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映現 3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研究室的門上一直貼著方位指示板,粘在上面的磁鐵表明湯川老師在辦公室裏。草薙確認之後,舉手敲了兩下門.裏面傳來了 “請 迸”的聲音。

他剛打開門.左邊”砰”的一聲,好像有人在輕輕敲打什麼東西似的。循聲望去.只見一個救生圈大小的白色煙圈飄在空中,慢慢向他飄來,

“啊!“草薙不禁後退了一步。

又是“砰”的一聲,又是一個白色煙圏從那個方向飄出來,還帶著一股蚊香味。

當他的眼睛適應這昏暗的房間之後,他看到角落裏有一個巨大的瓦楞紙箱,箱子正面開了個直徑十幾公分的孔,湯川站在旁邊, 把白大褂的袖子挽到了胳膊肘上。

“這可是歡迎的煙花哦! ”湯川邊說邊敲打瓦楞紙箱後面。 從箱子前面的洞裏馬上冒出了白色的煙塵,很快形成一個圓圈.向草薙飄來。

“什麼呀?你又在耍什麼花招? ”草薙一邊用手驅散煙圈.一邊問。

“不是什麼花招.只是在箱子裏放了蚊香而已。估計箱子裏灌滿煙的時候,輕輕敲擊箱子,就可以產生煙圈’這和你們煙鬼吐煙圈是一個道理嘛。流體可以向我們展示許多有趣的事情,我認為, 人世間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是流體的惡作劇,”湯川按了牆上的開關.昏暗的房間立刻充滿了螢光燈的光輝。

“看樣子,我這次帶來的這個不可思議的問題,你一定會幫忙解決的。“草薙說。

湯川坐在鋼絲椅子上,

“你又帶來什麼意想不到的問題了?是幽靈出現了嗎? ” “感覺太准了。“草薙打開自己帶來的運動背包.取出一個透明塑膠容器,“這可是亡魂的面具啊! ”

看到容器裏的金屬面具.湯川揚了揚眉。 “讓我也開開眼。”他伸出右手。 “鋁制的。”湯川剛一拿到面具就說。 “這個,我一看就知道。”草薙哼了哼鼻子。 “是啊,這種事恐怕連小學生也知道。”湯川輕鬆地說,“那.為什麼說這是亡魂的面具? ”

“這可是個奇怪的故事。” 草薙把中學裏發生的事講給他聽。

物理學副教授靠在椅子上.雙手抱住後腦勺,閉著眼睛專心地傾聽著。

“那麼,這個面具的原型.就是那個失蹤的男人?“

“是,”草薙回答道.“這麼想大概是沒有錯的。” “為什麼這點可以確認呢? ” “因為發現屍體了。”

“屍體? ”湯川直起身.“發現了.是什麼情況呢? ” “在葫蘆池塘裏發現的。草薙說。

將屍體打撈上來,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柿本進一的妻子昌代和妹妹良子都確定,面具的原型肯定是柿本進一,不可能有錯.於是警察對葫蘆池塘展開了搜索,幾個小時之後,發現了柿本進一的屍體。

屍體的腐爛特別嚴重,通過衣物已無法判斷其主人是誰,但是,根據牙齒治療的痕跡,很快斷定他就是柿本進一。

“為什麼屍體的臉部模型會掉到池塘裏呢? ”湯川緊鎖眉頭, “並且是金屬的。”

“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才來找你呀。”

聽了草薙的話,湯川用鼻子哼了一聲,又用中指推了推眼鏡。

“我又不是巫師!當然啦,更不是可以返回到過去的時空旅行者。”

“可你能弄清楚這個面具的真面目啊。”草薙拿起那個金屬面具, “關於它,我有兩點不淸楚:第一,它是怎麼造出來的?第二.為什麼罪犯要造這個東西? ”

“罪犯? ”湯川又皺了皺眉,然後凝視著這個學生時代的老朋友的臉,慢慢點了點頭,

“怪不得,如果不是他殺,我們搜查一科的大刑警怎麼會面無血色呢? ”

“頭蓋骨側部都塌陷了,我們認為是有人拿著很重的鈍器用力毆打所致。”

“罪犯是男人? ” “或者是腕力很大的女人

“你說過這個面具的主人有妻子.對吧?那個女人有可能嗎? 真正的罪犯就在身邊,並且是個女性,這通常是推理小說的常見的答案。

“她身材矮小,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不大可能是她。當然啦, 我也不打算無條件地把任何人排除在犯罪嫌疑人名單之外。”

“要說妻子把丈夫殺了.做個面具留作紀念,又把用來做面具的鋁摸扔了.這也有點道理吧? ”

湯川從草薙手中接過金屬面具,重新審視。他雖然說了一些俏皮話,但他的眼神裏顯出了科學家的本色。

“這到底是怎麼造出來的.你只要幫我把這個弄明白.我就感激不盡了。”草薙看著湯川說。

“警察們就沒有迸行鑒定嗎?“

“我和做鑒定的人談過了.做了很多嘗試。“

“例如?“

“最先嘗試的是,拿著一張同樣薄的鋁皮往臉上摁,” “真有趣! ”湯川呵呵地笑了. “結果如何呢?“ “根本不行。”

“本來就是嘛! ”湯川忍不住小聲笑了起來,“要是那樣可以造出臉的模型來,蠟像師傅該多省事。”

“我們拿著鋁皮往臉上摁,不管多麼小心,臉上的肉都會變形. 有時候甚至只能弄出個像套著高筒襪的臉那樣的模型來、不過我想.或許活人的臉不好弄,死人的臉能行”

“你是說.死後會變得僵硬?“湯川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真要用死屍來做實驗,也太噁心了.我們用了別的案件的面目復原模型來試.這回,真的做出了一個很相似的東西。” “相似的東西? ”

“看起來像一張臉的東西……可是怎麼也做不出這麼完美的模型,”草薙指了指湯川手中的金屬面具,“像這麼凸凹有致地再現每個細節,做不出來。如果使用鋁箔紙那樣薄的材料,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我們現在看到的逼真面具是鋁皮做的。” “要是鋁箔紙做的,形狀能保持到現在才怪呢。” “專家的意見是,必須是強大並且完全均等的力量持續施加在鋁皮上才能形成如此傑作。”

“同感啊! ”湯川把金屬面具放在桌子上,“關於它的製造方法問題,成了你們破案的一大障礙了?“

“是這樣的。”草薙點了點頭,“怎麼樣.物理系的湯川老師也束手無策了?“

“要是這麼輕易地就中了你的激將法,我也太單純點了吧! ” 湯川站起來.向門邊的洗碗池走去,“你要不要喝點咖啡?“ “謝了,不要。還不是即溶咖啡。”

“你還別瞧不起這即溶咖啡,”湯川往依舊沒有洗乾淨的杯子裏 倒著廉價的咖啡粉,“關於它的製作方法,人們經歷了反復的摸索實驗.甚至到了厭煩的程度~或許沒人知道,最先開發出商品化速溶咖啡的是我們日本人。剛開始是鼓風乾燥法,後來麥斯威爾公司開發出噴霧乾燥法後,即溶咖啡的品質就大幅度提高了.消費量也隨之上漲。20世紀70年代以後.真空冷凍乾燥法登場了,成了現在應用最廣泛的方法。怎麼樣,簡單的一口即溶咖啡:還藏著很深的奧秘呢。”

“話雖這麼說,但即溶咖啡還是有點……“ “有很多看起來簡單的東西做起來可不簡單.在這方面.鋁制的面具和即溶咖啡一樣。”湯川把咖啡倒進杯子,用勺子攪了攪,站在那裏特別陶醉地聞著咖啡的香味,“真香啊.這就是科學文明的香氣啊?’

“死人面具上散發出那樣的氣味了嗎? ”     ,

“當然散發著,還很濃郁呢。”

“哦? ”

“我有兩三個問題,”湯川拿著杯子說,“你說的那個葫蘆池塘. 是什麼樣的?它在哪兒? ”

“要說是什麼樣的池塘……”草薙摸了摸下巴.“就在山腳下, 是個普通的小池塘,周圍雜草叢生,到處都是隨意丟棄的垃圾,附近有一條徒步旅行的路線.惟一的特徵就是髒,那一帶已經成了什麼自然公園。”

“那裏能打獵嗎? ” “打獵? ”

“有沒有獵戶拿著獵槍在那一帶出沒?他們拿的應該不是霰彈槍而是步槍。”

“步槍?開玩笑吧,”草薙笑了. “在那麼小的山上’根本就不存在必須便用步槍才能獵取的大型動物.也從來沒聽說過獅子什麼時候從動物園跑出來了,況且那裏禁止狩獵。”

“是這樣啊,當然了。”湯川表情嚴肅地喝著咖啡,看起來,關於步槍的事,他並不是在開玩笑。

“怎麼可能是步槍呢?剛才我不是說了嗎.屍體的頭部是被鈍器打傷的。”

“我知道,”湯川搖搖另一隻沒有拿杯子的手.打斷了草薙的話. “我並不是在談死因,而是在考慮面具的製造方法。但是,看起來 大概和步槍沒有什麼關係。”

草薙無奈地看著怪物一般的老朋友。真沒辦法,一與這個男人說話,草薙就常常覺得自己是個腦筋遲鈍的人,現在也是。他為什麼說出步槍的話來呢?草薙根本摸不到一點頭腦,

“什麼時候去看看吧!“湯川突然說.“去那個葫蘆池塘。” “隨時為您帶路。”草薙立刻應答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