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映現 4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與湯川告別之後,草薙約同事小塚一起走訪死者柿本進一的家。 由於他妻子昌代要徹夜守靈,因此直到昨天,他一直都沒有機會仔細向她詢問案情。

從公路上了斜坡,往裏走,在那片居民區最裏面的一座房子就是柿本的家。外面有大門.過了一小段樓梯就是正門,旁邊車庫的百葉窗也被放了下來。

只有女主人一個人在家,看起來雖然有些疲倦,但頭髮梳得很漂亮,還化了妝,所以看上去比上次沖迸學校的時候年輕了許多。 她正處在弔喪期,穿著朴素的黑色襯衫,不過耳朵上卻戴了一對小巧的珍珠耳環,想必是恰到好處地精心打扮了一番。

她把草薙和小塚帶進客廳。客廳有八塊榻榻米那麼大,裏面還有一套真皮沙發.牆邊的架子上擺了好幾個獎盃。從裝飾物上可以看出.獎盃好像是在高爾夫比賽中嬴得的。

據說,柿本迸一是一名牙科醫生.直接繼承了父親一手創立的牙科診所。客廳的牆上貼了很多答謝獎狀.可見他的去世對某些患者來說是多麼痛苦的事。

草薙先說了一些守靈辛勞與否的客套話.聽了昌代黑著臉做出的回答之後.才切入正題。

“你又回憶起什麼新的內容了嗎?“

聽他這麼一問,昌代用右手托起了臉頰.做出了牙疼似的表情, “自從找到我丈夫的遺體,我就努力回憶,可我真的是什麼線索也沒有。為什麼突然之間會發生這樣的事啊……”

“你丈夫和葫蘆池塘之間有什麼關係嗎?能回憶起一些什麼嗎?“

“沒有啊。”她搖了搖頭。 草薙合上了工作日志本。

“哦,我還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再確認一下。你和你丈夫最後一次接觸是在8月18日星期一的早上,對吧?“

“對,是的:昌代立即回答。她並沒有看牆上的日曆,或許是因為已經被詢問過很多次的緣故吧。

“那天,你丈夫和別人約好了打高爾夫.早晨6點就開車出了門.他開的車是一一”草薙又看一眼工作日志,“是黑色的奧迪對這些內容,你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

“沒有,正如你所說的,那天正好也是對門的濱田全家要去伊豆還是什麼地方的日子,我記得他家很早就開始做準備了,所以,18日這個日子肯定沒記錯。”昌代特別流利地回答道。

“然後,嗯,因為你丈夫沒有回來,你就向員警求救,請求尋人.這是在第二天的白天吧? ”

“是的,開始我以為,他打完高爾夫又喝醉了.在哪里過夜了。 以前也曾有過一次這樣的事。但是到了第二天,還是沒有他的任何音訊,我就給和他一起去打髙爾夫的朋友家裏打電活。他說,我丈夫沒有和他一起去打高爾夫。聽到他這麼說‘我就興的擔心起來了……”

“然後就向員警報案了?“ 昌代點頭。

“你丈夫早晨出發之後,就一直沒有和你聯絡嗎?“ “沒有。”

“那你沒有試圖和他聯繫一下嗎?你丈夫應該有手機吧? ” “晚上我打了很多遍他的手機.就是無法接通。” “那是什麼樣的情形呢?是呼叫鈴聲一直響,沒人接聽嗎?“ “不是,電話裏的提示音說.對方不在服務區或者已關機。” “這樣啊。”

草薙開始用拇指哢嗒哢嗒地按圓珠筆頭,筆尖一會兒伸出來. 一會兒縮迸去。每當心裏焦急的時候,他就會這麼做。

事實上,在柿本進一失蹤後的第四天,他開的黑色奧迪就在琦玉縣的高速公路旁被發現了。員警在附近展開了搜查.但是沒有發現任何能表明柿本迸一行蹤的線索。而且實質上,員警也沒有對此展開什麼具體的調査。如果不是大約兩個月之後.兩個中學生撿到個金屬面具,並且想到用它來製造石膏面具,而那個音樂老師又恰好看到這個面具,把它和朋友哥哥的臉聯想在一起,或許此案的調查會被擱置至今。

從黑色奧迪車上.發現了柿本進一的高爾夫球袋、運動背包和高爾夫球鞋盒。車裏並沒有打鬥的痕跡或血跡.並且,根據那時候昌代的證言.似乎車內也沒丟什麼東西。

葫蘆池塘離發現奧迪車的地方很遠,或許.罪犯是為了不讓警察很快發現屍體,把汽車轉移到了遠處,故意攪亂警方的搜查視線。 “車還在車庫裏嗎? ”草薙問。他覺得,還是應該請專家再鑒別一下才放心。

昌代一臉抱歉、搖著頭說:“車已經被處理掉了。” “啊?“

“也不知道被什麼人開過了,所以心裏很不舒服。再說.我還不會開車。”她還小聲地說了聲“對不起”。

草薙想,這也是合情理的事,要是留下那部車.一看到它就聯想到那些傷心事,的確很不舒服。

“夫人,有個問題可能都把你問煩了,可我還是要問一下.你丈夫生前有什麼仇人嗎?或者說,如果他去世.什麼人能得到好處;如果他活著.有什麼人會遭受損失嗎?這方面有什麼線索? ” 草薙毫無期待地問。

柿本昌代把雙手放在膝蓋上,悠悠地歎了口氣。 “真的是被問了很多次,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線索啊,或許從我嘴裏說出釆不恰當,但是我丈夫的確是一個又懦弱又善良的好人.無論你有什麼事情求他,他都絕對不會拒絕的,就連別人勸他買馬這樣的事情,他都不會徹底拒絕。“

聽到這裏.一直默不作聲的小塚警官抬起了頭。 “馬?是賽馬嗎? ”年輕的警官非常好奇地問。草薙忽然想起, 他是個賽馬迷。

“是的,雖然我丈夫並不是特別喜歡賽馬,但是朋友一個勁兒地勸他買,他就和朋友合夥買了” “出手很大嗎? ”草薙問。

“不清楚。”昌代歪著頭,珍珠耳環也跟著搖晃起來,“我沒有洋細過問這事,大概有一千多萬吧.我好像在電話裏聽他提起過。“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是從今年開始的嗎?“ “嗯.大概是今年春天的事情吧。”昌代把手貼在瞼上。 “你知道這個朋友的名字嗎?就是和他一起合夥買馬的人。’’ “我知道,他叫世罔,應該是我丈夫的病人,是個有點奇怪的人,雖然我並不喜歡他,但他和我丈夫很合得來,”她說這話的時候,輕輕皺了下眉頭.或許那人做過什麼事給她留下了很壞的印象吧-

“你能告訴我他的聯繫方式嗎? ” ”嗯,你先等一下: 昌代從椅子上站起來,離開了房間。

“好厲害啊.還買馬。”小塚警官小聲說,“還是牙醫有錢呀!“ 他摸著右邊的臉.仿佛在想像柿本醫生給人治牙的樣子。

草薙沒有回答,只是重新看了看筆錄。他心想.哪里有賽馬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