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9

03.3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二章 第四節

警方正式進行調查是從正午過後開始。

大穀表示要至訓導處深入調查。我很明白那位元刑事的目的——村橋是對學生

相當嚴厲的教師。恨他的人也極多,所以大穀想知道那些學生的姓名,然後針對

此名單進行徹底調查。對警方來說,那是理所當然的調查法,但,如此一來,等

于學校出賣學生!我邊想著訓導處會如何應付刑事才是最重要的問題,邊啜著茶。

47

這時,松崎教務主任走過來說是校長找我。松崎本來就瘦,但是今天更是雙肩低

垂,人也顯得更為憔悴。

來到校長室,栗原校長正面向著堆滿煙屁股的煙灰缸,交抱雙臂,閉目沉思。

“抱歉又找你來……”校長緩緩睜開眼,注視著我,“事態不太好。”

“訓導處接受刑事的調查?”我問。

校長輕輕頜首:“那些傢伙似認定村橋是被殺,但,根本沒有證據。”他的語

氣很不耐煩。畢竟,學校內若發生殺人命案,學校的信用會崩潰,以校長的立場,

當然會很厭煩在校內四處偵查的刑事們了。

我想及剛剛和大穀談話的內容,邊說明警方認定是他殺的根據。但,很意外

的,校長並無多大反應。

“只是這些嗎?那麼,豈非還是有自殺的可能?”

“當然是這樣……”

“我說嘛?村橋一定是自殺。警方雖說找不出動機,但是村橋這人頗神經質。

為了學生教育的事很煩惱……”校長自以為是的說。然後,好像想到什麼似的,

望著我,略帶不安的問,“你說過被人狙殺,這件事還沒有告訴刑事吧?”

“是的,還沒有。”

“嗯,最好稍等看情形再說,如果現在告訴那些傢伙,一定又會把它和村橋

之死聯想在一塊,反而更麻煩。”

但,也不能保證兩者之間毫無關聯。栗原校長似完全未考慮到其可能性,不,

應該說故意不去考慮吧!

“我要說的只是這些,你若知道什麼,馬上告訴我。”

“知道了。”我推開校長室門,踏出外面一步,回頭說, “對了,麻生老師的

事……

這時,校長抬起右手在臉前搖動:“現在不談這個,我根本沒有心情。”

“那我先走了。”我離開校長室。

回到教職員室,準備上第五節課時,藤本迅速走近。他的人不錯,就是好奇

心大強,讓人受不了。

“你和校長談些什麼?是村橋的事吧!”

“沒有。你好像很在意這件事?”

“那當然啦!是第一次碰到自己周遭發生這種事!”

我實在很羡慕他這種輕鬆的心情。

望著藤本,我忽然想起一事,看了四周一眼。壓低嗓門問: “今天早上,麻

生老師好像問你什麼話?”

“麻生老師?啊,是第一節課開始前吧!她確實問了很奇妙的話,不過,也

48

沒什麼!”

“問些什麼?”

我再次看了四周一眼,不見麻生恭子。

“她問村橋老師身上的東西是否被偷走。我回答並沒聽說,反正,和竊盜殺

人扯不上關係?”

我回答:“不錯。但,麻生恭子為何會這樣問呢?”

藤本說:“也許麻生老師以為是竊盜殺人吧!”

藤本離去後,這次,掘老師走過來了。她比我更注意著四周的動靜,低聲問:

“有什麼新情報嗎?”

對於這位中年女教師也有如此強烈的好奇心,我覺得很不快,淡淡的回答:

“沒有。”

“刑事好像認為村橋老師有戀人,你覺得呢?”

“這……好像也沒有特別的根據。”

“哼!是嗎?但……”她的聲音壓得更低了,“我知道!”

“什麼……”我凝視著她的臉,“你知道什麼?”

“上次參加畢業生同學會時,我聽到的……村橋老師和年輕女性在T”的……

忘了是什麼名稱……反正是那種賓館林立的地方……”

“是幽會之街。”

“對了。一位畢業生見到他們!”

“這是真的?”

如果事情屬實,村橋確實有特定的女性了。我覺得心跳轉促。

“關於那年輕女性……”

“嗯。”我不知不覺間被崛老師的話所吸引,上身前挪。

“據那位畢業生所說,雖不知道姓名,卻是清華女子高校的教師沒錯。而,

對方形容的年齡嘛……”她向旁邊瞥了一眼,視線落在麻生恭子的臭上。

“不可能吧?”

“應該不會錯。學校裏只有她的年齡相符。”

“你為何不告訴刑事?”

這時,崛老師顰眉,回答:“很可能只是偶然一起走在街上吧!而且,如果

他倆本來感情就不錯,應該會傳出一些風聲才對,她自己也會主動說出。所以,

我覺得這並非第三者之類的事。不過,若那件事具有重大的意義,不說也不行……

所以我才告訴你,希望能幫忙判斷。”

“原來是這樣。”

她的意思我明白,是不希望自己的話受到重視,以避免被捲入麻煩之中。

49

但,村橋和麻生恭子……這樣的搭配太出人意外了。

這時,麻生恭子過來了,所以我們的談話中斷。

在第五節課鈴響之前,我一直瞥看著她白皙的臉龐!

她似乎也覺察了,看也不看這邊一眼。這種情形反而很不自然!麻生恭子是

在三年前來到這所學校。身材高挑、穿起套裝很美,有一股剛從女子大學畢業的

氣質。她給我最初的印象是“很溫婉、賢淑的女性”。

由於她沉默寡言、又不像同年紀的女性那般喜歡打扮,所以,其他人應該也

是同樣想法。但,事實上那只是我們缺乏獨到的眼光而已,其實她是超乎我們想

像的危險女性,換句話說,她是喜歡冒險的女性?

她到學校約一年後,我才瞭解麻生恭子的本性。應該是春假院教職員旅行的

時候吧!我們至伊豆玩兩天一夜。

行程雖然很平凡,卻無人表示不滿,因為,大家都期待著夜晚的來臨。餐會

熱鬧的結束後,各人都能自由行動,有人繼續第二次聚會,也有人上街,更有人

帶著“A 片”躲進房間內享受。

恭子主動邀我。餐會途中,坐在旁邊的她低聲說:“待會兒要不要出去?”

我覺得倒也不壞,但,我提出一個條件,亦即也邀K 老師,因為,我深知K

對恭子有好感。為了替個性內向的他解決深刻的苦惱,只好居間牽線了。

她立刻答應了。所以,三人前往距旅館數百公尺的一家西餐廳喝酒。她表示,

距旅館大近,會遇見熟人。

喝酒時,她非常健談,K 和我也都很高興,彼此盡情交談著。

約莫過了一小時,我先離開了。當然,這是讓他倆單獨相處的作戰計畫!正

因為內向的K 也明白我的目的,所以認為他應該不會放過這個機會。K 回旅館

是在半夜。他不聲不響的鑽進我身旁的被窩,但,從他的呼吸氣息也可知道他相

當興奮。果然,翌日在巴士中,他向我報告了。

“有了出乎意料的進展。”他有些自傲、也略帶不好意思的說。依他之言,兩

人離開西餐廳後,在無人的道路上散步,不久,她表示有點累,兩人就在草叢坐

下休息。

“氣氛很好,又喝了一些酒……”K 的聲音很低,有些像是自言自語, “再差

一步就……”

如果只是這樣,我也只不過會為K 的勇氣和麻生恭子意外的大膽咋舌而已,

但,真正令我驚訝的卻是旅行後!

K 好像向她求婚?他很純情,當然會這麼做了。

但,麻生恭子拒絕了,而且並非委婉的拒絕。借用一句在我家喝得爛醉的K

50

之言,是“冷笑著拒絕”!

“她居然說只是玩玩!說我把它當真就麻煩……她一副困惑的表情……”

“難道……並非對你有好感?”我問。

他停止喝酒的動作,神情憂傷的說:“她說任何人都行,而且,像已經結婚

的你最合適,否則,我也無所謂……”

所以,她才會先找上我!

後來,K 因為家裏的事而辭去教職。我送他至車站搭車時,他自車窗探頭出

來,說:“她是個可憐的女人!”

此後,我就一直很瞧不起麻生恭子,甚至有點替朋友恨她的感覺。

這種心情,她應該也能體會得到,所以,我和她很少交談。她或許會和校長

的兒子結婚!而,校長吩咐我調查她的男性關係,這豈非是很諷刺的一件事?

因為,她能否飛上枝頭變鳳凰,完全掌握在我手上。等一下……

突然,我腦中掠過一種想法。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