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7

03.3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二章 第二節

33

放學時刻早已過去,但,留在校內的學生很多。雖然播音室廣播要大家趕快

回家,卻無人離去,更衣室附近更擠滿圍觀的看熱鬧人群。

惠子打電話報警時,我站在更衣室門外,當然是背對室內,畢竟我沒有膽量

看著屍體。

不久,藤本滿面笑容出現了。他好像說過“流些汗真舒服”之類的話,但,我

記不清楚——其實,我根本沒聽他說些什麼!

我結巴的告訴他事態,只說一次無法表達,又說第二次。但,他仍很訝異似

的要進室內看個究竟。

藤本慘叫出聲,手指不停顫抖。很不可思議的,見到他這樣驚愕的表情之後,

我的心情反而逐漸冷靜。

我留他在門口,自己去和校長及教務主任連絡——那是約莫三十分鐘前的

事。

現在,辦案人員在眼前活動著。雖然這只是一間小屋,但,他們卻找遍了更

衣室的每一個角落,時而,彼此會以我聽不見的聲音交談幾句。對於在一旁觀看

的我們來說,那些話似乎都各有含意,令我們更為緊張。

不久,一位刑事向這邊走過來。年齡可能在三十五、六歲左右,身材高大魁

梧。除我之外,還有惠子、藤本和掘老師。掘老師是教授國語科的中年女教師,

也是排球隊的指導老師。她是使用女更衣室的少數幾人之一。依她之言,今日利

用女更衣室的人就只有她了。

刑事表示有話跟我們談談。語氣雖平淡,但是眼神銳利、充滿戒心!那是會

令人聯想到聰明的狗之眼神!

偵訊是利用學校的會客室進行。我、惠子、藤本和掘老師輪流地接受偵訊,

第一個是我——或許因為我是發現者,當然最先找我了。

進入會客室,我和先前那位刑事面對面坐下。他自稱姓大穀。他身旁另有一

位元年輕刑事負責記錄,不過此人未自我介紹。

“是幾點鐘左右發現的?”

這是第一個問題。

大穀刑事以探究似的視線望著我。

當時,我想都沒想到以後會數度和此人面對面:“是社團練習結束後,所以

應該是六點半左右。”

“哦?什麼社團?”

34

“射箭社,也有人稱為洋弓社。”我邊回答邊想:這和命案又有什麼關係?

“原來如此。我也學過日本式射箭……能請你儘量詳細說明發現當時的情形

嗎?”

我相當正確的說明練習結束後,在更衣室發現屍體,並和各方面連絡的過程,

尤其更衣室的門自裏邊用木棒頂住的狀況,更是相當詳細地敍述。

大穀聽完我的話之後,雙臂交抱,似在沉吟不已,良久,才問: “相當用力

也推不開門?”

“當然了,我甚至用力敲過。”

“因為門還是不動,所以才用身體去撞?”

“不錯。”

刑事在記事本上寫入什麼,神情很凝重地問:“村橋老師沒有使用過更衣

室?”

“沒有,因為他未擔任運動社團的指導老師。”

“這麼說,平常不利用更衣室的村橋老師,今天卻進入更衣室,這到底是怎

麼回事呢?前島老師,對這點你是否知道什麼?”

“關於這點,我也感到不可思議。”我坦白說出自己的感覺。

之後,大穀又問村橋最近的樣子是否有何種改變。我說明村橋倨傲的個性,

以及當訓導主任的嚴厲行動,最後說:“我想他最近並無特別的改變?”

大穀顯然有些遺憾,但,好像本來就不抱太大期待,只是點點頭。

“是嗎?”

停頓一會兒,他改變話題了:“這些在本質上或許和命案無關,但,看過更

衣室後,我有一些疑問,能話你回答嗎?不,只是些許小事。”

大穀自年輕刑事手上拿過一張白紙,放在我面前,然後隨手畫出長方形代表

更衣室。

“我們抵達時,現場狀況是這樣,當然,頂住門的木棒已經掉下。”

我一面看簡圖一面頜首。

“問題是,女更衣室有上鎖,男更衣室呢?沒有上鎖嗎?”

這是我和藤本難以回答的問題,因為,那都是由於我們的懶惰!

“曾經也上鎖過。”我含糊回答。

“曾經……這話怎說?”

“我們不太習慣,而且,到校工那裏去拿鑰匙,又再送回去,也實在麻煩。

不過,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失竊過任何東西。”

35

“原來如此。那麼,村橋老師也能自由進出了。”大穀淡淡的說。但,感覺上

他似將更衣室未上鎖視為命案發生的原因之一!

“不過,男更衣室沒上鎖的話,女更衣室再怎麼上鎖,豈非也是毫無意義?”

大谷的疑問很正常。前面說過,更衣室中央以磚牆隔開,分成男用和女用兩

部分,但是,牆並非由地板到天花板,而是為了通風,和天花板間有約五十公分

的空隙,也就是說,只要想做的話,可能由男更衣室爬牆侵入女更衣室!

“其實,女老師們以前也要求將男更衣室門上鎖,但卻很難付諸實行,不

過……以後一定會特別注意。”

“對了,頂住門的木棒是以前就有的嗎?”

“不!”我搖頭,“從未見過。

“這麼說是有人帶進去的嘍?”

我情不自禁凝視著大穀。

“有人”是什麼意思?如果不是村橋,又會是誰?但是,大穀似也只是隨口說

說,並無特殊表情。然後,仿佛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抬起臉來。

“村橋老師是單身漢?”

“是的。”

“他有意中人嗎?你知不知道?”

我一面對他這種表情很不愉快,一面故意板著臉孔回答:“我沒聽說過。”

“平日有交往的女朋友嗎?”

“不知道。”

不知何時,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以無法理解的眼光望著我。

那種眼神並非認為我說謊,而是不相信村橋沒有女朋友!

“對不起,村橋老師的死因是什麼?”我問。

大穀怔了怔,立刻簡短回答:“氰酸中毒!”

我聽了,沉默不語。因為,這是太普遍的毒藥了。

大穀繼續說:“屍體附近掉落一個紙杯,是餐廳自動販賣機盛裝果汁的杯子,

我們判斷杯內摻入氰酸化合物。”

“會是自殺嗎?”我忍不住問出從方才就一直想問的話。

大穀神情僵凝了:“這是有力的假設之一,不過,在現階段無法肯定。當然,

我也希望只是單純的自殺。”

聽他的口氣,我直覺的認為這位刑事認定村橋是被殺?當然,目前這種情況

下問他,他也不會回答。

大穀的最後一個問題是:最近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嗎?即使和村橋老師無關

也沒關係!

36

我躊躇不決是否該告訴對方有人企圖狙擊我的事。事實上,見到村橋的屍體

時,我腦海中最先掠過一種可怕的想法:他是代我而死!

“也有人想殺我?”

我差點脫口說出這句話。但是,見到大穀那獵犬般的視線之瞬間,話又縮回

去了。一方面也是我曾答應過校長,儘量避免讓警方知道此事,另一方面則是我

不希望讓這個獵夫般的男人追查我的身邊瑣事。

因此,我只淡淡回答:“如果我有所發現,一定會通知你。”

走出會客室,不知何故,我深深歎口氣。感覺上肩膀的肌肉都僵硬了,也許,

我還是很緊張吧!

惠子和藤本他們在隔壁房間等著。一見到我,三個人都松了一口氣似的迎上

前來。

“好久喔,是問些什麼呢?”惠子擔心似的問。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已換上制服。

“很多問題!我只是據實回答。”

三個人本來還想問什麼,但是,見到剛剛坐在大穀身旁記錄的年輕刑事跟在

我背後,三人的表情都僵住了。

“杉田惠子小姐是吧?請進。”

惠子不安的望著我。我默默頜首,她也點點頭,以鎮定的聲音回答刑事:“好

的。”

惠子進入會客室之後,我向藤本和掘老師大略說明偵訊內容。這時,兩人臉

上的不安神情消失了,大概認為自己不可能牽扯到什麼麻煩吧?

沒多久,惠子回來了,她的表情也好像稍微緩和些。接下來是藤本,最後才

是崛老師。掘老師出來時已經八點過後。由於今天已沒事可幹,我們四人一起回

家。途中,他們三人所說的被偵訊內容如下:

惠子是共同發現屍體的人物,不過,她所敍述的當時之狀況,和我所說的完

全一致。只是,她又扮演了和警方連絡的重要角色。

藤本是最後利用更衣室的人,刑事訊問的重點在於他在更衣室換衣服時,室

內的狀況和發現屍體時的狀況是否有什麼不同,他的回答是“沒注意到”。

刑事對崛老師的訊問百分之九十和更衣室門的鎖有關,譬如什麼時候開鎖入

內?什麼時候上鎖外出?鑰匙放在何處等等。

掘老師的回答是:“放學後,我立刻找校工拿鑰匙,三點四十五分左右開鎖

進更衣室,四點左右出來,又將門上鎖。鑰匙一直攜帶在身上”。

當然,這中間無人進出更衣室,也未聽到男更衣室傳來聲響。

藤本是三點半左右離開更衣室,所以這點應該不會有問題!

37

接著,掘老師又證言女用儲藏櫃有一部分濕濡,是靠門口的儲藏櫃。關於這

點,警方似乎也注意到了。

此外,三個人都被問及兩個共同的問題:一是關於村橋之死,是否知道些什

麼內情;一是,村橋是否有女朋友?

他們三人都回答“不知道,也不知村橋有女朋友”。但,我無法瞭解:大穀為

何如此拘泥於村橋是否“有女朋友”呢?

“或許是調查的慣用手段吧?”藤本輕鬆地說。

“大概吧!但是,我總覺得過度拘泥於這個問題。”我說。

沒有人回答。我們四人默默並肩走向校門。不知何時,看熱鬧的人群也都消

失了。

掘老師突然喃喃說:“那位刑事會不會認為村橋老師是他殺呢?”

我不自覺停下腳步,凝視著她的側臉。惠子和藤本也跟著停下來。

“為什麼?”

“沒……只是有那種感覺。”

藤本大聲接著說:“若真是那樣,就是密室殺人了,這倒有意思。他是故意

這麼說的。不過我明白他的心情:他是不想認真去思考殺人的可能性!在校門口

和藤本及掘老師分手。他們都是騎腳踏車上下班。我和惠子互相對望著,彼此深

深歎口氣,才開始緩步往前走。

“簡直像作夢呢?”邊走,惠子邊喃喃自語。她的聲音也失去了氣力。

“我也有同感,很難想像是現實發生的事。”

“會是自殺嗎?”

“這……”

我搖頭。但,感覺上不太有此種可能!村橋並非會自殺那一類型的人,甚至

可說是寧可傷害別人,自己也執著於要活下去。那麼,唯一可能就是他殺了。

我想起藤本剛剛所說的“密室”名詞。確實,更衣室是密室沒錯,但,如小說

作者所創作的各種“密室殺人”一樣,這次事件中是否也隱藏有詭計呢?何況,大

穀刑事豈非也指出不能構成密室之疑點?

“確實以木棒頂住門吧?”

“沒錯,你不是也知道嗎?”

“是這樣沒錯……”惠子似在思索什麼。

不久,我們抵達車站。她搭不同方向的電車回家,所以經過剪票口後,我們

就分手了。

緊抓著車頂的拉環,我邊看著車窗外流逝的夜景,邊思索著村橋死亡之事。

38

不久前才在我身旁發牢騷的男人,此刻已離開這個世間,若說人的一生就是

如此,那也就算了,但是,生命的結束來免也太倉促、太缺乏餘韻了?

即使這樣,村橋為何會死在更衣室呢?就算他是自殺,那裏也並非他會選擇

的死亡地點?設若是他殺呢?對兇手而言,更衣室是最佳場所嗎?或者是有非更

衣室不可的原因?

想著這些事情之間,電車進站了,我步履蹣跚的走下月臺。透過沉重的步伐,

我再次深深體會到自己非常的疲累。

從車站步行回家約十分鐘。

我住的是搬來這裏時所購買的公寓,雖然只有兩房兩廳的格局,但因沒有孩

子,感覺上不會很窄!

腳步沉重的爬上公寓階梯,按門鈴。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晚回家了。

鏈鎖和門鎖的聲音響起後,門開了。

“回來啦?”裕美子和往常一樣的說。

室內傳來電視機的聲音。

換好衣服,坐在餐桌前,心情些微平靜下來了。我將發生的事件告訴裕美子,

她驚訝得停下筷子。

“自殺嗎?”

“這……詳細情形還不清除。”

“明天看報紙就知道啦!”

“嗯。”

但,內心卻頗懷疑,因為警方也無法當場判斷是自殺抑或他殺。眼前浮現大

穀刑事銳利的視線!

“他的家人……一定亂糟糟的。”

“幸好他是單身漢。”

我考慮是否該告訴裕美子也有人想狙殺我的事,但,還是說不出口。如果說

出來,也只是讓她擔驚受怕而已,於事無補。

這一夜,我輾轉無法成眠。不僅是腦海中村橋的屍體忽隱忽現,而且,在思

索他死亡的意義時,神志更清醒了。

村橋果真是被人殺害?

若是他殺,兇手又會是誰?

兇手和想狙殺我的人是否同一人?若是同一人,其動機何在?

身旁的裕美子發出均勻的鼻息聲,熟睡了。對她來說,從未見過面的丈夫同

事之死,只不過和一般三版社會新聞毫無兩樣?

我和裕美子是在以前任職的公司認識,她從來不化妝、沉默寡言、樸素。和

39

她同期的女職員喜歡和單身男職員打網球、郊遊等等,但她除了上司之外,幾乎

不曾和男職員交談過。對我也是一樣,只有端茶給我時,寒暄個一、兩句話。

“那女孩沒用!請她來,她也不來,即使來了,也根本沒什麼意思。”

不久,有人開始這樣批評她。

結果,她連年輕人的聚會也都不參加了。

因為這樣狀態,有一次我約她時,內心已認定她會拒絕了。

“下班後,要不要一塊喝杯咖啡?”

沒想到她點頭了,一絲躊躇的表情皆無。

在咖啡店內,彼此幾乎沒有交談半句。時而,我說話,她點頭,至少,她並

未主動說話。但我開始發現:自己追求的就是能共度此種時刻的女人!能讓自己

心情平靜的女人!之後,兩人正式開始有了交往。但,也只是有了兩人面對面相

處的時間而已,不過,似乎彼此藉此已能相互瞭解。

記得我曾問過她:“第一次約你喝咖啡時,你為何會答應?”

她回答:“我想和你約我是相同的理由。”

這大概是彼此皆為不引人注目而相互吸引吧!

我辭掉工作當了教師後,兩人仍持續交往。裕美子除了對我稍微會多說幾句

話之外,一切和以前並無不同。

三年前,我們舉行了小婚禮!

我認為這三年內生活非常平靜,也很平凡,只有一次,兩人之間有所衝突。

那是結婚約莫半年後,她懷孕了,很興奮的告訴我。

“還是拿掉吧!”我毫無感情的說。

她的笑容凝住了,似乎一時不解我話中之意。

“現在不可能有孩子……我一向很小心,但是,為何會失敗呢?”

不知是我的口氣刺傷她,或是“失敗”兩字刺傷她,她的淚水奪眶而下。

“那是因為我最近經期不正常……但,好不容易有了孩子……”

我更加歇斯底里了:“不行就是不行。必須等有自信撫養再說,現在……太

早啦!”

這天晚上,她整夜啜泣。

翌日,兩人前往醫院。雖然醫師苦口婆心想說服我,卻改變不了我的意志。

表面上的理由是生活困難,但,真正原因卻在於我不想當父親。一考慮到一個“人”

誕生,其人格的形成深受自己所影響,我對當父親就產生莫名的恐懼感。

我不得不承認,兩人之間因這次事件而產生明顯的變化。她經常啜泣,我的

心情也一直很不愉快。之後的一、兩年,裕美子常在廚房或客廳茫然沉思,到最

近,才仿佛恢復開明,但,或許她至今仍未原諒我也未可知!

40

不過,我覺得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現在,我的想法是:盡可能不讓她為我的事操心!邊想著這些,直至淩晨三

點過後,我才總算昏沉沉地睡著。但,連續的噩夢卻讓我的精神無法休息——是

被一隻白色的手追逐之夢。

我極力想看清楚是誰的手,但,影像卻模糊不清。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