的一個好朋友為了打聽事情真相,專程登門拜訪。

我馬上被拿出來放在桌子上。我奉命在桌上散步,把寶劍拔出來又插進去,向客人敬禮,用他們的話向他問好,說歡迎他來。這位客人是個大財迷,竟慫恿主人把我拿到集鎮上去展覽。

我的主人動了心。在下一次趕集的日子,他就把我裝在盒子裏頭,帶著小保姆到鄰近的鎮上。我要表演的節目是:小保姆用我能夠聽得懂的話,問我一些問題。我儘量大聲地回答。我好幾次轉身對著觀眾行禮,說歡迎他們,還說一些我學過的話。我抽出寶劍,照著英國擊劍家的姿勢舞弄了一番。小保姆給我一節麥稈,我再拿來當矛耍了一陣。

我為觀眾演了無數場,而且往往不得不重複那些油腔滑調的表演,一直到我累到半死才止。可觀眾卻狂熱到極點,因此我難得有休息的日子。

主人發覺我可以賺大錢,就決定帶我到國內主要的城市去。後來還去了首都。幸虧隨行的還有我的小保姆。她一路上常常體貼地讓我到箱子外面呼吸新鮮空氣。

到首都後,我每天演出十場,使觀眾又驚奇又滿意。可是我的身體完全垮了,瘦得差不多只剩下一把骨頭。

正巧這時朝廷派來了一位傳令宮,命令我的主人馬上帶我去宮裏,拜見王后和貴婦們。

王后非常喜歡我的風度,還伸出小指頭讓我親吻。我儘量簡單明瞭地回答了她提出的問題。她問我的主人,願不願意賣個好價錢,我的主人本來就擔心我活不上一個月,這下趕緊討價一千金幣賣掉了我。

我當時就向王后請求,准許我的小保姆也留在宮裏。王后答應了。

和原主人告別時,我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微微彎一彎腰。他走後,王后就問我為什麼對他那樣冷談。我大膽地告訴王后說:我對舊主人,只感激他在田裏發現我時沒傷害我,而他對我的恩惠,我早已以百倍的勞碌報答了他。要不是我的主人想我有死掉的危險,陛下也許還做不成這麼便宜的買賣。現在,我處在王后仁慈的保護之下,完全不擔心受虐待了。

王后很奇怪這樣一個小動物會這麼聰明懂事。她親手把我拿住,帶我到國王那兒去,讓我親口向國王敍述我的身世。

國王起初以為我是哪個巧匠設計的裝發條的機器人,可他聽了我有條有理的敍述後,不由得大吃一驚。他叫來了三位大學者。這幾位先生把我的模樣仔仔細細地看了一會兒,一致認為,按照大自然的慣例,我是不可能產生出來的,因為我的體格沒有力量保護自己的性命,他們爭論了好久,最後一致斷定我是一頭怪物。只有國王見識高明些,他覺得我說的可能是實話。他要王后吩咐下麵對我特別照顧。

王后命令她的私人木匠為我做了個用箱子改制成的寢室,我要求加一把鎖,防止老鼠跑進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