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映現 2

03.2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看到站在舞臺上的四個少女,坐在觀眾席上的草薙不禁瞪大了雙眼。無論怎麼看.他也無法想像她們只有十三四歲。她們不僅妝化得濃豔,連表情也非常的成人化,還頗有女人味:她們的穿著都很大膽,暴露得己經超過了搞笑的程度,他想.身為員警,即使在鬧市上看到這些女孩子,他也絕不會對她們迸行說服教育的。

節奏感強勁的音樂響了起來,四個少女開始跳舞。草薙再次被振撼了,一瞬間,他甚至忘了自己是在體育館裏。

“這些少女到學校來是幹什麼的?難道還學接客? ”草薙小聲問坐在旁邊的妹妹森下百合。

“這種程度.你就大驚小怪啦!”森下百合盯著舞臺.“聽說有的少女還把老師誘惑了呢!“ “真的嗎? ”

“美砂說的.去年的畢業生裏.就有人懷了老師的孩子。”

草薙還沒來得及喊“哎呀”,頭就開始搖個不停。

今天.妹妹的女兒在文化節上登臺演出.妹妹邀他一起來觀

看。其真實的原因是她想給女兒照相,而她自己不會,所以請草薙來幫忙。雖然今天是星期天,但是妹夫臨時出差了。 就這樣,草薙拿著照相機和妹妹一起來了。

在進入體育館的時候,他看了海報,感到很吃驚,上面寫著“舞蹈選拔賽”,說是站在舞臺上表演。他原以為這是戲劇表演。 “呀!下一個就輪到美砂表演啦。” 百合碰了碰草薙的膝蓋,草薙趕緊準備好相機。 主持人介紹之後,五個女孩子上臺了。草薙透過鏡頭看著她捫, 再次目瞪口呆,她們都穿著鮮紅的旗袍,從腰部以下,旗袍就開岔了。會場上滿是口哨聲。

“現在的女孩子都是那樣的。”離開體育館時,百合說。 “妹夫的苦惱是可想而知的了 。” “他現在習慣了。以前可沒少和女兒吵架。” “深表同情啊,”

妹妹呵呵地笑了。身為母親.她好像並不反感女兒變得這麼成人化。

“我去叫美砂。你和我們一起吃飯好嗎?謝謝你來照相,我請客,不過這附近都是些家庭小餐館。

“沒關係。”

“那你在這裏等我吧。”

目送妹妹返回體育館之後,草薙的目光停在旁邊的劍術訓練場上,那裏貼了一張“神奇物品博物館”的海報。 他想,也許這可以消磨時間,就向入口走去。

他經過那個看起來百無聊賴的前臺工作人員.走了迸去。 展品還其是奇奇怪怪的。有”用甲子園〈曰本萵中棒球聯賽決 賽球場〉的土燒成的磚”,它有幾個小圓洞.旁邊貼著個說明:在告別賽中失利後.全隊悔恨的淚水滴出了這些洞。有一張舊地毯, 看起來像是隨便在哪兒撿的,旁邊有這樣的解說:飛天魔毯(只是過了飛行年限而光榮退役〉。

他一邊走一邊想.這可真是浪費時間啊。但當他走到掛在牆上的一件陳列品前時,他停住了腳步。

這是一件用石齊做成的人臉,注解是“起死回生的死人面具”。 那是一張緊閉雙目的男人的臉,額頭中央有一個像黑痣一樣圓圓的、大大的突起:年齢無法判斷,但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中學生的臉。

它的造型極其逼真,顯然不是雕刻出來的。 草薙推測,這是用橡膠或其他什麼材料從真人臉上翻摸.再澆注石膏凝固而成的。聽說最近出現了一種可以在幾分鐘之內定型的橡膠。

但是,即便如此,當他凝視這張石膏臉的時候, 一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他不知道心中萌生的不安到底是什麼。想了一會兒,他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他是一名刑警,在搜査一科負責處理兇殺案件.理所當然地有很多接觸屍體的機會。

死者的臉上都有一種奇怪的表情.這是他迄今為止總結出來的經驗。死人閉著眼睛與活人閉著眼睛相比,有根本的區別一不是膚色、光澤這些物理上的區別,而是面部整體的

感覺不同。

牆上掛著的,是用死人的臉翻模製成的面具。

“是這麼回事。”草薙心想,但同時又覺得,“難道是……“ 很難想像中學生會拿真正的死屍的臉來翻制摸具。 他心神不寧地看了看其他的展品,然後朝出口走去。他心裏對那個死人面具念念不忘。

這時.走迸來兩個女人,看起來都是三十歲左右。她們根本沒有注意到草薙,徑直向館內疾步走去。要說是中學生的滑稽展品吸引了她們,這也未免過於迫切了。 她們沖到那個死人面具跟前。

穿套裝的女人說:“就是這個。

穿連衣裙的沒有馬上作出反應,而是呆呆地站在面具前。這種表情絕對不同尋常,因為草薙發現,她旁邊那個穿套裝的女人臉色越來越慘白。草薙注意到.穿連衣裙的女人那瘦小的眉膀在微微顛抖。

“真的,這就是? ”穿套裝的女人問。

穿連衣裙的女人彎下了腰,哽咽著說:“是哥哥,沒錯,他就是我哥哥。”

穿連衣裙的女人名叫柿本良子,據說在東京一家保險公司工作;穿套裝的女人是本校的音樂老師小野田廣美。她和柿本良子從中學時代起就是好朋友。

“請問小野田廣美女士,你看到這張面具後,發現它和柿本迸一很相似.是嗎? ”草薙邊看記錄邊確認。

“是的。”小野田廣美挺直了腰.點點頭,”我的丈夫和柿本先生是老朋友.兩個人經常一起去打高爾夫球。聽說柿本先生前些曰子失蹤了.我們都很擔心……”

“你看到這個的時候一定很吃驚吧!“草薙用圓珠筆指著桌子上的石膏面具。

“是啊,本來,”小野田廣美的喉嚨動了動.咽了口唾沫.“開始覺得不可能,但是實在是太像了.連黑痣的位置也完全一樣.所以我必須告訴她。“然後她看了一眼在旁邊低著頭的柿本良子。 “你覺得他就是你哥哥嗎? ”草薙問柿本良子。 她小聲回答“是”,眼圈又紅了起來。 這會兒是在這所中學的會客廳裏。剛才草薙發現她們看到那個面具反應很異常.就上前詢問她們。果然不出所料,是和一個案件有關聯。

事情的起因是,死人面具的臉酷似今年夏天失蹤的柿本良子的哥哥柿本進一。       ,

一個消瘦的男人坐在離她們不遠的鋼管椅子上,他就是創建這間“神奇物品博物館”的理科倶樂部指導教師林田。

“老師,關於這件事.你有沒有聽說過什麼呢? ”草薙指著死人面具問。

林田老師立刻挺直了腰板。

“啊,這個,嗯.關於這些我完全……嗯.這個展覽完全是交給學生自己籌辦的……嗯,我們要重視學生的自主性嘛。”他的話裏充滿了推脫的語氣,恐怕是在擔心承擔什麼責任, 傳來了敲門聲。林田站起來,打開了門。

“啊,都在等你呢.快進來吧。”

逬屋的是兩個男生,一個戴著眼鏡,另一個額頭上長了不少青舂痘。像現在的大多數男孩子一樣,他們都身材細長。

他倆的名字分別叫山邊昭彥和藤本孝夫。戴眼鏡的是山邊,他手裏拿著一個四方形的盒子。

“這是你們做的吧?“草薙交替看了他們一眼,問道。 兩個中學生相互看了看,輕輕點了點頭。草薙覺得,從他們的表情看,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臉的形狀,你們是怎麼弄出來的? ”草薙問,“是在模型上灌石膏? ”

山邊撓了撓頭,怯生生地嘀咕:“是我撿來的。” “撿的?“

山邊把拿來的箱子打開,取出一樣東西遞給草薙。 “這是? ”草薙睜大了眼睛。

這是一張金屬面具。不,確切地講,是一張與人臉的凸凹恰好 相反的面具。孩子們就是用它灌石脊做成那個面具的。

草薙不太清楚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金屬.它的厚度看起來和裝飲料的鋁罐差不多々

“你是在哪里撿到的? ”草薙問。 “在葫蘆池塘,”山邊說。 “葫蘆池塘?“

“是自然公園的一個池塘廣藤本在旁邊說。 他們倆是在上個星期天撿到這個金屬面具的.山邊一下就想到 可以用它來做石膏面具,結果做出來比預想的還好,於是他們就驕傲地拿它來參加展覽了。

“還有什麼要補充說明的嗎?“草薙問。 “好像沒有什麼了吧。“山邊向藤本徵求認可,藤本默默地點了點頭。

“池塘裏有什麼變化嗎? ” “變化? ”

“就是,有沒有什麼和平時不一樣的地方?你發現什麼了嗎? ” “可我們並不經常去那個池塘。”山邊撅了撅嘴,藤本看起來也不想說什麼,

柿本良子在旁邊一直用不安的眼光盯著這兩個中學生。草薙問她:“聽到葫蘆池塘.你有什麼線索嗎?你哥哥經常去那兒散步嗎? ” “從來沒聽說過。”她搖了搖頭。 草薙搓了搓臉,目光落在自己的筆記本上。 應該把這個案件歸到哪一類,他無從判斷。雖然做判斷這種事並不是他的責任,但他不知道該如何向上司報告這樁怪事。

“那麼,刑警先生……”林田老師很客氣地說,“假如這個面具 的原型的確是這位女士的哥哥,那有什麼問題嗎?“

正當這個貌似怯懦的老師說到這裏時.再次響起了敲門聲。 “來啦。”林田打開門向外看。 “請問,柿本小姐在這裏嗎?“ “是我嫂子。”柿本良子叫道, “請讓她進來。”草薙對開門的男子說。 在林田做出反應之前,門就被外面的人推開了。進來的女人大約三十五歲.一頭長髮胡亂地攏在腦後.顯然是驚慌失措地跑過來的.連妝都沒來得及化。

“嫂子,這……”柿本良子指著死人面具。

那女人充血的雙眼一看到那個面具,立刻就瞪大了。 “和你丈夫—–像嗎? ”草薙本想這麼問,但他發現根本沒有這個必要。

女人用右手掩住嘴,發出了嗚咽聲。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