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暑 假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暑 假

〔羅馬尼亞〕山吉勃良努

一些興高采烈的男孩子走路的樣子,你們注意過嗎?他們像麻雀 一樣跳跳蹦蹦,一會兒用這只腳跳,一會兒用那只腳跳。

艾米利凱就是走的這種小淘氣步子回家去的。他這樣高興,是因 為暑假到了。

家裏一個人也不在。艾米利凱把書包往沙發床上一扔,跳上沙 發床,就把頭埋進了繡花枕頭。辛苦了一學期,他到底有權利休息 了。

過暑假就是這樣!書包乾脆當枕頭用。他看看日課表,……用小 字細心抄好的日課表,現在已經沒用了。從這會兒開始,他要休息, 完全休息……

艾米利凱就這樣開始過他的暑假。他在九點鐘醒來,伸伸懶腰, 看上老半天天花板,接著吃早飯,然後唱唱歌,舒舒坦坦地又睡在躺 椅上,一動不動,頂多起來把躺椅搬到陰影下去。中午,他吃好了午 飯,馬上休息。當陰影拉長,炎熱消退時,他把躺椅移到院子裏。後 來他就吃晚飯,接著睡覺。第二天睡醒,又是吃。吃了就睡。

可是漸漸地,他夜裏翻來覆去,睡不著了。他把被褥踢到地上, 枕頭從這兒推到那兒。月光投在牆上的暗影,他已經看得眼睛痛了。 他從來沒有想到,在夜裏,竟有這麼多各種各樣的聲音:馬路上沉重 的皮靴聲、街上幾個角落裏鐵皮招牌的咯吱聲……黎明時分又響起了 雞啼聲。各種各樣的狗吠聲也真不少,從低沉的汪汪聲到小狗應和的 尖細的吠聲都有。為什麼七月的夜這麼長?在學校裏學過,夏天夜是 短的。

艾米利凱好容易在天濛濛亮時睡著了。吃早飯時醒來,腦袋沉甸 甸的,昏昏沉沉的。最後不知怎樣,連胃口也不好了。他毫無興致地 挑出一塊麵包來,好不容易地咀嚼著,就像嚼的是橡皮。吃飯的時候 最不開心,簡直是受刑。家裏沒有可以使他高興的事情:沙發太硬, 床又太軟了,坐到臺階上燙得難受,去洗淋浴又太冷,……

但是艾米利凱到底找到了事情幹一打獵。他這種打獵不用槍, 不用子彈,只要一種武器一蒼蠅拍。艾米利凱拍蒼蠅技巧熟練,能 夠百發百中。他拍蒼蠅採取了各式各樣姿勢。無疑已經打破了歷來的 紀錄。但是過了三天,他到底還是不幹了。

“我要記日記,”艾米利凱打定了主意,“不少同學都記日記,既 有趣,又不妨礙休息。”

在一本厚厚的練習簿上。他開了封面,字寫得彎彎曲曲的,還加 上了花邊:《獵奇日記》。

他第二天就開始記日記。幾天的日記如下:

7月2日:今天很熱。別的沒有什麼好記。7月3日: 今天也很熱。7月4日:我想明天更熱。7月5日,多麼 熱呀!爸爸要我寄信給他。我要寫一封很長很長的信。7 月6日:太熱了。我只能寫幾行。寄了一張明信片。7 月7日:熱極了!沒有什麼好給爸爸寫的。寄了一張漂 亮的明信片去,信裏我問候了爸爸。7月8日……

艾米利凱的日記簿裏,以後就沒有加過一行字,但是他的生活裏 卻發生了一件極不愉快的事情。

星期天早晨,艾米利凱像往常一樣在十點鐘醒來,覺得十分疲乏。 他做了一整夜的夢,夢裏他是一隻老母雞,孵著蛋,蛋是有棱角的、 硬梆梆的,嵌在他腰眼裏。他好歹起了床,這才看見他是睡在一本厚 厚的、硬硬的書上。這本書怎麼會在床上,他不記得了。他下過決心 暑假裏不讀什麼東西;所以他幾乎手裏從不拿書,即使難得翻開一本, 也會馬上打起盹來,一頁也讀不完。可是這一次他心不在焉地一行行 看過去,忽然,他注意起來,一字不漏地讀完一頁,然後又讀了一遍。 背上的冷汗浸濕了睡衣。

“艾米利凱,艾米利凱,你怎麼啦,不聽見嗎?咖啡涼了!” 艾米利凱用顫抖的手撕下了第367頁,把它揣在帆布褲袋裏,走 到桌子跟前。吃的東西他幾乎一碰都沒碰。塗上了脂油和蜜的白麵包 就像肥皂一樣,咖啡梗了喉嚨……

“你怎麼啦?我看你病了!”媽媽忐忑不安地問,“你吃得這麼 少,……請個醫生來吧?“

艾米利凱面色蒼白起來:“不要……不要……我待會兒再吃……” 他在院子裏打開了那頁從書上撕下來的紙:“進……進行……進行性癱 瘓症,”他倒在躺椅上,又結結巴巴地讀著:“這病一般起於夏季,氣 候炎熱的時候,不久就全身軟弱無力,食欲減退。傳播病菌的是蒼 蠅……患者逐漸變得暴躁……易怒……很快就會疲勞……雙膝發 抖……眼睛發炎紅腫,舌頭發白乾燥。頷骨僵硬……數日以後四肢麻 痹,然後死亡。……”

艾米利凱低聲呻吟著,有時伸出舌頭來。他的雙膝發抖,……他 試著張開嘴來,不能……他又讀了一遍,覺得眼皮要垂下來了。怪不 得早飯以後,他覺得兩腿幾乎不會動了。……

他抽抽咽咽地哭了起來:“過幾天我就要死了……死了……死 了……”臨了,他從躺椅上站起身來,可是他的腿已經麻木。他吃力 地走到鏡子跟前。眼睛紅腫,舌頭發白。他快要死了……

艾米利凱從此不再在院子裏玩兒,……他整天睡在躺椅上,恐 怖地等待著什麼時候兩腿完全麻痹。接著他拿出小鏡子,仔細看著 舌頭、眼睛、頷骨……這一切證明了他患了癱瘓症。他快要死了。 他什麼也不預備對媽媽說。但是對爸爸……對爸爸只說一句話:“永 別了。” 一想到這些,他忍不住流下淚來。然後又對著鏡子照:多麼 紅腫的眼睛!

“我要央求爸爸媽媽,”艾米利凱想,“把我在戲劇小組競賽會上 得的獎狀,放在我的墳墓裏。”他在躺椅上伸直身體,兩手交叉放在胸 前,閉緊了眼睛。他感到手腳越麻越厲害,……他在等死。 他的同級同學富爾加來看他了: ‘‘你病了嗎,艾米利凱? ” “怎麼……這……很明顯嗎?”艾米利凱咕噥道。 “你已經有三個禮拜,什麼地方也沒去過。你的面色多蒼白呀, 眼睛也腫了!……”

“那麼舌頭呢?……你瞧。”

艾米利凱伸出舌頭來,接著又無可奈何地倒在躺椅上,用陰森森 的聲調說:“你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你發個少先隊員的誓,不 告訴任何人。過幾天我要死了,……”艾米利凱從口袋裏掏出從那本 倒楣的書上撕下來的一頁揉皺的紙,遞給富爾加。“我死後請你喊所有 的同學都來送殯。連吉科和契奇拉羅在內,……我原諒他們了,雖然 你知道,他們是不對的,……”他再也說不下去了,……他的頷骨僵 硬,嘴唇哆嗦,豆大的淚珠直滾到襯衫口袋上面。

但是富爾加忽然把那頁紙一拍,高聲笑了起來,笑聲嚇得母雞咯 噠咯噠叫著。

“哦,哈一哈一哈……這是獸醫學,講的是馬病。難道你沒 有看見嗎? ”

艾米利凱稍稍欠起身來,睜開了眼睛。當真,在那頁書的左下角 上印著一行小字:“獸醫學一馬病。”

艾米利凱像閃電一樣一躍起身,跑進屋去。他匆匆把幾本書扔開, 看見那本硬面精裝的厚書……《馬病》……是的,它的書名果真是這 樣。他看了一眼大穿衣鏡,看見了後面笑得面孔走了樣的富爾加。艾 米利凱氣得發起抖來。

他把從那本可惡的書上撕下的那一頁,揉成一團。他想大喊,想 號叫,可忽然他自己也笑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他就到設在學校裏的夏令營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