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李爾王(下)

07.18.2021, 世界名著, by .

蕾甘和她的丈夫在王宮裡擺起很大的排場準備迎接李爾王,因為李爾王已派他的僕人凱爾司先捎個口信給他的二女兒,這樣也好在他和他的侍從們還沒到達以前就可以做好接待的準備。

可是葛娜瑞卻惡人先告狀,也捎了口信給蕾甘,把一切過錯怪罪在父親頭上,說他固執任性,脾氣乖張,並勸她妹妹不要收容他帶來的這麼多侍衛。葛娜瑞派來的信差跟凱爾司幾乎同時到達,兩人恰巧遇個正著。

原本,這位信差就是葛娜瑞的管家,也就是凱爾司曾經為了他對李爾王的態度蠻橫,絆倒過他一次的那個混蛋。 凱爾司很討厭這傢伙,也猜出了他的來意,就破口大罵,並要跟他決鬥,那傢伙不肯決鬥,凱爾司一陣氣憤,就把那個製造禍端、捎著惡毒訊息的傢伙狠狠地揍了一頓。蕾甘和她的丈夫知道這件事,儘管凱爾司是父王派來的,本應該受到最高的禮遇,卻吩咐他戴上腳鐐。這樣一來,李爾王在走進城堡首先看到的,就是他最忠實的僕人凱爾司受屈辱地坐在那裡。

而這只不過是李爾王將要受到不好待遇的一個預兆罷了。緊跟著,更糟的事情陸續發生了。當他問起他的二女兒和二女婿在哪裡的時候,下人告訴他,他們因為忙了一整個晚上,累極了,不能見他。

最後,由於李爾王十分堅決,氣沖沖地表示非得見到他們不可時,蕾甘和她的丈夫才勉為其難地出現。可是陪著他們一塊兒出現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可惡的葛娜瑞,她大老遠地跑來向妹妹顛倒是非,並且挑撥她妹妹也反對父王。

老人家看到這種情景,尤其看見兩姊妹手牽著手,頓時大為憤慨。他問葛娜瑞,看著他這大把白花花的鬍子,她難道不覺得慚愧嗎?

蕾甘勸他還是先回到葛娜瑞家裡去,把侍衛裁掉一半,然後向她賠個不是,安安靜靜地度過晚年;畢竟年歲大了,多少會缺乏辨別是非的能力,身邊必須有一個比較有見識的人來管教他,帶領他。

李爾王認為要他低聲下氣地向他的親生女兒去討吃討穿簡直太荒唐了,他執意不屈服於這種勉強的依靠,並堅決表示永遠不再回到葛娜瑞那裡去,他和他的那一百名侍衛將要留下來跟蕾甘一道過日子。

而且,他還提醒蕾甘應該沒有忘記是他賜給了她半個王國,並稱讚蕾甘的眼睛是溫和善良的,不像葛娜瑞的那麼凶狠。李爾王還說,與其把侍從的人數裁掉一半,回到葛娜瑞那裡去,他還不如到法蘭西國去,向那個不要嫁妝、娶了他小女兒的國王乞討一筆可憐的養老金呢!

李爾王天真的以為蕾甘待他會比她姊姊葛娜瑞好一些,可是他錯了。蕾甘似乎有意要和葛娜瑞競爭看看是誰的行為比較忤逆,她說五十名侍衛來伺候他未免太多了,二十五名就夠了。

李爾王這時候整顆心差不多都碎了。他轉過身來告訴葛娜瑞說,他願意跟她回去,因為至少五十還是二十五的雙倍,從這一點就足以證明葛娜瑞對他的愛還比蕾甘多一倍。但這時候葛娜瑞又變卦了,她說,為什麽要用二十五名這麼多呢?連十名,五名也用不著,因為他大可使喚她和妹妹家裡的僕人啊!

這兩個壞心腸的姊妹,虐待她們老父親的態度就像是在競賽一樣,竟想一步步地剝奪他曾經是國王的那點尊嚴和已經所剩無幾的侍從。並不是說非得有一票衣冠華麗的侍衛在旁簇擁著才算幸福,可是從一國之尊淪落成為乞丐般的地步,從統治幾百萬人淪落到一個侍從都沒有,這的確是很令人難堪的。然而,讓這個可憐的老國王傷透心的還不是他沒有了侍從,而是他兩個女兒的忘恩負義。

李爾王受到雙重打擊,又一邊懊悔他不該糊塗地拋棄王國,此刻,他的神志開始有些不正常了。他一面說著連自己都不明白的話,還一面發誓要向不孝的妖婦報仇,詛咒她們會遭到使全世界都震驚的報應。

他正這樣信誓旦旦地發出恫嚇時,天已經黑了,還下起一陣雷雨交加的暴風雨,這時候,他的女兒們仍然怎麼也不允許他的侍衛進宮,於是,李爾王就吩咐備馬過來,說自己寧可到外面去遭受風吹雨淋,也不願意跟他這兩個忘恩負義的女兒同處在一個屋簷下。

但她們只是冷言冷語地說,冥頑不靈的人不管遭到什麼事情,都是自討苦吃,自找罪受。於是,她們吩咐關上大門,不管李爾王的死活。

風愈颳愈猛,雨也愈下愈大,但是再強的風雨吹襲,也比不上親生子女們的狠毒那樣叫人痛心。老國王決心豁出去,看老天爺的臉色去了。

他走了好幾哩路,沿途都沒有可避雨的地方,老國王就在黑夜裡遭受著狂風暴雨的襲擊,在廣闊的荒原上踽踽前行,向暴風雨挑戰他許願要風把土地颳到海裡去,要不然就把海浪颳得氾濫起來,將地面淹沒,好讓叫作人類的這種忘恩負義的動物絕跡。

這時候,老國王身邊只剩下那個可憐的弄臣,他依然跟著國王,竭力想藉著詼諧怪誕的笑話來排遣這種不幸的遭 遇。他說,在這樣風大雨大的夜晚來夜遊真是沒有意思,老實說,國王還不如進去向女兒們乞求磕頭呢!

只怪自己沒腦筋,

風吹加雨淋!

別怨天來別怨人,

哪怕它大雨天天下個不停。

他咒誓,這絕對是一個會使傲慢女人謙虛的晚上。

李爾王當年曾經是個日理萬機的君主,如今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個弄臣隨侍在旁。這時候,他的忠實僕人—即喬裝成凱爾司的肯特伯爵趕上了他,雖然國王不曉得他就是肯特,但他仍然一直緊緊跟隨著國。

王肯特告訴國王說:「

「您在這兒嗎?即使有人喜歡黑夜的寧靜,也不會喜歡像今晚這樣的黑夜。狂風暴雨已經把野獸都嚇得躲到洞穴裡去了。人類的心靈經受不起這樣的折磨和懼怕。」

李爾王反駁說:「就像一個人已是病入膏肓,就不會感覺到微不足道的小痛苦了。只有心情平靜的時候,肉體才有閒工夫去對一切事情感覺敏感。」

可是他心靈裡的憤恨悲傷已經奪去了他的一切知覺,只剩下熱血還在他心中沸騰。他談到女兒的忘恩負義,說那就像一張嘴把餵它的手給咬了下來,因為對兒女來說,父母就像是手,像是生活中必備的一切。

忠心的凱爾司仍然一再請求國王不要在露天待著,最後才把他勸到荒原上的一間破草棚裡去。

弄臣才剛踏腳進去,就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大喊大叫說有鬼。仔細一瞧,才發現這個鬼原來是一個可憐的瘋乞丐,他落魄到在這沒有人住的草棚子裡避風雨。他對弄臣說了些瘋言瘋語,把弄臣嚇了一跳。這樣的人真是可憐,他們若不是真瘋了,就是裝瘋賣傻,好逼著菩薩心腸的好心人施捨。

他們四處飄泊,嘴裡喊著:「哪位好心人賞點兒什麼吧!然後把針、釘子或是迷迭香的刺扎到四肢上,汨汨地流著血。他們一面祈禱,一面瘋瘋癲癲地詛咒,就靠這可怕的動作使那些軟心腸的好心人見狀會感動或者害怕,而不得不救濟他們。

這個可憐的瘋子就是這一類的傢伙。李爾王看見他這樣潦倒,渾身一絲不掛,只在腰上繞著一條毯子,就斷定這個人一定也是把自己所有的財產都分給了女兒們,才淪落到這般田地,因為他認為,除非是養了狠毒的女兒,再沒有別的原因可以把一個人弄得這樣悲慘了。

好心的凱爾司聽到李爾王所說的瘋言瘋語,就判斷出他顯然已經精神失常,他的女兒對他的虐待確實可以把他氣瘋。

這時候,可敬的肯特伯爵遇到一個空前的機會,好在更重要的事情上表現他的忠誠。天亮的時候,一些仍然忠於國王的侍從幫助他把李爾王送到肯特郡的城堡去。

在那裡,他的朋友特別多,身為肯特伯爵,他的勢力也特別大。他獨自一人搭船動身前往法蘭西國,拚命趕到歌蒂莉亞的王宮,用感人的話敘述了她父王的悲慘情況,活生生地形容出她兩個姊姊那種慘無人道的逆行。

這個善良孝順的孩子聽了不禁潸潸淚下,要求法蘭西國王恩准她搭船回國,並帶上成批的人馬去討伐這兩個忤逆不孝的姊姊和姊夫們,使老父王重新復辟。她的丈夫答應了,於是,她就帶著一支軍隊出發,在肯特郡附近登陸。

李爾王發瘋以後,好心的肯特伯爵派了些人照顧他。李爾王趁著那些人不注意,就逃了出來,正在肯特郡附近的荒野裡徬徨無助的時候,幸好被歌蒂莉亞的侍從找到了。

當時,李爾王的情況真是凄慘,他似乎完全瘋了,一個人瘋瘋癲癲地哼著歌,頭上還插著雜亂的稻草、蕁麻,和從麥田裡採的其他野草所編成的王冠。

歌蒂莉亞雖然急於要見到父親,可是還是遵照醫生們的勸告,決定暫時先不見面,好讓李爾王完全休息和鎮定下來。

歌蒂莉亞答應只要能治好老國王,她就把所有的金銀珠寶都送給這些醫術精湛的醫生們,經過他們的治療,李爾王不久就完全清醒,見到他的小女兒。

父女兩人團圓的情景真是十分感人,可憐的老國王一方面由於見到他曾經寵愛過的小女兒而欣喜非常,同時又感到慚愧萬分,因為當初他為了那麼一點小事就生她的氣,遺棄了她,如今卻受到她這樣的款待孝順。

百感交集的心情跟他未痊癒的病糾纏在一起,他那近似瘋狂的神智有時候也使他忘了身在何處,是誰這麼好心地吻著他,跟他說話・然後他想起來了,這位好心的女子想必是他的小女兒歌蒂莉亞,如果他弄錯了,請旁邊的人不要見笑。

接著,他就跪下來,向他女兒賠不是。而法蘭西國王夫人也一直跪在那裡為他祈禱,並且對他說,他不應當下跪,這本來就是她應盡的孝道,因為她是他的孩子,真真實實的歌蒂莉亞!

她吻著他,並且說著希望這一吻可以抹去她姊姊們對他虐待的惡夢姊姊們把慈祥而白髮蒼蒼的老父親趕到寒冷的荒原中,真應該覺得羞愧;即使是她仇人的狗,儘管牠咬了她,在那樣的夜晚,她也還要讓牠臥在她的火爐旁邊暖暖身子 呢!歌蒂莉亞告訴她的父親,她這次從法蘭西國來是特意為了搭救他。

李爾王要求她原諒過去的事,因為他老了,糊塗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她的確有藉口可以不孝順他,但是她那兩個姊姊們卻沒有理由。

歌蒂莉亞說,她跟她姊姊們都沒有理由不孝敬他。

目前,我們暫且把老國王託付給這位孝敬他、愛他的孩子去保護吧,李爾王被他那兩個狠毒女兒們的不孝行為氣得精神錯亂,終於靠歌蒂莉亞和她丈夫的幫助,不斷用睡眠和靠醫師診治才把他給醫好了。現在,我們回頭看一看他那兩個狠毒的女兒的報應。

這兩個忘恩負義的女兒既然對父親那樣虛偽,那麼,對自己的丈夫自然也不會是忠實的了。過不了多久,她們連表面上也不屑裝出守本分和恩愛的樣子,公然表示她們已經紅杏出牆。剛巧她們兩個人愛上同一個第三者—已故的歌洛斯特伯爵的庶子愛德蒙。

愛德蒙使出詭計,奪佔了應該由他哥哥艾特加繼承的伯爵爵位,現在,他就憑著他的卑劣行為成了伯爵,他是個壞胚子,跟葛娜瑞和蕾甘這兩個壞女人勾搭,正好是半斤八兩。

蕾甘的丈夫康渥爾郡公爵恰巧在這時候死了,蕾甘馬上宣布要跟歌洛斯特伯爵結婚。這個卑鄙的伯爵不只向蕾甘,同時也屢次向葛娜瑞示愛,葛娜瑞曉得了他們結婚的消息,就十分嫉妒,想法子把蕾甘毒死了。

這件事情讓她的丈夫班尼郡公爵發覺,而他也聽說了葛娜瑞跟歌洛斯特伯爵的曖昧關係,就把她關進監牢去。她因為愛情受到挫折,又受到牢獄之苦, 不久就自盡了,老天爺的報應就這樣降臨到這兩個壞女兒身上。

大家都注意著這件事,說這兩個人死得活該。同時,他們又移開視線, 驚訝地看到同一股力量是怎樣奇妙地施展在年輕、品德高尚的女兒歌蒂莉亞的悲慘命運上。

她的善良行為本來好像應該得到更幸運的下場,然而這是個可怕的真理:世間上純潔和孝順的人並不一定總是獲得好報。

葛娜瑞和蕾甘所派的那個卑鄙的歌洛斯特伯爵率領的軍隊打勝了,這個壞伯爵不願意有人妨礙他篡奪王位,就把歌蒂莉亞關進監牢害死了。就這樣,上天讓這個純潔無辜的女人給世界顯示了盡孝的輝煌榜樣,然後在她年紀輕輕的時候,就把她接回天國去了。這個善良的孩子死了沒多久,李爾王也去世了,

從李爾王最初受到女兒的虐待,到他悲慘零落的時候,好心的肯特伯爵一直緊緊伴隨著老主人,李爾王去世以前,肯特想讓國王知道他一直是用凱爾司這個名字跟隨他的,可是這時的李爾王已經氣得發了瘋,不能理解那樣的事怎麼可能,肯特和凱爾司怎麼會是同一個人!

肯特一想,此時也不必要做任何解釋了。不久,李爾王去世了,國王這個忠實的臣僕,一方面因為自己上了年紀,另一方面又為了老主人的逝去而悲傷,不久也跟著走進墳墓裡去了。

上天的公道終於還是臨到卑劣的歌洛斯特伯爵頭上,他的陰謀暴露了,他在跟他哥哥的一場決鬥中被刺死了。葛娜瑞的丈夫班尼郡公爵並沒有參加害死歌蒂莉亞的事,也從來沒鼓勵他的妻子那樣虐待她父親,李爾王死後,他就作了不列顛的國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