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李爾王 (上)

07.18.2021, 世界名著, by .

不列顛的國王李爾有三位掌上明珠,大女兒葛娜瑞嫁給班尼郡公爵、二女兒蕾甘嫁給康渥爾郡公爵,小女兒歌蒂莉亞則是雲英未嫁。法蘭西國王和伯干地公爵都在熱烈追求著歌蒂莉亞,而為使歌蒂莉亞答允婚事,贏得美人歸,法蘭西國王、伯干地公爵兩位都同時住在李爾王的宮廷裡。

李爾王已經八十多歲了。由於上了年紀,還時常為國事傷神操勞,身子顯得十分衰弱。於是,他決定把國家大事交給年輕有為的人去治理,自己就可以從此不再過問政事,而且這麼一來,他還有時間可以安享天年,因為他十分清楚自己的來日已經不多,死神說不定隨時就會來將他帶走。

既然心裡有這樣的盤算,他便分別把三個女兒叫到跟前,想從她們嘴裡聽出誰是最敬愛他的,他也好依照她們愛他的程度來分配各人應得的一份國土。

大女兒葛娜瑞說,即使是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她對父親的敬愛,她說她愛父親已經勝過她愛自己的生命和自由。

其實,在這種場合下,她只要老老實實地說幾句真心話就夠了,可是因為她並不是打從心底真心誠意地愛她的父親,所以就信口雌黃地編了一大堆花言巧語來蒙騙她的父王。

李爾王一聽到她親口保證會至死不渝的愛他,內心感到十分高興,還以為她是真心誠意的。於是,憑著一股父愛的衝動,就把廣大國土的三分之一賜給了葛娜瑞和她的丈夫班尼郡公爵。

之後,李爾王又把二女兒蕾甘召喚過來,也讓她表達一番對父親的愛的告白。蕾甘和她大姊是一樣的阿諛奉承、擅於拍馬,雖然都沒有那份心,但動人的說詞絲毫不比她姊姊遜色。

她說大姊的話尚不足以表達她對父王的愛,因為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不會令她感到歡愉,唯有在孝順她親愛的父王時,她的心中才會有那麼一絲滿足與快活。

李爾王滿心以為女兒們都是愛他如此之深,心中不禁竊喜不已。蕾甘既然對他作了這麼熱情的表白,他想自己也不能偏心,於是又把三分之一的國土賜給了蕾甘和她的丈夫康渥爾郡公爵,土地的面積就跟他賜給葛娜瑞的那塊一般大。

接下來,他轉過身詢問他的小女兒歌蒂莉亞。李爾王一向最寵愛這個么女,他也問了她相同的問題——妳有多敬愛我這個父親?

然後心裡一直期待著小女兒也會跟她的姊姊們一樣,滿嘴甜言蜜語,令他感到心滿意足;更甚者,也許她說的話會比她的姊姊們還要動聽,理由很簡單,因為比起她的兩個姊姊來,李爾王最寵愛的就是歌蒂莉亞了。

可是歌蒂莉亞卻很討厭姊姊們的虛偽,她心裡明知她們根本口是心非,也看得出她們的奉承只是為了想從年老的父親手上騙取大片國土,這樣一來,她們可以不必等到父王過世,便可以和她們的丈夫大權在握。因此,歌蒂莉亞只是淡然地回答說:她的愛不多也不少,她只是盡一個女兒的本分去愛父親。

李爾王聽到他一向最寵愛的寶貝女兒竟說出這樣的話來,頓時大吃一驚,無法相信她怎麼會如此忘恩負義。因此,他要她重新考慮一下自己方才所說的言語,並修正不當的措詞,否則她的未來必定幸福堪憂。

但是歌蒂莉亞卻回答說,他是生她的父親,是他把她養育成人、疼愛她;同樣的,她也會盡自己的孝心來報答他,聽他的話,並愛他、尊敬他。可是,她絕不會像姊姊們那樣誇大其詞,有口無心,也不能保證在這個世界上她就只愛父親一人,永遠不會再愛其他人了。如果姊姊們真像她們所說的——除了父親之外就誰也不愛的話,那麼,她們幹麽嫁人?

歌蒂莉亞說,要是有一天她會結婚的話,娶她的人一定會分去她一半的愛,她到時候就要用一半的愛心去照顧他,盡她一個做妻子應盡的責任。而假使她只愛父親一人的話,就永遠不必像姊姊們那樣嫁人了。

事實上,歌蒂莉亞是真心摯愛著她的老父親,而且是言語、筆墨所無法形容的那般深刻。如果不是時機不對,她會明明白白地剖析自己的心跡,言詞也會更親暱些,不會故意有所保留。

或許她適才表白的那番話的確不大中聽,可是在聽了姊姊們那些虛偽的奉承,又看見她們甜言蜜語所換得的豐厚賞賜後,歌蒂莉亞便在心中盤算:最好的方法就是默默地愛父親就好,只有這麼做才可以使她的愛不致沾染上貪婪的色彩, 也可以表明她是真正地愛父親,而不是希冀從他那裡獲得什麼。她的話也許刺耳,但卻比她姊姊們的話要更真摯誠懇。

可惜,李爾王把歌蒂莉亞這席肺腑之言當成是傲慢無禮,不禁勃然大怒。李爾王年輕力壯的時候,脾氣向來就很暴躁,動不動就生氣,現在雖然上了年紀,還是無法保持冷靜,盛怒之下,更使他不能分辨出到底誰是真心、誰是虛偽,也分不清哪些話是花言巧語、哪些話又是誠摯的。

於是,暴怒之下,他就把原來打算留給歌蒂莉亞的三分之一國土平分給她的兩個姊姊和姊夫們。老國王又把他們都叫過來,並當著所有朝臣的面前把王冠賜給他們,並且把全部的權柄、稅收和國政交由他們共同管理。他移交了一切屬於國王的職權,卻僅僅保留國王的名義。另外,他只提出一個條件:他要一百名侍衛作為隨從,而且兩個女兒必須按月輪流奉養他,

朝臣們見李爾王把辛苦經營的王國就這樣草率荒唐的處理掉,憑恃的只是一時衝動,簡直是老糊塗了。大家都感到既震驚又難過,可是除了肯特伯爵外,誰也不敢去規勸暴跳如雷的老國王。

肯特伯爵才剛開始替歌蒂莉亞說了幾句好話,火冒三丈的李爾王就叫他閉嘴,否則讓他立刻人頭落地。然而,英勇睿智的肯特伯爵並沒有被嚇到。他對李爾王一向忠心耿耿,他尊敬他為一國之君,愛戴他有如自己的親生父親,肯特伯爵並不貪生怕死,只希望盡一己之力為國家及國王效忠。

為了保衛李爾王的安全,他從來不懦弱膽怯。但如今,李爾王做出了對自己最不利的決定,因此,為了李爾王好,這個忠實的臣僕本著他一貫護主的精神,毅然起身,公然表達自己的反對意見。

當時,如果不是李爾王已經喪失心志,肯特伯爵也不會僭越,有失分寸。過去,他一向是李爾王身邊最忠實的諫臣,所以,他一直苦苦請求國王接納他的規勸。

曾經在許多重大的國事上,國王也都採納過他的忠告,遵照他的勸告去做。

肯特伯爵一再規勸李爾王考慮一下,收回他草率的成命,並用自己的人頭保證——歌蒂莉亞對他的孝心絕不少於她的姊姊們。而且主宰大權的人一旦聽慣了諂媚阿諛,正直的朝臣就只好坦率地將該說的話說出來了。不管李爾王怎樣恫嚇,肯特伯爵也無所懼怕,因為肯特早就準備隨時為國王犧性自己的性命。肯特伯爵執意要盡到自己的責任,怎麼威脅也改變不了他的心意。

但是,肯特伯爵忠心耿耿的率直諫言只是讓李爾王更火上添油罷了。他就像個喪心病狂的瘋子竟殺害了醫治他的醫生,卻對那令他致命的病症依依不捨一樣,老國王竟把這位忠誠的臣僕驅逐出境,並限他五天以内離開他治理的國土。

他還說如果肯特伯爵在第六天還出現在不列顛的國境内,他就會將他就地正法。於是,肯特伯爵只好向國王告辭,說自己既然已經表明了心志,留在宮內與流放在外已經沒什麼差別了。他臨走前,又祈禱上天能保佑歌蒂莉亞這個正直坦白、說話誠懇的小公主;然後又許願,希望大公主及二公主能用孝順的行徑來實踐她們所說的大話,接著,肯特伯爵就離開了,他說他要到一個新的國家去重新來過。

法蘭西國王和伯干地公爵這時候已被李爾王召喚前來聽取他對小女兒的決定。國王想知道,如今歌蒂莉亞既然已經失去他的寵愛,又身無分文,孑然一身,他們還想不想向她求婚。

伯干地公爵立刻謝絕了這段姻緣,表示既然如此,他只好打退堂鼓了。可是法蘭西國王卻了解歌蒂莉亞是因為什麼樣的過失才錯失她父親對她的寵愛,他了解那只是因為她的性格剛直,並不像她姊姊們那樣善於阿諛獻媚。

於是,他拉著歌蒂莉亞的手說,她的品德比價值連城的嫁妝還要貴重。他要歌蒂莉亞跟兩位姊姊告別,也向她父親跪別,儘管她父親不再善待她。

他希望歌蒂莉亞能從此跟隨他、嫁給他,當富貴的法蘭西王國的皇后,他相信她所領導的王國一定會比她姊姊們的政績更加輝煌卓越。然後,法蘭西國王又表達對伯干地公爵的輕蔑,因為他的愛情就像流水一般,一眨眼就不見了。

於是,歌蒂莉亞揮淚跟她的姊姊們告別,同時頻頻囑咐她們務必要好好孝順父親,履行她們的諾言。但是她的姊姊們只繃著臉說,她們知道該如何做,用不著她操心。並用嘲笑的語氣說,她的丈夫法蘭西國王既然把她當作上天施捨給他的東西,她還是好好地去討好她的丈夫吧!

歌蒂莉亞懷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她心裡十分明白她姊姊們為人是多麼虛偽,所以她著實有些放心不下將父親托付給她們。

歌蒂莉亞才剛離開,她的姊姊們馬上就露出她們醜惡的真面目來。依照原本的約定,李爾王頭一個月是跟大女兒葛娜瑞一起生活,可是才一個月不到,李爾王就發現大女兒葛娜瑞的言行跟她先前的承諾完全是兩回事。

這個刁蠻的婦人既然已經如願得到她想獲得的榮華富貴,甚至連國王頭上戴的王冠都摘下來了,她就無法容忍老人家為了保有退位的國王尊嚴所殘餘的王家排場,她討厭看到國王和他的一百名武士。每次只要她一看到她的

父親時,就是愁眉苦臉、哀聲歎氣。而且,當老國王要跟她說話時,她就裝病或找個藉口躲開。她顯然是把自己的老父親當作是一個累贅,也把他的侍從當成不必要的冗員。

而不但葛娜瑞對國王的態度越來越怠慢,由於她的關係,或是由她暗地裡唆使,到最後竟然連她的僕人們也對李爾王不理不睬,不理會他的吩咐,甚至輕蔑地裝作沒聽見他的吩咐。

李爾王不會看不出他大女兒言行舉止的改變,可是他還是盡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大部分的人總是不願意承認因自己的錯誤和固執所造成的不愉快下場。

一個人的愛要是真誠地發自内心,即使你待他再不好,也不會令他疏遠你;正如一位內心虛偽的人,就算你待他再好也不能感動他一樣。

忠心耿耿的肯特伯爵並沒有因此而怨恨李爾王,反之,他雖然被李爾王流放,即使被發現他尚在不列顛,還會因此喪命,但只要他對主人還能有一點點貢獻,他也寧願冒著生命的危險留下來。所以,像他這麼誠實的可憐人,只好礙於情勢喬裝成下流階層的社會人物,來掩護自己的身分。可是

這絕不能說肯特伯爵是下賤或者卑微,因為他這樣喬裝只是為了便於去盡他應盡的責任。忠心的肯特伯爵放棄了他的尊嚴和排場,喬裝成一個僕人,請求李爾王雇用他,而李爾王也不知道他是肯特伯爵假扮的。問話的時候,肯特故意裝得很草莽,甚至可以說有些粗魯,可是李爾王卻很喜歡,因為這跟那油腔滑調的諂媚大大不同;而李爾王看到他的大女兒竟然說話不算數,心裡頭也厭惡極了那種阿諛奉承。於是,李爾王很快就答應收下肯特作他的僕人,肯特說他叫凱爾司,國王也沒料到那就是當年他十分得意的寵臣,位高權重的肯特伯爵。

凱爾司很快就找到機會來表現他對國王的忠心了,因為葛娜瑞的管家對李爾王十分傲慢無禮,成天給李爾王臉色看,當然,這一切都是由於他女主人私下的唆使。凱爾司看到他膽敢這樣羞辱老國王,就乾脆絆了他一跤,並把那個不識大體的奴才給拖到陰溝裡去。由於這個替他出氣的舉動,李爾王跟凱爾司也更加親近起來。

跟李爾王感情好的還不只凱爾司一個人,依照當時的習俗,國王或大人物身邊都會養個所謂的「弄臣」,在經過一天的忙碌以後,這些弄臣就要替他們解解悶。

當李爾王還擁有權勢時,宮裡也有這麼一個可憐的弄臣,一個耍寶的人,這樣一位地位低微、無足輕重的人,也是盡己所能地對李爾 王表示敬愛。在李爾王放棄他的王位之後,這個可憐的弄臣仍然跟著他,用他那舌燦蓮花的口才來盡量令國王開心。

但有時候他也不免會譏諷國王為何這樣輕率地放棄王位,把一切權勢都給了他的女兒。他編了個曲兒:

她們開心得想哭泣,

我卻傷心得想唱歌;

你堂堂一國的君主,

卻跟一群傻子捉迷藏。

他編的盡是這種荒誕不經和沒頭沒腦的歌曲。當著葛娜瑞的面,這位調皮、直言不諱的弄臣也滔滔不絕地說出真心話,把這些尖銳的譏諷和笑罵直接刺進娜瑞的心坎。譬如,他把國王比作一隻麻雀,麻雀把幼小的杜鵑鳥養大,杜鵑鳥卻把麻雀的腦袋咬掉,以報答麻雀的養育之恩。

他還唱「驢子至少還會知道什麼時候應該跟在馬車後面走」,以此來諷刺李爾王的女兒本應該跟在他父親身後,但如今卻大逆不道站到前面去了。又說, 李爾王已經不是李爾王了,他只是李爾王的影子。而因為弄臣的大放厥詞,弄臣也差點挨鞭子,自己找罪受。

李爾王最初只是覺得他不肖的大女兒對他冷淡,越來越不尊敬他,然而這個老糊塗溺愛女兒的悲慘遭遇還不止這些。他的大女兒現在明明白白的對他說,如果他一定要保留那一百名侍衛,她的王宮就無法再收容他了。

她認為那種排場既沒用處又很花錢,大吃大喝又到處鬧哄哄的,把她的王宮鬧得不成體統。她要求削減編制,只留少數幾個像李爾王自己那樣上了歲數的人,這樣才跟李爾王相匹配。

李爾王起初真的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也不相信說出這樣刻薄

話的竟然是他一向寵愛的女兒。他不相信由他手裡得到王冠的葛娜瑞,居然想裁撤掉他的侍從,而且如此吝惜於他安享晚年所應得的尊貴。每當葛娜瑞堅持她那苛刻的要求時,老人家就暴跳如雷,罵她是個令人憎恨的騙子,並指責她扯謊。

這的確是事實,因為那一百名侍衛都是品行端正絕不胡作非為的,他們連在小事情上都懂得禮節,不像葛娜瑞所說的那樣吵吵嚷嚷、大吃大喝。

李爾王在暴怒下吩咐下人備馬,說他要帶著他那一百名侍衛上二女兒蕾甘的王宮去。他把忘恩負義的人比喻為有著大理石心腸的魔鬼:一個孩 子要是忘恩負義,那就比海怪還要可怕。

他詛咒大女兒葛娜瑞永遠不能生兒育女,萬一生出來的話,長大了也會用同樣的嘲弄侮辱來報應她,讓她也嘗嘗一個忘恩負義的孩子咬起人來是比毒蛇的牙齒還要痛的苦。這時候,葛娜瑞的丈夫班尼郡公爵替自己辯解起來,他希望李爾王不要將他當成這種人。

李爾王根本不聽他把話講完,發了一頓脾氣後就催下人把馬備好,帶著他的侍從動身到二女兒蕾甘的宮廷去了。李爾王在這時心裡不禁思念起歌蒂莉亞,他想,歌蒂莉亞至少不會像她姊姊有這麼刻薄的行為吧!

一想到傷心處,他不免老淚縱橫。他只要想起葛娜瑞這個壞女兒,居然能挫折他的大丈夫氣概,令他淚流滿面,他便感到十分慚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