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木偶奇遇記 3

02.27.2010, 遊記, by .

天依然很黑,皮諾喬走著走著,聽見後面樹葉子沙沙響,他回頭一看,只見黑地裏有一高一矮兩個黑影,他們全身用裝炭的口袋套著,踮起腳尖一跳一跳地緊緊追來,活像兩個鬼怪。

皮諾喬趕忙把金幣塞到舌頭底下,剛想逃走,就覺得胳膊給抓住了:

“要錢還是要命!”兩個甕聲甕氣的聲音說。

皮諾喬用頭和手表示:“沒錢。”

“別裝傻了,不拿出錢就要你的命,還要你父親的命!”

“別別別,別要我可憐的爸爸的命!”皮諾喬發急地大叫,這一下,嘴裏的金幣就叮叮噹當響起來了。

“哈哈,原來在嘴裏!馬上把金幣吐出來!”他們一個抓住皮諾喬的鼻尖,一個撳他的下巴,要逼他張嘴,皮諾喬一口咬斷了矮個子的手,喲,吐出來的竟是一隻貓爪子!皮諾喬撒腿便跑,強盜緊緊追來。跑到樹林裏的一座小白房前面時,皮諾喬覺得他的脖子被掐住了。

最後,兩個強盜把皮諾喬倒吊在一棵大橡樹的樹枝上,走了。他們想等第二天木偶死掉了,再來揀從他口中掉下來的金幣。

皮諾喬漸漸透不過氣兒了。他兩眼一點一點發黑。不由閉上眼睛,張開嘴巴,伸長了兩腿,吊在那裏像死了一樣。

這時,小白房子的視窗上閃出了一個藍發仙女,她輕拍三下手掌,一隻老鷹飛來了,仙女讓它用尖嘴解開繩套,把皮諾喬放下來。仙女又輕拍兩個手掌,來了一隻卷毛狗,仙女讓它去把皮諾喬送來。一轉眼工夫,卷毛狗駕著一輛由一百對白老鼠拉的天藍色的小轎車,將木偶接了回來。仙女把皮諾喬抱進一間牆上鑲嵌著珍珠的小臥室。

仙女對他說:“現在告訴我,你是怎麼落到那些殺人強盜手裏的?”

皮諾喬說起了要去種金幣的事。

“那麼,你還有四個金幣,現在擱哪兒啦?”仙女問。

“我丟了!”皮諾喬在說謊,因為錢在他口袋裏。

他一說謊,本來已經夠長的鼻子又長了兩指。

“你在哪兒丟了?”

“就在這兒附近的樹林裏。”

第二句謊話一說,鼻子更長了。

“那咱們去把它找回來。”

“啊,現在我記清楚了,”木偶心慌了,回答說,“這四個金幣我沒丟掉,是剛才喝藥水時,吞下肚子裏去了。”

第三句謊話一說,鼻子呼地一下子長得不成樣子,可憐的皮諾喬連頭都沒法轉了。頭往這邊轉鼻子就碰到床,碰到窗玻璃;頭往那邊轉,鼻子就碰到牆,碰到房門;頭一抬,鼻子就差一點插到仙女的眼睛裏去。

仙女看著他笑了起來。皮諾喬羞得無地自容,想溜出房間,可是,他的那個長鼻子已經長得連門都出不去了。他哭叫了整整半個鐘頭,臉也變了,絕望得眼睛都要突出來了。

仙女本來想好好給他一個教訓。現在看他這樣可憐,便拍了拍手掌,立刻飛來成千隻啄木鳥,它們聚在皮諾喬的鼻子上,篤篤篤篤,狠狠啄了幾分鐘,這個長鼻子才恢復了原狀。

仙女說,如果皮諾喬願意留在這兒,他可以做她的弟弟。她還告訴皮諾喬:她已派人去接他的爸爸了。

“真的?”皮諾喬高興得蹦起來。他立刻要去接爸爸,仙女同意了,囑咐他路上要小心。

皮諾喬剛走進樹林子,就碰見了狐狸和貓。皮諾喬責怪他們那天丟下自己在旅館裏,又說起自己如何遇上了強盜的事。

狐狸卻又提起了那塊“奇跡寶地”,說是過了今天那塊地就不允許再種金幣了。皮諾喬一聽,急了,他把仙女的話完全忘了,又跟著這兩個強盜走了。

他們穿過了一個叫“捉傻瓜城”的城市,來到一塊僻靜的田地。皮諾喬照狐狸說的,挖了窟窿,埋好金幣,澆上水,然後一分鐘一分鐘地數著時間。按狐狸說的,過了二十分鐘,他馬上走回“奇跡寶地”。然而,那兒沒有掛滿金幣的樹。他用手指挖開窟窿。啊?金幣沒有了!他再去找狐狸和貓,他們早就沒了蹤影。

皮諾喬絕望了,回到城裏,他馬上到法庭告狀,可那兒的法官卻讓兩個狗員警把皮諾喬關進監牢,因為他這個傻瓜被人偷去了錢。

整整過了四個月,皮諾喬才被釋放出來。他立刻出城,向仙女的家奔去。

可是小房子不見了,只有一塊大理石碑,上面刻著幾行字:

皮諾喬傷心地讀完這幾行字,趴倒在地,嚎啕大哭起來。他哭了整整一夜,第二天還在哭。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