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映現 6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湯川把不知道從哪里弄出來的爆米花扔進嘴裏.草薙在旁邊敲打著鋼制的桌子。

“無論怎麼看,我都覺得那個男人可疑.除他之外不可能是別人。”他一口氣說完,把即溶咖啡一飲而盡。雖然咖啡裏自來水的鐵銹味讓他難以忍受,但他全然.沒有工夫抱怨。

“但是對方確實有不在場的證明啊。”湯川站在窗戶的旁邊,一邊喝咖啡一邊說。今天.他特別罕見地打開了窗戶。每當風吹迸來的時候,遮光的窗簾、白大褂的衣角和他略帶茶色的頭髮都會輕輕地飄動起來。

“你不覺得那很反常嗎?恰好在柿本進一失蹤的那一天,他就去國外旅行了。”

“如果只是偶然的話,那就只能說他這個人實在是太幸運了。 如果沒有這個證明.你可能己經把他拘留了吧?“ “可我現在還不能那麼做。”

“到底是什麼呢? ”湯川拿著杯子,把身體傾向窗外。夕陽的餘暉映照在他的臉上。接著,他又把爆米花放在嘴裏。

在調査世罔無罪證明的時候,草薙發現他的說辭完全沒有問題, 和他一起去旅行的公司職員也說.在8月18日上午8點半,他們和世罔在成田機場見了面。要說他中途偷偷回國,這種跡象是不存在的。

但是從動機來看.沒有人比世罔更可疑了。 據那個和他聯繫買馬的經紀人說.世罔的確提議過買馬,但是並沒有談具體的事情,合夥買馬更是頭一次聽說,根據對世罔周圍人的調查,草薙發現,這個夏天他被好幾家金融機構裏的欠債壓得喘不過氣來.但是夏天剛過,他便一次性還清了所有債務。草薙推理的結果是,他可能用柿本進一放在他這裏的一千萬中的一部分來還債了。

但是到目前為止,世罔還沒有露出什麼馬腳.因為他沒有作案時間,這一點令警察毫無辦法。‘

“你幫我調查那件事了嗎? ”湯川回過身,”關於雷的事情。” “啊,這事啊,我當然調查過了,”草薙從上衣口袋裏掏出筆記本.“但是,到底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呢?這次的案件和一雷? ” “先別說這個,說說你的調査結果吧!“ “幹嗎?連目的都不知道就去調查,真讓人反感。”草薙打開了筆記本。“那,先從6月份開始說。”

“從8月份開始就行了。”湯川毫無表情地說, 草薙一直盯著朋友的那張由於反光而看不清的臉:“夏天不應該是從6月份開始的嗎? ”

“是的,但是從8月份開始就可以了。”湯川好像對朋友的牢騷。毫不介意.面無表情地把杯子送到嘴邊。

草薙又長歎了一口氣,把目光投向筆記本:“8月份.整個關東地區都打雷了。”

“只說東京西部就可以了,就是葫蘆池塘所在的東京西部?’ 草薙把筆記本扣在桌子上:“那你為什麼開始不這麼說呢?那樣調查起來不是更簡單嗎? ”

“對不起,”湯川說,“繼續說吧。”

也許草薙真的很生氣,他一邊發牢騷,一邊再次打開筆記本:“8月份.在葫蘆池塘附近只有12日和17日兩天打雷;9月份是16日和。。。

“停一下……” “這回又怎麼了? ”

“你好像說是17日,確定嗎?是8月17日沒錯嗎? ” “啊.沒錯,”草薙看了好幾眼筆記本,確認道,”那又怎麼樣 呢? ”

“嗯,是17日,8月17日,之後再發生落雷現象就是9月16日。” 湯川把杯子放到旁邊的桌子上,左手插迸白大褂的口袋裏,慢慢地踱著步,右手搔著後腦。

“喂!到底怎麼回事?還不能問問嗎? ”草薙在屋子裏來回徘徊,問道。

突然,湯川停下了腳步,撓頭的手也停住了,他的眼睛盯著空中,就像木偶一樣,一動不動。

然後他又低聲笑了起來。這也太唐突了. 一瞬間,草薙甚至覺得他是不是發生奇怪的痙攣了。

“那個人旅行了多少天?“湯川問。

“啊“

“就是你認為很奇怪的那個人.去中國呆了多少天? ” “哦.是兩周”

“兩周!那就是說.他回到日本的時候是9月初? ”

“是的。“

“你考慮過他有可能在返回之後作案嗎?這樣一來.一直讓你困擾的他不在場的證明這個障礙不就消失了嗎? ” “這點我也想到了,但是似乎不可能。” “是從死者的死後時間來判斷的嗎?“

。恩。根據專家的判斷,從屍體的腐爛程度來看.死者最遲也是在8月25日前後被殺害,9月之後是不可能的。“

“這樣啊,”湯川坐在近處的椅子上,”你是說9月之後被殺是不可能的,怪不得他輕輕地搖著眉膀笑了,“原來是這樣啊.一定是這麼回事。” “什麼意思? ”

聽草薙一問,湯川就翹起了腿,把雙手交叉著放在膝蓋上, “草薙瞀官,你好像是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哦。不對,說是錯誤有點太嚴重了,是你掉迸罪犯所設的陷阱裏去了。“ “怎麼回事? ”

“我告訴你點有用的事情吧,”湯川用指尖把眼鏡推回了原位, “殺人時間是在8月17日之前。”

“啊? ”

“沒錯,就是說,受害人在8月18日還活著是謊言。”

發現柿本昌代和世罔寬久是共犯的關係.是在兩個中學生發現金厲面具之後第三周的那個星期天。世罔被逮捕的時候,他己經有了一定程度的精神準備。當草薙告訴他己經在車庫的百葉窗上發現了他的指紋時,他就說出了真相。

“是他提出要殺害我先生的,雖然我不想這麼做。如果我不聽他的話,他就要向我先生揭穿我的那件事,沒辦法,我只好按他說的做了。”

昌代說的“那件事”,就是世罔威脅她的事。他發現昌代和高爾夫倶樂部的教練有私情,就拿這事威脅她。

“她向她丈夫坦白了在外面亂搞的實情.想要離婚.但是她丈夫說什麼也不同意.她就來找我商量,說,如果我能替她想辦法, 她就幫我還錢,而且那筆買馬的錢也不用還了。我當初真的是想買馬才讓他付預付款的, 一點也沒想騙他。那個女人真狠錒,我被她利用了 :

根據兩個人的供詞.實施犯罪的日子是8月16日的深夜。

世罔在昌代的帶領下偷偷潛入房間,在柿本進一洗澡的時候,用鐵錘將其打死.在第二天早上將屍體處理掉。世罔用柿本家的奧迪車把屍體運到葫蘆池塘,丟棄掉,然後在回來的途中.把奧迪車丟在琦玉縣。

問題的關鍵是第二天。

兩個人製造了直到這天早晨柿本迸一還活著的假像.而這恰恰成了他們不是犯罪嫌疑人的完美證據一他們準備了一輛同型號的奧迪車,並且讓附近的人看到那輛車是從柿本家的車庫裏開出來的。

這點小伎倆,成了他們的致命傷。

湯川推理出犯罪日期是在8月17日之前,但那時候世罔是從哪里弄到奧迪車的呢?草薙展開了調查。他發現,在世罔玩賽馬的朋友中,有個人有一輛同一車型的奧迪車.那個人好像和此案沒有什麼關係.所以他很老實地承認了在8月18日把車借出去的事實。

仔細想想,這個騙局其實很簡單,但是由於開始提供懷疑世罔線索的是柿本昌代,所以就沒有人想到兩個人是共犯。他們早就預見到調查組會把目光鎖定到世罔身上,所以就將計就計地把大家完全拉迸了他們的騙局之中。

“那你是怎麼想到可能是17日以前作案的呢? ”草薙的上司問了他好多次。

草薙用手指了指腦袋:“啊,就是緣於這裏的不同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