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映現 7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草薙被帶到門上寫著“高電壓研究室”的建築物前,門上還特別用黃色的字標注著“危險,無關者禁止入內”。看到這些,他已經很害怕了,進入裏面一看,更是兩腿發軟。

好像是把發電站的一部分移到了這間屋子裏了,而且電纜線像蛇群似的堆在地板上。

“哎呀,來到這樣的地方.我覺得不能隨便碰東西啊。”看著前面匆匆行走的湯川的背影,草薙說,“我很怕電,覺得自己很容易觸電.雖然實際上並沒發生過那樣的事情。“ 湯川停下腳步,一下子轉過身來。 “不,發生過。“

“比如說.你看!你旁邊的那個小箱子,你覺得它是什麼? ” 聽湯川這麼一說,他向旁邊看了一下。那裏放著一個大號火爐般的金屬箱子,上面有兩個突起,從模樣來看.並不能肴出那是個 什麼樣的機器。

“不知道。那是什麼? ”

“電容器。”湯川回答道,“也叫蓄電池。這名字你該聽說過吧?“ “啊.電容器!我記得在理科的課程上學過。“他一邊回答一邊想.自己為什麼要做出討好的微笑呢? “你試著碰一碰吧,那個突起的旁邊。” “沒什麼事吧? ”草薙戰戰兢兢地伸出手。 “或許沒事。”湯川用平淡的語氣繼續說,“觸電的衝擊力可能會把人吹跑喲。”

草薙慌忙縮回了手:“開玩笑的吧? ”

“從原則上講,這裏的電容器都已經處於完全放電狀態.但它如果被長時間放在這裏,就會-由於靜電作用而慢慢地帶電。如果這一組電容器充滿了電,以你的身體.或許一會兒都支撐不了。” 草薙飛快地退了回來,湯川趕緊跑到他跟前。 “幹什麼啊,你可別再讓我碰啦。”

“別擔心.你好好看看.電容器的兩個突起已經被電纜纏上了, 那樣一來,它就根本不會帶電。”湯川用鼻子哼笑了一下,又向前走去。

在亂糟糟的實驗室的正中央,放著一個方形水槽.大小和家庭用的浴盆差不多’。因為是用透明的丙烯製造的,所以能看出水的存儲情況。還有很多東西沉在水裏面,從裏面還伸出了一根軟電線。 湯川站在旁邊往裏看。 “你過來一下!” “你不是又要嚇唬我吧?“

“可能會讓你受驚,但是為了你的工作.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在湯川的催促之下.草薙向裏看去,突然,他“啊”了一聲。 他在水裏最先看到的,是一個人體模型的頭,像女性,但沒有頭髮。在離她的臉幾公分遠的地方,放著上次撿回來的薄鋁片.固定著一根軟電線,電線頭上的塑膠膜被剝開了,其中的導線也被割散了。

“這是再現葫蘆池塘的狀態。”湯川說。

“就是這麼造成的?“       ’

“就是這麼造成的呀,”

“怎樣才能形成那種金屬面具呢? ”

“現在就演示給你看。’

湯川把水槽裏露出來的電線拉出來,把它的一頭連到一個明顯是手工製造的裝置上。這個裝置的一部分就是剛才用來嚇唬草薙的電容器,這個電容器的個頭比那些大得多。

“是個簡單的雷電發生裝置。”湯川解釋道。  ^

“雷電? ”

“在那兒,有兩個相對的電極.是吧? ”湯川指了指三米遠的地方。

那裏有個把兩個相距幾十公分的銅球電極固定起來的裝置。仔細一看,電極的一端和從水槽裏露出來的電線是連在一起的。 “在那裏能夠發生小規模的雷電。” “那又怎麼樣呢?“

“你在葫蘆池塘裏不是撿到電線了嗎! ” ‘‘啊?,,

“那個電線和池塘裏的一個鐵架子相連,你還記得嗎?“

“是啊。“

“根據你的調査結果,在8月17日,那一帶雷雨交加,不僅如此,還有一個巨大的雷落在池塘旁邊。“ “在那個鐵架子上? ”

“是! ”湯川點了點頭,“它起到了避雷針的作用,正如你所知道的.雷的本質是電。雷雲當中蓄積的電能一股勁地釋放到那個鐵架子上了。”

草薙點頭稱是。他雖然楚個理科白癡,但是想像一下當時的情景也不是什麼難事。

“釋放到鐵架子上的電能會怎麼樣呢? 一般是被地面吸收了。 可能有一部分的確是這樣,但是鐵架子和更容易導電的電線連在一起了,於是,絕大部分的電被釋放到池塘中了。”湯川一邊說,一邊指著有人體模型的水槽。

“然後呢? ”草薙催問著下文,他完全能夠理解到目前為止湯川所說的一切。

“但是,”湯川說,“如果這個電線不夠粗,不足以傳導這麼多的電能,會怎麼樣呢? ”

關於這個問題,草薙想了幾秒鐘,搖了搖頭。 “不知道,能怎麼樣呢? ”

“我,門來做這個實驗。“湯川從白大褂口袋裏拿出一副眼鏡遞給草薙。

“什麼啊,這?“

“安全眼鏡,沒有度數的,萬一發生什麼意外就糟了.你快戴上吧。“

“萬一? ”

“怕有碎片飛出來。“

聽湯川這麼一說,草薙慌忙戴上了眼鏡。 “我開始了,”湯川慢慢向右旋轉他旁邊那個機器的刻度盤. “現在電容器正在蓄電.你也可以理解為,正在生成雷雲。”

“萬一雷弄錯了落到我們旁邊……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草薙問道,不用說,他只是想開個玩笑而已。 “那不可能。“ “哦。”

“只要我沒有接錯線。“

“啊? ”草薙看了一眼一本正經的湯川,驚叫了一聲, “電容器的充電’過程完成了。”湯川看著電極說.“現在,兩極之間已經生成了幾萬伏特的電壓.將它們隔開的只有‘空間’這 個名義上的障礙了。但是,如果電壓再增大的話,這種障礙就會被打破。”

當他說到這裏的時候,草薙發現.伴隨著激烈的衝擊聲,兩極間產生了閃光,幾乎是在同時,水槽裏也傳出了低沉的破裂聲。 “怎麼回事? ”

草薙剛要跑到水槽邊看個究竟.被湯川一把拉住了。 “在最後關頭,你因為觸電而犧牲,這也太傻了吧?“ 湯川又進行了幾次操作,然後敲了敲草薙的後背:“好了,我們 去看看吧。”

兩個人來到水槽邊。草薙往裏一看,不禁大喊了一聲:“天啊! ” “你還滿意吧? “

湯川把雙手伸到水槽裏,從中撈出了女性摸型的頭。她的臉上緊緊地粘了一層薄鋁。湯川小心翼翼地把鋁皮揭下來.說:“這是 你定做的產品。”說完把它遞給了草薙。

草薙接過鋁皮,仔細端詳起來。它非常完美地再現了模特臉部的凹凸形狀。

“這裏有什麼玄機呢? ” “衝擊波。” “什麼?“

“由於電能過大.電線的中間熔斷了.這是在一瞬間發生的,就像保險絲斷了那樣。”

湯川從水槽裏撈出電線。它的前端己經熔化成一個球。草薙覺得這和在葫蘆池塘裏撿到的電線一模一樣。

“一瞬間,在水裏產生了巨大的衝擊波,它有一種把旁邊的物體向外推動的力量.鋁片自然會被按到模型的臉上。”

“結果,就造出這個來了? ”草薙看著金屬面具低語道。 “以前,這是一項被人熟知的技術.但是現在,幾乎沒有人還利用它來製造什麼東西了,我也是第一次做這樣的實驗,真長見識啊! ”

“真是不可思議啊! ”

“絕非不可思議,這是必然的結果,之前我不是和你說過嘛,給人類帶來騷動不安的很多不可思議的現象,都是流體的惡作劇。這回的案件.也是其中之一。”

“不,我所說的不可思議,並不是這個意思,”草薙抬起臉.“如 果沒有發現那個面具,就根本不可能發現屍體,這樣看來,我覺得是柿本進一的怨氣形成了面具,或許,你這個討厭迷信的科學家. 會認為我在胡言亂語。”

草薙想,湯川一定會嘲笑自己。但湯川並沒有那麼做,他反而從白大褂口袋裏拿出一張折疊了的紙.好像是什麼的影本。

“你還記得剛開始聽到這個關於金屬面具的案件的時候,我向你詢問步槍的事情嗎?我還問你.在葫蘆池塘附近能否用步槍狩獵。”

“啊,我記得,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呢?“ “實際上,那時候我就猜想,有沒有可能是水裏的衝擊波造出了這個面具。但是我並不知道衝擊波產生的原因.我懷疑是不是步槍,

“用步槍能製造出那種效果嗎? ”

“向水裏發射子彈的時候.同樣也可以形成衝擊波,但要想達到讓金厲成型的程度,用手槍是遠遠不夠的,至少也要有步槍的力量。“

“哦!“草薙聽得有點迷糊了,只是暖昧地點了點頭,“那它和我們今天說的話有什麼關係? ”

“有種製造金牙套的技術.就是利用子彈的衝擊波來實現的, 這是某大學的硏究成果。”湯川把手裏拿著的紙遞給草薙,”這是那篇論文的影本.你自己看吧。“ “讓我看? ” “看吧!“

草薙流覽了一下那張複印紙。和他預想的一樣,這裏面的內容根本就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這都說了些什麼?“ “你看看論文作者的名字!” “論文作者?“

草薙鸚鵡學舌般重複了一下後,看了看標題的旁邊,那裏並列著三個人的名字。當他看到第三個名字時.“啊”地驚呼起來。 那是柿本進一。

“聽說死者在學生時代就研究利用衝擊波成型的課題,”湯川打趣地說,“當他成了屍體被棄置於池塘之後,靈魂回想起自己研究過的技術.就造出了那個金屬面具。這個故事情節怎麼樣? ” 草薙刹那間懵了.然後又笑了起來,回頭看了看物理學家。 “科學家不是不相信那些神靈鬼怪嗎? ” “就算是科學家,有時候也會開玩笑的啊。” 湯川向出口大步走去,任憑白大褂的衣角隨風飄動。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