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木偶奇遇記 1

02.26.2010, 遊記, by .

從前有……一個國王?不對,從前有一段木頭。它可不是普通的木頭,因為,它會細聲細氣地說話。

一個偶然的機會,這段木頭到了窮雕刻家傑佩托手裏。他打算用它做個漂亮的木偶去周遊世界,掙口飯吃。

“給他起個什麼名字呢?就叫他皮諾喬吧!”傑佩托自言自語著,在昏暗的地下室裏埋頭雕刻起來,不一會兒就刻出了頭髮、腦門和眼睛。

眼睛剛刻好,這兩隻眼睛就自己骨碌碌地動起來,接著一眨也不眨地瞪著傑佩托看。

鼻子剛做好,它就開始長啊長,才幾分鐘,已經變成一個很長很長的鼻子,可憐的傑佩托拼命要把它截短,可是鼻子卻毫不客氣地長個沒完。

嘴巴還沒做完,就馬上張開來笑了。傑佩托板起臉:“別笑!”於是嘴巴停止了笑,可整條舌頭都伸出來了。

手剛做好,傑佩托就覺得頭上的假髮給拉掉了。抬頭一看,木偶已把假髮套在了自己頭上。

傑佩托又動手做腿和腳。一把腳做好,就感到鼻尖上挨了一腳。

“唉,我這是自作自受!”他自語道。

傑佩托抱住木偶的胳肢窩,把他放在地上,要教他走路。等到腿一會動,皮諾喬就開始自己邁步,接著又滿屋子亂跑,最後跑出大門,蹦到街上,溜走了。

“抓住他!”可憐的傑佩托大叫著在後面追。

幸虧碰到一個員警,他一把揪住了木偶的鼻子,把他交給了傑佩托。

“咱們現在回家,到家再算帳!”傑佩托嚇唬皮諾喬說。

皮諾喬一聽,立刻倒在地上,賴在那裏不肯再走了。看熱鬧的人一下子圍了一圈。他們都說木偶可憐,認為傑佩托是個狠心的傢夥。

員警也糊塗了,他竟把皮諾喬放開,反而把可憐的傑佩托送進了監獄。

皮諾喬馬上撒腿就跑,抄近路回到家。看朝街的門半掩著,就推門進去,放下門閂,撲通坐到地上,得意洋洋地出了一口長氣。

“唧唧,唧唧!”

什麼聲音?皮諾喬嚇了一跳。

“是我!”

皮諾喬轉過臉,看見一隻大蟋蟀正慢騰騰地往牆上爬。

“告訴我,蟋蟀,你是誰?”

“我是會說話的蟋蟀,在這屋子裏已經住了百把年啦。”

“這屋子今天是我的了,請你頭也別回,馬上走吧!”

“我可以走,可在我走以前先告訴你一個大道理。”

“那就說吧,快點。”

“該子不聽父母的話,任意離開家,到頭來決不會有好結果,也許會變成一頭大蠢驢,所有的人都拿你開玩笑的!”

“告訴你吧!我的蟋蟀。我不想讀書,不想學什麼手藝掙錢,世界上只有一件事真正合我的心意,那就是吃、喝、玩兒,從早逛到晚。”

“可憐的皮諾喬,可憐你長的是個木頭腦袋!”

皮諾喬一聽火冒三丈。他猛地跳起來,抄起一個木頭槌子,向蟋蟀扔去,可憐的蟋蟀只來得及叫聲“唧唧”,就給打死了。

天漸漸黑了,皮諾喬忽然覺得很餓。他滿屋子亂跑,翻遍了所有角落,但是一丁點兒可以吃的東西都沒找到。可憐的皮諾喬,他除了打哈欠,毫無辦法可以讓肚子好過一點。他絕望地哭了。

肚子咕咕地響個不停,他只好到村子裏去求某個好心人施捨一下。可外面電閃雷鳴,狂風呼嘯。家家都關了門,合了窗。他好不容易拉響一家門鈴弄醒了主人,卻被那人潑了一身水,活像一隻落湯雞。

他狼狽地回到家,又累又餓,再也沒力氣站著,於是坐下來,把兩隻又濕又髒、滿是爛泥的腳擱到燒炭的火盆上,就這樣睡著了。他睡著的時候,一雙木腳被火燒著,一點一點燒成了炭,燒成了灰。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