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木偶奇遇記 7

02.27.2010, 遊記, by .

忽然,水裏鑽出一個海怪的可怕腦袋,沖他遊過來。它的嘴張得老大,活像一個深淵,還露出三排長牙齒,叫人一見就心驚膽戰。

“鯊魚!”皮諾喬飛快地逃走,可鯊魚深深一吸氣,就把木偶吸到了嘴裏,然後狼吞虎嚥地吞下肚去。

鯊魚肚裏一片漆黑,黑得像把頭鑽到一瓶墨水裏,皮諾喬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時,就開始大哭大叫。忽然,他覺得遠處好像有一點微弱的亮光,他便摸著黑,一步步地向那兒走去。

他越是往前走,火光就越是亮,越是清楚。他走啊走啊,最後走到了。等他走到跟前……他看到什麼啦?

他看到了一張小桌子,上面擺著吃的,還有一支點著的蠟燭,插在一個綠色的玻璃瓶上,桌子旁邊坐著一個小老頭,頭髮鬍子白得像切開的麵包。

可憐的皮諾喬一看見這個人,差點兒都要昏倒了。他想哭,他想笑,他想說許多許多話,可結果只能亂叫一通,最後他好容易迸發出一陣歡呼,張開胳膊,一下撲過去摟住小老頭的脖子,叫了起來!

“噢!我的爸爸!我終於又找到您了!從今往後,我永遠、永遠、永遠不再離開您了!”

“我的眼睛看見的是真的嗎?”小老頭擦著眼睛說,“你當真是我親愛的皮諾喬嗎?”

傑佩托怎麼到這裏來的呢?

原來,那回皮諾喬在海邊看見爸爸的小船不見以後,傑佩托便被旁邊的鯊魚吞下了肚子,他在裏面已有兩年了,好在當天鯊魚還吞下了一艘商船,裏面有許多吃的,還有火柴和蠟燭。傑佩托就靠著它們生活。如今東西已吃光用光了,只剩下最後這支點燃的蠟燭了。

“那麼,爸爸,咱們不能再錯過時間了,必須馬上想辦法逃走……”

皮諾喬拿起蠟燭,走在前面照路。他們穿過了鯊魚的整個肚子。來到了鯊魚的喉嚨口,等鯊魚張著大嘴睡熟了,他們便順著海怪的喉嚨往上爬,來到其大無比的嘴巴那兒,開始踮起腳尖在舌頭上走。這舌頭又大又長,像花園裏的大道。他們正準備跳下去,忽然鯊魚打了個噴嚏。它一吸氣,父子倆又給吸了回去,重新落到怪物的肚子裏頭。

“咱們再試一次,您跟我來,別怕。”皮諾喬說著,又拉住了爸爸的手。

他們踮著腳尖,重新順著怪物的喉嚨向上爬,接著走過整條舌頭,爬過三排牙齒,皮諾喬讓爸爸騎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後狠狠一跳。他滿有把握地跳到水裏,遊了起來。

很快,他們都沒力氣了,可海岸還遠著呢。

幸好一條金槍魚遊了過來,它讓父子倆抓住自己的尾巴,騎上自己的背,四分鐘後,他們便到了岸邊。

這時天已經亮起來。可老傑佩托虛弱得都快站不住了。皮諾喬攙著他繼續向前走,想找家好心人收留一下他們父子二人。

皮諾喬同父親走了百來步,看見田野當中的小道盡頭有座乾草搭的小屋,他們就走過去敲門。

“誰呀?”裏面有人說。

“是一個可憐的爸爸和一個可憐的兒子。”木偶回答說。

“把鑰匙轉一轉,門就開了,”還是那聲音說。

皮諾喬轉了轉鑰匙,門開了。他們進了屋,這裏瞧瞧,那裏看看,一個人也沒見。

“噢,房子的主人在哪兒啊?”

“我在上面!”

爺兒倆抬頭一看,見會說話的蟋蟀在一根梁上。

“噢,我親愛的小蟋蟀!”皮諾喬很有禮貌地向它行了個禮。蟋蟀見皮諾喬不像以前那樣令人討厭了,也就不再計較他曾對自己犯下的過失。他同意皮諾喬用於草在房中鋪好床,讓老傑佩托躺在上面。

皮諾喬想幫爸爸弄點吃的,蟋蟀說附近有個種菜的人叫姜焦,他有好幾頭奶牛,也許可以向他討到牛奶。

皮諾喬找到了姜焦,可他沒有錢買牛奶。姜焦說,如果木偶願意替他生病的驢子搖轆轤抽一百桶水的話,就可以得到一杯牛奶。

皮諾喬馬上動手搖轆轤,還沒等一百桶水抽完,他已累得全身是汗了。抽完水後,他想看看那頭可憐的牲口,便走進棚子。沒想到,那驢子竟是小燈芯,它又餓又累,已經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它睜開眼睛,看了皮諾喬一眼,重新閉上眼睛,死了。

從這天起,整整五個月,皮諾喬每天天不亮就起來跑去搖轆轤,給爸爸換一杯牛奶。他還學會了編草籃草筐,掙來錢後又花得很儉省。他還親自做了一個漂亮的輪椅,天氣好就推爸爸出去吸新鮮空氣。晚上他就用自製的筆墨練習寫字。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